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遼眉毛一豎,就要殺人。

我微微搖頭,衝那工作人員喊道:“黃毛,你告訴那鬍鬚男,我們是特殊警局僱傭的人員,證件還在我的行李中。”

工作人員一聽特殊警局,連忙又衝鬍鬚男說了幾句話。

那鬍鬚男連忙喊住跑來烤我們的三名警察,似乎是叫他們原地待命。又一名警察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離開。

不多時,特殊警局發給我和秦楚齊的證件被那鬍鬚男拿在了手裏。

驗證無誤後,鬍鬚男連忙喊退那三名警察,又趕忙叫其他人放下槍,擺出一臉憨笑地跑過來,親自把證件還給了我。

“抱歉,趙先生,誤會了你,還請你原諒。”

工作人員繼續當翻譯。

我告訴工作人員,叫他們都給老子滾!

工作人員轉頭跟鬍鬚男傳達,那鬍鬚男連忙點頭哈腰地收隊離開。

留下的幾個人唯恐得罪我,紛紛離開。

這剩下這幾個工作人員,戰戰兢兢地留在這裏。

“行了,沒事兒就他們滾球吧。”

極品全能狂醫 那幾個工作人員如蒙大赦,轉身就跑。

我忽然想起什麼,喊了一聲,“站住!”

只見那會說普通話的工作人員哆哆嗦嗦轉回身,牙齒打架一樣,問道:“先生,還,還有什麼事?” 那對夫婦被這麼一耽擱,已經抱着孩子離開了。而我和秦楚齊還不知道他們住在哪個房間。

我突然想起這茬,便喊住工作人員。

那貨知道我的身份,也不敢多言,連忙拍胸脯保證,馬上去查。

我心中暗忖,這特殊警局的影響力還是很大啊!

因爲沒有其他人的事兒,那些人一溜煙跑沒影。

等我和秦楚齊分別換好了衣服,那個工作人員已經等了一會兒了。他見我出來,連忙跑過來,說道:“先生,剛纔那對夫婦就住在206房——”

“我知道了。”

“先生,先生,他們已經抱着孩子去了私立醫院!”那個工作人員連忙追上我和秦楚齊,說道。

“趙子,那孩子被陰氣衝體,要是再耽擱一會兒,就算我能救回一條命,也會留下後遺症的。”秦楚齊挽着我的胳膊,輕聲提醒。

我側身看了那工作人員一眼,說道:“好了,沒你的事兒了,你下去吧。”

聽了這話,那工作人員連忙微笑離開。

我和秦楚齊剛走出酒店門口,兩輛防彈車挺了下來。

打頭的一輛車門開啓,一隻修長的大/腿伸了出來,“趙先生,這麼匆忙是要去哪兒啊?”

伊內塔·麗古特站在了車外。

“麗古特小姐,你這是在監視我們?”我心中不喜,眯縫眼睛盯着這個外國妞。

麗古特連忙搖頭,解釋道:“趙先生,你誤會了,我們是接到報警,說這家酒店出現靈異事件,才趕過來的。”

“是這樣嗎?那你們過來的也未免太不及時了。”

麗古特訕訕然,連忙岔開話題,“趙先生,你既然住在這家酒店,是否知道剛纔的事情?”

“我知道,當時我就在現場,不過事情緊急,我要去救一個孩子,你要是有興趣聽,就跟我一起走。”

不管這外國妞是真的來晚了,還是真的只是在監視我,讓她跟我們走,都符合她的心思。

果然,麗古特連忙邀請我和秦楚齊坐進她的座駕,汽車掉頭,開往那傢俬立醫院。

車上,我告訴麗古特事情的來龍去脈,而且,我懷疑這泳池裏突然冒出來的鬼,應該就是十字架山跑出來的幽靈軍,或許,還不止這一個!

麗古特問我,那個疑似幽靈軍的幽靈(老外叫鬼魂爲幽靈)在哪裏。

“當然在我手裏!”

“趙先生,你這隻能不能交給我們警局?”

“你們有把握對付它?”

麗古特點點頭。

我沉默一下,最後還是同意了。

當然,我會在送出去之前,先把這幽靈軍審一遍。這是後話。

我問麗古特,以前是否有類似的幽靈軍傷人事件。

毒妃撩人:王爺請上座 麗古特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卻沒有今年這麼頻繁。這也是迫使警局局長焦躁的一個誘因,要不然,誰捨得掏出那麼多歐元來處理這件事。

我也是後來才瞭解到,我要的好處費,已經頂的上這個國家四分之一的國/防開銷了。

汽車開到私立醫院,我和秦楚齊就匆匆下車。麗古特緊隨身後。

有她的幫忙,我們很快找到了那個小女孩。

如今的小女孩躺在icu中。全身插滿了管子,頭上全是精密的儀器。但小女孩的表情還很痛苦,臉色越發青白,嘴巴的顏色越發顯紫。

那個小女孩的父母見到我和秦楚齊,愣了一下。

秦楚齊走過去,說道:“我們來了,你把孩子帶出來吧。”

孩子的媽媽一聽,又有些猶豫,那個男人氣憤道:“我的孩子已經住進了醫院,希望你們離遠點兒!”

麗古特哼道:“這位先生,我是特殊警局的。這兩位是我們警局的顧問,我們過來並沒有別的意思,完全是出於對你女兒生命的珍視,另外,我們的這位女士,懂得驅靈。”

麗古特說話時,給這對夫婦晃了一眼證件,而後正視二人。

孩子的媽媽小聲跟男人商量,“我看那女孩應該沒有惡意,要不然也不會追咱們到醫院來,況且,女兒的情況似乎也並沒有得到緩解——”

男人聞言,片刻後終於頹廢地點了一下頭,目光注視着玻璃窗內的女兒,沉聲道:“若是你們能救回我的女兒,就是讓我砸鍋賣鐵都行!”

“你砸鍋賣鐵,難道讓那麼可愛的小女孩跟着你遭罪去?”我淡淡道,“我們救這個孩子,是真的喜歡她。”

麗古特找到醫院負責人,同意我們進入病房。

那是一個地中海頭型的老男人,他很好奇,秦楚齊這個東方女孩,會用什麼辦法把那孩子從死神的手裏救回來,所以他要求自己也留在病房。

我看向秦楚齊,她沒有意見。

於是拉上窗簾,秦楚齊走到小女孩牀頭,撤去所有的儀器導管。

我瞥了小女孩爸媽一眼,兩人很緊張。

那個地中海頭型的老男人雙目灼灼地盯着秦楚齊的手。

麗古特這工夫湊了過來,小聲問我:“趙先生,我剛纔大話已經說出去了,你們有把握嗎?”

我撇了撇嘴,“麗古特小姐,我糾正你一個錯誤,你剛纔說的不是大話,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麗古特聞言微微詫異,呢喃道:“真有這麼神奇?”

“東方神通,博大精深,你們終歸還是底蘊不夠,這也是實話。”我這話說得一點兒也不矯情。

麗古特默默點頭,不再說話。

我則注視秦楚齊的動作。

也不見她怎麼動作,鬼宮,鬼堂,鬼信各一針。

頓時從銀針下,鑽出一縷縷黑色的陰氣,這陰氣普通人看不到,但能看到的是,小女孩開始出汗了,面色也漸漸紅潤一些。

就在這時,秦楚齊掏出一顆丸藥,遞給女孩的母親,說道:“半個鐘頭後,孩子會醒,餵給她吃就沒事了。”

在場的人,除了我之外,幾乎沒人相信,一個已經瀕死的小孩子,靠這三根銀針就能續命。

小女孩的爸媽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

那個地中海頭型的老頭連連搖頭,似乎有些懷疑。

我扶着秦楚齊坐下。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

半個小時後,那地中海頭型的老頭表達了他的意思,他渴望看到奇蹟,可惜奇蹟沒有發現,他認爲自己瘋了,纔會相信這些。

說完,他又衝小女孩的爸媽表達看法。

可小女孩的爸爸已經衝了過來,咆哮着要趕我們出去。

“爸爸——”

那弱小的聲音,卻彷彿有着無上魔力似的,硬是叫一個在崩潰邊緣的男人留下了眼淚—— 小女孩轉好,我以辦案子爲由,帶着秦楚齊離開了醫院。

跟麗古特返回特殊警局後,她徑直帶着我們走進了一間審訊室。

這審訊室沒有窗戶,四壁、地板、頂棚都被刻印着奇怪的符號。

我瞄了眼,猜測這符號的作用大概相當我們的符咒,疑惑是詛咒之術。

關上門,麗古特走到一玻璃容器外站定。

原來那門上,玻璃容器上,也佈滿了那些奇怪的符號。

麗古特對我說道:“趙先生,請你把抓住的幽靈放在這件容器中,我們要開始常規的審問了。”

我微微點頭,摸出腰間的千機袋,朝那件玻璃容器中一放。

“關門!”

我話剛說完,麗古特已經推上了玻璃門。然後衝我得意的一笑,似乎在等着我的表揚。

“麗古特小姐,開始審問吧。”

麗古特翻了個白眼,氣鼓鼓地坐下來,在一排儀器盤上按了幾個按鈕,隨即調整了一下身前麥克風的高低,用手輕輕拍了拍話筒,然後開始一連串的鳥語交流。

我和秦楚齊很隨意地坐在一邊,盯着麗古特的操作,看她用這些先進的東西來搞定這隻鬼東西。

審問的過程中,麗古特還不時扭頭看我,給我們解釋前一個或者幾個問題。

從她的描述中,我才知道,那個玻璃容器其實就是他們折磨鬼魂的刑具。

折磨的差不多了,麗古特按下一個黑色按鈕,那玻璃容器中頓時傳出砰砰亂撞的聲音,似乎那容器裏的鬼魂正在拼命的掙扎,可每一次都無功而返,最後,那鬼魂淪爲一撮黑氣消散。

我擦,這就完事兒了?

我問麗古特,審出什麼來了。麗古特告訴我:“趙先生,這個幽靈已經交代了,它正是十字架山幽靈軍的一員,隸屬希奧利艾siauliai區域龍騎兵三隊。”

麗古特說道:“這個傢伙是個小隊長,帶領十三隻幽靈軍昨天潛入的siauliai區,該死的,我們竟然沒有發現!”

麗古特砸了一下桌子,胸前的高地隨着手臂的揮動而上下亂顫。

“趙先生,幽靈軍的龍騎兵已經潛入siauliai區,我們需要馬上搜捕,你看——?”

麗古特裝作可憐道。

“按合同寫的,今晚開始行動。至於是先清除siauliai區的幽靈軍,還是先去十字架山,看你們安排。”

畢竟還有五千萬歐元的尾款未結,對方一些小要求還是可以滿足的。

麗古特聞言一喜,眼窩裏水汪汪的,瞧那架勢,怕是要吃了我。

我暗忖,擦了,得叫老貓過來對付這個外國妞了。

麗古特見我不接招,卻惹來秦楚齊的眼神警告。當即笑吟吟地站起來,說道:“趙先生,秦小姐,隨我去武器庫選一些防身的傢伙吧。”

我正對他們的武器有些好奇,既然有這種要求,自然不會拒絕。

而且,這應該也是e.塞古斯的意思。

至於是對我們的本事不放心,還是擔心我們掛了之後,那五千萬打水漂,就不得而知了。

警局的武器庫設立在地下三層。這一路我運起大五行堪鬼術,感應到各自大大小小的妖氣,更有一股壓抑的妖氣藏伏在腳下。似乎這地下四層,有着什麼。

三層警戒森嚴,幾乎幾步一崗。大約穿過十幾道關卡,重重審覈之下,麗古特才帶領我們進到武器庫。

我擰緊眉毛感受一下,這武器庫中,盡是帶有妖氣的武器。數量最多的就是制式手槍。

還有防彈衣,手雷,匕首,護手劍,弓弩等等。

我拿起一件防彈衣,用右手微微用力摩挲了一下,瞧不出質地,卻分明就是一種妖皮。

“麗古特小姐,我們去清理幽靈軍,這種防彈背心有什麼作用沒有?”

我提着防彈衣問道。

麗古特笑道:“我正要說這個,這只是酷似防彈衣的防鬼衣,能夠阻擋一定的幽靈,妖靈的傷害。”

妖靈?

我問道。

“具有一定智慧的野蠻一族。”麗古特並不解釋太多。

我卻暗忖,地下四層的那個,應該就是所謂的野蠻一族。

既然是保命的,這個怎麼都要給秦楚齊來一件。我也來一件,反正白給的,不拿白不拿。

我又給秦楚齊挑選了兩把手槍,十個彈夾,四顆手雷,一把匕首。

“嗯,這些就夠了。”我說道。

麗古特一一做好登記,以後地問我:“趙先生,你不選一些武器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