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一片單獨的空間。

一旦這個空間碎裂,到時候整座山嶽都將淪為一片煉獄。

「當年,圍剿魔教時,我們年紀尚小,細細想來,那一天無不是一場噩夢,什麼教義,什麼禮義廉恥統統都被扔的乾乾淨淨,每個人都在儘可能的去掠奪。」

三戒和尚抬頭看著天空,在無人理會中喃喃自語,訴說著當年的往事。

「我記得那個年輕的道士,奪走了一部經書,叫做先天一氣混元功,還有兩部劍法后,就抽身離去,後來就聽聞他在中原開創了全真教。

可笑的是,他怕後人修習了這部先天功后,從中了解到功法的來源,乾脆寧死不傳,哈哈哈哈,可笑,可笑。」

這些並非是三戒和尚本人的記憶,嚴格的說,應該是大覺和尚的記憶。

趙客分身半眯起眼睛,心中驟然警覺起來:「不,他不是三戒和尚!」

黑卓等人心中一愣,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事情?

原來王重陽當年也做過個殺人越貨的勾當。

不過想想全真教,親金元而遠南宋,畢生服務於異族政權而毫無愧色的德行,也就覺得沒什麼奇怪的了。

「嘿嘿,當年師父說,他活不到一個甲子,沒想到五十九歲就死了,呸,什麼純陽老祖,還沒他徒弟活得時間長!」

說到這裡的時候,三戒已然神態大變,半瘋半痴的模樣和從前完全不是一個神態,並且越說越是瘋癲。

「還有幾個和尚,不知道奪走了多少典籍,回去后愣是把典籍給拆開,搞了什麼三十六房!照著他們這樣來,我能搞個三百六十六房也不嫌多!」

眾人見狀,神色一時黯然下去,三戒已死,眼下這個三戒和尚,只是一具徒有其表的軀殼。

黑卓想要開口,卻見天諭一腳踩在他的腳趾上,搖頭示意,不要開口。

從袖子里拿出一張紙條,迅速在上面寫了幾個字后,展開給齊亮等人看。

當然也包括了趙客。

只見紙條上,寫著幾個很秀氣的大字。

【莫開口,他在等我們說話!】

黑卓看了紙條,本能的要哦上一句,結果沒張口,就被帶著面具的仇白綾一把捂住嘴。

「嘿嘿,你們怕什麼,和我說說話有那麼可怕么,上次在未來縫隙中窺視我的人也是你吧,一個瞎子,居然有這般的本事,真是了不起!」

三戒和尚目光盯著黑卓身旁的天諭,誠懇的稱讚起來,就彷彿如上次在琉璃燈會上稱讚趙客一樣,更是大方的,從懷裡拿出一本經書。

「你雖然瞎了,可生有一顆玲瓏心,這裡有本玲瓏九變,你若是能夠習得,從此不再受到天機掣肘,從此進能掌控乾坤,退可顛倒陰陽,此法贈你就算是貧僧成全施主,結個善緣。」

雖然不知道三戒和尚所說得真假,但聽起來確實是很動人心。

看到天諭不為所動,三戒和尚也不惱火,只是輕飄飄一句:「你若不信,大可以隨時占卜,看看貧僧所言可是虛言!」

說著就不理會天諭,轉而將目光看向了黑卓,目光只是上下打量一番,就令黑卓有種墮入深淵的寒意襲來。

「乖乖,這傢伙可真的是尊大BOSS!幸虧沒讓他出來,不然我們全都要完蛋。」

黑卓止不住的打起一個寒顫后,心裡不禁感到慶幸。

當即捂住自己的耳朵,閉上眼睛,打定主意了,不管這個傢伙說什麼自己都決然不會去聽,也不會去看。

不過黑卓越是抵抗,三戒反而越是有興趣。

越是頑強的抵抗,往往越是容易暴露出自身的問題。

除非能夠做到如天諭一般,心中早已經寧靜如水,古井無波,令他毫無下手的地方。

否則他倒是很希望所有人能夠像黑卓這樣的去戒備他。

借營銷學里的一句話來形容,只要拆掉了客戶的戒備,剩下的就是毫無保留的信任。

營銷精英善用話術和專業技能來拆卸掉這份戒備。

而三戒就更加的直接,將所有的誘惑,直接一陣見血的插進去,不管你多麼警惕,這份禮物都一定會觸動你的心弦。

可惜,就在三戒和尚興緻勃勃的正要準備嘗試著攻破掉黑卓的心理防線時。

噶瑪拔希終於開口了。

只是一開口,卻非是說話,而是念誦出一段更加古老繞口的經文。

隨著經文誦唱下,一輪浩浩佛光在噶瑪拔希背後升起,宛若浩浩大日。

佛光向著天空延伸,把周圍血霧所驅散,彷彿延伸到了西方極樂。

無數佛陀的身影呈現在九霄之上,圍繞著大日如來佛組釋迦摩尼的金身法相周圍。

一時仿若真正的佛國降臨。

這是噶瑪拔希在以自己為槓桿,藉助身邊高僧的力量,強行喚出佛國世界降臨,準備要借著佛國之力,將大覺惡念強行鎮壓。

「這已經是超過五階的力量了吧!」

佛國降臨,甚至令趙客分身都有一剎那產生了動搖。

這樣的實力,恐怕即便是高級郵差親臨都未必能討得一個便宜。

果然,在這個背景下,他們這些候選者,只能淪為劇情的配角,想要真正的混進劇情的主線中,怕是會在這樣激烈的劇情風暴中,被撕的連渣都不會剩下。

看著眼前佛國降臨,趙客分身不禁一時有些獃滯,然而也在這時候,趙客突然注意到自己頭頂的那一團聖火,在激烈的晃動著,彷彿隨時都要被熄滅一樣。

「不對勁!」

趙客分身心頭一緊,或許是作為鳥類天生的直覺,令他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恐慌。

一股無聲無息的黑暗,從四面八方的山林中湧來。

至邪至惡……

令趙客分身全身羽毛都要忍不住的抖動起來。

「嘩啦!!!」

突然趙客分身警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靠近,一時全身皮肉發麻,彷彿血液都要在這一瞬間被凍結掉一樣,想要揮動翅膀逃離開的時候,才驚恐的發現,自己已經動不了了。

「呼~~」

耳邊一股惡臭夾雜著濃烈的鐵鏽味,只見樹林撥開,一張漠然的面容出現自己身旁,

那是一個和尚,年邁的臉上,疊起一層層的皺紋和老年斑。

頭皮上十個戒疤足以說明,這個老僧在佛門中曾經享有著怎樣的地位。

趙客腦海力嗡的一聲,似乎有了一點印象,這張面容,好像是在來的路上看到過。

趙客腦海中閃爍過這張面容的畫面,沒錯,自己的確見到過,這張臉是倒吊在樹林里的那些和尚。

「沙沙……」

伴隨著周圍樹叢的晃動聲,趙客心頭生出一股惡寒:「該死,那些玩應,都活了!」 天降媳婦姐姐 「呼……」

黑暗的氣息從四周湧來,令趙客頭頂上的聖火一時搖搖欲墜,越發越是微弱隨時可能滅掉一樣。

趙客自問自己經歷還算是豐富。

至少在恐怖空間各種詭異的事情都見到過,可從來沒有見過如面前這樣讓人窒息絕望黑暗。

彷彿黑暗在這一刻,不再是一個辭彙,而是真正活了,擁有了生命。

強悍老公你好狠 從深淵中蔓延出來,將一切光線全部吞噬進去。

「嘎巴嘎巴……」

趙客分身回頭看著自己的羽翼,只見羽翼在黑暗中逐漸腐爛,露出皮肉後下面的血肉開始進一步的被腐蝕,溶解。

他頭頂的那團聖火,儘可能的燃燒著,散發出聖潔的光芒,想要為他驅散周圍黑暗。

但這團聖火,實在太弱小了。

在黑暗中卑微的微不足道。

不遠齊亮心有所感,朝著趙客所在的方向望去,就見四周一片昏暗中,趙客頭頂的銀色火焰越來越遠。

直至很快就要消失在黑暗中。

「聖光!」

見狀,齊亮果斷抬起手掌,一縷強光從掌心照射出來。

聖光術,不過是一張普通聖光系郵票。

吞噬后也不過只有一階的能力,在所有聖光系能力中可以說是最弱的。

然而這項能力在齊亮的手中,卻是展現出超出常人預料的一面。

強烈的光芒,齊亮掌心匯聚成一團球體,旋即就見球體一層層的分裂開,形成一面圓形的凸鏡,這瞬間令聖光術的光線猛然增強了數倍。

這就是齊亮喜歡聖光術的原因。

雖然它威力比較小,輔助能力也不強,但卻有其他聖光系能力所沒有的操控性。

對於一個大學生出身的他來說,強大的操控性,會給予出無數種可能。

如此時這一招就是齊亮得意之作。

一道金色光柱,像是攪動四海的定海神針穿入無盡黑暗之中。

只是令齊亮想不到的是,聖光穿透的距離,遠不如他所預想的那樣,僅僅穿透過百丈距離后,就無法繼續穿透黑暗,反而更像是在不斷被黑暗所吸收吞沒。

見狀齊亮神色一陣忽明忽暗,果斷中斷了掉了手中的聖光術,向身後黑卓三人道:「快退後!」

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得趙客的安危了。

況且他很清楚,那只是趙客的一具分身,即便死亡對趙客來說也無關緊要。

「往西走!」

天諭不斷在占卜,手指著西邊方向,哪裡是山側的高峰蜿蜿蜒蜒探入雲霄。

這片峭壁,若是對正常人來說,即便是金庸小說中的武俠高手,也是難以攀登的絕壁,但對於齊亮等人來說,反而行入平地。

黑卓把天諭往自己肩膀上一抗,下半身迅速變化,像是蜘蛛一樣的八隻腳爪,卻生有類似章魚一樣的吸盤。

仔細看這些吸盤非常的柔軟,不僅僅是靠著吸附的力量,還有類似於蝸牛一樣的粘液。

這樣即便是攀爬到一些尖銳鋒利的石頭,也不會觸傷到吸盤。

八隻腳掌開動,攀爬在近乎垂直的石壁上速度快的令人乍舌。

齊亮見狀喚出聖光盾,回頭目光看向帶著面具的仇白綾,然而仇白綾只是搖搖頭,腳尖點著幾顆石頭,毫不費力的就已經輕鬆超過了黑卓。

見狀,齊亮目光不由回頭看向身後那片漆黑的世界。

不過轉瞬間,這片世界已經變成了完全的黑暗,一眼望去,大地、山林,全然消失不見,就猶如是一個巨大的黑洞。

至於趙客的分身,早已經被吞沒在其中,連個影子都沒有。

黑暗中,唯有的光芒,便是便是噶瑪拔希身後那一片璀璨佛國。

一光一暗,儼然似是兩個世界的碰撞。

這種級別的實力碰撞,早已經超出了中級郵差所能夠觸碰的範圍,達到了高級郵差的程度。

光暗碰撞下,整個世界反而陷入了沉寂中。

既沒有聲音,也沒有劇烈的爆炸。

齊亮等人站在山巔往下看,完全是一片的混沌。

「你們說誰能贏?」

黑卓哪壺不開的提哪壺,遭來一旁天諭的一堆白眼。

光和暗在極快的相互壓縮,裡面蘊藏著巨大的力量,令齊亮不由握緊自己的拳頭,腦海中忍不住想到了在大學天體物理的課程上,一位教授描述星辰崩塌的畫面。

外面的物質結構不斷向內部崩塌收攏,最終發生大爆炸,形成足以把一切都吞噬進去的黑洞。

教授描述的畫面,正在自己面前出現。

一光一暗在混沌中極快的相互擠壓,齊亮一想到如果此時兩者之中的力量外泄出來。

他、他們,乃至是這座山附近的所有人,是否還能存活下來?

這是一個未知數。

「我們究竟來這裡做什麼??」

齊亮的目光中第一次出現了困惑,劇情發展到現在,已經嚴重的脫離了原本的軌道。

想到這裡,齊亮不由將目光看向了天諭。

今天這樣的局面,很難說和他有什麼樣的關係,是故意還是無意……一時齊亮想到了很多。

遠在另一端要塞的趙客。

突然感覺到自己和分身的聯繫猛地被中斷掉,不禁豎起眉頭,將目光看向遠方,佛門駐地的那座山嶽上。

一片蒙蒙大霧覆蓋著整個山頭,遠遠看去哪裡似乎變得飄渺起來,令人看不真切。

「都走了!」

這個時候大薩滿從後面走近了趙客,站在趙客身旁詢問道。

趙客沒好氣的瞥了大薩滿一眼。

這個老傢伙雖然已經年邁,但始終很有精神,頭髮梳得十分認真,沒有一絲凌亂,微微下陷的眼窩裡,一雙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訴說著歲月的滄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