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劍最終停在了雲錚額前一指處,狂風夾雜着幾滴濕潤的水汽撲面而來,雲錚再度睜眼,便看見面前梨花帶雨的玉晴兒。

玉晴兒緊緊抿著下唇,見雲錚睜眼,手中巨劍一抖,像是威脅般,不讓雲錚有所動作,更像是擔心雲錚又會突然消失。

與此同時,玉晴兒已經泣不成聲,顫聲道:「騙子!」

。 吱吱說:「任何的人和事都不可以動搖我想要成神的決心。」說完,吱吱用力的用自己的左手狠狠在右手手腕上劃下一刀。本來流出來的該是血才對,到她這裡有了些變化。

像是開了閥門的水龍頭,陣陣金光從她身體里抽離出去。

聞卿知道,那些都是功德之光。黑夜的雲層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夜晚的君行嶺變的如同白晝。原子潤擔憂的看著前方想要上前,身邊有人比他還要著急,結果一頭撞上結界被反彈回來。

聞卿悄悄收手,不動聲色看著眼前的一切。

比起靈氣,這令人愉悅舒適的功德照耀如同佛光落在無數精怪身上,彷彿接受了一層洗禮,再次睜眼,清心明朗修為也更高了一層。

伴隨著林中鬼怪的消失,回到原位,一切歸於平靜。

整座山頭籠罩在金光之中,吱吱委屈的看了一眼聞卿。不過片刻,聞卿將她拉到半空中,又離她一米遠停下。

閉眼,再睜眼。

吱吱只覺得眼前的女人氣場瞬間變了,眼神不在純澈,反而變的壓迫力十足,每一道視線都重重壓在心頭上……

碾壓式的滾動。

逼的吱吱有些喘不過氣。

沉悶又悠遠的聲音從遠方而來,隔得那麼遠,又每一聲都那麼清晰。

「眾神歸位。」

吱吱親眼目睹聞卿張開口,聲音卻是從四面八方收攏。

像撞鐘,一聲響!空山徹,令世間萬物臣服。

釋放出去的金光瞬間收攏全都回到她身體內,不僅如此,她感覺自己好像還多了什麼。

「你把狐狸的內丹給我了。」

聞卿眨眨眼,點頭。

「你告訴我,目前你的實力恢復到什麼程度了?」

這一次,聞卿笑而不語。

留給對方意味深長的笑容。

深不可測。

「我要回去找他了,剩下的你解決。雙倍功德之光,你值得。」

聞卿身影消失在空中。視角一轉,隨即落在一塊空草坪上。

她尋著郁時盛的氣息到了這兒,直升機的聲音轟轟作響,風在耳畔肆虐飛揚。

聞卿往前小跑幾步停下,看著前方穿著大衣,戴著手套的男人在夜色中舉步要朝著直升機登上去,最後一刻喊住他的名字。

「郁時盛的。」

他的名字被風卷散了。

四下無人發現聞卿。

而他,終於在最後一刻,手撐在門上,彎著腰身,腳踏在踏板上。似有感應的朝著夜色之中某個方向看去!

隱匿於林中的身影,消失又出現。

聞卿揭開臉上的面具隨手扔到一旁,朝著她的光奔去。

慘淡的一張小臉迎著風反方向追逐,黑絲飄蕩在半空中。

後背的羽翼若隱若現,在郁時盛張開雙手將她納入懷中的那一刻,消失不見。

她在男人懷中喘著氣。

「幸好趕上了。」

郁時盛摸著她的臉,將掌心的溫度傳遞到她身上。「我打算去找你,原子潤說你有危險。」

聞卿調皮的親了親他的唇。

「沒有危險,甚至比以前更厲害了。」聞卿死死捏住手中里的東西,表情有些激動。她似乎已經等不及,迫不及待的想要問他。

想不想和她一起長生不老。

想不想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

。 經過魔族城主的,幾輪亂刀斬技能之後,隊伍中的其它打手,全部倒地。

現在場只剩下張山一個打手,再加上八個輔助職業,還在跟魔族城主奮戰。

在張山持續不斷的攻擊下,魔族城主的血量,慢慢的接近到半血。

為了讓輔助少死一些次數。

張山提前開啟天神下凡大招,並讓輔助全部後退。

反正在開啟大招之後。

他的實力爆炸強,完全用不着輔助加血。

張山開啟天神下凡技能,傷害輸出瞬間就提高了三四倍。

天神下凡技能,不僅使得張山的血量提高了一倍。

更讓他的輸出效率,大幅度的提高。

攻擊力翻倍,攻速也幾乎翻倍。

也就是說,現在張山的輸出,差不多是之前的四倍,猛得一匹。

在張山的迅猛打擊下。

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血量,很快就下降到了半血。

當血量下降到,百分之五十的時候。

只見魔族城主布魯克斯,手上的四把大刀脫手而出,直衝天際。

在天空中,四把大刀匯合成,一把超大號的巨刀,向張山直劈下來。

轟隆一聲巨響。

以張山為中心,一股驚天的波動,向四周漫延開來。

同時,在張山頭上,冒出一道可怕的傷害值。

-980057。

近百萬的傷害,非常的恐怖。

魔族城主一個大招傷害,將張山的血條,打得只剩下一絲血皮。

不過張山絲毫不慌。

張山在開啟大招之後,有一百三十多萬的血量。

就算是只剩下一絲血皮,那也是有三十多萬。

完全不慌。

在魔族城主布魯剋期,施放大招的時候。

張山的攻擊,並沒有停下半分。

他端着手炮,不斷的噴射齣子彈,向魔族城主橫掃而去。

剛才被魔族城主的大招,打掉的血量。

慢慢的就被他吸了回來。

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大招,是一次性傷害。

只要撐過一波傷害,那就完事了。

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大招沒了。

但是張山的天神下凡狀態,並沒有結束。

天神下凡技能,是持續一分鐘時間。

這才剛開啟沒有多久,還早得很。

在天神下凡狀態下,張山快速的打出高額傷害。

一槍下去,就是十萬多的傷害。

而且這個傷害,還會連續跳躍十二次。

不僅如此,在天神下凡狀態下,張山的攻速,還是超級快。

一秒鐘能夠打出,差不多五槍傷害。

現場只剩下張山一個人,在不停的開槍攻擊。

幾個輔助職業,遠遠的站在後面看戲。

反正張山現在,又不用他們加血。

他們還是不要上來的好。

輔助職業雖然,也能打出一些傷害。

但是這麼點傷害,對於五十億血的布魯克斯來說,完全是毛毛雨。

不打也罷。

打輸出的事情,讓張山一個人來好了。

再說了,他們如果上來打傷害的話。

萬一剛好碰到魔族城主,施放出亂刀斬技能,那不是又得白死一次。

那可就太虧了。

為了讓輔助職業,可以陪着他,打到最後。

張山一直想着各種辦法,讓他們儘可能的活久一些。

就像現在,完全就不用他們上前。

等他的天神下凡技能,結束了之後,再讓輔助上前,幫他加血。

除了張山和幾個輔助之外。

其它公會大佬,現在都躺在地上。

哪怕風雲天下也不例外。

他們躺在地上,看着張山單挑魔族城主,不由得紛紛吐槽說道。

「六管大佬實在是太猛了,真.單挑實名BOSS,而且還是魔族城主,這麼猛的實名BOSS。」

「這特么,這到底誰才是BOSS?我都為布魯克斯悲哀,嘿嘿。」

「布魯克斯一個畸形兒,你為它悲哀個毛線。」

「莫非你也是畸形,心理畸形。」

「去尼馬的,你才是畸形,你全家都是畸形。」

「管它是不是畸形呢,給我們爆出神器模具就行,最好多爆幾個。」

「放心吧,神器模具肯定會有的,這麼猛的實名BOSS,要是不爆神器模具的話,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嗯嗯,肯定會爆的。希望爆出一個,我能用的神器模具,嘿嘿。」

「你這種開局就躺屍的人,出了神器模具,有你什麼事嗎?」

「草,說得好像你是站着的一樣。你還不是一樣的躺着。」

「哈哈,大家都一樣是躺着,大哥不說二哥。」

「神器不神器的先放一邊,希望這個布魯克斯,老老實實的把城主金印,爆出來就行。」

「也對,這才是正事,得要給老大,搞個城主噹噹,嘿嘿。」

「放心吧,布魯克斯要是,不爆出城主金印的話,那就出了鬼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