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啟恆一路小心翼翼的將李凡引到了周書的住處,一直等到周書出現在了李凡身前。 「李凡,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周書笑吟吟地看向李凡。

「是啊老哥,你的身體好了嗎?」李凡也笑著回道。

「哈哈,本來就沒受多大的傷,你看看,這不沒事了嗎?」周書說著,還活動著自己的腿展示了一下。

「李凡,你可終於來了,長老都在裡面等了兩個小時了,趕緊進來吧!」

而在和周書一番禮貌性的寒暄后,劉輝迫不及待的就把李凡拉了進去。

「行,還是長老的事情最重要,改天我再找你聊天。」

周書也主動的讓開了身,他可不敢耽誤長老的事兒。

「一言為定。」李凡笑了笑,跟著劉輝走進房間。

……

幾分鐘之後,李凡面前,長老緩緩開口道:「小凡啊,這次我來找你,其實是帶著命令來的。」

李凡微微一愣,問道:「長老,您有什麼事要我去做?」

長老笑道:「東瀛的情報人員從我國竊取了一份重要機密文件,我希望你能去東瀛把這份文件拿回來。」

「啊?」李凡撓了撓頭,一臉不解的看向長老身邊的劉輝:「他為什麼不去?」

作為特殊部門大夏龍雀,不就應該處理這些事情么!

「呃……」劉輝尷尬的摸了摸腦袋,低聲解釋道:「長老說我實力太差,能從東瀛拿回情報全身而退,現在只有你能做到。」

「好像是,古逸天那傢伙到現在都沒破開封印。」李凡點了點頭,有些無奈。

而這時長老開口道:「小凡,這件事我也不勉強你,畢竟你的記憶也還沒恢復,我給你一些時間考慮一下,如果你不想去的話……」

「不用說了!我答應了,什麼時候出發?」

李凡大手一揮,把這事兒攬了下來。

長老都親自來請他了,他不想辜負長老的期許。

「那好,我就替國家先謝謝你了。」長老讚許的點了點頭,笑道:「其他事你就跟劉輝商量吧,這次行動,他會力所能及的給你一切你需要的援助。」

「好!」李凡點點頭。

「行了,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你小子在外面可得注意點,行事切忌衝動。」

最後和李凡叮囑了幾句后,老人在劉輝的護送下離開了。

看著老人有些蹣跚的背影,不知怎的,李凡卻是突然輕嘆了口氣。

老人的年紀,畢竟還是大了,但是為了這些事,他還是要到處來回跑。

李凡心中已經暗暗決定,這次一定要圓滿完成任務,絕對不容許失敗。

……

南江一處遠離市區的郊外,有一片佔地極廣的院落,此時在主院落里,幾名中年人和一名老者環坐廳堂之內,正在激烈的討論著什麼。

「家主,四弟被廢,我孫家等於沒了再入宗師的希望。」

「老爺子,這件事絕不能這麼算了,這不止是在打我孫家的臉,這是要斷我孫家的根啊!」

廳堂內喧鬧不斷,所有人都在為孫無策被廢一事而憤怒著,而這裡,則正是南江三大武道世家之一的孫家所在。

聽完了廳內眾人的議論,坐在首位上面目威嚴的老者,突然一巴掌拍碎了座椅的扶手,目光生寒。

「敢毀我孫家宗師種子,這件事,我定要找他好好說道說道。」

見自家老爺子開口發話,廳內眾人頓時也安靜了下來,只是心中的憤怒卻絲毫不減。

孫無策是他們這一輩中最有天賦的武者,也是最有可能達到內勁宗師境的武者。

現在被人打成了廢人,等於讓他孫家沒了再入宗師的人選,老一輩年紀已大,下一輩實力斷層,將直接影響到孫家的延續。

沒一會兒,在氣氛愈加濃烈的時候,廳外,有一身形消瘦的男子面色惴惴不安的走了進來,一進門,眾人的視線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調查的怎麼樣了,廢掉我兒的人究竟是誰?」

孫老爺子一雙虎目首先看向了來人,不容置疑的話語聲脫口而出。

「查……查到了。」

儘管已經按照吩咐查到了李凡的身份,但這人的面色,卻依舊帶著濃濃的不安,這股不安,甚至要比沒有完成任何更加濃重。

場內的人群,顯然也注意到了男子異樣的表現,紛紛皺起了眉頭,而了解此人心性的孫老爺子,心中卻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說!到底是誰廢了我兒?」

時間拖的越久,孫老的心中便愈加不安,於是直接振聲喝到。

「李凡!是李凡乾的。」

而在孫老這一聲爆喝之下,本就心神不寧的來人,一個顫慄后,直接報出了李凡的名字。

「李凡?這是誰?」

聽到這個在華國,因崛起時間太短而沒有那麼如雷貫耳的名字,大家起初還楞了一會兒。

然而沒過幾秒,場內便有人想了起來,面色蒼白了一下后,有人猶豫著問道:「是那最年輕的內勁宗師……李凡?」

「是!」

在調查到李凡的身份后,就陷入了震驚中的來人,聲音略帶顫抖的點頭稱是。

轟!

猶如一道驚雷,在場中直接炸響,所有人的心神,都被李凡的名字,給瞬間震驚了。

孫家眾人萬萬沒想到,廢掉孫家武道希望的人,居然會是李凡。

「家主,這仇……」

剛才還在叫囂不止的眾人,這會兒在得知了這個消息后,已是滿嘴的苦澀。

要他們去和一名內勁宗師報仇?呵呵!

他們眼巴巴的看著自家家主,將最後一絲報仇的希望,寄託於孫老身上。

他們知道,如果孫老也無能為力的話,被廢掉的孫無策,就只能白廢了,而他們孫家,便只能成為一個笑話。

「唉!」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沉默許久的孫老,卻是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件事……就此作罷!」

看似平淡的語氣中,卻掩藏著濃濃的不甘,但,也只是不甘罷了。

他比孫家其他人知道的都要多,也更加明白李凡的實力,那是自己都比不上的實力!

要他孫家真的去和李凡硬碰的話,那隻能是以卵擊石的結果。

這筆帳,他們不得不認! 「我說,我到底什麼時候去合適?」

「自然是越快越好,另外為了掩護你的身份,我們會安排一名商人,以商業談判的名義,和你一同前往,到時候,你則以保鏢的身份,前往東瀛。」

「需要一名商人么!」

李凡摸著下巴,低頭沉思了一會兒,突然眼神一亮,說道:「這事兒你們就不用槽心了,我自己來安排。」

「可是……」

劉輝有點不放心,這次任務對他們很重要,他可不想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你是在懷疑我的能力?」

李凡突然皺了皺眉頭,一臉的不爽。

「不敢,不敢!」

劉輝低頭,額頭迅速流下了一滴冷汗。

現在的李凡沒有恢復記憶,鬼知道他還講不講兩個人以前的交情。

「哼!」

輕哼了一聲,李凡吩咐道:「你們把那份機密文件的有關資料給我就行了,其他的,我來解決,保證還你一份完完整整的資料就行了。」

「好吧。」劉輝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李凡照常去上班。

今天的保安室,和往日一樣,似乎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大家值班的值班,巡邏的巡邏,待在保安室里的人,也在各自鍛煉著。

只是在李凡沒來之前,整個保安室的氣氛顯得有些沉悶,幾個無聊的人,只是學著宋龍一般做著單調的訓練。

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李凡出現在了保安室里。

「李隊早!」

「李隊,你今天居然沒遲到。」

「李隊,我還以為你要再過半個小時才能過來呢!今天居然掐著點了。」

寂靜的保安室里,因為李凡的到來,忽然就熱鬧了起來,就連向來沉默的宋龍,也抬頭向著李凡微笑了一下。

李凡到這裡來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卻在極短的時間裡,極大的獲得了這群人的好感。

實力強大,背景神秘,為人又仗義,這樣的人,向來是人群追逐的焦點,滿足這幾個條件的李凡,自然也就成為了整個保安部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已經習慣了這種氛圍的李凡,也慢慢的融入了這個群體之中。

「李隊,百金屋那妹子你體驗過沒,一水的美女,嘖嘖,我那天晚上差點交待在裡面了,也不知道那駱老大什麼時候能再請咱去一次啊!」

一個在百金屋裡好好體驗了一把紙醉金迷的兄弟,這會兒還在意猶未盡。

「切!就你也想讓駱老大請你,那還不是看在咱李隊的面子上,想要再去,那得看咱李隊怎麼說才行。」

親眼見證了李凡那晚壯舉的胡爭,已經陷入了對李凡的盲目崇拜中。

「那是,那是,還是咱李隊最厲害。」

聞言,那人止不住的便開始了對李凡的馬屁轟炸。

這兩天眾人聊的最多的,便是百金屋的一夜消遣。

從未去過那種場合的眾人,都對那一晚的體驗讚不絕口,而每當大家說到這個話題時,高天裘和另一個因當晚值班沒能去成的人,就會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他們可沒少聽這些人吹捧百金屋如何如何的奢靡,說什麼在裡面體驗到了自己的人生巔峰。

種種描繪,讓兩人為之懊惱不已,感嘆自己『值了個好班』。

而為了安慰高天裘兩人,李凡只好無奈的許下了承諾,答應下次再有這種機會,一定叫上兩人,這才安撫下了兩人悲傷的情緒。

當夜幕降臨,辛苦了一天的眾人,便到了最幸福的下班時間,絡繹不絕的人群,從公司大門走了出去。

此時,尚未下班的李凡,正在保安室里拿著手機,無聊的玩著手機上自帶的一款小遊戲,等待著半個小時后保安部的下班時間。

「李隊,你這也太恐怖了吧!一個貪吃蛇都能給你玩滿屏了。」

李庄突然湊到了李凡的身旁,看了眼李凡的手機屏幕後頓時驚奇不已。

這遊戲他也玩過,簡單易上手的小遊戲,想要玩出點長度並不難,但想和李凡這樣佔滿整個屏幕,卻是有不小的難度。

而且最讓他驚奇的是,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李凡玩這個遊戲了。

只要李凡每次打開這個遊戲開始玩,最後的結局,必定是那條貪吃的蛇佔滿了整個屏幕,從未出現過意外。

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今天,眼看著這條蛇即將佔滿了整個屏幕,李凡的手機界面,卻突然被一條來電顯示給佔據了。

「還差三個點就滿屏了。」

鬱悶的念叨了一句,李凡只是掃了眼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楊瓊』兩個字后,便按下了手機接聽鍵。

不久之前。

楊瓊的秘書張雪,正在向楊瓊彙報她打探到的昨晚李凡的事情,說完之後,她還好奇的問道:「楊總,李凡跟您是什麼關係啊?」

她實在很好奇,李凡這個人出現的時間很短,但圍繞著他卻發生了一件又一件讓張雪驚奇的事,每一件似乎都在展示著李凡的身份並不普通。

「你先出去吧。」對張雪的好奇,楊瓊並沒有解釋的打算,見狀,無奈的張雪只好壓下心中的好奇走了出去。

張雪的一番話,徹底讓楊瓊沒了繼續工作的念頭,哪怕是低頭強迫自己去看文件,卻在不知不覺中,盯著一個字看了十分鐘之久。

她的心,亂了。

甚至在她的心中產生了一種預感:或許不久之後,李凡就會徹底離開她。

抬頭,看向旁邊的電話,她突然想給李凡打個電話,不為別的,只是想聽聽李凡的聲音。

撥通電話,那邊傳來了李凡的聲音。

「楊瓊,怎麼了?」

「沒事。」

停頓了一下,楊瓊突然說道:「我能不能問一下,你……」

後面的話,楊瓊有些開不了口。

她和李凡,目前的關係只是朋友罷了,問的太多了,總有越界的嫌疑。

「怎麼了?」

電話的另一邊,李凡遲遲等不到下一句,不由疑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