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戰力馬上展示出來,強大的騎兵一輪衝擊就瞬間奪去多條的性命,剛剛出頭的米羅軍,立刻被打退了回去。

從城牆上往下看去,潮水般的拉曼第三軍團瘋狂向南門涌去。可是更加令人吃驚的是,密密麻麻的拉曼軍中央處,竟然有兩處空白的圓圈,活活就像一個人臉上的眼眸,深邃而無力。

“哈哈,痛快。”爆裂大笑道,手中火劍亂砍,頓時幾名士兵惹火燒身。

龍璇眼中精光大放,短時間內收穫了不少戰果,對於如此的殺戮,龍璇心中有些不忍,身形躍到空中,躲開密集的攻擊,他並不願意過多的殺人,所以跳上空中,對於如此的攻擊,就算龍璇原地不動,任由攻擊,都不能傷其分毫。

“恩?”空中的他看到第三軍團衝擊城門的情形,不由皺起眉頭,如此多的軍隊,就是站在那裏讓他們殺,也除不盡。

“爆裂,我們往南門去。”

“好。”興奮中的爆裂也不多說,應了一聲後,同時往南門躍去。

空中龍璇與爆裂的身影幾乎同步,兩人對視一眼,彼此會意,猛的向南門殺去。

高傲的第三軍團,實力一般都達到六級以上,在加上他們的隊形配合,戰場難尋敵手,可惜就在這時候,遇上兩個不該出現的傢伙。

“喝。”醞釀已久的一記強攻,身前五米的騎兵連人帶馬劈開,速度之快,在空中能見到噴灑的血液。

“救命啊,魔鬼,他們是魔鬼。”面對絕對實力,騎兵毫無抵抗能力,心中非常恐懼,有些還失心瘋的大叫起來。

每一聲都震撼着周圍士兵的弱小心靈。

“啊。”黃泉下並不是一個人,隨着龍璇和爆裂的攻擊,南門下的騎兵被逐一清除。


龍璇和爆裂,兩人站立在南門之前,殺氣賓烈,讓戰場上所有人都懼怕,不願意靠近,拉曼一向高傲的第三軍團只能站在十米外,驚恐的看着兩個殺神,就連身後的衆多米羅軍也無人敢接近,瑟瑟發抖的呆立此處。

兩夫當關,萬夫莫開。

這時,不朽城內,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響起,驚醒了所有的人,但由於恐懼,他們竟然開始膽怯的後退起來。

“咦?怎麼他們都在後退啊?”青兒看到眼前不約而同後退的米羅軍士,疑惑的問道。

“可能前面戰事吃緊,我們加快腳步,去支援。”安娜心中同樣疑惑,但她想到是前面的敵人攻勢很猛烈所造成的。

所有的米羅軍隊恨不得趕快逃理此地,後面的三千人接近的時候,他們好像找到了可以躲藏的盾牌,自覺的讓出通道,讓後來之人上前。

沒有預期的打鬥聲,衆人非常疑惑的穿行,終於來到了南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羣黑壓壓的騎兵,磅礴而壓人,在定睛一看,麗娜就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驚呼起來:“他,他們。”

話沒有接下去,就在空氣中凝固,此時除了城牆上還有喊殺聲音之外,下方陷入了一片死寂,爲了就是前方的兩道背影。

在巨大的軍隊面前時如此的渺小,可就因爲這兩個人,使得拉曼軍隊無法前進半步。

拉曼軍中一陣騷動,中年將領帶領大軍逼近南門,心中有種不安的情緒,可是他甩了甩頭,將這個念頭磨滅,心中低道:“不朽城我一定要攻下。”

“報。”一名騎兵,從遠處就大喊,聲音傳到衆人耳中。

騎兵來到中年將領山前五米,下馬拱手,說道:“報,不朽城南門被兩人奪下,強攻之下仍然不得。”

“什麼?兩人?”中年將領不可置信的問道。

“回大人,的確是兩人,屬下親眼目睹。”下跪的騎兵膽怯的說道,但還是如實的回答。

“飯桶,兩個人都解決不了,傳我命令,強攻。”中年將領有些氣急的怒吼。

拉曼軍中,一陣馬蹄聲踏破寧靜,驚醒愕然中的士兵。


“將軍有令,攻。”

軍人的第一準則就是服從命令,更何況這些黃牌軍隊,他們接受的訓練最殘酷,最嚴格,他們不畏懼死亡,也不畏懼強敵。


“嘶~~~吼。”戰馬瀟瀟,站在最前方的騎士勇往直前,身後的士兵也跟了上去。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到了,騎兵眼中精光一閃,興奮的揚起手中長槍,怒喝一聲,用力往爆裂刺去。

“喝。”爆裂也不見任何動靜,只是嘴巴大吼一聲,聲如炸雷,震耳欲聾。

“嘶。”不管是人還是馬,都被這吼聲驚住,戰馬不願前去,前蹄高舉於空中,身後的戰士差點就要摔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龍璇右手成拳,身形微微下沉,一拳轟出。

“轟。”最前頭的騎兵與馬被一拳轟出一個血窟窿。

一拳沒有帶有任何真氣,簡簡單單的一拳,就能有如此的巨力,根本就不是眼前這些普通人能承受的。

死去的戰馬被一拳拋飛到遠處,就連剛剛要衝上前來的騎兵都嚇到連忙止住腳步,驚恐的看着眼前兩個殺神。

頓時再次陷入了沉默,一聲裂膽,一拳穿心。

身後之人,眼睛死死的盯住前方兩人,他們的特級老師,他們崇尚之人,此刻是何等的威風,此刻是何等的偉大,以兩人之力,抵擋住數萬的軍隊。

“魔鬼,他們不是人,是魔鬼。”拉曼軍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驚動了所有人的心。

隨之在人羣中宛如**引子,瞬間點燃煙火,炸開了鍋一樣,越來越多的人歇斯底里的吼叫。

“魔鬼,快逃。”

“救命啊。”

一些士兵忍受不到這種血腥的場面,同時也被龍璇與爆裂兩人的氣勢所嚇倒,掉轉馬頭往後面逃跑,想盡快離開前方的地獄。

彷彿河流崩堤,小小的缺口終將醞釀成洪水滔天,一發不可收拾。

越來越多的軍士跟隨着逃跑,場面極爲混亂,還有一些士兵不慎被踏死在馬蹄之下。

“恩?發生什麼事?”拉曼最高指揮官,不由驚奇的問道。

“回稟大人,我軍前方大量的士兵潰退下來,是因爲那兩個人。”一名軍士上前回答道。

中年將領陷入了一陣呆滯,想不明白爲什麼兩個人就能阻擋數萬大軍的進攻。

“大人,要追捕逃跑之人嗎?”那名將領看了一眼正在沉思中將軍,提醒道。

中年將領擡頭望了望天,然後對着忠心的部下說道:“不用了,下令全軍撤退。”

“是,大人。”將士得令轉身離開。

看着遠去的背影,中年將領心中感嘆,低聲嘆息:“哎,天不從人願,那兩人已經不是我們能對付的了。”

傑克帶領着將士,在城上衝鋒,一劍砍倒一人,眼睛不時注意着全局,同時也發現了南門的狀況,眉頭不由緊皺,心中疑惑,由於上方的關係,並沒有看到龍璇與爆裂兩人。

“嘟嘟嘟。。。。。。”軍號響起,這是拉曼軍退兵的特殊聲音,傑克多年來都聽過無數遍,非常熟悉。心中疑惑,究竟城門下方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拉曼軍撤退呢?

“大人,拉曼軍撤退了,屬下這就帶領人馬去追擊。”陳橋看到拉曼軍潰退,大喜的說道。

說完正想轉身,但是傑克開口了,“站住,窮寇莫追。”

城門下,看着撤退的拉曼軍隊,自由學院的學子最先反應過來,頓時發出勝利的呼叫聲。

“贏了,我們贏了,哈哈哈。”

“萬歲,龍璇萬歲,爆裂萬歲。”

衆多雜聲,最終匯聚成一線,全部都大聲的吼叫,就連米羅軍隊也都開始大叫:“龍璇萬歲,爆裂萬歲。”

這場戰役簡單來說,功勞要全部歸功於自由學院,不是自由學院這支奇兵的加入,不朽城現在已經淪陷了。而自由學院中功勞最大的是誰?毫無疑問,肯定是龍璇和爆裂,面對這樣的歡叫,兩人受之無愧。

兩夫當關,萬夫莫開。龍璇與爆裂之名將會盛傳於大陸,一個不朽的詩篇。

不朽城之南門,逐漸關上,龍璇與爆裂兩人以及自由學院的不足三千的學子都被熱烈的迎進不朽城,得到了最高的待遇,特別是從戰火中逃脫的居民,對他們更是感激。一路上來,遞水送花,歡聲一片。

龍璇和爆裂雖然得到了隆重的接待,但是所有的士兵對他們都是敬而遠之,心中不禁有些畏懼。

這些讓龍璇心中鬱悶不已。 界外強者,

葉峰知道,眼前這個神魔必定是從無極大陸外降臨而來的,

那個界外強者掃視葉峰等人,最終目光停留在了慕容煙身上,眼中儘是疑惑之色,

慕容煙一笑,眉心突然浮現出一個魔紋,瞧見這個魔紋,那個界外強者大喜,急忙參拜道:「參加大小姐,」

阿公和葉峰等人心中一驚,這個界外強者居然對慕容煙如此恭敬,慕容煙在神魔族究竟是什麼身份,

「無極大陸的本源就在前面,快拿走它,遲了我們就沒辦法離開了,」慕容煙正色道,

「大小姐放心,我們的人守在外面,他們不會讓空間屏障合攏的,三個時辰之內,我們都有機會離開此地,」界外強者笑道,

慕容煙一笑,掃視葉峰等人,「那你就先替我殺了他們,」

「哈哈,除了那奪舍我神魔族的人之外,其餘的不過是一群螻蟻而已,殺之不難,」界外強者大笑,突然祭出一桿青銅長矛,大步邁出,猛的擲向了邪龍,

在他眼裡,也只勉強把邪龍當做一個半個對手,其餘的人,他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你們退後,」

邪龍大喝一聲,手持大聖劍掠到了眾人前方,

「碰,」

長矛和大聖劍交擊,虛空寸寸粉碎,邪龍倒退幾步,完全落在下風,

「哈哈,不錯,居然能接本座一矛,」界外強者大笑,接連擊出數十矛,矛影紛飛,虛空炸裂,

邪龍不斷祭出大聖劍,可是他每接一劍,就會被逼退一步,數十招下來,他居然被逼退了數十步,

「峰兒,這次,我們施展五聖秘法,把來了灌入你的體內,」阿公突然傳音給葉峰,

葉峰一驚,他沒想到阿公會選擇讓自己承受這麼大的力量,

「我們當中,只有你不會五聖秘法,所以,由我們來施展五聖秘法把力量灌輸在你的體內,所發揮出的力量才是最大的,」阿公又道,

沒錯,如果由阿公來承受這些力量的話,葉峰只能在一邊觀戰,可是阿公如果也是輸送力量的人之一,葉峰也可以參與到戰鬥當中,這樣所有人的力量才都能調動起來,

不過,葉峰很懷疑,自己承受造化境的力量已經夠勉強了,現在居然要承受超越造化境的力量,身體又豈會負擔得了,

「你不是已經打開了聖皇圖第四重嗎,」阿公傳音道:「聖皇圖第四重開啟后,你便可以把聖皇圖融入體內,當年楊聖前輩也曾把聖皇圖融入體內和神魔族大聖交過手,」

說著,阿公把聖皇圖交給了葉峰,

葉峰當即把聖皇圖內的莫愁和寇爽等人放了出來,讓阿公等人照看,隨後他把聖皇圖融入了體內,他的修為並沒有變化,力量也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只是他卻明顯的感覺到,他即便被造化境武者劈中一劍,也絕對不會受傷,

「我們馬上就施展五聖秘法把力量灌輸給你,」

阿公、郭超然、袁天涯、雪舞、唐川全部盤坐在地,開始施展五聖秘法,把力量注入了葉峰體內,葉峰的氣息暴漲,足以和邪龍比肩,

力量提升后,葉峰開啟吞噬道種和大劍道種,殺向了界外強者,

獅爺站在阿公等人面前為阿公他們護法,提防楊神機和慕容煙突然偷襲,

小莫愁很是好奇的看著葉峰,心想:「阿傻這是怎麼了,」

不遠處,那個界外強者臉色微變:「當年那幾個傢伙就是用這種秘法擊退老祖他們的,」他一矛擊出,直刺向葉峰的腦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