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狐眼睛帶着淚水,哭泣地說道。

“我一定會爲弟兄們報仇的!”

南天咬牙切齒地說道。

此仇若是不報,不共戴天!

弟兄們的亡魂,讓南天心疼無比。

看着,草地上的斑斑血跡,還是一些被炸裂到了殘肢斷臂。

南天這個七尺男兒,也是不禁流出了淚水。

“弟兄們,你們走好!”

南天深深地鞠了一躬。

“快走!隊長!”

陀浩氣推了推南天。

閻羅之子,白馬殺神的大部隊,還在窮追不捨。

看樣子,他們似乎想把南天等人全部趕盡殺絕。

相比白馬殺神的人,閻羅之子的人,因爲裝備了許多現代化武器,因而特別的恐怖。

對南天等人造成的傷害,也最爲大。

閻羅之子面目猙獰。

“發射,發射!用大炮,用機槍,再用導彈!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他們全部幹掉。”

“斬草不除根,吹風吹又生!”

“真的沒有想到,這羣小子,肉身竟然如此變態!我靠,剛纔可是大炮轟擊呀!”

“大炮轟擊,都炸不死你們!你們真是牛逼!若是不把你們殺掉,我還能睡着覺嗎?”

總裁愛上冷血灰姑娘 閻羅之子陰狠地說道。

南天雙目血紅,怒氣通天!

南天絕對摺身過去,與那些人拼了!

南天恨這個大草原禁制重重!

不僅禁制住了自己的古武修爲與機甲修爲,更連自己的生命空間也被暫時隔絕了起來。

南天想要召喚小巖,扎特等人出來。

但是,沒有辦法,現在生命空間完全處於無法連接的狀態。

只要,生命空間能夠打開,太谷號飛船一出來,還不是瞬間碾壓這些人。

比科技武器,這些人哪裏有s級飛船齊全。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

南天只有肉身修爲。

肉身修爲有時候,不到一定境界,最爲無用,更多的時候,就是蠻力!

不像古武修爲,最起碼可以催動真氣,發出古武祕技。

又或者,像機甲修爲,可以召喚機甲,進行各種變幻,發出離奇百變的攻擊。

閻羅之子有科技武器!

白馬殺神,有大量訓練有素的殺手。

不管怎麼比較,南天只要折身回去,就是死路一條。

蠻力再大,也架不住機槍大炮,以及人海戰術呀!

“隊長,快跑!不要管我們了!”

陀浩氣與茅凱樂說道。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后 陀浩氣與茅凱樂腿部都受了點傷,無法跑得太快。

很快就會被白馬殺神的人追到。

見南天沒有意思要跑,陀浩氣急了!

“隊長,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呀!隊長,你註定是閃耀星空的大人物,只要躲過此劫,肯定會爲我們報仇的。”

陀浩氣說道。

“去死吧!”

從草地裏頭,驀然間躥出來兩個殺手。

兩名殺手一前一後,兇狠地殺向南天。

“隊長,小心!”

茅凱樂立馬跳過去,擋在南天身前。

“噗嗤!”

“噗嗤!”

刀刃入體,刺穿了茅凱樂的心臟。

南天一怒!

雙掌拍出,打在兩名殺手的身上,將兩名殺手給拍碎成了肉沫。

南天抱起茅凱樂,喃喃地道:“凱樂,你怎麼這麼傻!你不相信你隊長嗎?你的隊長,足以應付那兩個殺手的!”

“隊長,快跑!不要耽誤時間了!把小白狐帶着,跑吧!”

茅凱樂拼盡最後一口氣說道。

“走,隊長!”

陀浩氣也是催促着。

“轟!”

“轟!”

閻羅之子又發起了第二輪炮彈轟炸。

再不離開,就全都要死了。

南天沒辦法了。

南天咬了咬牙,揹着小白狐,狂奔而走。

此刻,又有十幾個殺手奔襲而來。

陀浩氣爲了纏住殺手們,拼死抱住了幾個殺手。

“可惡!找死!”

幾名殺手一怒,抽出劍刃,對着陀浩氣就是一陣狂砍。

可憐,陀浩氣,被幾名殺手砍成了碎片。

“投發毒氣彈!”

喪心病狂的閻羅之子,見到遲遲追不殺南天,便下達了命令。

“大人,毒氣彈,是生化武器!被聯盟列入一級禁品。比強化藥劑都要高出二個等級!”

有人勸說着閻羅之子。

科技發展到機甲時代。

毒氣彈這種生化武器,威力實在是太大了。

一旦投放,方圓萬里幾乎是寸草不生,一切生物只要不戴專業的防毒面具,都是難逃一死。

本着人道主義精神,就連銀河聯盟銀河軍內部編制也不允許使用毒氣彈!

“管他呢,我們現在身處何地不清楚呢!銀河聯盟的審判所找不到我們的!全體戴上防毒面具,然後投發毒氣彈!”

閻羅之子猙獰地吼叫着。

“該死的!我的手下有一半以上都沒有攜帶防毒面具呢!”

白馬殺神出來反駁了。

“我管你呢!”

閻羅之子囂張地說道。

“只要我的人,都帶了防毒面具就行!”

“我殺了你!”

白馬殺神率然出手,手持圓月彎刀,就要和閻羅之子拼命。

但是,驀然間,白馬殺神,渾身一冷。

原來,周圍閻羅之子的手下,都持着火箭筒,或者機槍,對準了白馬殺神。

火箭筒,機槍上面都裝有自動跟蹤系統。

一旦發射,威力驚人。

白馬殺神自認身手敏捷,也難免會掛彩!

“算你狠!”

白馬殺神揮了揮手,一邊拿出防毒面具戴在臉上,一邊帶着手下們趕快離開這裏。

“發射!”

閻羅之子大吼一聲。

www ⊙тт kǎn ⊙co

毒氣彈紛紛而射!

“碰!”

沒有驚天動地的響聲,但是一瞬間,以炮彈爲中心,四處黑霧四起,還有一絲絲淡薄地,看不出來是綠色還是黃顏色的煙霧,隨風飄蕩,一直傳播了很遠。

“什麼味!”

小白狐皺了皺眉頭。

“不好,這是毒氣!有人投放了毒氣彈!”

小白狐是做間諜出身,知道很多情報,見識出色無比。 “毒氣彈!”

南天也是心中一凜。

南天肉體強橫,達到八品武尊這個層次後,幾乎是百毒不侵了。

毒氣彈的毒氣,對南天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但是,小白狐就不一樣了。

小白狐肉體凡胎,哪裏能夠承受毒氣。

不一會兒,因爲吸入了毒氣。

小白狐臉色慘白,渾身痙攣起來,眼看就要死掉了。

“隊長,你不要管我了。我吸入了毒氣,是活不了了。你快點把我放下來,然後快走吧。”

小白狐喃喃低語道。

“不不,小白狐,你不會有事情的!”

南天聲音堅定地說道。

“我已經失去了茅凱樂,陀浩氣那羣弟兄!我不能讓你再有一絲閃失。”

南天心中一發狠,看着遮天蔽日的黑霧和若隱若無的特殊氣體。

南天知道不能在這裏多待了!

方圓萬里的空氣都被污染了!

南天要帶着小白狐儘快離開。

“跑!”

因爲沒有古武真氣,南天無法催動游龍身法與凌波微步。

南天光憑肉體的力量,揹着小白狐,快若閃電般地奔逃着。

單純依靠體力跑步,是非常累的。

南天腿部肌肉都拉傷了。

但是,南天強忍着疼痛,依舊是狂奔着!

小白狐必須要儘快離開毒氣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