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撇了撇嘴,轉身走回了房間。

“進來吧。”王大富讓開了路,方柔立刻走了進來。

張誠靠在牀上,看着方柔似笑非笑的說道:“膽子挺大啊!深更半夜的跑進兩個男人的房間,你就不怕我們把你怎麼樣嗎?”

方柔看了張誠一眼,笑着說道:“有了今天的經歷,我覺得這世界上沒什麼事能再讓我害怕了。”

“呵呵……那是你見識少……”王大富一屁股坐在牀上,不鹹不淡的說道。

“行了,長話短說,找我啥事。”張誠問道。

方柔抿了抿嘴脣,誠懇的說道:“我想爲今天的事向你道歉,之前是我不對,誤會了你……”

“就這事啊?你專門下車跟過來就爲了道個謙?”張誠有些意外的看着方柔,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沒那麼小氣。”

方柔笑了笑,“其實我也不是專門跟過來的,我本來也是要在這一站下車,我們還沒正式認識過吧?我叫方柔,江城醫學院法醫專業大三學生,我對你很感興趣,可以交個朋友嗎?”

張誠眨了眨眼,詫異的看着方柔。

啥叫對我有興趣?難道她被我今天的真男人雄風所征服,專門跑過來表白的?

王大富也是一臉的懵逼,喃喃道:“這波狗糧撒得有點猝不及防,讓人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方柔看着兩人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話讓對方誤會了,頓時臉一紅,急忙解釋道:“你可別誤會,我是學法醫的,信奉的是生命科學,以前我一直以爲那些神神鬼鬼的事都是編出來騙人的,但是今天在火車上看見的一切讓我知道自己以前有多麼膚淺,所以我想跟你交個朋友,再多瞭解一點靈異方面的事。”

“哦……”張誠撓了撓頭,看着方柔說道:“交朋友可以,不過你一個普通人,爲什麼對靈異方面的事感興趣?”

方柔猶豫了一下,說道:“最近我在準備一篇論文,研究方向是屍體反應現象,如果能加入靈異方面的論點,就能解釋很多以前解釋不了的現象,你能幫忙嗎?”

張誠一聽,頓時哭笑不得,“我說你是不是讀書把腦子讀傻了?你要是敢在論文裏寫這些東西,我保證你連畢業都困難!美女……抓緊時間回去睡覺吧,這些事情你一個普通人還是少知道的好。”

感謝:不需要、我是帥小哥呀的打賞! “這是詛咒之物!”東方小白大聲的叫了出來。不過是在意識傳導器中,在現實中詛咒世界給詛咒之物安排的身份是法器,要是敢直接說出詛咒之物的字樣,那麼就會引發最強詛咒的!

東方小白和沈長山兩人對視一樣,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興奮之色,不過趕忙又低下頭去繼續將藥片都拆開出來。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將他們兩個的激動心情澆滅了。

因爲這些藥片不像他們兩個想象的那樣,全都是詛咒之物,而是有一部分是,大多數都只是普通的墮胎藥而已。不過即使是這樣,他們兩個也找出了五粒藥,發現是詛咒之物。其中東方小白獲得了三片,而沈長山得到了兩片。

不過現在,他們兩個都是看着這藥片感到不解。因爲,他們完全不知道怎麼驅動這件詛咒之物!而且按理來說,在高級以下的任務世界中,都是隻有一件詛咒之物的,但是現在他們卻拿到了足足五件詛咒之物!這讓他們兩個驚喜的同時,也感覺到了不解。

再有就是詛咒之物的驅動。沈長山在拿到詛咒之物之後就曾經試驗過,向其中輸入詛咒之力。但是卻是失敗了!不是說沒有反應,而是根本就沒有輸進去!

東方小白也是一樣,兩人都坐在那裏,看着手上的藥片。本來兩人的興奮勁都過去了,現在則是愁眉苦臉的。因爲雖然得到了詛咒之物,但是卻依舊沒有解決兩人目前的麻煩。

本來。在得到詛咒之物之後,他們兩個應該就可以終結這次任務了。只需要將詛咒之物驅動,然後對準鬼魂。就可以將鬼魂封印了。任務也就終結了。

但是現在,他們兩個連詛咒之物都驅動不了,又怎麼能將鬼魂封印呢?不能將鬼魂封印,那麼他們就必須持續的被鬼魂追殺,就好像之前東方小白那樣。鬼魂每一次從高位空間中返回,就會直接奔着執行者而來,想要奪回自己的詛咒之物。因爲那是它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根本。是它的家!

你都將人家的家搶走了,還不讓人家追殺一下?那就沒有道理了。但是東方小白和沈長山兩人不甘心吶!好不容易得到了詛咒之物,難道還不能終結任務嗎?

要是真的這樣。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這幾片藥送回鬼屋!但是有這麼做的嗎?詛咒之物都到手了,不但不能終結任務,還要將詛咒之物給人家送回去。還有沒有天理啊!

而就在他們兩個思考的過程中。東方小白突然擡起了頭!然後,她就這麼直接從椅子上仰了過去!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要是仔細看的話,能夠看到,就在剛剛東方小白仰過去的一瞬間,一根粉紅色的“繩子”從她的脖子上一掃而過!

沈長山馬上就反應了過來,東方小白此時剛剛仰過去,直接就這麼摔在了地上,正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下。所以主力就成了他。還好之前他將詛咒之物都放在了自己的牀邊。這個時候直接就拿起一件,看也沒看的就直接催動了。

他現在已經來不及在看了。因爲此時的那根粉紅色的“繩子”已經向下揮去,馬上就要將東方小白劈成兩半了!而沈長山沒有看到的是,他拿起的,正是其中一片藥!

要知道,這片藥可是沒有辦法驅動的!所以,他就這樣舉着手,眼看着鬼嬰將自己的臍帶揮了下去!

東方小白頓時感應到了死亡的危機!這一次的危機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強大,要是一個不慎,恐怕她就會直接死無葬身之地了!

不過好在,雖然東方小白現在身上一件詛咒之物都沒有,但是她還是個低級靈媒。所以在這個危機的關頭,她直接驅動了自己的靈媒血統,想要靠着這招緩解自己的危機。

果然,靈媒血統催動之下,鬼嬰的臍帶頓時變緩了。東方小白向旁邊一滾,直接滾出了臍帶的攻擊範圍。這個時候,纔看見臍帶最終落選,直接將東方小白剛剛坐的那個凳子劈成了兩半。而且看那樣子,好像比最鋒利的斧子批的還要整齊!

不過鬼嬰的逞兇也就到這裏了,沈長山已經取出了一件可以用了詛咒之物,正是他的最強詛咒之物,那片鬼鏡!鬼鏡中伸出無數鬼手,一把將鬼嬰抓在手裏,然後拽進了鬼鏡中的高位空間。

不過他們兩個都知道,這鬼嬰並沒有被驅除,它可是有兩個替身的。至少還要驅除它兩次,才能最終將其本體丟進高位空間之中。

但是就在沈長山換了一件中級詛咒之物,想要再接再厲,將這鬼嬰的本體打出來的時候,東方小白卻喊道:“等一下,我來試一下這藥的作用!”

然後,在沈長山不可思議的眼神中,東方小白竟然直接將這藥吞了下去!要知道,這可是墮胎藥啊!東方小白不僅沒有懷孕,而且就算是懷孕了這個東西也是不能吃的好不好!

沈長山現在還不知道,這墮胎藥要是沒有懷孕,吃了會怎麼樣,但是卻可以預見,這種東西,絕對不是可以輕易吃的,搞不好會死人的有木有!

不過讓沈長山鬆了口氣的是,這裏是醫院。要是有什麼不對立馬送到急診室,想來至少生命危險時不存在的。不過亂吃藥的下場通常都會很慘,東方小白吃的是墮胎藥,恐怕後遺症就是,她有可能從今以後不孕不育了。

當然,以上純屬沈長山個人的猜測,當不得真的。實際上,東方小白確實找到了這件詛咒之物真正的用法!

詛咒之物千奇百怪,基本上就沒有完全相同的兩件詛咒之物。而詛咒之物的用法而是千奇百怪的,尤其是特異類的詛咒之物!而東方小白和沈長山兩人手中的這幾片藥。就是特異類的詛咒之物!而這幾件詛咒之物的用法,就是口服,然後在輸入詛咒之力!輸入多長時間的詛咒之力。這片藥的效果就會維持多久。

東方小白此刻只感覺到自己渾身都在發熱!她能感覺到,好像有什麼要從體內冒出來一樣。

不過這種感覺並不痛苦,反而是非常的舒服,給人一種無滿足的感覺。而且東方小白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似乎有所增長!甚至就連之前幾次透支精神力,還動用了惡靈鬼手的危害都消失了一樣。但是東方小白知道,只是好像。應該還沒有消失。因爲惡靈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而接下來的幾秒鐘內,東方小白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如同井噴式的噴發了出來!然後,她對這個世界的感知變得無比清晰。甚至她能感應到,自己之前怎麼努力也發現不了的鬼嬰,此時正在沈長山的身後!而且它的臍帶也已經蓄勢待發,甚至都繞到了沈長山的脖子前方。

不過東方小白此刻一點也不擔心。她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實力已經突飛猛進現在應該已經進階成爲了中級靈媒了!

這小小的一片藥竟然有這麼強大的作用,不由得讓東方小白瞪大了眼睛!然後,東方小白將手指放在了嘴邊,然後輕輕咬破。然後將手擡了起來,對準那鬼嬰所在的地方,隨筆一劃,竟然在虛空中凝聚出了一張符咒!

這虛空凝符的本事,東方小白原先也能用出。但是那個時候她是低級靈媒。使用這一招消耗將會極大,她很可能會因爲承受不住而導致昏迷。但是現在她靠着這片藥。成功的進階了中級靈媒,再使用這一招,已經不會再那麼費勁了,很輕鬆的就用了出來。

然後,那鬼嬰看到血色符文時,竟好像是遇見了什麼剋星一樣,竟然急速的後退!連想要攻擊的沈長山也放棄了。

但是這一切都是無用功,隨着鬼嬰的後退,那血色符咒也陡然加快了速度,竟然一瞬間就追上了那後退的鬼嬰。然後,鬼嬰就現出了形體,再不能隱身了。

這一下沈長山也看見了鬼嬰的出現。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因爲剛剛鬼嬰可是就在他的身後,想要殺他的話,他很可能連詛咒之物都來不及取出,就會被直接勒斷了脖子,那他可就是太冤了。

不過好在東方小白救援及時,使得鬼嬰沒有傷害到他。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連東方小白都愣住了!

只見到那鬼嬰被血色符咒印在了身上,然後就發出了令人心驚的叫喊聲!

“嗷。”這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發出的聲音,因爲鬼嬰本來就不是人。但是真正令東方小白他們兩個驚訝的不是這個叫聲。他們畢竟也是資深執行者了,還不會因爲這點小事而吃驚。

讓他們吃驚的是,鬼嬰竟然開始融化!沒錯,就是融化!鬼嬰融化之後,甚至出現了一灘液體! 全球諸天時代 然後符文又是一閃,直接裹帶着剩下的這攤液體消失不見了。

只留下了兩個面面相覷的執行者,他們兩個互相望着,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ps:對不起大家了,由於明天上課了,所以今天返校,坐了半天的車。

今天的爆發可能要打些折扣了,不過爆發是必須的!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今天不能大爆發,但是三章還是沒問題的。但是之前說好了大爆發的,現在反悔了,是我的錯。所以爲了彌補這個錯誤,我決定在未來的一週之內,都會爆發!每天都會至少三章,

不過我翻了一下訂閱,發現竟然又少了!本來只有五個,現在竟然變成了四個。所以我現在都有些無語了。本來收藏是一直在增加的,但是訂閱卻越來越少,這是爲什麼呢?不知道哪位能回答我,不要說我更新不努力,也不要說內容水。要知道,這段時間我寫書已經感覺漸入佳境了,絕對不是水!但是爲什麼訂閱就上不來呢? 說完之後,張誠也不想再跟方柔囉嗦,揮手讓王大富把她請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張誠跟王大富退了房,走出了旅社。

昨天晚上到這兒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了,到處黑燈瞎火的也沒怎麼看清楚,今天白天一看,才發現這個名叫鐵樹溝的鄉鎮只有一條街,兩邊都是三層高的自建房,路上的車稀稀拉拉的,大部分都是農用車。

王大富拉住一個過路的中年人,問道:“師傅,請問楊柳村怎麼去?”

“楊柳村?”中年人看了看王大富,皺眉道:“你們去那兒幹什麼?”

張誠眨了眨眼,“怎麼了?那兒不能去嗎?”

中年人搖頭道:“外地來的吧?聽我一句勸,如果想玩就在鄉鎮附近玩,別往那些犄角旮旯裏鑽,最近不太平……”

“哦?”張誠正想打聽一下情況,立即問道:“大叔,我們是驢友,就喜歡往偏僻的地方走,你說說怎麼不太平了?”

中年人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的說道:“這不是最近下暴雨嗎?很多鄉道都被水衝了,危險的很……你們真想去的話那還是等一段時間再說吧。”

張誠見問不出什麼來,索性也就不再繼續問,只是打聽了一下鎮上汽車站的位置,然後就告辭離開。

鄉鎮不大,撒泡尿都能從鎮口流到鎮尾,二人順着街道走了幾分鐘,就看到了汽車站。

不過汽車站裏冷冷清清的,只有幾個工作人員在打掃衛生,停車場裏倒是停了幾輛車,不過車上一個駕駛員都沒有。

張誠走到售票口打聽了一下,發現果然像剛纔那大叔說的,鐵樹溝附近的道路基本都被沖毀了,再沒修復之前班車全部停運。

不過售票員還是挺熱情,主動給張誠出主意,讓他去車站外面問問,那裏有不少開黑車的,這些私家車噸位小容易過,只要路沒全斷還是有人願意跑的。

張誠謝過了售票員,又帶着王大富走出了車站。

眼見着這兩人進去晃了一圈,又兩手空空的出來,等在門口的那些黑車司機就覺得生意上門,還沒等他們開口,就主動圍了上來。

“兩位,想去哪?做我的車吧!”

“帥哥,坐我的,上車就走。”

“坐我的,我這剛洗的車,乾淨得很,價格公道價,一會兒給你們送到屋門口!”

張誠環視一圈,開口說道:“我們要去楊柳村,你們誰走?”

一聽“楊柳村”三個字,原本熱情的黑車司機同時表情一僵,轉身就走。

“哎!什麼情況這是!”王大富伸手拉住一個人的袖子,大聲問道:“怎麼一聽楊柳村都像見了鬼似的!大不了多給你點錢就是了!”

那司機回過頭,苦着臉說道:“大哥,錢誰都想賺,關鍵那地方現在不太平,而且去那兒的路也被衝了,萬一車子半路陷住可就麻煩了……得了,這錢我賺不了,你們找別人吧。”

王大富不放手,“那你給我找一個來,我不信你們這麼多人,就沒一個願意去的!”

那司機掙了半天掙不開,只得指着停在幾十米外的一輛麪包車說道:“要想去的話你們只有去找李二狗,那小子就是楊柳村的,現在也只有他還往那兒跑。”

張誠擡頭看了一眼,拍了拍王大富的肩膀,朝着麪包車走去。

不過剛一走進,王大富兩隻眼珠子就瞪得老大,大叫道:“這尼瑪也能叫車!”

眼前這東西雖然還是麪包車的外觀,但是鏽跡斑斑,窗玻璃全碎了,都是用塑料紙訂上的,前面的大燈也壞了一個,燈頭被電線吊在外面晃悠,就連四個軲轆也是歪的,輪轂的標誌也不一樣,一看就是拼湊上去的。

王大富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這坨鐵,忍不住罵道:“我還以爲我以前那輛捷達就夠破的了,結果跟這傢伙一比簡直是豪車啊!這尼瑪該不會是收破爛收來的吧!”

駕駛室裏坐着一個頭發蓬亂的男人,看上去將近三十,滿臉絡腮鬍,背心短褲,兩隻腳丫子搭在方向盤上,此時正逮着半截菸屁股使勁嘬。

這人一聽到王大富的話,立刻滿臉不爽的瞪了過來,“會不會說話!老子車好車壞管你們屁事!麻溜的滾蛋!”

“哎喲!這脾氣還挺衝!”王大富走到駕駛室邊上,大咧咧的說道:“你就是李二狗?我們要去楊柳村,送一趟吧。”

李二狗斜着眼睛瞟了一眼王大富,用鼻孔哼道:“不去!”

王大富見對方語氣硬得像石頭,心裏也有點不悅,大聲說道:“我給你加錢行不行!”

“有錢了不起啊!”李二狗叼着煙,扣了扣腳丫子,又對着王大富彈了彈手指,不屑的說道:“老子今天有大事要辦,沒空賺你們那幾個爛銀子!滾滾滾!別在這兒煩我!”

“你!”王大富臉一黑就像發火,卻被張誠拉了回去。

“算了,再問問別人,我就不信有錢還找不到車了。”

就在他們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二狗哥!”

李二狗聽見喊聲,就像觸電一樣將手裏的菸屁股彈開,然後手忙腳亂的整理了一下發型,轉頭朝着張誠身後笑道:“柔柔,你回來了啊?來來來!上車上車!”

張誠轉頭一看,頓時愣了一愣,站在自己背後的居然又是那個方柔。

“怎麼是你?”張誠眉頭微皺,不悅的說道:“你跟蹤我?”

方柔也看見了張誠,愣了一愣,一臉無辜的說道:“我跟蹤你幹嘛?我是要回家。”

“回家?”張誠眉頭一挑,“難道你家就是楊柳村的?”

“你怎麼知道?”方柔滿臉疑惑的看着張誠。

這真是瞌睡遇上枕頭了,張誠轉頭對着車上的李二狗說道:“你看看,大家都是朋友,順道帶上我們吧。”

“朋友?”李二狗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張誠,問方柔道:“柔柔,你認識這傢伙?”

“認識倒是認識……”方柔似乎還在爲昨晚上被張誠拒絕的事生氣,語氣生硬的說道:“不過人家眼界高,不願意跟我交朋友……”

“這話從何說起啊!”張誠一攤手,滿臉無辜的說道:“我這人向來都是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來來來!時間也不早了,有什麼話路上再聊!” 東方小白和沈長山是幸運的,他們成功的取得了任務世界中的詛咒之物,並且終結了詛咒之物。而還有一些不幸的人,將自己的性命永遠的留在了這裏。比如呂正心,比如郝正。

但是不管如何,這次任務結束了。東方小白和沈長山平安的回到了詛咒之島上!

地獄傳送陣內,東方小白皺着眉頭醒了過來。她對於這個地獄傳送陣可謂是愛恨交加,恨它將自己傳送進地獄之中,又愛它將自己傳送回來。但是不管怎麼樣,只要再次見到他,就說明她又一次活着回來了。

東方小白快速的爬了起來,看到了還在昏迷着的沈長山。想到兩人之間身體上的差距,發覺地獄傳送陣內醒過來的時間或許和精神力也有關係。而不僅僅是由的強大與否決定的。

這一次,他們兩個可謂是收穫頗豐。雖然一共死了三個執行者,但是卻拿回了數件詛咒之物。這還不算同爲三十三號島的三名執行者身上的詛咒之物。要是算上的話恐怕會更多。

不過最大的收穫不是這些,而是這次任務本身的那幾個詛咒之物。雖說都是一次性的詛咒之物,但是效果卻是相當好!不,應該說是所有的一次性詛咒之物效果都好,而他們幸運的碰上了這一次的詛咒之物是一次性的詛咒之物。

推開地獄傳送陣的門,東方小白沒有等沈長山醒過來,而是直接走了出去。她在島上的執行者眼中只離開了一個小時。但是她卻已經經歷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雖然最後的幾天只是一直在修養,但是最開始的那幾天卻是非常的勞累。要不是因爲她是一個靈媒,可以不顧及鬼魂而休息的話。那麼一次任務之後一定會累壞的!

其原因在於,他們這次的陣容真的很弱,至少相對於蕭晨剛剛參加任務的那次是這樣的。就算是輪流守夜,每個人每天晚上都要輪上兩次。所以這個時候就能看出靈媒的重要性了。

東方小白剛一走出,就看見了衆多的執行者正在等着她的歸來。看見她從裏面走出來,都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東方小白能夠感受到這一點。這就是好人的好處,那就是真的有人擔心你!不管他有什麼目的。至少出發點是好的!東方小白想到這裏也發自內心的笑了。

然後,她就看見了一個讓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影,正是蕭晨!

蕭晨走到了東方小白的身邊。 最紅女主播:總裁的網秘情人 沒有過多的言語,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眼神,東方小白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你回來了,真好。”

東方小白覺得。自己和蕭晨好像就是真正的有緣一樣。從第一次見面到走到一起,在一起的時間甚至都不到一個月!但是兩人之間卻已經形成了驚人的默契,就好像一切本來就是應該那樣一般!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是那麼的和諧。

“親一個,親一個!”衆多執行者見到蕭晨走到了東方小白的跟前,紛紛叫嚷着讓他們兩個親一個。

“去去去,別瞎起鬨!”東方小白笑着將那些起鬨的傢伙都趕走了。不過他們都沒有走遠,而是在旁邊遠遠的望着他們兩個。而且起鬨還在繼續中。甚至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起鬨。沒辦法,誰讓三十三號島大多數都是中國人呢?中國人最大的愛好就是起鬨。

“沒辦法,衆望所歸啊!”蕭晨聳了聳肩,對東方小白笑着說道。

正在東方小白思考着蕭晨話語中的意思時,蕭晨卻突然俯下身來,一口吻了下來!

“唔……”東方小白完全愣住了,她沒有想到蕭晨真的會在這裏吻她!東方小白羞得不行,趕忙將蕭晨推開。不過卻正好看見了周圍一干人等,都在盯着她看。這一下可是將東方小白弄得又羞又氣,擡起腳在蕭晨的腳背上狠狠的一跺,然後轉身捂着臉跑回了自己的房子。

留下一臉痛苦樣子的蕭晨,不過任誰也能看出來蕭晨眉宇間流露出來的得意之色。沒辦法,誰讓他進到詛咒世界沒多久時間就將三十三號島的第一美女給拿下了呢?而且還當中強吻!光是這一點就讓多少執行者佩服的五體投地。

不過蕭晨最佩服的還是黑子,這一切雖然說不是黑子告訴他的,但是確實他活學活用,將還在告訴他的都用了出來!黑子曾經對他說過,女孩子都是愛面子的,你要勇敢!要果斷!關鍵時刻衝上去,恐怕她就會不由自主的愛上你了。

“這應該算是關鍵時刻吧,我也衝上去了,想來黑子說的沒錯,沒看到東方小白都害羞了嗎?”蕭晨心中不無得意的想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