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涵面色驟然一緊,默了片刻,嗓音也格外的陰沉開來,「如此說來,楚王將五國集中於此,也許是要,瓮中捉鱉,待得困死五國之首,再,獨自做大?亦如,此番淪為炮灰的,許是不止我東陵一國?」 思涵面色驟然一緊,默了片刻,嗓音也格外也陰沉開來,「如此說來,楚王將五國集中於此,也許是要,瓮中捉鱉,待得困死五國之首,再,獨自做大?亦如,此番淪為炮灰的,許是不止我東陵一國?」

藍燁煜輕笑一聲,「長公主英明。」

都這時候了,還英明個頭。這藍燁煜倒也心寬,事到如今還能如此淡定的笑出來。

思涵目光一沉,「事已至此,攝政王可有什麼對策?」

藍燁煜轉眸朝不遠處的門外一掃,平緩而道:「大英大齊甚至樓蘭都不急,我東陵,自也不必太過著急。長公主與其這會兒便開始焦頭爛額,還不如,賞賞這月牙殿,再外出去探探近鄰。楚王再怎麼野心,也得憑力而為才是,我東陵再怎麼弱,自也可,隔岸觀火,坐收漁利。」

這話說得倒是輕巧,但若是做起來,並非易事。畢竟,誰都想隔岸觀火,再坐收漁利,只奈何,許是沒這機會。

思涵心底有數,也不願再多言,手腕則被藍燁煜稍稍一拉,踏步,便漫不經心的朝與望不遠處的殿門而去。

這座月牙殿,並不大,僅有一間主殿,一間偏殿,再加四間雜屋,儼然是裝不下此番行來的東陵兵衛。

單忠澤無奈之下,只得挑了些機靈點的入殿而住,其餘兵衛,則在殿外紮營而待。

只不過,這月牙殿雖小,但也是五臟俱全,前有亭台水榭,花開爛漫,後有院落花樹,曲徑通幽,雖算不上奢華萬千,但也算是小家碧玉,

有淡風而來,雖仍舊有些涼薄,但卻不至於凍骨,思涵僅是稍稍攏了攏衣裙,便聞藍燁煜平緩而道:「楚地的氣候略微特殊,上午寒涼,下午稍稍溫溢,但夜裡,便會氣溫陡降,需借著暖爐而眠。長公主夜裡,需得蓋厚實些,莫要著涼。」

思涵轉眸朝他側臉一掃,眼角微挑,並未回話,則是片刻,藍燁煜突然鬆手,緩步朝前,突然朝前方行去。

思涵神色微動,順勢朝前一望,隱約之中,便見那密樹成群的縫隙里,竟似有片色澤明艷的花海。

方才抵達這月牙殿後院,便覺曲徑通幽,花木成群,只是大抵是涼薄氣候之故,一路過來,倒也不曾見得太多明艷的花,但那樹木縫隙後方的花海,則是火紅成群,無疑是有些突兀刺眼。

思涵放眼而望,心生微訝,待回神過來,便見藍燁煜已是走得有些遠了,她這才按捺心神一番,緩步跟上,待行至那片花海前時,則見藍燁煜正靜靜立在花前,整個人,脊背挺得筆直,神色幽遠,那張俊美溫潤的臉,此際竟突然莫名的染了一層霜色,竟是比周遭的冷風還要涼薄幾許。

思涵朝他仔細的打量了幾眼,才轉眸朝前方花海望去,只見面前這一大片火紅的花,花葉火紅如帶,花蕊與花柱極是突出,倒是極為驚艷。

這花,她不曾見過。

思涵佇立原地,細緻而觀,待半晌,她才稍稍伸手過去,待得指尖剛要探上那火紅的花時,身旁的藍燁煜突然出聲,「長公主可識得這花?」

思涵指尖頓時僵在半空,默了片刻,她才收回手來,挺直身子,低沉而道:「不識。」

「長公主不識,也是自然。這花,名為曼珠沙華,因著花語特殊,是以王公貴胄極是忌諱,不曾引入府中栽種,而帝王的皇宮中,便更不會有這花的蹤跡。他漫不經心的出了聲,這話落下后,竟突然勾唇一笑。

思涵下意識的轉眸望他,卻是莫名覺得,他這突然一笑,面上的霜色不曾被消卻與打散,反倒是更為濃烈了些。

她默了片刻,才低沉而道:「這花看似驚艷,不知,這花的花語,有何特殊之處?」

尾音剛落,藍燁煜便轉眸過來,那雙深邃幽遠的瞳孔,突然對上了她的。

思涵面色幾不可察的微變,但待按捺心神一番后,整個人徹底恢復了平靜。

藍燁煜如今這模樣,反應倒是有些大,難不成,這些曼珠沙華花極是特殊與忌諱,與這月牙殿的名字一樣令人機會?

正思量,藍燁煜已將目光從她面上挪開,隨即稍稍彎身,修長的指尖突然探上前去,極輕極柔的摘了一朵花,遞在了她面前。

思涵順勢垂眸,目光從他那一根根白皙得略微透明的指骨掃上去,凝在了那火紅刺目的花上,待沉默片刻,則伸手漫不經心的接過,而將花湊至鼻下一聞,竟是,莫名的淡香盈鼻,略微有些沁人心脾。

「此花,妖異,赤紅,成片而生,便如成片血流。花葉,永生永世不得見,相傳只開在黃泉,哪裡盛開,哪裡,便是黃泉。」

冗長慢騰的嗓音,幽遠清涼。

然而這些話全數落在思涵耳里,卻突然有些愕然,有些不適。

僅是片刻,藍燁煜再度折了一枝花,修長的指尖隨意把玩,「此花,也可稱作接引之花,俗稱招魂花,花香有力,可喚醒死人的記憶,戾氣。而今,剛入初冬,氣候寒涼刻骨,百花謝盡,也正好是,上墳的時候呢。」

招魂花……

思涵陡然一驚,渾身一緊,指尖的赤紅之花,驟然跌落在地。

許是察覺到了思涵是失態,藍燁煜輕笑一聲,突然轉眸朝她望來,「長公主可怕鬼?」

思涵目光驟顫,強自鎮定,「本宮並未做過虧心事,便也不怕鬼敲門。再者,此處雖為月牙殿,大楚前皇后雖亡,但也與本宮無關。本宮行得端坐得正,何來怕鬼。」

「長公主既是不怕,緊張解釋這麼多作何?」他懶散而問。

思涵啞口無言。

她並非怕鬼,只是莫名的覺得藍燁煜方才那些話極為慎人。

再者,她倒是不知這建造大楚行宮之人究竟是何意思了,這招魂花既是這般邪門,又為何要在行宮栽種一片,且偏偏更邪門的是,這些招魂花,竟然就生長在以大楚已故的前皇后小名命名的宮殿後院。

思緒翻騰搖曳,一時,渾身起了疙瘩。

眼見藍燁煜仍幽遠沉寂的觀她,她心口陡跳,頓時眉頭一蹙,低怒道:「攝政王這般看著本宮作何!」

這話一出,藍燁煜這才將目光從思涵身上挪開,平緩幽遠的道:「長公主將微臣送你的花,摔了。」

思涵微怔,垂眸掃了一眼地上那朵赤紅的花,一時之間,並未立即言話。

藍燁煜凝她片刻,竟是指尖一動,再度將他手中的那朵花遞來。

思涵瞳孔一縮,「攝政王究竟何意?」

「舊的掉了,微臣,便送長公主一朵新的。此花雖邪門,但卻足夠妖艷惑世,睥睨天下。長公主,當真不要?」

思涵冷眼凝他,滿目起伏,不言話。

藍燁煜暗自一嘆,「便是鬼魂,也是冤有頭債有主。長公主不曾害過人,便不必擔憂畏懼什麼。」

嗓音一落,不再多言,卻是極其溫柔的,將那朵赤紅的花,塞在了思涵掌心。

思涵渾身微僵,神色越發起伏。

藍燁煜已略微乾脆的轉了身,平緩幽遠的道:「此際天色已是不早,拜訪近鄰之事,便暫且放下。微臣先提前為長公主去周遭打探一番,看看這月牙殿周圍,住的是哪幾國。」

尾音未落,他已踏步往前。

直至他走遠,思涵才回神過來,奈何視線迂迴之際,卻偶然見到了左側淺草竟上有大片已經風化發爛的小紙錢。

瞬時,她瞳孔一縮,心口也驀的一跳,手中的赤紅花朵,再度落地,心底之中,竟也是恐然莫名。

她來不及多想,當即轉身而行,一路上,步伐急促,迅速如風,待抵達月牙殿主殿後,心底的愕然,仍在心底蔓延,那一股股莫名的寒意,也開始從腳底迅速躥上,襲遍全身。

待猛喝了幾口熱茶后,心底的悚然之感才逐漸松卻,而放眼朝不遠處的雕窗望出,則見天色竟是暗了下來。

都過了這麼久了,那藍燁煜,竟是還未歸來。

思涵目光在窗外失神半晌,隨即稍稍起身,踏步出屋,待站定在屋外,立在不遠的單忠澤便迅速過來,剛毅恭敬的道:「長公主此際可要傳晚膳了?」

思涵緩道:「不忙。攝政王可曾歸來?」

單忠澤神色微動,搖搖頭。

思涵眼角微挑,轉眸朝周遭一掃,「伏鬼呢?」

「攝政王離開月牙殿時,便帶著伏鬼離開了,此際,二人雙雙未歸。」單忠澤答得自然。

不過是去探尋月牙殿周圍住的是何近鄰罷了,此事只需交代伏鬼一人去辦即可,而今倒好,那主僕二人,竟雙雙離開,甚至還許久不歸,如此說來,倒也有些奇怪了。

「這月牙殿周遭,你可差人徹查過了?可有發覺什麼異樣?」思涵默了片刻,終歸是按捺心神,朝單忠澤低沉而問。

單忠澤依舊垂眸,答得剛毅而又恭敬,「這月牙殿周圍,屬下的確已差人徹查過了,除了在後院見到了一小堆紙錢,還有一小灘似是新鮮的狗血,並無其它異樣之處。」

是嗎?除了紙錢,竟還有狗血?甚至於,後院那一大片赤紅的花,單忠澤,許是不識,是以未曾在意?

思涵面色越發複雜,一時之間,並未言話。

單忠澤仔細的將她凝著,眼見思涵面色微白,他眉頭一皺,急忙而問:「長公主,可是發現了什麼?」

思涵應聲回神,待得按捺心緒一番,才低沉而道:「這月牙殿,看似安然,實則卻是異樣玄乎,只是我等終歸為外來之人,並不用太過在意什麼。但而今本宮確有一事,需你差人去徹查。」

單忠澤當即垂眸,恭敬而道:「長公主且吩咐。」

思涵瞳孔一縮,不曾耽擱,唇瓣微微一啟,低沉幽遠而道:「差人去徹查大楚前皇后之事,越詳細越好。」

單忠澤微怔,愕然抬眸朝思涵望來,全然不曾料到思涵會差他去徹查這個,但見思涵面色堅持,縱是心底愕然,但待欲言又止一番后,終歸是壓下了心底的錯愕,而後當即領命而去。

他步伐行得極快,轉瞬便消失在殿前的那條小道盡頭。

思涵滿目幽遠的朝單忠澤消失的方向望著,思緒幽遠翻轉,複雜難平。

許久,待回神,周遭天色已全數暗下,而殿內殿外,宮燈搖曳,竟不知兵衛們何時點上了燈。

「傳膳吧。」

待轉身回殿的同時,思涵轉眸朝守在一側的兵衛吩咐,不待兵衛恭敬應聲,她已舉步入門。

殿內,燈火搖曳,光影重重,牆角處的香爐,青煙縷縷,淡香瀰漫,怡然松神。

思涵靜坐在軟榻,候了片刻,隨即,便有幾名兵衛端著夜膳入殿。

大楚的膳食,倒是與東陵不同,楚人極是喜甜,是以菜肴多以微甜與清淡的膳食為主,倒與東陵的麻辣風極是迥異。

思涵略微不慣,草草吃了幾口,便差人全數撤下。

待得殿內的人全數退散,氣氛幽謐之際,她才抬眸順著不遠處的雕窗掃了掃,則見窗外的天色,漆黑如墨,黑厚一片。

她眉頭微微一皺,才稍稍攏了攏衣裙,起身出殿。

那藍燁煜久久不歸,自是怪異,既是那人不得力,正巧,此番夜色尚早,她顏思涵,便親自出門一探究竟便是。

畢竟,而今五國皆來,除了樓蘭這等小國之外,便數東陵最是弱勢,這等群雄環繞的局面,她身在其中,若不徹查周圍臨近的是哪兩國,來的是何人,她無疑是睡不安穩覺的。

心有顧慮,是以,足下也略微行得有些快。

待出門后,門外幾名兵衛怔愣的凝她,隨即猶豫片刻,緩步在後跟上。

夜色彌補下的月牙殿,那搖曳昏黃的燈火越發的為它布了層神秘之意,前方的小道,也是蜿蜒錯雜,樹影橫斜成群,無端涼薄。

行得不遠,突然之際,周到頓時有夜鳥振翅驚慘的呼聲震起,嚇得身後幾名兵衛渾身哆嗦,心差點跳出嗓子眼。

思涵則鎮定在前,低沉而道:「打起精神,此番出這月牙殿,是為拜會月牙殿近鄰,爾等莫要失了膽量與志氣,讓人笑話。」

低沉的一席話,緩慢平靜,但卻是威儀十足。

兵衛們急忙恭敬應聲,奈何即便如此,心底的陡跳卻不曾全然壓制。

這座殿倒是著實怪異邪門至極了,今兒他們巡殿時,便在後院發覺了紙錢與狗血,總覺得,此處似有什麼人在招魂,又像是要用狗血震鬼一般。

心思至此,兵衛們頓時臉色一白,紛紛朝身側之人望去,卻如幾人似有心靈感應一般,所思所想竟是全然一致,每人燈火映襯下的臉,都是蒼白后怕,震撼莫名。

思涵倒不知幾人心思,僅是脊背挺得筆直,緩步往前。

周遭之處,依舊不停有夜鳥振翅飛動,陣狀極大。

她強行按捺心緒,淡然無波的繼續朝前,眼看就要抵達月牙殿外的院門,不料後方不遠,突然有凌亂的驚呼驟起,「起火了,起火了,救火,快些救火……」

這突來的嗓音,差點震破了半邊天。

思涵驀的回頭一望,便見身後密樹成群的不遠處,那座聳立的月牙殿竟火光衝天。

「起火了。」身後的幾名兵衛,抑制不住的驚吼出聲,思涵眉頭緊鎖,來不及多想,當即道:「回去。」

尾音未落,她已迅速轉身,當即朝月牙殿快步返回,待站定在月牙殿前時,只見月牙殿的火勢兇猛,那騰飛赤紅的火苗子已然點燃了半邊天。

周遭東陵的兵衛,焦急來回的抱著水桶滅火,奈何火勢著實太大,兵衛之力無疑是杯水車薪。

僅是片刻,月牙殿周遭之人,紛紛聞訊趕來,便是大楚的禁衛軍,也開始加入隊伍,迅速滅火。

小小的殿外空地,全然擠滿了人,周遭列國,也來了不少人,紛紛嬉笑而談,無疑是專程過來看熱鬧的。

思涵靜立在原地,滿身涼薄,便是火光映襯在身,竟未覺察到半許溫暖。

直至,一道焦急四溢的嗓音在耳畔響起,熟悉莫名,她這才稍稍回神,下意識的側目一望,便見身側之人,竟是,東方殤。

火光將他的俊臉映出了幾許通紅,然而他那雙緊張跳動的瞳孔,卻是收縮不定,似在擔憂,又似在狂怒。

「思涵,你可有事?」

他在強行的按捺心緒,急急的朝她問,眼見她不回話,他急得伸手而來,扭著她的胳膊便讓她整個人轉了一圈,仔細徹查著她身上是否有傷。

思涵瞳孔一縮,淡漠無溫的打落了他的手,待他猝不及防的怔愣之際,她目光幽遠的朝不遠處那火光衝天的月牙殿掃了一眼,隨即才轉眸仔細的朝東方殤盯來,咧嘴涼薄一笑,「月牙殿突然著火了,看來,是有人,想要燒死本宮呢。」

隨意而來的一句話,不知是否觸及了東方殤內心深處的惶恐。

他臉色陡然一白,竟是連周遭的火光都照不紅了。

「沒事了,思涵莫懼,莫懼。今夜之事,我定會找出真兇,給你一個交代。」 他薄唇一啟,開始緊著嗓子的寬慰,只是那微緊微顫的語氣,卻是不留情面的將他心底最深最急的恐懼與狂怒映襯了出來。

整個過程,思涵滿目深沉的凝他,不再言道半字,只是心底的涼薄與森冷之意,卻是越發濃烈。

這偌大的大楚行宮,別處不著火,偏偏是她所住的月牙殿著火,自是怪異。再者,東方殤焦急狂怒的反應似也不像作假,難不成,今日之事,並非他差人所為?而那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

越想,越覺今夜之事不簡單。

她顏思涵自詡不曾得罪過大楚之人,也不曾與大楚何人結仇,而今不過是剛入大楚的月牙殿,便遭此橫禍!倘若今日她因舟車勞頓而極早睡下,又或因夜色冷而不願外出,如此,若沒有這些變故,她顏思涵,是否就被這突然迅猛而來的火勢給包裹了?

思緒翻騰搖曳,心底的疑慮與緊蹙感,也越發的升騰,待得回神過來,她目光朝周遭一掃,卻見周圍之人,皆神色各異的朝前方那火勢兇猛的月牙殿望著。

這些人當中,可有真正的兇手?

又或是,那所謂的兇手,在陰暗之處,肆意的窺探著她?

「長公主。」正這時,不遠處揚來一道剛毅緊蹙的嗓音。

思涵驀的回神,循聲一望,便見單忠澤正提著水桶速跑過來。因著跑得太過急促,他桶內的水灑了大半,待站定在思涵面前時,便擔憂而道:「此處火勢太大,長公主且先去別處劈劈,這座月牙殿,大多以木頭為架,屬下擔憂著月牙殿會突然倒塌傷人。」

思涵滿面沉寂,目光幽遠的朝前方月牙殿一掃,「無妨,你且與楚軍一道救火便是。 寵婚天成 本宮這裡,無需你擔憂。」

單忠澤眉頭皺得厲害,猶豫片刻,眼見思涵堅持,則終歸是未再言話,僅是招來了幾名東陵兵衛在思涵身邊守候,隨即便兀自提桶離去。

夜色涼薄,冷風肆虐,而那月牙殿的火舌,則被大風颳得搖曳不定,大有朝旁蔓延的趨勢。

周遭之處,場面凌亂不堪,破水聲與叫喊聲此起彼伏,陣狀極大。

思涵靜靜立在原地,一言不發,瞳孔,深邃無底,煞氣濃烈。

許久許久,待得周遭各人的議論聲消停,待得思涵雙腿發僵發酸之際,那偌大月牙殿上的明火,終歸是被全數撲滅。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