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是朋友,這點不假,但彼得心中非常清楚,朋友只是私人關係,而星輝傭兵團和克里斯丁爭論的事情卻涉及到康斯坦丁家族的整體利益,這是公事!

在公私之間,彼得不得不把自己的個人感情給隱藏起來,選擇用沉默來面對這一切了。

雖然星輝傭兵團的成員早就料到了彼得不會插手他們和克里斯丁的辯論,甚至他不主動幫著克里斯丁說話就已經算是顧及他和大家的情誼了,但看著彼得像一座石像似的坐在那裡,大家這心裏面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兒。

不過大家倒也能理解彼得的做法。如果他這個時候幫著星輝傭兵團說話了,因為有克里斯丁的存在,他們的這些談話早晚要傳出去的,到時候彼得面對家族的責難,可就不好處理了。

現在彼得擺明了兩不相幫,到時候也好解釋。如果最終克里斯丁贏了,那康斯坦丁家族也能從星輝傭兵團這裡撈到不少好處,甚至是浸泡名額;如果最終是星輝傭兵團贏了,那彼得雖然沒幫上什麼忙,但至少他沒有幫外人說話,星輝傭兵團的成員也不至於因此就和他斷絕了來往。

彼得沒幫星輝傭兵團說話,這讓克里斯丁也感覺非常滿意,這樣等到星輝傭兵團堅持不下去不得不承認的時候,他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雖然到時候不得不分給康斯坦丁家族一些好處,但克里斯丁完全可以用彼得無所作為來堵住他們的嘴。

面對克里斯丁自信的神情,艾瑪笑了笑,冷靜的說道:「難道你就認定浸泡名額和迷幻山谷的寶物有關嗎?」

「當然!」克里斯丁昂著頭,語氣非常的肯定。雖然克里斯丁也不想和星輝傭兵團把關係搞得太僵,畢竟浸泡名額是掌握在星輝傭兵團手中的,萬一星輝傭兵團來一個魚死網破,或者放出話來鼓動整個西大陸的貴族階層來打壓聖地亞哥家族,那聖地亞哥家族就算是威爾森王國的王族,估計也很難善了的。

艾瑪平靜地看了看克里斯丁,把克里斯丁給看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發毛。身為威爾森王國的王族的一員,天生的貴族,竟然會被一位傭兵的眼神給看的心虛,這也讓克里斯丁感到非常的不爽。

不過就在克里斯丁準備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艾瑪忽然開口說話了。

「你今天既然來興師問罪,相比對我們手中的浸泡名額的數量已經有了了解了吧?」

克里斯丁不明白艾瑪為什麼會這麼問,不過具體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星輝傭兵團手中掌握著的浸泡名額一共是十一個,這個不會有錯。

「不錯,你們星輝傭兵團手中的浸泡名額的準確數量是十一個,去年你們自己人用掉一個,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用掉兩個,剩下的八個浸泡名額全部都拿出來拍賣了。今年你們自己一個也沒用掉,而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手中有三個,只不過他們私下賣掉了一個,自己留下來兩個自用,拍賣的浸泡名額數量依然是八個。」

克里斯丁想都沒想就說出了一串數字,可見他對於星輝傭兵團手中的浸泡名額的了解程度可不僅僅是局限在表面上的,不然也不會連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今年賣掉了一個浸泡名額的事情都了解的這麼清楚。

「不錯,看來克里斯丁你對浸泡名額了解得很透徹啊!」艾瑪隨口說了一句,不過克里斯丁可聽不出她這是再誇自己還是在損自己。

不過艾瑪沒給克里斯丁再瞎捉摸下去的時間,馬上接著問道:「克里斯丁,如果你們聖地亞哥家族每年有十一個浸泡名額,那你們會拿出來拍賣嗎?」

「當然不會!」克里斯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我們聖地亞哥家族嫡系旁系支系的人口全部加起來足有好幾萬人,光是要滿足我們內部的需求就不知道要多少時間,哪怕只給那些有一定實力和基礎的人浸泡月亮井的機會,那也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才差不多能夠排滿,哪還有富裕的浸泡名額拿出來拍賣呢?」

艾瑪聞言不由得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們星輝傭兵團雖然沒有你們聖地亞哥家族的人多,但怎麼說也有四十多人,你認為我們在自己人還沒全部都浸泡過月亮井之前,會把浸泡名額拿出來拍賣嗎?」

「這當然……」克里斯丁剛想說不會,不過他馬上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就把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給吞了回去。

克里斯丁在心中計算了一下時間,從迷幻山谷中爆發地震開始,一直到科里安諾城中傳出有浸泡名額拍賣為止,中間差不多有一年多將近兩年的時間。如果星輝傭兵團每年都只有十一個浸泡名額的話,那兩年的時間確實不夠讓所有成員都浸泡過一遍月亮井的。

難道自己的猜測真的錯了?迷幻山谷的寶物和浸泡名額之間確實沒有什麼聯繫?

不過克里斯丁可不會因為這個就推翻自己的猜測的,就算迷幻山谷的寶物和浸泡名額之間真沒有什麼聯繫,那克里斯丁也會想方設法把這兩者給強行聯繫到一起的,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從中獲得足夠的好處,給聖地亞哥家族帶來足夠的利益!

「嘿嘿,這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克里斯丁擺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勢,自信的說道:「誰知道你們在和精靈族談交易的時候,是不是一次性所有成員都浸泡過月亮井了?」

不得不說,克里斯丁的嗅覺還是非常敏銳的,竟然連這層都想到了,要不是艾瑪事前已經有所準備,說不定就要被克里斯丁給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了。

「你這麼想倒也有些道理,不過既然你對浸泡名額的事情了解的這麼清楚,那想必你對於我們星輝傭兵團的了解也肯定少不了,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我們星輝傭兵團剛剛來到科里安諾城時的情況?」

克里斯丁就算是對星輝傭兵團進行了深入的了解,但畢竟有些東西並不是隨便打聽一下就能知道的,對於星輝傭兵團剛來到科里安諾城時的情況,他還真不怎麼知道。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星輝傭兵團剛來到科里安諾城的時候,整個隊伍中實力最強的就是奧克里曼,那時候他才是初級劍尊,而且還是通過服用至尊藥劑才勉強突破到劍尊級別的,除了他,斗師中再也沒有人達到劍尊級別了……」 第1231章出手

接著,艾瑪又伸手指向李彥,繼續說道:「那時候的李彥,實力還是中級魔法師,想不到吧?短短几年之內,李彥的實力就從中級魔法師一下子躍升到魔導師的級別了,你以為這可能是在一兩年之內辦到的嗎?」

李彥本來就是一個特例,他的情況正好可以用來給星輝傭兵團作掩護,畢竟李彥現在可是星輝傭兵團最大的招牌,只要能把李彥的情況給解釋清楚,那其他人的情況即便有些問題,也不會有太多人關注的。

強寵舊愛:七少的專屬情人 直到這個時候,彼得和克里斯丁才知道李彥幾年前竟然還是一位中級魔法師,這也就意味著李彥差不多一年一個台階的往上跳,根本就無視了實力越強提升越慢的修鍊規律,這也讓他們都傻眼了。

不過這時候另外一個問題又浮現在彼得和克里斯丁的腦海中,李彥的天賦既然這麼強,那以前李彥的實力為什麼提升的這麼慢?

這完全不合理啊!

艾瑪此時就好像一個能夠看穿別人心理的巫師一樣,立刻就猜出了彼得和克里斯丁內心的想法,並且直截了當的問了出來。

「是不是覺得李彥實力的提升不合理?」

彼得和克里斯丁都沒說話,不過他們的表情告訴大家他們心中確實是這麼想的。

「呵呵,如果你們知道李彥以前的身份,那對於他以前的實力為什麼那麼低就不會有任何懷疑了。」艾瑪笑著說道:「李彥以前的身份,由於涉及到他個人的隱私,我就不多說了,不過我可以說一點,以前的李彥身患『魔法饑渴症』,所以實力提升的太會那麼慢的。」

「魔法饑渴症?」

這下子彼得和克里斯丁都坐不住了。他們身為兩個王國的王族成員,還是非常重要的年輕一輩,對於「魔法饑渴症」自然不會不知道。不過據他們所知,身患「魔法饑渴症」的人根本就不能修鍊,那李彥中級魔法師的實力是怎麼修鍊出來的?

「呵呵,李彥在加入我們星輝傭兵團之前,曾經遭遇過一次刺殺,當時李彥身負重傷,眼看就活不下去,恰巧那時候他遇到了我們星輝傭兵團,在我們的幫助下,他才活了下來。不過幸運的是,李彥因禍得福,他的精神力產生了一定的變異,這才能在身患『魔法饑渴症』的情況下繼續修鍊,勉強達到了中級魔法師的實力。」

說道這裡,艾瑪停頓了一下,而李彥則馬上接過話題,開口說道:「這點你們可以去科里安諾城的魔法師行會求證,我們星輝傭兵團剛到科里安諾城的時候,我就是在那裡考的中級魔法師的認證證明的。」

既然連魔法師行會都搬出來的,那基本上就不會有錯了,彼得和克里斯丁可不會特意派人去跑這一趟。

這時候艾瑪又繼續說道:「之後的兩三年內,我們星輝傭兵團和豪雨傭兵團、光耀傭兵團交好,在大家彼此都熟悉了之後,這才把三個傭兵團成功合併成如今的星輝傭兵團了。不過即便是三個傭兵團合併了,我們的整體實力依然算不上很強,在科里安諾城中也沒有足夠的競爭力。」

說到這個時期的事情,彼得和克里斯丁就開始有些印象了,畢竟這已經是近幾年的事情了,雖然他們並不清楚三個傭兵團到底是什麼時候才正式合併到一起的,但他們是知道三個傭兵團從什麼時候開始走到一起的。

「後來,我們有幸進入了精靈族,並且和精靈族結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誼,這才最終獲得了浸泡名額的獎勵。而這個時間點,卻要從斯坎森王國的查克斯基家族的覆滅算起,並不是你想當然的認為是從迷幻山谷發生地震的時候算的。」

聽到這裡,彼得終於開口說話了,他看著艾瑪,詫異地問道:「難道說當初查克斯基家族販賣精靈人口被發現的事情和你們有關?」

知道這件事的,除了星輝傭兵團的成員外,就只有古登了。古登為了和星輝傭兵團打好關係,並沒把這個事情透露出去,所以並沒有人知道是星輝傭兵團向精靈族人彙報了查克斯基家族的情況,他們才會在拍賣精靈族人口的時候被精靈族給發現的。

查克斯基家族的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了,現在曝光這件事對於星輝傭兵團來說也已經不算什麼了,就算斯坎森王國中有部分貴族家族想要為查克斯基家族報仇,但他們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招惹星輝傭兵團,不然他們的下場就只能和查克斯基家族一樣,徹底覆滅!

艾瑪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就是把探聽到的關於查克斯基家族拍賣精靈族人口的事情告訴給人家了,然後又護送那幾位被營救出來的精靈族人返回了精靈族,其他的事情和我們可沒有太大的關係。」

星輝傭兵團還要繼續在斯坎森***活,有些事情就必須要向康斯坦丁家族解釋一下,免得大家之間有什麼誤會,那可就不好了。

彼得聽到這樣的解釋,點了點頭,就不再開口了。弄清楚了當初查克斯基家族是怎麼暴露的,這對於彼得來說已經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功勞了,至於家族會怎麼對待星輝傭兵團,他現在就能想到。

反正查克斯基家族已經不在了,康斯坦丁家族也不可能再從查克斯基家族身上撈到什麼好處,那還不如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好。

「查克斯基家族覆滅的時候,迷幻山谷還沒出現問題呢,這樣的回答不知道能不能讓你滿意呢?」艾瑪直視著克里斯丁,目不轉睛的問道。

查克斯基家族的事情,克里斯丁多少也知道一些,不過他沒想到這件事竟然是星輝傭兵團和精靈族交好的開端,這麼說來迷幻山谷的寶物確實和浸泡名額沒有太大分別了。

不過這可不符合克里斯丁的計劃,他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就算你們星輝傭兵團在這件事上幫了精靈族的忙,但也不至於讓精靈族每年都拿出是一個浸泡名額來回報吧?據我所知,精靈族可沒那麼大方!」

「精靈族確實是沒那麼大方,不過要是再加上這個呢?」這時候李彥猛地站了起來,沖著克里斯丁揮了揮手,一道刺眼的光芒就好像閃電一樣沖著克里斯丁就飛了過來。 第1232章詫異

李彥毫無徵兆的就突然出手,讓克里斯丁也有些措手不及,只能坐在那裡呆愣愣的看著那道光芒向自己激射而來。

至於說彼得,雖然李彥的動作很突兀,但彼得了解李彥的本性,知道他是不會在這個時候亂來的,他只是在李彥剛釋放出那道光芒的時候心急了一下,但很快就把自己的心情給平復下來了,然後就饒有興緻的看著這道光芒,心裡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李彥釋放的是雷系二級魔法「雷電術」,可以說是「閃電鏈」的弱化版本,只能攻擊一個目標,不具備跳躍攻擊多個目標的效果,而且對目標造成的傷害和麻痹效果也要輕微很多。

克里斯丁怎麼說都有著劍師巔峰的實力,如果中了「閃電鏈」或許會受到一定的傷害,但如果是中了「雷電術」就不會有太大的傷害了,頂多是渾身麻痹一小會兒而已。

用「閃電鏈」會傷到克里斯丁,容易造成誤會,到時候即便解釋清楚了也肯定會給克里斯丁造成不好的印象的,更何況「閃電鏈」還是帶有跳躍攻擊其他目標的興緻,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跳到彼得身上去了,那可就麻煩大了,萬一讓人以為李彥是因為彼得保持中立立場而故意傷到他的,那可就不划算了。

克里斯丁雖然實戰經驗算不上豐富,但他的實力畢竟是斗師巔峰,即便剛開始的時候被李彥給嚇了一跳,但他還是在光芒擊到自己身上之前反應過來了,並且順勢做出了一個躲避的動作。

不過這道光芒的速度要比克里斯丁預想中的要快了很多,克里斯丁才剛剛作出躲閃的動作來,光芒就已經擊中了他。

克里斯丁只感覺被光芒集中的地方一麻,然後身體就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似的,整個人歪坐在那裡。

看到克里斯丁那怪異的姿勢,彼得心中可是非常詫異的。克里斯丁現在的實力就和他當初沒浸泡月亮井之前差不多,他竟然連李彥隨手釋放的一個魔法也躲不過,那基本上表示換成自己也八成躲不過去。

如果李彥用的是高級魔法,那彼得還可以理解,畢竟李彥是魔導師的實力,他要是認真起來,哪怕是現在的彼得也照樣不堪一擊。不過看李彥剛才會死放魔法那輕鬆隨意的樣子,彼得就知道這個魔法的級別肯定不高,但克里斯丁還是被搞得動彈不得,這就不能不引起彼得的強烈關注了。

李彥釋放的到底是什麼魔法?

看那道光芒的樣子,應該是光明系魔法,可光明系魔法中的低級魔法中有這麼強的攻擊魔法嗎?

彼得自認為對於魔法了解的並不少,但他可從來沒見過這個魔法,甚至連聽都沒聽過,這可就說不過去了。康斯坦丁家族畢竟是斯坎森王國的王族,家族中掌握的魔法典籍並不少,彼得不敢說全部都看過,但至少他可以保證家族的藏書中絕對沒有關於這個魔法的概述!

難道這又是李彥創新出來的魔法嗎?

也難怪彼得會這麼想了,當初李彥釋放出「火龍術」的變異系別魔法的時候,彼得可就在現場呢。李彥既然能創新出一種魔法來,那為什麼就不能再多創新出一種魔法來呢?

不過彼得沒急著向李彥發問,他還要看看情況再決定是不是開這個口。

而克里斯丁被麻痹了一陣之後,終於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他連忙站起身,面色不善的盯著李彥,憤怒地質問道:「李彥,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無話可說就要殺人滅口了嗎?你可不要忘了,我來拜訪你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萬一我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情,你們星輝傭兵團也別想好過。」

看著克里斯丁那色厲內荏的神情,外強中乾的威脅語氣,李彥不由得撇了撇嘴,毫不客氣的說道:「嘿嘿,如果我真想殺了你,你以為你剛才還能活下來嗎?不要動不動就把你們聖地亞哥家族給搬出來,我可不怕他,就算我真把你給宰了,你以為聖地亞哥家族會為了你和我們星輝傭兵團大動干戈嗎?嘿嘿,千萬別把你自己想得那麼重要!」

克里斯丁原本打算等李彥說幾句軟話,自己就順著台階下來了,然後自己繼續把迷幻山谷的寶物和浸泡名額給聯繫在一起,只要星輝傭兵團拿不出更有力的證據的話,那最後他們肯定會服軟的。

不過李彥強硬的話卻令克里斯丁的打算全部都泡湯了。

李彥根本不在乎克里斯丁的威脅,對於聖地亞哥家族來說,克里斯丁雖然是家族重點培養關注的對象,但克里斯丁畢竟還沒成長起來呢,為了克里斯丁一個人就和星輝傭兵團徹底翻臉,那聖地亞哥家族是肯定不會願意的。

如果聖地亞哥家族真做了什麼打壓星輝傭兵團的事情,到時候星輝傭兵團根本就不用出手,只要對外表示願意用浸泡名額來懸賞聖地亞哥家族,到時候肯定會有亡命之徒為了浸泡名額鋌而走險,出面對付聖地亞哥家族的。

對於聖地亞哥家族來說,威爾森王國才是他們的根,一旦威爾森王國出了什麼亂子,那聖地亞哥家族的統治地位恐怕就要受到挑戰了,到時候一個弄不好整個聖地亞哥家族都有可能徹底滅亡,這可要比損失一個克里斯丁嚴重多了。

克里斯丁心中自然是清楚這個情況的,但他當然不可能這麼說,不然誰還會把他放在眼裡?他還如何繼續威脅星輝傭兵團呢?

看到李彥並不怕自己撕破臉,克里斯丁只能又換了一種語氣,繼續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糾纏著。

「李彥,我只不過是說出了我的猜測而已,你沒必要這麼大反應吧?還是說你心虛了?」

李彥不屑的看了看克里斯丁,很是無語的說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我們和精靈族交易的細節嗎?我不過是當面給你演示一下而已,怎麼樣,感覺還不錯吧?」

就在克里斯丁還在愣神的時候,一旁的彼得卻忽然開口問道:「李彥,你剛才釋放的是什麼魔法?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也沒聽過呢?」 第1233章暴露雷系魔法

從剛才李彥釋放出「雷電術」的時候開始,彼得就一直在思索著李彥釋放的到底是什麼魔法的問題,不過彼得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什麼時候看過或者聽說過這樣的魔法。

彼得只是一個旁觀者,他對於這個魔法的理解還不如克里斯丁呢,畢竟克里斯丁親身感受了「雷電術」的威力和效果,這些都是彼得無法得知的。

克里斯丁之所以沒有糾結在這個問題上,主要還是由於他此時的心思都用在了如何才能讓星輝傭兵團的成員就範,承認迷幻山谷的寶物和浸泡名額有關這個問題上了,所以才會對於這個魔法的反應有些遲鈍。

但彼得不一樣,雖然不能親身感受一下這個魔法的威力和效果,但彼得通過觀察克里斯丁的反應,多多少少也能猜出一些「雷電術」的功效,至少「雷電術」具有讓人動彈不得的效果,這點彼得可以肯定,至於其他的,那彼得就不清楚了。

克里斯丁沒把心思放在「雷電術」上,所以他沒反應過來剛才李彥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彼得就不一樣了,李彥的話才一出口,他立刻就判斷出李彥的話指的就是剛才那個飛行速度極快的未知魔法!

彼得可不像克里斯丁那樣一門心思想要讓星輝傭兵團的成員服軟,對於彼得來說,如果星輝傭兵團服軟了,那自然是好事,但就算星輝傭兵團一直強撐著就是不承認,他也不會感到太過失望,也正是在這種心態之下,彼得很是敏銳的察覺出李彥話中的含義了。

剛才克里斯丁說星輝傭兵團不可能光靠幫精靈族這個小忙就獲得每年十一個浸泡名額的回報,這根本就不等值,然後李彥就釋放出這個魔法來了。

按照李彥的說法,這個魔法再加上先前幫的那個小忙,就足以換到精靈族每年的十一個浸泡名額了。

用自己創新出來的魔法的全新表現形式到精靈族,確實能夠換到浸泡月亮井的資格,不過據彼得所知,精靈族只會採取一換一的方式,不可能給出這麼多個名額來。

從這個角度考慮的話,那李彥釋放的這個魔法就肯定不會是某個光明系魔法的全新表現形式了,精靈族並不能掌握光明系魔法,自然不會拿出這麼大的代價來交換的,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李彥釋放的這個魔法是一個以前從未出現過的魔法系別!

只有用一個全新的系別魔法來交換,身為魔法種族的精靈族才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來的!

目前斯坦恩大陸上的七個主要魔法系別中,還有好幾個魔法系別的變異魔法沒發現呢,按照所有系別的魔法都會有相對應的變異魔法的理論來說,這些魔法系別的變異魔法不是沒有,只不過至今還沒被人發現罷了。

別人發現不了,但不代表李彥也發現不了啊,誰讓他是一個全系魔法師呢?還是一個掌握了幻系魔法的全系魔法師!

連幻系魔法這麼難以掌握的魔法都能掌握了,再多掌握一個全新的魔法系別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吧?

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彼得才會問出李彥剛才釋放的是什麼魔法的問題來了。

而正在生悶氣的克里斯丁在聽到必得的問話后,心中也不由得一動,他先前只不過是忽略了魔法的問題,並不代表他的反應就沒有彼得的快,結合李彥剛才的話和自己的親身體會,克里斯丁也馬上就判斷出自己剛才中的魔法可能是一種全新的變異系別魔法了!

克里斯丁立馬不淡定了,這可是一種全新的變異系別魔法啊!

如果李彥掌握了一種全新的變異系別魔法的事情傳出去了,那立刻就能引起斯坦恩大陸上整個魔法師界的轟動,而且這個轟動還要在李彥是一位魔導師級別的全系魔法師之上!

克里斯丁看著李彥,不敢相信的說道:「我剛才被擊中后,只感覺渾身一疼,然後身體就變得麻痹不能動了,這絕不是被光明系魔法擊中后的感覺!而且這個魔法的速度太快了,甚至比風系魔法還要快,絕不是光明系魔法能夠達到的速度,難道這是風系魔法的變異系別魔法嗎?」

克里斯丁作為親身感受過這個魔法的威力和效果的人,他對於這個魔法的認識顯然還要在彼得之上,能夠馬上就判斷出這是風系魔法的變異系別魔法也不是不可能。

彼得在聽到克里斯丁的話后,也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李彥,彷彿是在看什麼史前怪獸似的。

李彥帶給他的驚訝實在是太多了,多得讓人根本就無法看清他的身前,每當他認為自己對李彥的了解已經夠深刻的時候,李彥總能掏出一些他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的秘密。

先是「火龍術」的全新表現形式,接著是全系魔法師,然後是幻系魔法,現在又多了一個風系魔法的變異系別魔法,彼得真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李彥的全部了,如果李彥又搞出什麼新的花樣來,彼得也不會覺得奇怪的。

李彥看著目瞪口呆的兩人,得意地說道:「不錯,這就是風系魔法的變異系別魔法,我把它叫做雷系魔法,如果我用雷系魔法去和精靈族交易,你們說他們會不會拿出每年十一個浸泡名額來呢?」

如果是別的智慧種族,或許不會拿出這麼大的代價來交換雷系魔法,但精靈族不一樣,他們可是天生的魔法種族,對於魔法的偏愛已經到了極致,還真有可能用每年十一個浸泡名額來交換雷系魔法。

克里斯丁張了張嘴,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這時候如果他還要不顧一切的繼續爭辯下去,那就太丟人了,而且丟的不是他自己的臉面,是整個聖地亞哥家族的臉面。

更何況彼得還在這裡呢,康斯坦丁家族並不弱於聖地亞哥家族,在知道李彥掌握了全新的雷系魔法之後,他們肯定會無條件的支持李彥的,再糾纏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

克里斯丁倒是很光棍,眼看計劃已經泡湯了,他笑了笑,恢復了剛見面時的爽朗。

「想不到你們竟然是用這個來交換浸泡名額的,我對於先前對你們的懷疑道歉,希望這不會影響到咱們之間的友誼。」 第1234章苦澀的彼得

克里斯丁和彼得自然不會去精靈族向他們詢問和星輝傭兵團交易浸泡名額的內幕,就算是他們問了,精靈族的人也肯定不會告訴他們的。

雖然精靈族也肯定想從星輝傭兵團手中奪回幾個浸泡名額來,但這事關他們精靈族的信譽問題,是絕地不能透露的,所以他們也只能默認這種說法了。

克里斯丁和彼得初次見識雷系魔法,還想從李彥的口中再多了解一些雷系魔法的信息,不過李彥此時就好像是忽然變成了啞巴似的,不論他們倆怎麼問都不開口了。

看到這個情況,克里斯丁和彼得也知道今天是問不出來什麼東西了,不過即便是這樣,他們今天也不算是沒有收穫。這次見面,克里斯丁和彼得不但弄清楚了星輝傭兵團和精靈族交易的大體情況,而且還知道了李彥竟然掌握了風系魔法的變異系別魔法,收穫已經很大了。

當初在傭兵行會交流會結束以後,帕森城就有人猜測李彥會不會還掌握了其他的大家還不知道的變異系別魔法,不過這種言論並沒得到大家的認可,特別是在魔法師這個群體中更是被看作是無稽之談。

對於所有魔法師來說,李彥在魔法方面取得的成績已經夠耀眼的了,如果他還有什麼後手,那就太誇張了,這世上的好事總不能全部都集中在李彥一個人身上吧?

但今天的事實告訴克里斯丁和彼得,李彥在魔法方面的成績確實是出色的讓人不敢相信,甚至他們猜測李彥會不會還有其他什麼後手沒暴露出來呢?

解釋完和精靈族交易的詳情后,星輝傭兵團的成員便對克里斯丁和彼得沒有什麼好臉色了,雖然沒直接開口把他們倆攆走,但克里斯丁和彼得都是明白人,知道現在自己不適合繼續留下來了。

克里斯丁剛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見面的時候表現的還算不錯,但隨後他的表現就不怎麼樣了,星輝傭兵團的成員沒當場翻臉就已經是看在聖地亞哥家族競拍了浸泡名額的面子上了,哪還能給他好臉色看?

而彼得就更冤枉了。他今天來原本只是想把克里斯丁介紹給星輝傭兵團的成員,有他在場萬一克里斯丁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產生什麼矛盾,他也好及時補救。不過彼得沒想到的是,克里斯丁竟然一上來就拿迷幻山谷的寶物說事兒,這也讓他不好出面了,畢竟這可不是小事兒,萬一是真的那康斯坦丁家族也能從中獲得不小的利益的。

為了家族的利益,彼得只能拋開了私人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的交情,但結果也讓彼得非常的失望,星輝傭兵團拿出了足夠證明自己並不是迷幻山谷的寶物的獲得者的確切證據!

這也就意味著克里斯丁先前的咄咄逼人都成了無理取鬧,而彼得先前為了家族利益站在了中立的立場上,看似是最佳的選擇,但也肯定會給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留下一個非常不良的印象,至於彼得還能不能挽回這個印象,那就要看彼得以後的表現了。

原本彼得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相處的已經非常好了,至少星輝傭兵團的成員對彼得有著非常不錯的印象,但經過了這件事,星輝傭兵團的成員也算是徹底看穿貴族家族的人的真面目了。

不能說彼得在和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相交的時候是在欺騙他們,彼得也是付出了自己的真實感情的,但在面對家族的利益的時候,私人的情感簡直微不足道,這就是生為貴族子弟的悲哀,不管是什麼事情,當私人情感和家族利益產生矛盾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顧全家族的利益。

當然,有些人能夠在股權家族利益的同時,也捎帶到私人情感,不過在他們的心中主次地位也是不會改變的。當不得不做出唯一選擇的時候,他們也只能無奈痛苦的選擇家族利益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