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子早有心理準備:「我知道了,謝謝姐姐的提醒。姐姐您看哪些是假東西?我給帶回去處理了,免得在你們家佔地方。」

「行叭,辛苦你了!」李星星把假東西剔出來,「可以再當二手貨賣掉。」

小豆子笑道:「我正是這樣打算的。」

一多半兒呢,砸了多可惜。

他覺得很不好意思,自己竟然買假貨送給李星星,得虧她長相漂亮又心地善良,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又送自己許多營養品。

一輩子都報不完的恩呢!

李星星則把四件值錢的收進去,剩下的就扔進一個空箱子裏。

晚上燙燙腳,鑽進被窩裏,她問夏明星:「你說,哥哥會怎麼回復爹?他是知難而退呢?還是堅持到底?說實話,對嫣然姐姐的才華氣質,我很佩服,眼神正,有涵養,比那些成分好卻刁鑽粗鄙的強一百倍。」

這個時代呀!

沒法說。

夏明星摟着她:「看大哥自己的心意。」

因媳婦來自五六十年後,他已借光了解未來的許多事情。

「我知道啊,肯定看他的,無論他最後怎麼選擇,我們都得支持他,大不了提前做準備,把他送到犄角旮旯的地方蹲上十年八年。」李星星異想天開,「咱們被影響到,咱們就回家啃紅薯!我偷偷地養你,不叫人知道!」

「沒那麼嚴重。」夏明星笑道,「早點睡,明天聽聽大哥的回復。」 這個人的實力,竟然已經強到這個地步了嗎?

隨後,葉正海默默地轉身,映入他眼帘的,是那個熟悉的面具。

對方的個子不是很高,大概只有一米七左右,但是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葉正海都不由地冒冷汗。

而在那人的臉上,則是帶着一張白色的面具,完全看不清他的面容。

「是你。」

葉正海冷冷地說道:「四十年前,在金家擊敗我的,就是你。」

「沒錯。」

面具人回答道:「沒想到四十年過去了,你還在調查這件事。

本來你躲在東陽市這裏,我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你的,但是你偏偏不甘沉寂,硬要調查當年的真相。

不知道是說你執著,還是說你笨拙啊。」

「念卿她,是不是被你抓走了?」

葉正海冷聲問道。

「呵呵,呵呵……」

面具人瘋狂地笑了起來,聲音竟是既像女人又像是男人:「四十年了,你還是沒有放下啊。

那我就告訴你吧,魏念卿,卻是是被我抓走了。」

葉正海聞言,眉頭緊皺,同時他的雙拳也是緊緊地握了起來,恨不得直接衝上去將面具人大卸八塊。

「回答我,念卿她是不是還活着?」

葉正海問道。

「呵呵,活着?」

面具人笑道:「她在被我抓來的第三天,便咬舌自盡了,你說她還活着嗎?」

葉正海聞言,先是微微一愣,隨後眼中便是透露出了一種悲傷和憤怒交織的情感。

「我要你給她陪葬!」

葉正海怒喝一聲,隨後便是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了面具人的身邊。

葉正海對葉家拳的理解,可以說是到了一個爐火純青的境界。

因此他的出手,不論是角度還是速度,包括招式的選擇,都是恰到好處的。

面對着葉正海的進攻,那面具人竟是不躲不閃,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句:「滾。」

隨後,一道無形的勁力便是以面具人為中心爆發開來,直接轟在了葉正海的身上。

「噗!」

下一秒,受到這股勁力攻擊的葉正海直接是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也像是斷線風箏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怎,怎麼可能?」

葉正海迅速調整了自己的呼吸,壓制住了體內的氣血翻湧,但他臉上的震驚之色久久不能散去。

「習武之人,依靠着對體內氣勁的掌控,從而發揮出超出尋常的力量。」

面具人一招擊敗了葉正海之後,不僅沒有趁勝追擊,反而還喃喃自語了起來:「而成功掌握了這股氣勁的武者,大致可以分為五個層次。

第一,明勁,可以將這股氣勁以最直接的方式釋放出來,發揮出三倍於自身的強大力量。

第二,暗勁,可以將人體內部隱藏的氣勁通過隱藏的方式迸發出來,力量可以達到明勁的數倍。

第三,罡勁。到了這個層次,便可以將體內的氣勁外放,形成一種看不見的無形之氣。

第四,化勁。這個層次的武者,可以將這種提煉出來的氣勁融化進自己的每一個器官之中,從而大幅度增強自己的身體素質。

古往今來,凡是能達到這個層次的幾乎可以用屈指可數來形容。

但是你,葉正海,你不僅達到了這個層次,甚至還突破了這個困擾了華夏武者幾千年的桎梏,達到了人類所能修鍊的極致,也就是第五個層次,通神。」

葉正海站起身來,聽着面具人的自言自語,他的心裏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了。

沒錯,他通過這四十年的修鍊,早已經突破了化勁巔峰的層次,來到了傳說中的第五個層次。

這第五個層次並沒有大成小成之分,甚至知道通神這個層次的人都不多,而他,卻是在有生之年達到了。

進入通神這個境界之後,葉正海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實力的強大。

只要他像,他的舉手投足之間都能發揮出強大的氣勁。

葉正海本以為只要自己達到通神的地步,就可以放心地去調查金家的秘密。

但是,剛才面具人的出手,完全打碎了他的幻想。

「葉正海,想必你很疑惑吧,為什麼你已經進入通神這個層次,卻還是打不過我?」

面具人笑道。

葉正海看着面具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當然很想知道,為什麼面具人的實力會這麼強,這種強,彷彿已經完全超過了通神這個層次。

難道說,在通神之上,還有更強的層次?可是,這可能嗎……

「葉正海,你千算萬算,想必沒有算到我的實力竟然超出你這麼多吧?」

面具人笑道:「本來你可以安穩地渡過你的下半身,不過現在,你的好日子結束了。」

葉正海聞言,眼珠轉了一圈,隨後竟是果斷地轉身向大門逃去。

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面具人的對手。

他用盡全力的一擊,結果在面具人這裏卻是連碰都碰不到對方。

面具人見狀,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

誠然,葉正海的速度很快,已經快到了看不清的地步。

但是,面具人的速度更快。

一個眨眼之間,面具人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葉正海的身前,同時他右手伸出,對着葉正海這麼輕輕地一揮。

「唰!」

隨後,只見一道無形的氣勁掠過,直接是轟在了葉正海的身上。

葉正海的瞳孔陡然放大,強者的直覺讓他感受到了一絲危險,但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這種出手,根本不是人類能躲得開的。

「噗!」

隨後,葉正海便是又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也是被這股氣勁給轟到了牆上,最後更是直接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一直在旁邊的金啟星和金永延見到這一幕,完全就是震驚了。

要知道,葉正海可是龍榜第一的高手,結果在這個人的手裏連一招都接不下。

難以想像,這個人的實力究竟強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層次。

還是說,他已經超脫了人類世界的範疇?「把他帶回燕京城。」

面具人解決掉葉正海之後,對着金永延說道。

金永延甚至都不敢看面具人一眼,只是恭敬地說道:「我明白了。」

金永延雖然是金家的高層,但是在面具人的面前,他連個屁都不敢放。

想當年,金家正處於落寞的時候,便是面具人給了金家一定的金錢和地位,所以金家這幾十年來才能發展的這麼快,成為燕京城的第一家族。

雖然他不知道面具人的真實身份,更加連面具人的臉都沒見過,但他深信不移的是,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面具人辦不好的事情。

就在金永延準備將葉正海帶走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一道人影如同羽箭一般,直接從側面攻向了金永延。

對方的速度極快,即便是金永延都是有些反映不過來。

隨後,金永延下意識地將罡勁外放,將右臂揮了出去。

不過,就在這時,那道人影突然是改變了方向,身體突然是直線下降,竟是直接攻向了金永延的下盤。

金永延的肩膀上扛着葉正海,這使得他無法迅速調整姿勢。

因此,那道人影的右腳,狠狠地踢在了金永延的小腿之上。

「嘶!」

金永延倒吸了一口涼氣,之感覺自己的小腿一疼,而他手中的葉正海,也是被對方給搶了過去。

待得那人影落地之後,金永延才終於是看清對方的身份。

「葉秋……」

沒錯,這道人影便是葉秋。

當時葉正海用極其冰冷的語氣讓葉秋離開這裏,葉秋便意識到這裏可能要發生什麼事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