恐怖至極……

只看見一個人影,“嗖”的一下,瞬間從窟窿之中跳了出來,站在地面的廣場之上。

狄勳整個人狼狽至極,髮絲繚亂,蓬頭垢面,但騰騰的氣勢,卻是絲毫不減,目光之中帶着冰冷的殺意,再次朝着天際之上的李長生看去。

“李長生……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李耳來了也救不了你……”

狄勳咆哮着,御空而起,再次沖天而上。

李長生聽到這話,面色驟然一變,厲聲說道:“那我送你去死……”

話音落下,“嗡”的一聲。

奇妙的咒語響起,虛空之中,浮現出瓊樓玉宇之景,恢宏壯闊。 皇天滅魔斬妖技!

術法神通一出,天地皆變。

此技伏魔斬妖,向來例不虛發。強如四大殭屍王后卿這樣的人物,都對此神通心有忌憚。

衆人見識過此技之威,自然知曉其中利害。

而身爲散仙的左冷與狄勳,兩人來自中土,活了成百上千年的歲月,又怎麼會不知道道門三十六神技?

瓊樓玉宇,綻放出萬千霞光,似是被雲霧繚繞一般。

滾滾威勢,從天際灑落,盪漾出無限光華,璀璨耀眼。

巨大的聲威,似是化作山嶽河川一般,磅礴的氣勢激昂萬里,如猛虎咆哮。

李長生攜無數虛影落下,整個人不怒自威,氣吞山河,萬里日月似是胸腔之中。

人世之間,倘若真有神仙,也不過如此!

所有的人,看到眼前這一幕,心潮澎湃,似是有海浪洶涌翻滾。

左冷感受到李長生的怒意,整個人心中一驚,連忙出手。

狄勳此時已經殺到,攜萬千華光,借狂風之勢,層層虛空接連炸裂一般,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

雖然他已經使出全力而擊,天地星河都要爲之顫動,但是在這一瞬之間,卻不及李長生身後那副壯闊恢弘之景龐大。

左冷似是也看出,以狄勳一人之力,根本不足以撼動這一神通。

兩人聯手而上,五彩神光環繞周身,如夢如幻一般,一瞬之間,天際之上,出現九鳳縈飛之景。

九隻鳳凰同時出現,彩光四溢,一股仙氣,似是圍繞在它們的周身,它們振翅而起,攪動風雲日月,四面八方不斷有靈氣彙集而來,形成巨大的光霧,鋪天蓋地。

虛影之中,九鳳似是在彩光之中舞動,晶瑩剔透的神光似是衝破所有的黑暗,一片神聖氣息。

衆人見狀,紛紛驚呼出聲。

從未見過如此盛大華美的景象,簡直如同夢境之中一般。

殺……

瓊樓玉宇如同能撼動天地一般,直朝九鳳而來。

一瞬之間,萬千光華奪目而出,似是要將整個南洋完全吞沒一般。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像是被完全遮擋住了視線,即便是強如湛寂聖者、天婆門門主這樣的人物,此時也禁不住心中一震,站在狂風之中顫慄。

無匹聲威,似攪動風雲日月,踏八荒遍地。

高樓大廈,搖搖欲墜,所有的繁華,似化作這華美景色之中的一部分。

七彩光芒,如碧落黃泉一般,傾瀉而下。

衆人眼前一片眼花繚亂,只聽見陣陣鳳吟之聲,在耳際邊長嘯而響,直震得內心波濤洶涌,心臟都要隨之跳動而出。

李長生憤怒不已,抱着必斬狄勳之心,直衝進無盡盛光之中。

左冷心頭一涼,感受到無匹的殺意,只感覺冰冷的殺機像是掠過自己身上每一個毛孔。

他不像狄勳這般,殺昏了頭腦,此時自然是還能分辨局勢。

李長生的威勢,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沒有預料到,自己與狄勳兩名兩世散仙,竟然完全抵擋不住李長生的攻勢。

狄勳整個人眼睛通紅,不斷咆哮着,哪裏顧得上這些危險,震怒之下,面色變得越發猙獰。

李長生整個人殺到,滾滾聲威打出,左冷迎身去擋,只感覺巨大的衝擊似是山洪破石而出一般,兇猛至極,直頂在自己的身前。

一瞬之間,他整個人被這股氣浪震得直朝後方退去。

無限光華之中,只看見一道青光驚天地而起。

四面八方,無限的力量快速狂涌彙集,在李長生的身前,凝聚成一個金黃色的大手印,朝着狄勳轟殺而去。

李長生驟然出手,無限威能在這一刻,完全將狄勳整個人封鎖住。

默默承婚 死……

全場所有的人,只聽得一聲長嘯,直朝蒼穹而起。

李長生整個人踏虛空而至,一手直接掐在了狄勳的脖子之上。

狄勳整個人通紅着眼,大聲嘶吼着,全身力量爆發而出。

但是在李長生的身上,卻是發出了浩瀚如星海一般的力量,將狄勳身軀之中所發散出來的力量完全壓制住。

我送你去死……

李長生掐着狄勳脖子的手,一用力。

在這一刻,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只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看見狄勳的脖子,硬生生被李長生用手掐斷,這一刻,鮮血噴涌而出。

李長生手掐着狄勳的脖子,一股力量震盪而出。

噗……

一時之間,屍首分離。

面目猙獰的頭顱,發出了嘶吼的狂叫聲,雙眼通紅,如閃着冰冷的殺意,盯着李長生。

這一秒,他不甘,他不服。

他不相信,自己修煉了幾百年的道行,竟然還抵不過一個李長生。

一道金色法印,瞬間從李長生的身前發出,直沒入狄勳的頭顱之中。

轟……

一聲巨響。

шшш▪t t k a n▪¢ Ο

漫天鮮血噴灑而出。

狄勳偌大的人頭,在天際之中爆炸,在李長生的手中爆炸。

他的身軀,直挺挺朝着地面之上墜落而去。

只看見狄勳的雙腳直踏在天婆門廣場的地面之上,瞬間炸出兩個深坑。

他的身軀,直挺挺地立在地面之上,卻是不倒。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嚇傻了。

就連左冷,整個人也怔在了天際之上。

清穿之四爺側福晉 “狄勳……”

回過神來的左冷,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狄勳身爲兩世散仙,身軀猶如銅皮鐵骨一般堅硬,但即便如此,人頭被滅,整個身軀也完全沒有了任何作爲。

立在廣場之上的身軀,猶如石像一般頑強,沒有倒下。

但也僅僅只能如此……

“我留你身軀……立於此處千萬年……受風吹雨打……讓所有人知曉,是我殺你……”

李長生震聲喝道,目光凌厲。

所有的人,只感覺頭皮發涼,完全被震懾住。

狄勳即便不服,即便不甘,又能如何?

堂堂兩世散仙,縱橫人世之間,睥睨天下,大概連他自己沒能想到,自己會身死在此處。

自己的身軀,雖然不倒不滅,但卻只能永遠立於此處,供後世之人唾棄,指指點點,這簡直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清風吹過……光華褪去……

全場一片寂靜,如死水一般,沉悶的空氣似是讓人窒息。 全場震怖,神靈們一個個瞠目結舌,只驚得呆立在那。

如此威勢,簡直恐怖到了極致,若非親眼所見,沒有人敢相信。

李長生一怒,天地驚顫。

亂葉紛飛而起,似是殺意無限。

此時此刻,全場雖有數十萬人,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李長生的身上。

他立於天際之中,似是與天地自然融爲一體,如日月星辰,發出浩瀚之威,令萬物失色。

李長生目光冰冷,直朝左冷看去,眼神之中,無限殺機,似是有兩道光芒閃出,破碎虛空宇宙。

左冷心頭一涼,整個人此時此刻,內心猶如墜入了無底深淵一般,竟然感受到了身體裏涌現而出的一股恐懼之意。

他原本以爲,憑藉着手中的“無極陣圖”,再與狄勳聯手,即便是李長生,也奈何不了他們。

沒曾想,“無極陣圖”的威勢,竟然會被“鬥姆元君像”抵住。

這一刻,他心中才明白,是自己低估了“鬥姆元君像”的力量。

“鬥姆元君像”乃是張道陵張天師的法器,本身就厲害無比。只不過……昔年的張道陵手中有“天師法印”這件殺器,威懾四方,自然是不需要用到“鬥姆元君像”,於是便將“鬥姆元君像”放於家中當門神使用,這才讓這件法器的威名沒有遠播,以至於左冷和狄勳都忽略了這件法器的強大。

李長生冷冷“哼”了一聲,邁步朝着左冷這一頭走來。

左冷整個人眉頭微微一皺,開聲說道:“李長生……狄勳你已經殺了,難不成……你還要殺我?”

“殺……”

李長生從牙縫裏頭擠出一個字,目光冰冷。

左冷整個人身子一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乃謫仙盟的人……你若是殺了我……就等於與謫仙盟爲敵……人世之間的散仙,皆在謫仙盟當中……憑你一己之力,根本不能抵擋。”

“噢?”李長生聽到這話,卻是冷冷一笑,說道:“散仙無‘道’,何以言‘仙’?與邪魔又有何區別?倘若……真當如此……敢來者……我一併殺之……”

“你……”

左冷麪色一變,連忙振臂一揮。

“無極陣圖”不斷顫動着,想要衝破“鬥姆元君像”的力量,但“鬥姆元君像”的光輝四溢,卻是牢牢地封鎖住“無極陣圖”的氣機,讓它動彈不得。

李長生冷聲說道:“沒用的……你想依仗法器與我一戰,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左冷的心,徹底沉了下來,說道:“你若想要殺我……必定要付出代價……”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邁步朝前。

一時之間,爆發出滾滾的威勢,只看見無數的光華,從他的身後直衝天際而出,七彩紛呈,流光四溢。

蒼穹之上,仿似有千萬人低吟細語,雷光閃動不止。

“轟隆隆”

似是從天際之上,密集的雲海之中,傳出雷鳴之聲。

狂風呼嘯而來,穿林過境,震破虛空,揚起萬丈風牆,鋪天蓋地,席捲八方。

衆人紛紛驚詫,都被這強大的威勢所震撼。

左冷雖然與狄勳一樣,同爲兩世散仙,但自身的實力,卻是比狄勳還要強,要不然,上峯也不可能將“無極陣圖”這樣的法器交給他。

只看見左冷的身姿,踏空飛舞而起,怒吼一聲,磅礴的氣勢綻放而出,天地爲之色變,萬物爲之傾倒。

整個南洋,似是陷入了無限恐怖的能量當中,仿若要被摧毀一般。

地獄的大門,像是在這一刻,驟然打開。

神靈們在這一刻,都心生膽怯,紛紛向後退去,生怕被這強大的力量所波及。

強如天婆門門主、湛寂聖者這樣的人物,此時也臉色鐵青,急忙向後飛撤。

李長生立於天地之間,似是與自然相聯。

身上的氣息,此時若有若無,如同隱入大道之中一般,似夢似幻,似真似假。

與左冷相比較起來,李長生的氣勢,仿若根本就不存在一般,讓人捉摸不透。

“今日任你移山倒海……改天換地……我勢要斬你……”

鏗鏘有力的話語,從李長生的口中說出。

這一刻,他的目光堅定無疑,臉上的神情剛毅,無限威能飄灑而出。

沒有人會懷疑他所說的話。

那種力量,隱於大道之中,卻似是能顫動每一個的靈魂,直擊在靈魂深處一般。

“叮”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