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里找縫隙把球分到了中路,追夢格林拿球空切,老鷹隊陣型收縮很快,米爾薩普及時回撤和霍福德一起堵住了禁區。

格林中距離拋投命中,為球隊先拔頭籌。

儘管老鷹隊丟分,但是得承認一點,他們的防守策略相當的成功,米爾薩普的選位非常的講究,霍福德也沒有貿然被格林拉出來,把空擋留給進攻把握更大的洛佩茲。布登霍爾澤在防守端,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老鷹隊進攻,蒂格沒有開啟運曼巴狀態,帶到前場傳給米爾薩普,後者右側面對追夢格林單挑,面框三威脅。追夢格林降低重心保持距離,防突不防投,米爾薩普忽然干拔,出手很快,在輕微干擾下偏出了籃筐。

洛佩茲保護好后場籃板球,庫裏帶球到前場,傳給了左路的卡特。

卡特強突科沃爾,突破上籃在貼身干擾下偏出,籃板球被米爾薩普搶到。

中路卡羅爾不要命的生突過掉了阿米奴的防守,吸引洛佩茲的補防之後分球給右側的霍福德,後者穩穩中距離命中,扳平比分。

從開場的情況來看,老鷹隊在布登霍爾澤的帶領下一飛衝天還真不是白來的,布登霍爾澤真不愧是馬刺系的教練,真的把老鷹隊打造成了東部小馬刺。

籃網隊進攻,庫裏帶球外圍不找掩護,直接攻蒂格一側,變向沒擺脫,吊給了右側要球的洛佩茲,後者背身接球轉身,作勢要強突,球卻重新分到了外線,庫里接球的同時順勢做出了傳球的假動作,蒂格下意識的內收了一步再反應過來自己的重心已經丟了,庫里運了一下球,晃開了飛撲過來的科沃爾,球劃出完美弧線,空心入網。

老鷹隊這邊,米爾薩普和霍福德完成了內傳內的高低位配合,前者找到機會,舔籃得分,幫助球隊予以回擊。

某種程度上來說,在手裏就這幾張牌的情況下,布登霍爾澤把球員們的能力開發到了極致,攻防兩端,老鷹隊的隊員們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趕上籃網隊陣中萊昂納德缺陣,有兩個進攻端不太能拉開威脅的點,庫里在老鷹隊正確的防守思路下,進攻尤為艱難。

籃網隊首發陣容沒有打出優勢來,過往引以為傲的板凳陣容現階段反而成了弱點。JR史密斯的身體狀態對比西部客場之旅稍微好了一些,但是進攻端的手感還是沒有恢復,克勞德只有外表像D,數據上有3,實際上就是個亂戰投手,空位三分很沒譜,貝爾坦斯還在慢慢適應NBA的節奏,畢竟歐洲籃球跟NBA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反觀老鷹隊這邊,被籃網隊「覬覦」了很久,被老鷹隊選中還爆粗口的拉文現在也「真香」了。布登霍爾澤雖然沒有第一時間把他放到主力位置上,但是場均28分鐘的上場時間一點也不比科沃爾少,而只要他在場,球隊的主攻點也是他,布登霍爾澤把拉文當成了吉諾比利在用,拉文德進步也很快,進攻端投籃和突破的選擇上拿捏得很好,事實也證明,籃網隊的眼光真的很好。只可惜,很多球隊都白白錯過了拉文。

拉文和施羅德的后場雙槍幫助老鷹隊在第二節前半段取得了10分的領先優勢,隨後,雙方的主力陣容回歸。老鷹隊將拉文留在了場上,增加一個強力的突破點。

單看長相,卡羅爾和克勞德有些相似,但是打法上卻截然不同,卡羅爾是標準的優質3D,不摻有水分。米爾薩普的攻擊範圍同樣可以外提到三分線外,老鷹隊的進攻陣型拉得很開,拉文突破起來的空間也很大,籃網隊的防守問題多多。

弱勢麾下重將萊昂納德在此,何懼區區扎克拉文。

老鷹隊進攻,拉文分球,霍福德擋拆後面對卡特右側接球中投,空心入網。47:35,老鷹隊將分差分差拉大到了12分。

霍福德真心是一名技術層面上非常全面的內線,這也是他後來在凱爾特人數據明明不太好看,但卻被稱之為「球盲鑒定器」的原因。他也是一名可能數據不太好看,但是在場上一直在做正確的事情的球員,在常規賽,球隊里有這種球員作用還是非常大的。

籃網隊陣地戰,庫裏帶球到前場,在中路看了側面隊友一眼,三分線外一米距離忽然干拔三分,快速出手了。

蒂格沒反應過來,只是伸手輕微干擾,球劃出完美弧線,空心入網。47:38。

老鷹對進攻,籃網的外線壓迫干很強,球只能在外圍做文章,來回傳球。

蒂格接球虛晃,變向帶球進了三分線,一步急停跳投,機會出來了,可惜球也偏出,格林拿下了籃板球。

庫裏帶球到前場,蒂格貼身。格林跑到了三分線外給庫里打了個擋拆。庫里橫移了一步,吸引了霍福德防守,把球傳到了左側50度。

卡特在右側,見是米爾薩普輪轉來防自己,從右側往左側跑位,帶着米爾薩普跑位,抓住一個機會,跳投穩穩的命中。

作為一名超級巨星,庫里的手感爆發是老鷹隊有些難以承受的事情,庫里在進攻端個人進攻和無球跑位為隊友牽扯空間上做的非常出色,老鷹隊的優勢開始慢慢被蠶食。

霍福德中路擋拆,接到蒂格傳球,中路跳投,他沒能把握手感,球偏出,格林拿下了后場籃板球,發動長傳快攻,但是拉文及時對庫里犯規,打斷了籃網隊的進攻節奏。

籃網隊進攻,庫里和格林三分線外打擋拆,左路突破吸引了換防,格林空切,霍福德不得已回防庫里抓住機會,頂着蒂格的防守再度飈中三分。

進入狀態的庫里看起來有些不可阻擋,老鷹隊的領先優勢甚至沒能撐過半場,便只剩下了1分。這一份還是米爾薩普命中壓哨三分搏來的。

當然了,能用手中這副牌,跟籃網隊奉獻這樣的半場比賽,不管是球迷還是媒體,都沒有什麼好不滿的。相反,籃網隊尤其是江銘亮,這個賽季的操作有些迷,着實在論壇上被球迷攻擊的挺多的。

下半場開始,第一回合,老鷹隊科沃爾三分不進,回過頭來,庫里就突破上籃打進還造了霍福德犯規,加罰也命中。籃網隊瞬間將比分反超。

回過頭來,老鷹隊蒂格在籃網隊防守有些大意的情況下飈中三分,重新奪回了領先優勢,不過,這也是老鷹隊本場比賽最後一次領先了。接下來3分鐘,籃網隊忽然加強了防守,用緊逼頂人去限制老鷹隊控衛蒂格的出球,先後兩次斷球成功並且造成了蒂格的一次失誤,球隊打出一波9:2的攻擊波,逐漸取得了一定的領先優勢。

。。。。。。。。

進入狀態的庫里看起來有些不可阻擋,老鷹隊的領先優勢甚至沒能撐過半場,便只剩下了1分。這一份還是米爾薩普命中壓哨三分搏來的。當然了,能用手中這副牌,跟籃網隊奉獻這樣的半場比賽,不管是球迷還是媒體,都沒有什麼好不滿的。相反,籃網隊尤其是江銘亮,這個賽季的操作有些迷,着實在論壇上被球迷攻擊的挺多的。

下半場開始,第一回合,老鷹隊科沃爾三分不進,回過頭來,庫里就突破上籃打進還造了霍福德犯規,加罰也命中。籃網隊瞬間將比分反超。

回過頭來,老鷹隊蒂格在籃網隊防守有些大意的情況下飈中三分,重新奪回了領先優勢,不過,這也是老鷹隊本場比賽最後一次領先了。接下來3分鐘,籃網隊忽然加強了防守,用緊逼頂人去限制老鷹隊控衛蒂格的出球,先後兩次斷球成功並且造成了蒂格的一次失誤,球隊打出一波9:2的攻擊波,逐漸取得了一定的領先優勢。。江枝還是覺得不太可信。

「那你打算幹嘛?順着龐博元給的消息查下去?」

莫丞州頷首,「我覺得他現在應該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才要用這樣的方式給我傳遞消息。剛剛那一拳如果他真的是想揍我,會落在下巴而不是左臉。」

江枝眉毛一挑,「你想幫他?」

莫丞州再次點了點頭。

「我不同意。」江枝冷哼一聲坐在一邊,態度十分堅決,「你都不知道這是不是龐博元想出來的詭計,你就這麼相信他。萬一是圈套呢?」

「我剛剛也說了,他沒有陷害我……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五百八十八章住在一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頂着炎炎夏日似火的陽光,蕭強一臉不想再愛地拖着如灌注水泥的腿緩緩前進,與他相比,前面那位舔著雪糕活蹦亂跳的小公子,更像是個十多歲的孩子。

如果不是突然回來的汪鋒,蕭強還打算這幾天把大論文的主題內容想好,然後泡那麼幾天幾夜的圖書館寫出一篇大綱來,而不是在這烤箱一般的季節跑出來逛街!要是跟個漂亮美女蕭強也許還樂意,然而汪鋒……總有一種他是出來放孩子的詭異既視感。

「電影也看了,衣服你也買了,電玩你也玩了,咱們回家吧?」蕭強有氣無力地哀求道。

「急什麼?」汪鋒剎地一回頭瞪眼道,「被鎖了將近半個月了,我好不容易出來逛逛你應該感謝我!」

蕭強一聽樂了,沒好氣地說:「我在寢室吹着電風扇爽著剛打算去圖書館吹空調呢,你就突然跟個在婆家受氣的小媳婦沖了進來抓着我一頓哭,然後把我扯出來,我還沒找你要心理開導費呢!」

「我不把你領出來活動活動誰知道你要宅多久,你這一路吃的玩的還不是我給你花。拜託你別告訴我今天晚上你打算卷著席子去圖書館吹空調過夜?!」汪鋒詫異地問。

蕭強一個白眼,十分不情願地繼續跟了上去由着他的性子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好不容易解決了阿斯加德那些個進城破事,蕭強也打算下線休息休息了,結果第二天一早,剛收拾完畢,打算去圖書館的蕭強就看到許久未開的寢室大門,轟的一下被撞開了!

他嚇了一跳,逆光看着晨光下門口那黑影,瞬間腦海里出現了:學校趕人回家了;周圍搶劫團伙白天作案了;樓下寢室看門大爺來查違禁電器了;對面沖博單身女碩士終於忍不住了,等一切可怕想法!卻沒想到是汪鋒這位寢室小公子一臉幽怨地看着他。

還沒等蕭強給他打招呼呢,他就跟一個積怨多年的受氣小媳婦一樣,猛撲到蕭強這個當媽的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淚。

正如以前一樣,他又跟家裏賭氣回來了。

下個學期就大四了,也沒多少學生原意回學校讀那幾門有的沒的的選修課,專業課也沒什麼好學的了,老師也沒幾個,基本學生都找到了實習單位,打算學期開始報道,解決完學校一些事情后,立馬身附崗位,一邊實習一邊寫論文。

汪鋒也這麼想,他爸爸背景厚人脈廣,幫他找了個在某公安局下屬派出所的花瓶職位做實習。他也很滿意,畢竟那職位就擺在那好看就是了,基本沒什麼事情可干,所以寫論文什麼的更加輕鬆了。

不過就當他正收拾包裹準備上崗時,一陣「噩耗」突然傳來,嚇得他瞬間軟了。

汪鋒家算是中產家庭,認識的人脈當然也不差,他爸爸在裏面混久了自然就有了暗着攀比的思想。他本來想讓汪鋒先好好畢業,安安穩穩過着日子就行了。卻被公安局長的女兒給震懾住了!

汪鋒實習的那個公安局局長的女兒也跟汪鋒一樣國內大學畢業,之後帶着優異的成績被她爸弄出國,繼續攻讀碩士,這不畢業回來直接上了大城市的外企,才不到一年,房子車子全買了,並且帶着國外的一票大客戶,來到山東某市工藝品廠基地,下了好幾張足以挽救當地持續低迷GDP的大單!

這下眼紅了汪鋒他爸,思來想去,一不做二不休,也不跟汪鋒商量,直接找上了青島最好的留學中介,給汪鋒找了條去西班牙繼續攻讀建築碩士,乃至博士的道路!

這要擱別家小孩早就笑死了,然而汪鋒卻傻了!因為在校就是及格教資深教徒的他就沒想過去考研什麼的,就想踏踏實實找個妹子過日子就完了。不過他爸不依,他媽也鼓勵,沒有辦法,覺得出國也不錯就妥協了。

可是,選英國美國澳大利亞什麼的,汪鋒還能接受,但是一個西班牙汪鋒就哭了——因為他根本就不會西班牙語啊!大學考完了四級他就把英語扔了,這下來了個一竅不通的西班牙語,汪鋒在上第一節語言速成班的時候就跪了。

「你知道有多噁心嗎?英語26個字母我就夠煩的了,它這個西班牙語有29個!!就一個『是』英語三個『am,is,are’就夠頭疼的了,它家,6個!什麼soy,eres,es,somo…巴拉巴拉的!這麼反人類的語言到底誰發明的啊?!他們說話不累嗎?!」汪鋒當時咆哮道。

本來四級就踩着分過的他沒上幾節西班牙語課就崩潰了,他試着看了下西班牙的建築教材,腦子就一個詞「哐當」……

所以他放棄了,跟他爸爸說,然而老爺子已經給他設下了完整的一條路,該花的錢早就花完了,簽證托關係,面簽都沒就直接過了,就等九月份飛過去了!

每天10個小時的西班牙語填鴨式上課,再加上爸媽的壓力,從放假到現在他就沒安穩過,汪鋒瞬間覺得自己生命沒希望終於爆發了,然後又是性子一甩,回學校了……

終於汪鋒好像逛累了,找了一家冷飲店,給蕭強和他隨便點了點東西就坐下來吹空調。

「那你打算真的不回去了?」蕭強發現自己也不會開導就耐著性子問了,汪鋒也只是搖了搖頭,蕭強以為他要玩真的,卻沒想到:

「這十多萬都扔出去了,你說我哪敢不去?我只是生氣他們當初為什麼不問問我的想法!」

「那你也別就頭一甩屁股一歪就跑出來吧?你爸媽不得氣死?」蕭強問。

「錯又不在我身上,我也只是故意氣氣他們。我還特意跑北京上了半個月天黑地暗的西班牙語,在那個什麼塞萬提斯學院,煩都煩死霧霾都吸夠了,太想念咱們大青島美麗的環境~」說着他還故作深呼吸了一把。

「放屁,北京哪來的霧霾?!我看你是太想玩遊戲了吧!你還是打個電話給你爸媽報個平安吧,哪天不氣了去跟他們好好說說。我倒是羨慕你還能繼續讀書哦,過沒幾天我也得跑去工地搬磚養家了!」蕭強一陣嘆息。

「誒誒誒,」汪鋒搖了搖手,驚喜地問,「什麼時候有老婆了?怎麼不跟兄弟我說說?姓甚名誰哪個系的?長的怎麼樣?長頭髮短頭髮?漂不漂亮白不白?是學妹還是學姐還是學弟?喜歡不喜歡吃青椒?說好的單身一輩子你怎麼先破戒……」

「夠了夠了夠了!」蕭強立馬打住,怒道:「誰跟你說要單身一輩子的?!這我可不答應!」說着無奈地搖了搖頭,「隨便說說哪裏是真的,我還單身狗一條呢。你呢,你不是之前有個么?」

「都是玩玩的哪裏是真的?——話說你不回去天天待在寢室幹嗎?不會天天就夢幻世界吧?」汪鋒又嘬了一口都快化了的雪糕。

「一邊想着寫論文一邊玩吧,想着論文搞完後下個學期好好把那些落下的課給補上,然後就參加到浩浩蕩蕩的實習大軍中去了。」蕭強撐著下巴看着外面熾熱的大地。

「那有想好去哪裏實習么?沒找到我喊我爸爸幫你吧,這點面子他應該會給我的。」汪鋒笑着拍了拍他。

蕭強卻不以為然:「算了吧,這哪好意思……」

「那你夢幻世界現在到哪裏了?跟你的那幾個小夥伴浪的快活吧?哎,我可慘了,回家之後我媽就繳了,把我塞進北京補習西班牙語了,幾乎一個月都沒碰了,剛出門的時候給搶了回來!嗚嗚嗚……我的紫色風鈴妹子團……」

蕭強回過眼噁心的看了他一下,接着又望回了外面:「別說了,亂七八糟,現在跨過了那個什麼海到了一個全是神棍的地方,叫什麼阿斯加德的,也沒啥進展天天混日子。」本來想和汪鋒詳細說下的,但想着估計這傢伙又會雞血沸騰地嚷嚷,要來找他玩就隨便輕描淡寫了。

果然汪鋒也沒概念:「那我也差不多,感覺這遊戲玩著也沒意思,但不玩么又手癢,好矛盾哦。對了,鄭扒皮回家了,好久沒去看克克了,我們去找找他吧?」

蕭強突然一怔,腦突然短路了下竟然想不起這個叫克克的是誰,但這現象也只是匆匆一秒,但也讓蕭強自己嘲諷他自己的健忘:「天吶,你知道嗎,你不說他我都快把他給忘了。」

「沒良心!」汪鋒不滿道,但隨即惆悵了起來,「不過也是,這都兩年了(具體時間我也忘了,錯了大家就自動帶入正確時間吧)沒聯繫了,雖然在遊戲里偶爾有說話,但……誒,你不是去過他家嗎?還記得嗎?」

「應該吧……」說完,兩人便起身離開了冷飲店回到了學校。

跟着模糊的記憶,蕭強還是找到了唐克克當年的出租屋,那裏還是一片破舊絲毫沒有人管理,垃圾遍地臭水橫流,就連一個垃圾擺放點都沒有。這是汪鋒第一次來這,不免有些噁心和感嘆。

「這孩子按道理來說賺了很多錢啊,怎麼還住這裏?」他問。

「不知道,不過希望他還住在這吧。」說着他們便到了唐克克住的地方,祈禱著敲了敲門,卻意外地一下子就開了,一陣涼風吹過,門後面就是他們許久未見的唐克克。

讓蕭強更意外的是他以為唐克克現在估計還是一副孤魂野鬼的模樣,屋子內估計也跟乞丐狗窩一般,卻沒想到唐克克不僅穿着乾淨,連房子內都亮敞乾淨,與上一次蕭強過來完全不同!

看到他們倆,唐克克也是大吃了一驚,接着連忙驚喜地拉着他倆進了屋子:「蕭強,汪鋒,你們怎麼來了?快,快進來坐坐!這不學校放假了,你們還在?」

「這不小媳婦又受家裏氣了,就跑回來咯,」蕭強戲謔道。

「你別聽他亂說!不過克克這麼久沒見,你精神不少嘛!」汪鋒驚喜道,「等等,不會是金屋藏嬌了吧?你別擋着我,我要查房!!」說着就往裏面沖,卻什麼也沒有。

「哪來什麼金烏藏嬌,我這家徒四壁的,一隻蟑螂都藏不下。」唐克克自嘲。

「但別說,比上次來乾淨了不止一點點,」蕭強點着頭環視了一圈,「誒,你另外一個室友呢?」

克克眉毛一抬:「搬走了,被我趕走的,他太邋遢了,什麼都不做不整理。對了你們還沒回答我呢,怎麼放假了還在這不走?」

接着蕭強和汪鋒把自己的原因都說了出來,在汪鋒說着的時候蕭強還是在觀察這裏。這裏不僅比原來乾淨整潔多了,就連玩夢幻世界的頭盔都放到了角落裏,在一邊,他竟然發現了一張擺滿書的書桌,上面上攤著一本記滿筆記的書。

「克克……你這是要從良了??」蕭強詫異地走了過去拿起了書,「《高等數學》,《建築設計手繪實例》……我擦,你不會是要重讀吧?!」他驚喜地問。

唐克克輕笑一聲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是啊,打算重讀了,看清了……」

「怪不得我說你那時候怎麼老不上遊戲,原來你真的從良了?!」汪鋒高興地說,「你怎麼突然想開了?你當時不是說就做職業玩家賺錢了?」

他聳了聳肩,說出了自己的原因。

原來他與他公司的老闆在工作上產生了非常大的觀念衝突,不僅在工資分配上也在他工作時間和方式上。現在直播莫名其妙就火了起來,他老闆固執己見讓克克簽約了一家直播平台,直播各種打寶攻略,PK擂台,副本什麼的,這完全就不是克克的風格!他只想安安靜靜殺怪打寶就行了,再加上利益分配上老闆一直在壓榨他,一不做二不休,他就跳槽了。

可沒想到他在找下家的時候,發現整個網游市場都變了樣,都變成了利益熏心浮躁金迷一環扣一環的利益鏈。他想過參加職業團隊,作為選手參加各類PK擂台賽,可是因為他本身就是打寶獵人其水平只能進替補,他也想過自己單幹,可是身體水平的下降讓他選擇了離開。

他越來越想念學校的生活,想念寢室的四人時光,可是已經回不去了。一次他懷着僥倖的心理打電話給了當年的輔導員,問他是否可以回到學校繼續重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