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她想做的事情幾乎沒有做不到的,她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

因此當朝珠這麼笑盈盈的懟了她以後,她也不知道如何的應對了,心想:「難道蘇家真有這樣的規矩?不然她們兩個小妾就敢這麼說?

那我應該怎麼辦?向她們低頭?然後再向那個叫金玲的女人低頭?」

朝珠見戚青桐愣住了,半天也沒有反應,便知道自己這些話震住她了,便笑道:「青桐妹妹,我們姐妹還好說話。

雖然蘇家沒有大小之分,但是我們姐妹還是懂規矩的,但是我家老爺可是說了,我們三個人中有一個不同意的,蘇家就不會再近別的女人。

金玲姐姐能夠接納我們姐妹,那是有特殊的緣分在,但是她未必就會再接受別人。

金玲姐姐的脾氣秉性你不知道,但是我們知道。

不是我在這裏說金玲姐姐的壞話,呵呵,金玲姐姐的脾氣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想要金玲姐姐同意你嫁到蘇家,說實話啊,難,而且很難。」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呵呵,何以見得?」

內測玩家被突然的一懟,用的雖是疑問句,但從語氣上卻是讓人感覺是在質問。

「因為我也遇到過。」

蠻王發言道。

「什麼!」x6

這自然就是復仇者聯盟六人的發言了。

「雖然不確定是不是,但是細節上十分符合。」

「先是遇到一個小女孩賣給了我一把金色大刀,然後一個自稱「壽」的人出現,準備離開的時候我還特地試探過他,是不是「玩家」,十分突然我想他應該反應不過來。」

「他包括跟著他的那個小女孩反應都是為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想應該是系統屏蔽了。」

「他還說我有血光之災賣給一張符,好巧不巧在一次野區殺怪的時候就有一道雷霆出現在我的頭頂,就在我準備完蛋的時候,這道雷霆突然轉彎,在不遠處的樹林中炸開,我還看到了白光。」

「至於你們愛信不信,我只是不想他們平白被人污了清白,各位也最好注意,某的刀也饑渴難耐。那…小女孩短髮,的確挺可愛的。」

蠻王在這些發言后便離開論壇,應該是回到遊戲裡面刷怪了。

「就這句短髮和可愛,一定是真的了!」

凌流再次出現點了一把火……

「卧槽!」

某酒館中,甲揚六面面面相覷。

「這個蠻王認真的?」

甲揚率先開口問道。

「說出來你不信,當初你第一個被雷劈以後大家都不敢出去,就是這個叫蠻王的大哥帶頭走的。」

芒爺摸了摸手上的飾品手環說道。

「你們看見了吧,他還從李長庚哪裡買了一個符,還起作用了?」

真不錯驚愕說道。

「這蠻王是托吧,這麼假。」

洛凡說道。

「是嗎,我倒覺得他腦子像被驢踢了。」

鵡鷡低聲說道,下一秒大吼出聲: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邪魔!!!!」

「還賣了個符!邪魔!邪魔!邪魔!」

酒館中吵鬧聲不斷,只是六人沒有人在關注論壇之上,在他們來看這件事情並不算風光,自己也得了好處,埋頭髮育才是正道理。

論壇上:

「哈哈,內測大佬的翻車,嘻嘻。」

「笑****,不會真有人信吧,人家都說遊戲內自己衍生出的金色道具十分困難,還要在哪裡秀智商呀!」

「怎麼開小號啦,還是他的孝子,隨便說兩句就急了,能不能自信點?」

「呵呵,nt。」

「怎麼不多說一點啊????????用你高貴的智商來碾壓我呀,孝子。」

「……」

「我倒是覺得內測大佬說的挺有道理的,不過這很難解釋一個玩家,怎麼在剛剛進入結丹期短短時間內拿出這麼多的金色品質裝備,他難道用命玩遊戲?」

「這也是最離奇的一點,一個玩家怎麼能做到短時間內煉製出這麼多的金色裝備,《問道》是他們家開的?」

「是啊,所以我還是更加站在蠻王那邊,不是npc那來的這種能耐啊!」

「嘿嘿,還有那個啊!那個!短髮小女孩,她的背影,哇!我的心要融化了~!!!」

「未成年禁令應該規定了遊戲時間吧,這小女孩是怎麼出現的,老父親帶九歲幼女遊玩虛擬神經遊戲?」

「哇!是父女cp嗎!我可!我可!」

「這背影不是很像父女黨呀,我感覺更像兄妹黨,我也可!我也可!」

「我覺得就這個白衣公子的背影我就可了呀!啊!啊!啊!啊!啊!」

「咳咳,樓上自重,自重。」

「不過經你們這麼一說,我還真覺得蠻王的比較有理有據,親身經歷者說的話還是比較可信的。」

「就金色裝備這種沒見其他npc拿出來的概率,我直接站台內測大佬!」

「……」

論壇之上,此時已經分為兩派。

一派是堅信內測老大哥的發言,認定這個神秘人就是玩家。

另一派是覺得蠻王發言十分十分可信,認定了神秘人為npc,是遊戲安排的奇遇。

這一切也在蠻王的發言后,把視線拉往了神秘人的身份之爭,暫時沒有人在意到李長庚。

而這一場火,還在靜靜地燃燒,沒有因為被帶偏方向而熄滅,反而裹挾著眾多玩家參與討論……

【您以進入任務大廳】

【開始激活剩餘許可權】

【公告:全體玩家,拍賣行系統已經開始載入,明日便可啟用】

【拍賣行:開啟時間早:8:00—–21:30分,玩家可在這時間段內進行上架與拍賣行為。】 「請大家安靜一下。」

二把手周雲庭舉起手鼓掌輕輕拍了幾下。

頓時全場的所有喧嘩聲全部停下。

視線也全都匯聚到周雲庭的身上。

他指著身旁一名氣宇軒昂的年輕男子,對在場眾人介紹:

「大家好,首先歡迎諸位的到來。

今天我們的晚會,有幸請到了一位重量級嘉賓的參與,現在由我向大家介紹一下我身邊的這位嘉賓。

他是來自金陵葉家的葉少爺——葉無垢!

葉少是葉家嫡系子弟!

我想大家應該也都知道葉家,我就不必多做贅述了。

葉少這次來靜海市,也是有一些合作的想法,在場的朋友可要把握住這次機會,葉少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被請來的。」

周雲庭一口氣介紹完全場,眾人是一片嘩然。

不少人都低頭和身邊的人湊在一起,議論紛紛。

葉家可是金陵市的四大家族之一,來頭相當可怕,底蘊深厚無比!

而哪怕說是葉家旁系子弟,來到靜海市那也是一番人物。

更何況眼前這位葉無垢還是葉家的嫡系子弟!

這位的身份,恐怕比眼前這二把手還要高出許多!

一時之間。

在場的社會名流一個個是眼神閃爍。

如果說能夠和對方搭上關係,那必定是飛黃騰達,前途無量。

蘇七鋒皺了皺眉頭。

之前顛倒黑白誣陷他的那個人,就曾經威脅過蘇七鋒,說自己是葉家的旁系子弟,這讓蘇七鋒天然對眼前這位葉大少爺沒有任何好感。

此時蘇七鋒也發現,旁邊的白墨蓮臉上也是湧出了怒火。

白墨蓮沒想到!這慈善晚會上竟然會碰到葉無垢!

她和葉無垢是有着直接的仇恨關係。

白墨蓮的姐姐就是被葉無垢的家人害死的!

一想到這件事情,她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桌下的拳頭死死攥緊,指甲都幾乎扎進了肉里,卻感覺不到疼痛。

蘇七鋒察覺到了白墨蓮此時的情況。

雖不知情況為何,但還是輕輕拍了拍白墨蓮的手背詢問到: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白墨蓮看着旁邊一臉關心的蘇七鋒,心裏突然湧出了一股暖意,輕輕搖了搖頭,整個人的情緒也恢復了幾分平靜。

「我沒事,謝謝。」

白墨蓮剛說完,此時一到刺耳的聲音就響起。

「你,就是白墨蓮對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