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口的身影,不高,很瘦,看著非常瘦弱,有著一對大耳垂,正是找過來的艾尼路。

此時的他,面色陰沉,雙眼中也充滿憤怒。

「你們接濟我?」

「屎一樣的傢伙?」

「從我身上取到了很多樂子?」

這些刺耳的話,他全部聽到了,讓艾尼路心中的怒火瞬間高漲,蹭蹭的爆棚。

「我身上的這些傷,全是你們做的。」

「我得到的食物,都被你們搶去。」

「無緣無故的暴打我,當做取樂子。」

他的內心憤怒的吼叫,一雙眼睛已是充血,變得赤紅。

「你們才是狗屎!」

「我要殺了你們!」

近乎咆哮的聲音在巷道內響起,艾尼路奔跑起來。

「滋滋滋!」

絲絲閃電在他的身上閃爍,讓他的速度越來越快。

「喲,你是來找我們報仇了嗎?」

「分不清自己實力的傢伙,來找死的嗎?」

少年們都是站了起來,面上帶著陰狠的笑容。

傳聞說這小子被青海人帶走了,他們中有些人還覺得可惜,沒想到轉眼對方就找了上來。

但很快,隨著艾尼路的奔跑,少年們瞪起了眼睛。

「該死,怎麼回事?」

「他變成了閃電!」

艾尼路奔跑出五米后,身體便被雷光包裹,速度瞬息間快的不可思議,眨眼就到了他們最前方一人的眼前。

「去死!!」

大吼聲中,艾尼路映照雷光,顯出身形,一隻拳頭包裹著雷電,狠狠轟在那人身上。

「砰!」

流浪少年瞪大眼珠子,身體彎的跟蝦一般,重重的就飛了出去。

半空中,鮮血便噴吐而出。

一拳,往常眼中如魚肉般的艾尼路,竟然一拳就擊倒了他們其中一人,這樣的場景,讓所有流浪少年都有些懵。

「該你們了!」

但艾尼路沒有發愣,他怒火爆棚,眼中已經露出殺意。

這些傢伙,都該死!他們,必須死!!

雷聲轟鳴中,他幾個衝刺,沉悶的撞擊聲傳出,然後便是慘叫聲。

短短十幾個呼吸時間,巷道中,流浪少年們不斷吐血,全部躺倒在地面上,面上表情一片凄慘。

「艾尼路,不要!」

看著手持棍棒過來的艾尼路,少年們驚恐大叫。

但是艾尼路怎麼會停止,他要將以往這些人施加給自己的痛苦,全部還回去。

掄起胳膊,棍棒一次次打在這些人的身上,讓他們慘叫連連。

艾尼路不斷的掄棍,不斷的落下。

漸漸的,慘叫聲弱了起來。

「你們都要死!」

眼中露出冰冷的寒意,艾尼路看著奄奄一息的眾人,心中殺意無限。

「反正他也看不到!」

「殺了你們!!」

回收商的萬界之旅 握緊棍棒,一道道雷電附加在上面,艾尼路對準其中一人的頭部,就要揮下去。 「不,不要,我們錯了!」

看著頭頂飛速落下的棍棒,流浪少年們害怕了。

死亡的恐懼,令這些少年,一個個都顫慄,驚恐無比。

艾尼路這一刻是真的要殺人,他們都看出來,根本不是在嚇唬他們。

其中一人,躺在那裡,褲襠立刻就濕了,整個人嚇得都痙攣了下。

「轟隆!」

忽然,一道雷霆響徹,震得在場人都是耳畔轟鳴,更巧合的是,那道雷霆正好落在棍棒上。

艾尼路手一抖,向後極速退去。

當他退開后,再抬起棍棒,便見到那木質的棍棒已經變為一團焦灰,手一抖之後隨風飛散開來。

流浪少年們驚魂未定,全身都在顫慄。

這絕對是他們經歷的最驚險的事情,自己差點就死了。生死之際,一道雷霆拯救了他們。

「算你們幸運!」

看到手中棍棒變為灰,艾尼路自然也猜測到了怎麼回事。

他長出一口氣,心中的憤怒,倒也發泄的差不多了。

地上的流浪少年們,眼中的畏懼神色,讓他心中舒服很多,一股淡淡的滿足讓他的憤怒以及怨恨散去了些許。

「現在,告訴我,誰是屎一般的東西。」

帶著冷笑,艾尼路大聲喝道。

流浪少年們身子一抖,對他已經恐懼到了極點。

「我們是,我們是!」

「饒命啊!」

有幾人甚至連忙爬起來,跪在地上,向他求饒,其他人見樣學樣,立刻跪成一排排。

艾尼路舒爽了,看著眼前幾人的模樣,他仰天大笑幾聲,然後轉身離去。

以往被欺負,毆打的怨恨之氣,這下子疏散了,只覺得渾身都爽。

半小時后,艾尼路來到小樹林中,面上帶著笑容。

「我回來了。」

向著前方盤膝坐在那裡的唐恩出聲道,艾尼路的心情很不錯。

「你忘記了答應我的事。」

唐恩睜開眼睛,表情有些嚴肅,雙眼盯著艾尼路,也很認真。

「不是被你阻止了嗎?」

艾尼路不在意的道。

緩緩站起身,唐恩的面龐更加肅然了,艾尼路注意到了不同,心中咯噔一下。

「那不一樣。」

踏步來到艾尼路的眼前,唐恩俯視對方,眼中十分嚴厲。

「有,有什麼不一樣?」

艾尼路感覺到了不妙,向後退了一步。

過婚不候 「無論你以前經歷了什麼不幸,但是,艾尼路。」

「你首先是一個男人。」

唐恩眼中愈加冰冷,嚴肅。

「一個男人,必須遵守自己許下的諾言!」

「答應,別人的事情,就必須做到!」

艾尼路一愣,他從接觸唐恩開始,就沒見過對方如此嚴肅的表情。

一直以來,對方給自己的,也只是溫暖的感覺。

「所以,你必須接受懲罰!」

唐恩的聲音傳來,讓艾尼路渾身一怔。

「懲罰?什麼懲罰?」

唐恩伸出手,語氣很平淡。

「你掌握了我教你的攻擊手段,是不是覺得自己變強了。」

「那麼,向我出手,如果能夠戰勝我,你以後做什麼,我都不會有意見。」

艾尼路震驚了:「開什麼玩笑?!」

他怎麼可能,戰勝得了眼前這男人。

「如果不行,你就得接受事實!」

「事實?!」

艾尼路一顫。

他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緊隨其後,唐恩一掌帶著雷光,已經向他拍了過來。

「砰!」

猝不及防的艾尼路,頓時被一掌拍中額頭,眼前金星直冒,向後狠狠飛了出去。

落在地面上,向著地面,又是滾了十幾米,他方才停下,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旋轉。

卻在這時,艾尼路全身一顫,眼珠子瞪大。

一條腿,正從頭頂,向他狠狠劈來。

「刺啦!」

雷光閃爍,艾尼路向前一撲,躲開這一擊。

「轟!」

地面上出現焦痕,一個深坑出現。

「混蛋,你要殺了我嗎?」

艾尼路咆哮道,但他話音剛落,唐恩已是化身雷電,來到他的面前,一腳直接踹中他的腹部。

「噗!」

大嘴張開,半空中一口鮮血便是飈了出來。

這一瞬間,艾尼路瞪大眼珠子,全身顫抖,真的要以為這年輕男子要殺自己了。

「做錯事情,就要接受懲罰。」

「答應我的事情,也必須做到!」

唐恩身上雷光閃爍,再次來到躺在地上的艾尼路身邊,聲音低沉而又無比嚴厲。

婚內有詭 「滋滋滋!」

一把雷槍釋放這凌厲的光芒,放在艾尼路眼前。

「記住這次錯誤了嗎?」

艾尼路眼角抖動,心中驚恐:「記住了。」

「還會再犯嗎?」

唐恩再次問道。

「不會!」

「絕對不會!」

似乎看到唐恩眼中的質疑,艾尼路大聲吼道。

他是真的感覺到了,眼前這年輕男人,得不到自己滿意的答案,真有可能將他就地處理掉。

一個小時后,艾尼路虛弱的盤腿坐在唐恩的對面,乖巧的像只貓咪,靜靜地聽著唐恩的訓話。

「你的未來,註定要超越那些流浪少年。」

「但你的心性,卻太差了!做人的道理,以前沒人教你,但從現在起,有我在,便會一條條教給你。」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