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好后,朱姐告訴胡天,最快會在三天左右打款。

這裡面牽涉到很多東西,不是賬上有錢就能打的,還得跟銀行那邊打招呼。

最後在秦薇薇的施壓下,朱姐才確定明天打款。

把這件事辦好后,秦薇薇笑著說道:「胡天,真是沒想到,千古月集團原來是你的啊。」

「是啊,其實我誰都沒告訴的。」

「只是突然來找你借錢,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胡天笑著說道。

「我們之間就別說客套話了。」秦薇薇笑著說道:「我們回去吃飯吧。」

「好。」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跟秦薇薇回秦家吃飯了。

其實胡天有點不太好意思留下來吃飯的,但是一想到秦祥林和秦薇薇的好意,胡天也不忍心拒絕了。

秦祥林的老婆趙香蓮,今天去寺廟燒香拜佛去了。

所以家裡只有秦祥林跟秦薇薇父女兩人。

中午吃飯的時候,秦祥林拿出來了兩瓶茅台。

他似乎壓根沒有把胡天借走一百億的事情,放在心上,而是樂呵呵的,跟沒事人一樣。

畢竟他很多年前就是山南首富了。

一百億對他來說,還真算不了什麼的。

當然,他手上的流動資金也沒多少的,很多都是固定資產,比如房產、股票、債券等等。

秦祥林笑著對胡天說道:「胡老弟,今天中午,我們兄弟好好喝一個。」

「爸,你少喝點,醫生說你最好少喝酒。」旁邊的秦薇薇皺著眉頭說道。

「那些都是庸醫,說的話也沒什麼可信度的。」

秦祥林笑著說道:「真正的神醫就在這裡呢,胡老弟,你說我的身體能喝酒嗎?」

胡天笑著說道:「秦老哥,其實薇薇姐說的有道理。」

「酒這個東西盡量少喝,偶爾喝一點倒是有益身心健康。」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以後盡量少喝酒。」秦祥林笑著說道。

今天中午的菜品很豐盛,有一大桌菜。

秦祥林專門安排廚師,做的都是山南這邊的本地菜。

有山南江的黃嘴魚,還有鄉下自家養的土豬肉,還有山裡的蕨菜和小竹筍。

胡天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畢竟借了人家的錢,現在還要吃人家一頓這麼豐盛的飯菜。

秦祥林親自給胡天開了一瓶茅台,然後用玻璃杯給胡天倒了一杯酒。

胡天笑著說道:「秦老哥,你弄的這麼客氣,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們之間不用客氣的。」秦祥林笑著說道。

「我敬你一杯吧。」胡天拿起酒杯,笑著說道。

秦祥林葉拿起了酒杯,笑著說道:「別說敬,我們一起喝一杯吧。」

「好,乾杯。」胡天笑著跟秦祥林碰了一下酒杯,然後把酒喝了。

秦薇薇笑著說道:「你們太偏心了,欺負我下午要上班,不然我也喝酒了。」

「薇薇姐,等你哪天休息,我再請你吃飯吧,到時候我陪你好好喝一杯。」胡天笑著說道。

秦薇薇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可以呀。」

「來,試試黃嘴魚,這是今天早上漁民在江里打的,很鮮活的。」秦祥林笑著說道。

「好,這個魚不錯,聽說味道很美的。」胡天笑著說道。

就這樣,胡天陪秦祥林,每人幹完了一瓶茅台,然後才作罷。

吃完飯後,秦薇薇在家休息了一會兒,然後就去公司了。

胡天在秦祥林家裡喝了一會兒茶,然後就告辭了。

雖然胡天在秦家借到了一百億,但是胡天還不知道,方靜會把事情做到多過份。

所以胡天打算打算再借一點。

於是胡天下午去了周家,去找周大山了。

胡天提了一點五彩仙桃,然後去了周大山家。

周大山還在午睡,下面的傭人也不敢去打擾,於是胡天就坐在客廳等了。

到了下午快四點的時候,周大山才起來。

看到胡天來了,周大山有些生氣的對管家說道:「你這個管家怎麼當的,胡老弟老弟來了,怎麼不叫我起來?」

管家站在旁邊,低著頭,紅著臉,壓根就不敢回話。

畢竟他只是一個下人,怎麼敢去打擾周大山睡覺呢。

這個時候,周大山遞給了胡天一支煙,然後有些歉意的說道:「胡老弟,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習慣午睡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裴菀菀挑眉淡笑,定定的看著眼前假惺惺的女人,「第一,裴家的東西是我的,不是你們娘倆的,就算是要分,也輪不到你。

當然,更輪不到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的事情我會解決,你也不用在這裡跟我上演什麼母女情深,我們兩個之間沒有任何情分可講,別忘了你以前是怎麼對我的。」

女人臉色微白,慘淡的笑了笑,「是,我是對你不好,你恨我怨我我都接受,但是現在我們兩個必須站在統一戰線上,那個女人心機深沉,把你爸騙得團團轉,再這麼下去我們所有人都會無家所歸。

即便我沒有跟你爸生一兒半女,好歹我也陪了他這麼多年,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把裴家的一切拱手送給另外一個女人。

這裴家怎麼說也是你爸和你媽當年共同打下的江山。」

裴菀菀眸色冷沉,諷刺的笑道:「這世界上還有你對付不了的女人?」

裴音音衝下來,「裴菀菀,你什麼意思,我媽好歹也是你的長輩。你知不知道爸外面那個小三騙了爸多少錢了。」

「一口一個小三,整的你媽不是小三一樣。」

「你——」

「怎麼?想打我?來啊,你倒是動手看看。」

裴音音舉起的手又緩緩落下,她的確是不敢動手,雖然她們兩個動了手爸也不會怪她,可裴菀菀那個閨蜜宋晚舟實在是太嚇人了。

她遲疑了一下,冷笑一聲。

「裴菀菀,你以為外面那個野女人進來之後會讓你好過嗎?」

裴菀菀無所謂的笑了笑,「你們進來之後我也沒好過啊,所以這屋子裡面住的是誰跟我關係都不大,反倒是你們,在裴家吃香喝辣,耀武揚威這麼多年,要是這個時候被趕了出去,你媽這幅年老色衰的模樣恐怕也勾不到有錢人了。」

裴音音和她媽差點氣到吐血。

兩張臉氣得鐵青,卻又被懟得無話可說。

「裴菀菀,你現在嘴硬是吧,我告訴你,爸已經要把你媽留給你的房子過戶給那個女人了。」

一直淡定不驚的裴菀菀終於面色一變,「你說什麼?」

裴音音進了書房將那份過戶協議書拿出來往桌子上一扔,「你自己看看。」

裴菀菀看了一眼,「他人呢?」

「跟那女人在江景豪庭。」

裴菀菀冷笑了一聲,拿起協議書轉身就走。

她開車到了江景豪庭別墅門口,這棟別墅位於整個江城最核心最繁華的地段,鬧中取靜,奢華異常,價值無法估量,是裴菀菀她媽生前留給她的房產。

房子倒是無所謂,她住哪裡都可以。

但,這個房子裡面承載著她童年時期所有美好的回憶,她決不允許任何人打這個房子的主意。

這麼多年,裡面的東西她都沒有動過。

依舊保持著媽媽當年住過的原樣。

要是有人破壞,她絕對不會輕饒,即使是她爸也不可以!

裴菀菀輸入密碼,發現密碼已經被改動,她又按了門鈴,但無人回應,裴菀菀都聽到裡面的笑聲了,她一陣惱火,用力的拍打著門框。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依舊沒人開門。

她繞到側面院子里一看,頓時血氣上涌,她媽媽最愛的樹和花都被拔掉了,養了十幾年的樹啊,居然一棵沒剩。

好樣了。

裴菀菀忍不住了,轉身上車,發動引擎,一腳油門踩下。

轟隆一聲,她撞垮了大門車子衝進了客廳。

客廳里傳來女人的尖叫聲,隨後,林亦柔鑽進了男人的懷抱,「裴大哥,嚇死我了。」

裴世紅拍了拍懷中的女人,「別怕別怕,有我在沒事的。」

他轉頭看向車子里的裴菀菀,大聲吼道:「裴菀菀,你發什麼瘋!過來給柔柔道歉。」

裴菀菀坐在車子裡面,餘震讓她還沒徹底緩過神來。

但隔著碎裂的玻璃車窗她看見了她爸對另一個女人的溫柔。

這麼多年她以為自己對他爸的冷情已經習以為常,可看見他這幅模樣的時候她心裡還是狠狠的難過了,為她媽難過。

一個女人,付出了自己的青春,陪他走過最艱難的歲月,最後落得一抔黃土,生死茫茫。

就連自己最後留在這人世間的一點念想也被他爸當做了哄女人的禮物。

呵。

裴菀菀打開車門,下車走到了林亦柔面前,直接將她一把從裴世紅的懷中拉出來,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的臉上。

林亦柔又尖叫一聲,「裴大哥,救我。」

「裴菀菀!你住手。」

裴菀菀看見林亦柔背後牆面掛著的照片沒了,咬牙問道:「照片呢?」

那是他們唯一一張全家福。

「我問你,照片呢?!」

裴菀菀一字一頓,眼睛里的紅血絲彷彿要爆出來一般。

林亦柔故作柔弱的說道:「那個照片……我看它太舊了,就……就把它扔了,這件事情我跟裴大哥說過。我也是想趁著寶寶出生之前把房子重新裝一下。

菀菀,對不起啊……」 盛夏不敢繼續往下想,她猛地轉身推開門就出去了。

等言景祗追出去的時候,盛夏已經去了客房。

言景祗和盛夏鬧矛盾的時候,兩個人就是分房而睡。換句話說,在三年的婚姻時光里,他們兩個分床而睡的次數比在一起的次數不知道多多少。

言景祗有些煩躁,他關上了門回去一個勁的抽煙。他的心裏也不舒服,他能看見盛夏的改變,所以他在竭力為她鋪平前進的道路。只是這條路上鋪滿荊棘,需要不少的時間和精力。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