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頭,納蘭清若也是糾結無比,自己保守了這麼多年的身體,竟然就被這個大膽的弟弟給看光了,摸遍了。

不過,好在,南天的醫術真的很厲害。

服藥過後,再加上一番推拿,鍼灸。

納蘭清若感覺身體充滿了生命力,以前的病疾都好了。

沒多久,柳河又過來了。

柳河帶了很多禮物,都是要討好納蘭清若的。

納蘭清若自然清楚柳河這個花花公子的本意,納蘭清若始終是拒絕着柳河。

柳河顯得有些耐煩了。

柳河憤怒地道:“納蘭清若,你知道嗎?因爲我柳家包庇你們一行,現在申屠家已經得到了消息。申屠家的一些殺手,都開始對我的妹妹下手了。我們兩大家族,即將因爲你挑起一場大規模戰爭!”

“我們可以離開!”

納蘭清若堅定地說道。

柳河頓時泄了氣,還沒有得到納蘭清若的肉-體呢,柳河怎麼會善罷甘休。

“不不,納蘭小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戲鬧初唐 我怎麼會趕你們走呢?我已經和父親商量好了,馬上就爲你們傳送門,送你們去風行省。不過,這個需要一點準備時間。你們再等等吧。”

柳河訕訕地笑道。

納蘭清若冷冷地道:“希望,柳少爺,沒有騙我們!”

南天對這個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柳河,很是反感。

“納蘭姐姐,我們現在就走吧。我實在不想再在這裏呆下去了。“

南天說道。

還不待納蘭清若說話。

柳河就陰測測地對着南天低語道:“怎麼了,小子,害怕了?你可別忘記了。明天下午,我們之間還有一個比試呢!”

“當然,如果你若是害怕了,可以灰溜溜地逃跑。我不會追你的,哈哈!”

柳河陰毒地說道。

南天咬了咬牙,憤慨無比:“我纔沒有害怕呢!”

“那好,明天下午,我們不見不散!”

柳河大笑着離開了。

“溪名,你和柳河有什麼比試?你可不能衝動呀!”納蘭清若面色有些擔憂。

南天點了點頭:“嗯,放心吧,姐姐!溪名,心中有度。”

納蘭清若展顏一笑:“那就好,那就好!”

翌日下午,一個柳家護衛過來通知南天。

南天知道比試的時間到了。

是該和柳河,一決高下了。 柳家的校場上,人滿爲患,在柳河的刻意宣傳下,許多柳家子弟,都來爲柳河吶喊助威。

此時此刻,納蘭清若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納蘭清若原本紅潤的臉龐,霎時間,又變得慘白。

“溪名,你不要上場。 男大當婚女二嫁 柳河是柳家青年一輩中的最強者,據說實力已經達到了七品機甲戰師。 重生之北國科技 柳家是僅次於申屠家的豪門大閥,這些權貴子弟的手段,不是我們能想象的。”

“我現在就去求柳河。溪名,你不會有事情的。姐姐,只想看到你健康快樂的成長。”

納蘭清若喃喃地說道。

納蘭勇也在一旁插嘴道:“是呀,小姐說得沒有錯。柳河實力高強,在整個天林省都是排的上號的人物。你不要圖一時之快,而葬送了性命!”

南天自信地拍了拍胸脯:“沒有事的,姐姐。就那個柳河,我一個人可以打十個!”

納蘭清若苦澀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

納蘭清若加快步伐,趕快找到了柳河了。

柳河一臉得意,一旁的侍者正在給他端茶遞水。

“納蘭小姐,你來了!”

柳河欣喜無比。

納蘭清若直截了當地說道:“柳河,我要你取消溪名的比試!”

柳河微微一怔:“取消比試?納蘭小姐,現在校場上,這麼多人都在等着呢!這比試,你那弟弟溪名也是同意的。我一個人不好擅自取消吧。”

納蘭清若面色一冷:“柳河,你不要假惺惺的了。你是柳家大少,這比試,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情。”

柳河哈哈一笑:“納蘭小姐,你說沒錯。我的確是柳家大少,我權勢滔天,今天,只要你答應我一個小要求,我馬上就取消比試,並且還會立馬開啓傳送門送你的三爺爺和弟弟到風行省!”

“什麼要求?”

納蘭清若立馬問道。

“很簡單,只要納蘭小姐答應下嫁給我當小妾就行。”

柳河露出了淫-邪地目光,大聲地說道。

納蘭清若嚇了一跳,本能地向後一退。

“當你的小妾?”

納蘭清若花容失色。

就是爲了躲避申屠家的紈絝大少,納蘭清若才遠離家族。

wωω тTkan C O

如今,不曾想,終究逃不過命運。

躲過了申屠大少,卻躲不過柳家大少。

“這不可能!”

納蘭清若咬了咬銀牙,已經時刻做好,自殺地準備。

不管怎麼樣,納蘭清若決定,一定要保住自己清白的身子。

柳河面色一沉:“納蘭小姐,我柳河耐心可是有限的。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我和你弟弟溪名的比試,將會繼續!”

“我這個人一旦出手,就是非死即殘,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柳河威脅道。

納蘭清若搖了搖頭:“不要,不要……”

“既然不要,還不答應!”

柳河驟然一喝!

納蘭清若內心掙扎無比。

就在此時,南天走了過來。

“誰都不可以威脅我的納蘭姐姐!尤其是柳河,你更不可以!”

南天雙目之中血絲密佈,氣勢駭人,仿若要吞了柳河一般。

柳河本能地感覺到一陣透體的冰寒。

“操,一對狗男女,既然如此,咱們校場上見,我等你!”

柳河淬了一口,旋即大步離開,徑直走上向校場。

握着納蘭清若的柔荑,南天語氣鄭重又溫暖:“請納蘭姐姐,你相信我!我南天定不會讓姐姐失望!”

說罷,南天也是毅然決然地走上校場。

校場上面早已經是搭建了一個巨大的擂臺。

柳河威風凜凜地站在校場上。

南天一躍而上,正好來到柳河的對面。

柳河雙手骨節捏的噼裏啪啦直響。

“嘿,小子,早就看你不說了。今天,我就當你姐姐的面,把你大卸八塊!哼,這一次,也讓你姐姐,見識見識我的手段!”

柳河陰厲地說道。

話語一落。

柳河召喚了b式巨蟹機甲。

巨蟹機甲在銀河聯盟所有的b式機甲中,可以排到前十,性能很是強悍。

校場外,柳青青無聊地散着步。

“真是無聊死了!整天憋在柳家大院,真是煩!父親也是畏首畏腦的,多派幾個人保護我不就行了了。幹嘛,不讓我出柳家大院!”

“那天,在藥材鋪見到的,那個愣頭愣腦地溪名,真是不錯!好像請他吃一頓飯。”

柳青青一邊說着,正巧,眼光一瞟,看見了擂臺上的柳河和南天。

“天吶,我大哥和溪名,他們在擂臺上幹嘛呢!”

柳青青驚呼一聲。

“他們不會再打架吧!”

柳青青有些驚慌。

柳青青想要去拉架。

可是,已經遲了。

柳河已經惡狠狠地撲向了南天。

南天根本無所畏懼。

敵人在兇狠又如何?

我照樣一拳破之!

“看拳!”

南天大吼一聲。

一拳打出,裹狹着九品武尊肉體強橫的肉體力量。

“轟!”

一下子,柳河就被打趴下來了。

柳河狂吐鮮血。

南天還不解氣,大步走過去。

一把提着柳河,又是幾記重拳,拳拳到肉,擊打在了柳河的肚子上。

這下子,柳河可是被打得五臟六腑震盪不已。

“啪啪!”

“叫你不懷好意,叫你侮辱納蘭姐姐!”

南天又是幾巴掌,接過去。

扇得柳河臉龐浮腫,掉了一地的牙齒。

“滾!”

南天最後一腳,猛然踢出,直接把柳河踢下了擂臺。

納蘭清若和納蘭勇看得心驚不已。

尤其是納蘭勇!

更是驚詫地快把眼珠子瞪出來了。

“怎麼可能?不用機甲,就暴打了柳河?柳河可是身穿b式巨蟹機甲,並且修爲也是貨真價實的七品機甲戰師呀!”

納蘭勇感嘆道。

“看來,我一直都太小瞧這個土包子了!”

納蘭勇心中波瀾不斷。

納蘭清若則是熱淚盈眶。

“溪名贏了,溪名贏了!溪名,你是最棒的!”

納蘭清若張開懷抱和南天抱在了一起。

柳河是柳家大少。

這麼大庭廣衆之下被狂扁。

一些柳家的護衛們可是坐不住了。

一大隊全複式武裝的護衛,就要圍攻南天。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