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小看著那些飯菜,忍不住的作嘔:「我不想吃這些東西,你們拿走吧。」

「左小姐,你昨天也沒吃什麼東西,今天再不吃,可就把自己的身體拖垮了,還是吃一些吧。」護士邊說邊把飯盒拿出來,勸慰左小小。

左小小別過臉,乾脆不理她了。

那名護士也不生氣,拿出另一個飯盒,遞給看守的護士,說:「小賈,你也吃點東西吧。」

「嗯,謝謝你,小林。」

賈護士拿了飯盒,坐到旁邊去吃飯。

林護士走到左小小跟前,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頭。

「我不想吃,你別再煩我……」

話說到這,左小小注意到護士手底下壓著一張紙條,頓時打住了話頭。

林護士沖她眨了眨眼睛,自然而然的將飯盒塞到她手裡,「左小姐,今天的菜色不錯,你還是吃一些吧。」

左小小將紙條緊緊地握在自己手裡,心撲通撲通的狂跳,面上強作鎮定的說:「嗯,看你那麼勸我,我就吃一些。」

林護士送完飯,很快出去了。

左小小食不知味的吃了一些,借口去洗手間,將那張被自己汗液浸濕的字條打開。

只見上面寫了一句話——

左小姐,我是唐先生派來救你出去的,今晚十點鐘,我會把警衛和護士支開,到時候你自己跑到醫院的後門,那裡會有別人去接應你。

「咚咚……」

門口忽然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是護士詢問的聲音,「左小姐,你好了沒有?」

左小小將紙條撕成碎片,扔到馬桶里,按下了沖水鍵:「好了。」

應了一聲,鎮定自若的走出了衛生間。

和護士的視線對上,左小小坦然的回到了病床上。

掩上被子,她忍不住長長的舒了口氣。

她就知道,唐先生不是壞人。

他沒有放棄她……

他派人過來帶她走了。

歡喜將整個胸膛充斥,幾乎要將心臟爆開。

左小小唇角微微的翹起,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

晚上十點鐘。

護士歪在床頭,百無聊賴的看著左小小。

左小小則背對著她,看似閉著眼睛,實際上身體僵硬到了極點。

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了。

為什麼那個林護士還沒來?

難不成出了什麼意外?

正在想著,病房裡忽然響起電話鈴聲,左小小嚇了一跳。

下一刻,林護士接起電話:「喂,小林呀,我現在在看護左小姐呢。」 第1452章如意卷:大尾巴狼

林護士說了一會兒話,又看了眼還在沉睡的左小小,起身往外走。

咔嗒——

房間的門被掩上,左小小立刻睜開了眼睛。

心裡猶如在火上烤。

可為了保險起見,她還是沒急著走。

而是耐心的等了一段時間,才從床上翻身下來。

走到門口,貼著門仔細聽了一會兒,確定沒什麼動靜,左小小偷偷地拉開了一條門縫,屏住呼吸看著外面。

醫院從九點半開始,禁止外部人員進入。

這會兒走廊里靜悄悄的,幾乎沒什麼人。

左小小知道機會來了,推開門,想也不想便往外面沖。

噠噠噠……

空曠的走廊里不停地回蕩起腳步聲,左小小一刻也不敢停下。

直到跑到醫院的後門,看到一輛黑色的麵包車。

她急急忙忙的跑上了前,輕輕的叩了叩門。

「嘩啦」車門打開,露出一個平頭的年輕男子,「是左小姐嗎?」

「是,我是!」

左小小點頭。

「快上來吧,我們帶你去見唐先生。」

左小小抬腳剛想上去,旁邊就傳出來了鬧哄哄的聲音,下意識的扭頭看過去,只見沉沉的夜色之下,幾個男人迅速的朝她跑過來。

哪怕隔著老遠的夜色,也能感覺到那幾個人氣勢洶洶。

左小小嚇得連忙跳上了車。

司機迅速的發動了車,很快將那群人甩在了後面。

……

左小小看著那些人不見了,鬆了口氣,問旁邊的男子:「唐先生現在在哪兒?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他?」

「唐先生在他的公寓等著你,等會兒到了那邊,我會把你放下,你自己單獨去見唐先生。」

「哦。」

左小小拘謹的應了一聲,縮在了角落裡,盡量減小自己的存在感。

車子不斷的向前。

一個多小時后,停在了唐南澤所住的公寓下面,男子請左小小下去。

左小小點頭跟他說了聲謝謝。

下了車,走到了公寓的跟前,守衛將她攔了下來,「這位小姐,我們這邊是高級公寓,沒有門卡,或者裡面業主的允許,外人是不能進去的。」

「我是來找唐南澤唐先生的,你給他打電話,說左小姐來了,他會放我進去的。」

守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見她身上穿著病服,形象有些落魄,有些不敢相信她說的話。

左小小急的眼淚都出來了:「大哥,我求求你,你幫幫我吧,現在外面有壞人在等著抓我,只有唐先生可以救我。」

守衛磨不住她的懇求,回到門衛室,給唐南澤撥了一通電話。

……

別墅里,唐南澤身著一件黑色的真絲睡袍,坐在露天的陽台上,煩悶的喝著紅酒。

應付左小小質問的理由,他早就想好了。

但解救左小小的事情,卻一直沒什麼進展。

若是那丫頭記恨他。

被慕洛琛說動,說出什麼對他不利的話……

那結果可就糟了。

手機在桌子上不停地震動,唐南澤將酒杯放下,煩躁的問:「什麼事?」

「唐先生,有位左小姐要見你。」

「左小姐?你確定是左小姐?」

「這……」守衛有些遲疑,「她自己是這麼說的。」

唐南澤頓了下說:「你把電話給她,讓她來接聽。」

電話那頭安靜了片刻,響起一道柔弱帶著哭腔的聲音,「唐先生,是我,左小小。」

「小小,真的是你!」

「是我,唐先生,你能跟門衛說一下,讓我進去嗎?」

「可以,你把電話還給他。」

「好。」

吩咐門衛讓他放左小小進來,唐南澤掛斷了電話。

激動過之後,更多的是懷疑。

在事情敗露之後,左小小就落在了慕洛琛的手上。他為了把她搶回來,派出去了不少人。可慕洛琛防衛森嚴,折損了那麼多人,都沒能把她救出來。

現在,她是怎麼逃出來的?

心頭起了疑惑,唐南澤忍不住想的更多,比如是不是慕洛琛故意放左小小出來,跟她聯合,一起來對付自己……

唐南澤正在思慮時,門口響起了門鈴聲。

他將高腳杯放在桌子上,邁開修長的腿,走到了門口。

咔嗒——

門應聲而開,左小小雙眼通紅的像是兔子一樣,站在門口水汪汪的看著他。

唐南澤的心霎時軟化了下來,「先進來。」

左小小搖了搖頭:「我還是不進去了。」

唐南澤心頭已經有了預感,可還是故作訝異的挑了挑眉,「為什麼?」

「唐先生,我來這邊,只是想問你一件事。」左小小緊攥著雙手,鼓足勇氣,把自己憋了幾天的念頭,問了出來:「我和容先生上床的事情,是不是……你一手策劃的?」

話問完,左小小的淚潸然落下。

不是沒有自尊,而是心裡對他的喜歡,早就比自尊要重上許多。

她挨了那麼久,只想親口聽他說一句——不是我做的,那只是一場誤會。

唐南澤聽到左小小的話,眼底里快速的閃過一道複雜的情緒。

隨即,他微微的彎腰,向左小小行了一個九十度的恭:「對不起,小小……」

左小小聽到這三個字,身體瞬間緊繃了起來。

原來,真的是他做的……

那麼之前,對她諸多的幫助,也只是為了能接近她吧。

左小小萬念俱灰。

抹了把眼淚,轉身準備走。

唐南澤卻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小小,你聽我解釋。」

左小小瘋了一樣抬手,重重的甩開他:「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唐先生,我是傻,我是蠢,但不代表我可以任由你玩弄!你設計我的事情,我可以看在你以前幫我的份兒上,不跟你計較,但只此一次,以後咱們一刀兩斷,井水不犯河水。」

這般的決絕,讓唐南澤的心有剎那的慌亂。

而就在他失神的片刻,左小小抬腳朝著電梯口跑了過去。

按下了下降的按鈕,左小小的眼淚宛若決了堤的洪水,瘋狂的湧出。

唐南澤追著她,跑到了電梯口,再次抓住了她,「小小,那天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沒有……」

「你放開我,我不想聽!」

左小小凄厲的尖叫著,用手腳去掙脫他。

可男人與女人天生的力量懸殊,讓她根本沒辦法睜開,左小小腦子嗡的一聲,張嘴朝著唐南澤的脖頸咬了過去。

牙齒楔入到肉里,有濃重的血腥味流到了口腔里。

左小小卻沒有鬆口,只是更加用力的咬。

唐南澤微微的皺眉,但沒有把她放開,而是抱著她,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到了門口,左小小總算回過神來。

扒住門框,不肯埋進去。

唐南澤試圖拉了幾次,都沒能把她拉進去,索性放棄了,就站在門口跟她解釋:「那天的事情不是我做的,而是南楓做的。你也知道的,她很慕容子澈。所以,當她得知我跟你走的親近,並且要約你一起吃飯,就提前跟餐廳的人打好了招呼,在酒里下了迷藥。你暈倒之後,我也暈倒了。等醒來的時候,才得知你和容子澈的事情……小小,我趕去酒店,你已經被慕家的人帶走了,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沒想過傷害你……」

不知道聽進去了多少話。

左小小的掙扎漸漸的停止了下來。

此刻,她的臉上滿是淚痕,身上的衣服也皺巴巴的,整個人看起來既狼狽又楚楚可憐,唐南澤心念微微的一動,將她抱在了自己的懷裡,放軟了聲音,低低的說了句:「小小,我……我喜歡你……」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