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川心中一驚。

左邊通道地底。

蛇一般的瘦子身影慶師弟正準備着。

「後天鍊氣九重,剛剛被你躲了一劫,這次你還不死?」他也是和徐川標上了,就不信徐川次次都這麼走運。

徐川身後的翠羅夫人跟的很緊,兩人幾乎是並列而行,翠羅夫人心中同樣明白在這種洞府中探索,必定不能分開,一旦被分開那更危險。所以毫不猶豫選擇了左邊的通道。

不過翠羅夫人比紅玉夫人小心的多,其頭頂的翠綠髮簪早就化成一柄翠綠玉劍環繞身旁,一條紅繩更是在手中盤旋。

翠羅夫人這時候沒理會腳下慢了一拍,似乎在選擇通道的徐川。三條通道,都有危險,唯一能將危險降到最低的方法就是合力!

二世子和那年輕人云帆才是最安全的選擇。選擇其他,就是死路。翠羅夫人巴不得徐川選擇別的道路,她可以直接神識滅殺後者。

「怎麼停住了?這金丹女修過來了,她倒是戒備不少,不適合出手。」躲在通道地底的慶師弟暗暗嘀咕,繼續等徐川。

偷襲就是偷襲,對方一有防備,還叫什麼偷襲。這種時候,柿子得挑軟的捏。

翠羅夫人防備很周全,可是她唯一沒防備的,是徐川!在她眼裏,徐川中了她神識印記,對她出手那是找死!她可以名正言順的將徐川捏死。

但偏偏就是這一刻,徐川出手了。

原本他就是被翠羅,紅玉兩人逼到這一步的,這時他找到了最佳反抗的機會,是危機,也是機會!怎麼能錯過?

徐川沒出手直接攻擊翠羅夫人,而是指尖猛地點出。徐川的手掌上纏繞着金色的氣血光芒,紫色的真氣更凝聚成一道氣刃。

這一指點出…

魔劍式!

叮!

紫金色氣刃劃過空間,和一道針影碰撞,那針影陡然變向,朝着翠羅夫人飈射而去。

翠羅夫人神識環繞,徐川出手的剎那便發現了。

「嗯?先天?」她看到了那些紫金色的氣刃,也看到了飛來的針影。詫異徐川的實力,也旋即笑了。

「可笑。這點小把戲,也想陰我?是你自己找死。」

二世子看到又如何?

她現在有了充足的理由神識印記滅殺徐川了。

嗡。

一個念頭,神識印記爆發!

徐川安然無恙。

識海中,雪山劍客旁邊環繞一條大蛇,大蛇正是魂厲,以他在鬼道上的造詣和金丹實丹境修為,輕易就能抹除了雪山劍客額頭上的神識印記,只是提前抹除,會讓翠羅夫人發覺罷了,現在正是時候!

她身前環繞的「碧煙劍」朝着前方一斬,將那道血針擊飛,而整個人則看着徐川一怔。

這一刻翠羅夫人發覺了,愣住了。

「你!」

神識印記被抹除?

怎麼會被抹除?

本來地底的慶師弟不準備對翠羅夫人下手的,但是當他看到翠羅夫人轉身愣住的剎那,他豈能錯過,這一刻是絕好機會,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不把握住!

所以他出手了!

閃爍著血色真元光芒的針影瞬間爆發,這麼近的距離,翠羅夫人又在發愣,這剎那根本來不及阻擋和逃遁了

「噗噗噗…」血色針影血神針瞬間貫穿了翠羅夫人的身體,翠羅夫人瞪大着眼睛,滿臉不甘。

「得手。」慶師弟心中振奮,又殺了一位金丹修真者,當然他是靠得暗器,暗器偷襲,這才有可能。

「就剩那後天鍊氣九重的…」他準備順手料理了徐川。

唰。

一道幻影帶着紫金色氣芒瞬間掠過,慶師弟還沒反應過來,便感覺喉嚨一疼,滾燙的鮮血噴涌而出,他手中的一個暗器匣子掉落在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身影。他不敢相信。

一個後天鍊氣九重,瞬間秒殺他?接着就瞬間失去生機了。

徐川把翠羅夫人拖到了最左邊的通道里。

「你…你為什麼…害我?」金丹期的翠羅夫人還剩一口氣,她死死盯着徐川。

「你又為什麼害我?」徐川搖頭:「你是不是很奇怪,很想知道,為什麼我能抹除你的神識印記?是不是很想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他埋伏在這裏?是不是更想知道,江家畫舫出事前,為什麼只有我離開?」

翠羅夫人努力瞪大雙眼,她想知道,她太想知道了。

徐川俯身,看着她那瞪大的雙眼:「你想知道,可惜我卻不想告訴你。」

翠羅夫人咽氣了,咽氣之前胸前猛地高聳起伏,似乎又被氣得不輕。 「灰太狼,你敢戲弄我?」朱宏偉用麵粉手就要去打莫曉輝。

莫曉輝急道:「面是和好了,可還要搓麵條。」

「啊!這麼複雜?」朱宏偉處於崩潰的邊緣。

「程序這麼簡單,就是用點力氣,這算簡單的了?」莫曉輝不屑的看著朱宏偉:「誰讓你平時不多加鍛煉,現在體力不行了吧?和點面就這樣,將來……」

將來也就不明說了,想必都懂的。

朱宏偉見莫曉輝取笑自己,惱道:「沒力氣了,真沒力氣了,灰太狼,你就代勞了吧?」

莫曉輝見他垂頭喪氣的樣子像斗敗的公雞,無奈的道:「好吧,看在你第一次做,沒有下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朱宏偉倒霉,莫曉輝剛一動手,筱筱就走進了廚房:「曉輝,還沒有做好嗎?」

朱宏偉叫苦不迭,急忙替自己解釋道:「筱筱,我剛把面和好,本來想休息一下再搓麵條的,可灰太狼怕你們餓著,所以他就動手了。我讓他先示範給我看看,我看明白了,就親自動手搓麵條。」

越掩飾越不能讓人信服。

筱筱才不關心朱宏偉和不和面,她只看到莫曉輝在搓面。

「哦,這樣啊,好,不錯。」筱筱眼裡只有莫曉輝的身影,敷衍著朱宏偉的解釋。

之所以說,好,不錯,這好詞都是在說莫曉輝,跟朱宏偉半毛錢關係也沒有。

只要和莫曉輝有關係的,她筱筱就會高興。

能吃到莫曉輝親自搓的麵條,總比吃朱宏偉搓的好上豈止百倍。

朱宏偉聽到好,不錯。心裡美滋滋的:「筱筱,這全是按灰太狼說的做的,保證麵條做出來勁道。」

為了進一步在筱筱面前展示自己,朱宏偉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灰太狼,我已經看明白了,讓我來搓麵條吧?」

筱筱哪裡想看他朱宏偉表現,很不情願讓朱宏偉搓麵條:「朱宏偉,你和面辛苦了,就讓曉輝搓吧?剛才你不是還受著傷?」

筱筱之所以說這麼多,目的當然是想阻止朱宏偉搓麵條。

可從朱宏偉的角度聽來,就是筱筱在關心自己:原來筱筱真是對我有意的!

好生感動。

一股想要做麵條給筱筱吃的衝動越發的強烈。

「筱筱,我手沒事?」朱宏偉說完欲奪莫曉輝的陣地:「灰太狼,讓我來吧?」

筱筱厭煩這不開竅的豬哥:就沒有看出來我的厭惡?

心裡很是不爽,惱道:「朱宏偉,你再不聽話……」

筱筱都恨不得踹上朱宏偉幾腳。

朱宏偉見自己把筱筱氣的都惱怒了,更加感慨:筱筱,你這樣關心我,我當年怎麼就不明白你的心思啊!

真恨自己不懂女人。

「好啦,筱筱,我就不堅持了,辛苦你了,灰太狼?」

筱筱見朱宏偉不再攪搔,心裡總算平靜下來:老娘不發威,你這討厭的傢伙就不懂水,真是賤皮子,不打不明白!

「辛苦你了,曉輝,我們可是期待著?」筱筱說的很興奮,似乎那麵條不用說都很好吃。

不懂水的朱宏偉其實是理解錯了筱筱的表情,他以為是筱筱在期待他和的面做出來的麵條。

筱筱可是期待著莫曉輝做的麵條,與誰和的面無關。

朱宏偉錯誤的使用了感動:「筱筱,一定會很好吃的,不用擔心?」

筱筱覺得只要是莫曉輝參與的都會很好吃:「嗯,辛苦你了,朱宏偉。」

。 得罪人?誰這麼可惡?

他們辛辛苦苦拍出來的劇被人惡意打低分,這跟隨意踐踏別人勞動成果有什麼區別,太可恨了!

林如如:[爆炸.jpg]

林如如:[一腳踹翻他祖宗.jpg]

林如如:[一群哈麻批.jpg]

……

氣炸了有多少罵人的表情包全砸出來。

郁台:[現在怎麼辦,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微博熱搜上面全是罵聲,評分也那麼低,估計還有些沒入坑的觀眾看到評分直接擺手,算了算了,連名字都不會多看一眼。

周俊辰:[不就是買水軍嗎?那是老子的強項,老子這回做了正人君子,要不然評分怎麼可能才6.3。]

[老子光明磊落,背地裡的小人沒爹沒媽賤到這種程度?]

這部劇是周俊辰拍戲以來拍的最認真的一部劇,要不然他也不會這麼生氣。

郁台:[你是說我們也買水軍把評分拉上去?]

周俊辰:[反正老子又不差錢!]

林如如也表示同意,她又在群里發:[我要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不把他抓出來我做夢都會磨牙想殺人!]

想知道背後是誰想整他們這個問題靠俊辰哥哥恐怕就不行了,林如如朝緊閉的浴室大門望去,裡面嘩啦嘩啦的水聲響個不停,裡面有人在洗澡。

她抱的這條腿好大好粗好長,抱了她就再也不想鬆手了。

這一個月她寸步不離的跟著沈亭秋,想當初那晚他故意調戲她,想試試她的膽量問她敢不敢跟他回家,她還真的去了,還一連在他家住了好幾天。

她不敢回家,一面怕回家被她爸揍,一面她直覺池裳裳會報復她,她乾脆就躲在沈亭秋家裡算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