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走的極慢,還是走到了小別院的門口,柳染錦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趙晨揚也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柳染錦,似乎在等著柳染錦開口講話。

柳染錦沒有看趙晨揚,看著小別院的裡面,那那地上的竹影稀疏。

「都送到這裡了,你還是回去吧,我說過,不伺候的。」柳染錦語氣淡漠,十分的疏遠。

「我又沒有叫你伺候,只是陪著你罷了。」趙晨揚似乎覺得好笑。

「不需要!」柳染錦冷漠的回答,走進了小別院,然後轉身關上了門。

趙晨揚站在門口,那淺淺的笑意消失了,留下的是緊皺的眉頭。

月光靜靜的灑在地上,倒影著趙晨揚孤獨的身影。

柳染錦走進了房間,關上了門,然後脫去衣物,去沐浴。

每晚,小豆自然會準備好一大桶的熱水,放在帘子後面,柳染錦吃過晚膳就可以過來沐浴。

柳染錦剛剛坐進浴桶,在熱水裡才覺得安逸舒適的時候,房門被推開了。

柳染錦立刻警惕的不再有動作,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

「是我。」是趙晨揚的聲音「你以為關上門,我就進不來?」語氣不溫不火,然後柳染錦隔著帘子看見趙晨揚坐在凳子上,給自己倒茶喝。

趙晨揚十分安穩的在喝茶,沒有看過去一眼。

柳染錦才微微放鬆了一些,慢慢的洗了起來。

「染錦,你真的與以前不同了,以前,你只會安靜聽話的帶在這個小別院里,不會去跟栗梅,青碧,曼珠,暗裡爭鬥,更不會主動要求我來你這過夜,一直默默的愛著我,一直都那麼的安靜,卑微,聽話。」趙晨揚放下杯子,看著空空如也的被子,輕聲的說著。

柳染錦慢慢的洗著,聽著。

「現在的你,不再想生活在這個小別院里,敢與我爭鬥,敢出去找男人,故意給我難堪,讓別人看我的笑話。變得聰明,勇敢,甚至是冷酷。也不再愛我,也不願意安靜卑微的生活了。」趙晨揚就那麼輕聲的說著,似乎帶著一絲無奈和落寞。

「的確,我從未對你有過感情,但是,栗梅和青碧走了以後,剩下曼珠和你,家姐跟我說,現在應該好好珍惜眼前人,能默默的愛著我的人不多,能安靜的陪著我的人不多。」趙晨揚似乎在講述著自己的心事,也是真實的發至內心的話語。

「所以,染錦,留下來吧。那件事,我跟你道歉。」趙晨揚輕聲的說著,很真誠很真誠。

柳染錦冷哼一聲「趙晨揚,就算你把你心裡的話都掏出來給我講,我也不會動情的。你就是你,不會改變的。連自己孩子都不放過的人,我真不知道你的真情何在。」

趙晨揚微微捏緊手中的空杯子,心裡無比的複雜。。 「趙晨揚,就算你把材米油鹽說盡,我也不會放棄我的決定的,你還是儘快寫一封休書給我,我們各走各的路,我不打擾你,你也別打擾我。」柳染錦繼續冷漠的說道。

趙晨揚抿唇,微怒的轉眸看著帘子裡面的人。

柳染錦拿著白色的布巾在擦拭著自己的雪白的身子,趙晨揚透過那帘子,還是看的一清二楚,立刻轉過了頭,不去看柳染錦。

柳染錦雖然算不上傾國傾城,卻也有她獨特的嫵媚之處,依舊動人迷人。

趙晨揚以前從未看見過這般好看的柳染錦,這一滴滴的水聲都是那麼的撥動人的心弦。

趙晨揚一直沒有說話,也剋制著自己沒有去看柳染錦沐浴。

過了一會兒,柳染錦穿著褻,衣走了出來,依舊是一臉的淡漠「趙晨揚,你要麼現在就寫休書,要麼就立刻滾,我要睡了。」

趙晨揚聽見那個『滾』字,立刻轉頭看著柳染錦,不悅道」今晚我就在這裡休息,非要和你同床共枕!」

柳染錦轉眸看著趙晨揚,冷聲道「我不介意與你在打一次。」

空間似乎一下子凝固下來,趙晨揚和柳染錦對視著,誰都不服輸一般。

而突然,趙晨揚起身,快速的走到了柳染錦的面前,一把抱起了柳染錦走向了床邊,這行動的速度驚人!

柳染錦反應過來,人已經在床上了,趙晨揚立刻欺身而上。

「趙晨揚!滾開!別怪我不客氣!」柳染錦一般推著趙晨揚,一般叫著,心裡才明白這趙晨揚會移形換影!

「嘶」柳染錦的褻,衣被撕開,露出粉紅的肚兜,上面綉著鴛鴦的圖案,十分的好看。

「你早已經是我的人!不準反抗!你本該伺候我!」趙晨揚握住柳染錦的手,說道。

「誰是你的人!我與你沒有半點關係!」柳染錦說完,趁著趙晨揚停頓下來,一把推開了趙晨揚,把自己縮在角落裡,緊緊的拉著衣服,遮住這個身體。

趙晨揚差點跌落到床底,立刻有了怒意,但轉頭看見柳染錦的模樣,一下子就停頓下來,那些怒氣也消失了許多。

柳染錦整個人都縮在那個床角里,披散著頭髮,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服,那雙眼眶早已經泛紅,如同一個可憐的困獸,讓人心生憐憫。

「我又不是採花大盜,你哭什麼。」趙晨揚柔聲道。

柳染錦一聽見『哭』,眼淚還真的掉了下來,她是真的害怕,那是她的一個噩夢,似乎永遠都不能消失。

趙晨揚不由得一愣,立刻坐過去,伸出手,擦著柳染錦的眼淚「說哭你還真哭,我本想對你好,你卻老是惹我生氣。」

柳染錦一把拍掉了趙晨揚的手,微微哽咽著,卻又帶著倔強一樣的說道「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同情。」

趙晨揚看著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久久沒有說話。

柳染錦擦掉自己的眼淚,看著趙晨揚冷聲道「立刻出去!」

「我說了,我會留下陪你,再說了,你現在讓我出去,那些丫鬟和家丁看見了,我多沒有面子。」趙晨揚輕聲的說著,帶著一絲笑意。 柳染錦看著他「我就是要你沒面子,立刻出去!」

趙晨揚冷下臉,看著柳染錦,下一秒,卻一下子躺在床上,耍無賴似的「我不走,你也不準離開、」

柳染錦看著他這副模樣,有了隱隱的笑意,趙晨揚也會這般像個孩子。

那些在書上看到是一樣:一個男子在你面前表現的像個孩子,便是真心對你。

柳染錦心裡一緊,這趙晨揚難道也是真心對自己?

心跳微微加快,這是她自己意料之外的。

「快些睡吧,明日我還要起早。」趙晨揚的確是真的有些困了,拉過被子,和衣而睡。

柳染錦縮在哪裡,看了趙晨揚許久,趙晨揚似乎是真的睡著了,不會在對她做什麼了,柳染錦才小心翼翼的背對著趙晨揚躺下了,聽了聽趙晨揚依舊沒有動靜,才安心的睡去。

夜晚的星星不停的閃耀著,與那個大月亮形成美麗的夜空。

————-

翌日,清晨,外面的陽光灑進了窗檯,整個房間顯得十分的明亮。

柳染錦一直背對著外面睡著,而在她的旁邊早已經沒人了。

柳染錦睡到了自然醒,起身看見趙晨揚已經走了,就知道他已經去上朝了。

梳妝打扮,略施粉黛,一身淡紫色的長裙,腰上束著綠色的長綢,簡單卻十分的好看。

當柳染錦打開門,看見院子里的一切,就微微睜大了眸子,愣在哪裡。

小別院里,到處都是一盆一盆的各種盛開的花,紅的,白的,藍的,紫的,各種色彩爭奇鬥豔般的盛開在陽光下。

空氣里也飄蕩著各種花朵的芬芳,令人陶醉。

柳染錦就那麼看著,想起了昨日趙晨揚的話:你若喜歡花,告訴我便好。我可以叫人栽種給你看,別人的花,就不要接。

他倒是真的做到了,今天就叫人搬來了各種花。

趙晨揚的確是記住了柳染錦喜歡花,這讓柳染錦還是心裡有些觸動,但觸動歸觸動,這讓趙晨揚休了自己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就像是有些路,一旦開始了啟程,就停不下來了。

不管怎麼,任何女子都喜歡美麗的花朵的,柳染錦自然是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欣賞機會的。

柳染錦走進滿都是花的院子里,在明媚的陽光下,欣賞著各色的花朵,看看這朵花,聞聞那朵花,十分的開心。

直到,小別院的門口出現了一個人,面帶著溫柔的笑意,問道「可喜歡?」

柳染錦從一朵花上抬頭,隱去了笑容,看了趙晨揚一眼,心虛道「不喜歡。」

趙晨揚笑著走了過來,揶揄道「那你怎麼才喜歡?」

「你有本事,自己種出這麼好看的花來,我可能會喜歡。」柳染錦回答。

趙晨揚先是微微皺眉,然後又笑道「好,我今日就開始學種花,開了花,就給你看。」

柳染錦沒有想到趙晨揚答應這般的爽快,看了他一眼,然後不再說話。

「今日我沒有特別著急的事情,我陪你出去逛逛,解解悶。」趙晨揚柔聲說道。 陽光灑在街道上,人來人往,京城一直都這麼的熱鬧。

趙晨揚陪著柳染錦在街道上閑逛著,柳染錦只是慢悠悠的走著,不說話,也沒有表情。

而趙晨揚卻看著街道兩旁賣的什麼東西,看見了胭脂水粉,便會問柳染錦「染錦,可喜歡這個胭脂水粉?」

柳染錦看了一眼那小攤上的東西,轉眸,繼續走。

趙晨揚自然是認為她不喜歡,便繼續陪著。

一路上,平時少話的趙晨揚,都在問著:染錦,喜歡這個么?

柳染錦自然是淡淡一瞥,不理睬。

趙晨揚漸漸也明白,柳染錦是不願意搭理自己。

可這樣難得一般的包容,只是為了修鍊愛情,或許可以,倆人之間真的可以培養出感情來。

可是感情那種事情,說不清道不明,如是驕陽,又是冷雪。

一路上,趙晨揚也沒有在出聲,安靜的陪伴著。

柳染錦悄悄的看了趙晨揚一眼,趙晨揚臉上看不出喜怒,十分的平靜,似乎很有耐心和閑心。

這時,前面的一個布莊的門口,有很多的人都在排隊等著買布似的,看熱鬧的人也很多。

「這應該是新開的布莊,進去瞧瞧吧。」趙晨揚轉頭看著柳染錦,說道。

柳染錦微微皺眉,的確是想做幾件衣裳了,便點點頭。

趙晨揚有了絲笑意,便帶著柳染錦擠過人群,走進了新開的布莊。

布莊里人很多,各色的布料都掛的極好,站在櫃檯前的老闆不停的忙著收錢,幾個做工的也不停的在給買布的人拿布料。

趙晨揚環視了一圈布莊,然後問道「喜歡什麼顏色的?」

柳染錦一直在看著那些布料,看著喜歡的顏色和花色,最後將目光定格在了一塊紫色的小花布上,說道「我喜歡那匹布。」

趙晨揚看過去,點點頭「買了便是。」說著,就走去櫃檯叫道「老闆,給我拿那匹布。」

「好咧。」老闆一邊忙著一邊應著。

而突然,耳邊傳來聲音「相公,你也在這裡。」是曼珠帶著丫鬟,一臉的笑意。

趙晨揚看見曼珠,露出笑意「嗯,有喜歡的布匹?」

「嗯,就是相公叫拿的一匹布,剛才我進來第一眼就看上了。」曼珠笑著說。

趙晨揚微微皺眉「你也喜歡這匹布?」趙晨揚說著,轉頭看著柳染錦。

柳染錦站得不遠,自然是聽得清楚。

曼珠順著趙晨揚的視線,也看見了柳染錦,笑容微微愣了一下,還是繼續笑著「相公原來是陪著妹妹來的,妹妹也喜歡這匹布?」

「大夫人若是喜歡,我就不要了。」柳染錦禮貌的淡笑,然後轉身就朝門口走去。

「染錦!你別鬧,這一匹布可以做兩件衣服的。」趙晨揚立刻過來,拉住柳染錦。

「一個花色能做兩件,穿在兩個人身上,就算我不介意,大夫人也會介意的。」柳染錦淡漠的說道。

「妹妹,這話說的,你不介意,我自然是不介意的。」曼珠立刻說道。

「您畢竟是大夫人,我一個小妾哪能跟你穿一樣的衣服!」柳染錦心裡可介意著呢。 「妹妹若是這樣說,我做姐姐的,在寬容大度也無用了。這匹布就讓給妹妹吧。」曼珠只好佯裝無奈的說道。

「別,大夫人這份情,我領不起!」柳染錦說完,轉身就走。

趙晨揚站在旁邊,一直微微皺眉不說話,柳染錦一要走,立刻拉住了柳染錦的手腕「好了,不買就行了。」趙晨揚無奈的說著,看著曼珠「要不要一起無逛逛?」

「相公既然是陪妹妹,我就不去了。「曼珠露出微笑說道。

「趙晨揚,你給我放手!「柳染錦扳著趙晨揚的手,可趙晨揚握著她的手腕,握的緊緊的。

「走吧,我陪你去逛逛其他的地方。」趙晨揚不理會柳染錦的不滿,拉著柳染錦就出了布莊。

曼珠只是看著,那笑容漸漸的消失了。

「這麼大的太陽,誰還去逛啊!不熱死了!」柳染錦掙扎不掉,不悅道。

「那我帶你去喝涼茶解暑。」趙晨揚面對柳染錦不悅模樣,依舊顯得十分的有耐心和寬容。

「我不去!你自己去吧!」柳染錦生氣的說道,站在烈日下,額頭有了細細的汗。

趙晨揚頗是無奈,卻還是站在柳染錦的面前,伸出手臂,用袖子擦了擦柳染錦額頭上的細細的汗珠,十分的細心而溫柔。

柳染錦低著頭,不去看趙晨揚溫柔的模樣,怕被吸引了。

「走吧,這布沒有買成,總得讓你開心一下,不然我這帶你出來逛都白逛了。」趙晨揚柔聲說道。

柳染錦低著頭,只好被趙晨揚拉著往前面走,走過人群,然後走向那火紅的太陽。

走到一家茶鋪,趙晨揚帶著柳染錦坐到了茶鋪下面,要了兩碗涼茶,倆人都喝了下去,才覺得十分的舒服。

柳染錦喝完涼茶,安靜的看著街道上的人來人往,靜靜的發獃,這樣也是一种放松。

趙晨揚看著她,倒是也沒有出聲,也發獃一般的看著柳染錦的側臉。

生活或許就是這樣,在這個炎日酷暑的夏天開始,無非是吾看著行人,看著過客,而汝看著吾。

而突然,一個人身影闖進了柳染錦的視線,柳染錦立刻不再發獃,看著那人冒著大汗跑了過來。

趙晨揚也看了過去,是青武。

「大人,可算找到你了,京城以北的那樁毒殺案有新的線索了,您快點過去吧。」青武喘著氣說道。

趙晨揚看向柳染錦「你自己先回去吧,不能陪你了。」說著,趙晨揚就起身準備離開。

柳染錦一聽見斷案,心裡就很想去跟著,自小一樣跟著爹去斷案,對於斷案有著獨特的一種感情,一種喜歡。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