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人能擋住他的快拳!

他相信,面前這個小子也不例外! 查理的強悍,是秦羿重生以來,見過最強的!

毫不誇張的說,就算是白少陽,在赤手空拳下與查理搏鬥,也絕對難逃一死!

查理擁有肉體極限的力道,武道界的柔勁,西方超能力的底蘊!

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對手!

但他遇到可秦羿!

一個擁有真氣、龍氣,三界最強兩大勁氣,競技狀態處在絕佳狀態下的男人!

什麼鋼鐵之軀,什麼超能力、內力、科學體力,在秦羿眼中全都一律碾壓!

面對查理狂風暴雨,讓人窒息的狂猛攻擊!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號稱華夏十少之一的柳仲只擋了三拳,這位江東之王又能夠承受幾拳呢?

秦羿雙手背在身後,巋然不動,就像那萬千的拳頭只是雜耍一般!

“小子,你敢不擋我的拳頭?”

查理怒吼連天,自尊狠狠的被凌辱了。

“太慢!”

“就你這拳頭也想打到人?”

待拳頭貼到面門時,秦羿雙腳就像是釘在了地上一般,一側頭,一扭身,整個人以雙腿爲圓心,扶風柳動!

查理打出了破空巨響三百六十五拳,這是他一個周天力道運轉的極致!

最後一拳,疊加力量可達到兩萬多斤!

然並卵!

他連秦羿的一根汗毛都摸不着!

吁吁!

一套組合拳打完後,查理像雄獅一般怒喘着。

而秦羿依然面若春風,穩立在跟前!

“你的拳頭太慢了!”

“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快拳吧!”

秦羿雙目一寒,腳下扶搖而上,口中大喝道:分!

霎時,無數道分身,同時現出,十指張開,同時向查理攻去!

“FUCK!”

“這是什麼招?”

查理大叫一聲!

但見漫天都是人影、巴掌印!

更可怕的是,這些人影,每一道都蘊含着無窮的威力,都是實體!

“啪啪!”

懵逼之餘,無數道巴掌抽在了查理的臉上!

待人影散去,查理那張猙獰的醜臉,已經腫脹成了豬頭!

“怎,怎麼可能!”

查理抱着頭,就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漢,搖搖晃晃,滿眼都是金星!

“這些巴掌是替那些死去的華夏武者送給你的!”

“我華夏泱泱大國,臥虎藏龍,豈是你這等蠢夫可小視的!”

秦羿聲若洪鐘,雷霆大喝道。

“秦侯!”

“秦侯!”

這鏗鏘有力的豪言,頓時點燃了衆人的血液,全場盡是震耳欲聾的呼喊聲。

“是我太自傲了,秦羿修爲遠在我之上啊。”

柳仲苦笑着搖了搖頭,他連師門的護身玉佩都用了,也差點喪命。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而秦羿力敵查理,如真龍戲犬,輕鬆自若,光這份氣度就絕非他能比的。

“嗷嗷!”

“你不就是比我快嗎?”

“我的拳頭纔是最厲害的,我的氣力纔是最強的!”

查理憤怒到極致,用力錘打着胸口!

頓時,他渾身赤紅如血,每一塊肌肉、皮膚迅猛膨脹了起來,頭髮根根直立,口鼻燥風撲面,竟然進入了狂化狀態,化作了三米高的強悍巨人!

“我纔是最強的!”

瘋狂的查理,此刻熱血衝腦,眼中只剩下漫天的殺意。

轟隆!

查理猛地走到擂臺邊,雙手倒拔上萬斤,足足有兩人合抱粗的定臺青石雕龍大柱!

“呀!”

但聽他怒吼發力不止!

深深釘在地底的大柱,竟然動搖了起來,查理每一寸肌膚因爲過度發力流出了詭異的藍色血液!

那正是米國最新試驗的“超人!”試劑,能夠在最大限度內激發人類的潛能。

而查理正是完美的試驗品,顯然這種試劑,有着明顯的缺陷,那就是狂化後,對身體有着巨大的損傷。

當然,爆發出來的能量也是難以想象的。

轟!

在衆人的驚叫聲中,查理竟生生拔出了大柱,雙手扛着大柱,作爲兵器,照着秦羿砸了過來。

到了這一刻,進入狂化後,早就顧不得什麼擂臺規矩了。

“受死吧,小雜種!”

查理如巨靈神下界,神威不可擋,每走一步,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豪門之賀總裁的剽悍嬌妻 好傢伙!

秦羿面色一凜,雙掌迎向大柱,穩穩託了個結實!

“啊!”

查理仰天怒吼,推着石柱就要跟秦羿硬拼!

秦羿頓時被推的疾退!

他並沒有急着下死手,而是在探查理的底!

查理狂化後,力量竟然達到驚人的三萬斤!妥妥中期宗師的實力了!

要不是服食龍血丹,增加了龍氣與修爲,秦羿絕不是對手。

當然就現在而言,論氣力,他略遜查理。

“好,查理好樣的,頂死這小子!”

比利、溫絕等人見查理佔了上風,頓時大喜,囂張大叫了起來。

秦羿疾退,待到了擂臺邊上,借力騰空而起,一個倒翻,竟然落在了石柱之上。

“你不是神力無窮嗎?”

“讓本侯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九鼎墜!”

秦羿冷然長嘯,兩腿一彎,雙手張弓上舉,真氣沉于丹田,往下一壓。

頓時一道法氣大鼎自九天而來,嗡的砸在了石柱上!

轟!

查理頓時只覺泰山壓頂,膝蓋一軟,差點沒給跪了!

“吼!”

狂化後的他,就像是一頭憤怒的狂熊,再次神力上揚,扛起了一鼎!

“嗯!能抗住本侯一鼎,再來一鼎試試!”

秦羿立於石柱之上,一拂長衫,右手掐訣,左手負背,宗師之威,如烈日天驕般,神聖不可侵犯!

“鼎來!”

秦羿掐訣朗聲大喝!

嗡!

又是一道青銅蒼茫大鼎,自虛空而來,哐當砸在了石柱上!

以秦羿目前的修爲,最多可使用三鼎之法!

一鼎重三萬斤!

借真法加成,約莫有四萬斤重!

他在地獄全盛之時,曾可化九千萬斤神鼎,生生砸毀了地獄一座宗門大山!

目前真法所化三萬斤青銅大鼎,已經是極限,而且每化一鼎,都消耗至少三分之一的真氣。

但秦羿依然選擇了這種並不討巧的真法!

原因很簡單!

鼎乃是剛正、尊崇之物!可鎮妖邪!

以鼎神力壓制查理,正是以力破力,更彰顯華夏天威!

讓全世界人知道,華夏武道界絕不可小覷,但有敢犯者,必誅之! 查理饒是鋼鐵超人,也撐不住!噗!的一聲,口中藍血狂噴!眼中的血芒也在迅速消退!

“太強了!太強了!”

“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查理渾身一個趔趄,恨然長嘯,仍想苦苦支撐。

“跪下!”

秦羿單腳一立,猛然大喝!

雷勁真氣就像是最後一根稻草,終於壓垮了查理。

農門毒醫小福女 噗通!

查理雙腿一軟,雙手舉着石柱,跪在了地上!

“嗷嗷!”

他就像頭憤怒的雄獅,吐血狂嘯着,掙扎着想要站起身。

然而,秦羿就像是一座泰山,死死的壓在他的頭上!

他絲毫動彈不得!

這時候只要力勁一鬆,重達萬斤的石柱與秦羿的神力,會生生將他的鋼筋鐵骨給壓成粉碎!

“你不是嘲諷華夏人是東亞病夫嗎?我這個病夫如何?”

秦羿負手傲立,雄視蒼穹,孤傲發問。

“我,我錯了!你纔是真正的強者!”

查理渾身的肌肉與肌膚開始裂成一道道裂縫,湛藍的血水,涌了出來!

由於氣力幾近耗光,他這會兒狂性消退,腦子也恢復了清醒。

“你不是要腳踏江東鼠輩嗎?今天就要你向世界還我江東民衆一個公道!”

秦羿再次發問。

發問之餘,腳下真氣再吐!

咔擦,查理的肩骨一寸寸碎裂,疼的慘叫連連,血淚不止!

“我錯了,華夏萬歲……萬萬歲!”

查理痛苦以頭磕頭,發出絕望的呼喊聲。

他雖然好戰,但卻並不想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