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講機那邊傳來了回復的聲音。

葉簡汐忙拿起對講機,對那邊說:「周文達,你現在在哪裡?」

周文達報告了具體的位置。

葉簡汐這才知道,周文達出來之後,第一時間就是去救老太太。

只是柏原崇的人,同時也發現了他們,現在他們正在被追逐。

慕洛琛冷聲命令,所有人過去支援。

快艇迅速的朝著周文達所在的方向駛去。

趕到的時候,柏原崇和周文達一行人已經開了火。

槍聲在海面上響起,快艇在不停地碰撞。

此刻的戰鬥和貨艙上的戰鬥全然不同,周文達一行人,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

剛和裴家的人惡戰過,加之柏原崇帶來的人多,慕家的人完全處於劣勢。

周文達能撐到他們過來,已經很不容易。

慕洛琛快速的指揮著眾人,讓他們從兩側攻破柏原崇的圍攻,然後親自拿槍開始射擊。

包圍圈漸漸的被打開。

眼看著,他們可以衝進去,把周文達一行人救出來。

周圍忽然響起一陣激烈的槍鳴聲。

葉簡汐回頭望過去,只見海面上,出現了黑壓壓的快艇,向著他們的方向駛過來。

近了……

她看到那艘快艇上,站著的人是柏原崇。

葉簡汐的心,頓時像一張拉到了極致的弓箭。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後,低聲道:「汐汐,別怕,有我在。」

葉簡汐抬眸,望著眼前高大的身影,緊繃的心忽然就放了下來。

有洛琛在,怕什麼呢……

本就是抱著共生死的決心來的,有什麼可怕的呢?

只是……

葉簡汐側首望向查理,眼底露出愧疚。

今晚,他本可以不陪著她,葬身在這片大海的……

欠他的,或許永遠也還不了。 查理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注視,微微的轉過腦袋,看向她的方向。

暗夜下,兩人的目光稍微的交錯。

葉簡汐愣了一秒,很快轉過了腦袋,看向前方。

這時……

柏原崇的船隊已經開到了眼前,他站在船頭,目光森冷的注視著葉簡汐一行人。

慕洛琛攥緊了葉簡汐的手,迎上柏原崇的目光道:「柏原崇,你想兩國交惡不成?敢在這裡動手?」

「為什麼不敢?這裡在場的所有人,今天都別想從這裡活著回去。」

柏原崇冷聲道。

「想殺了我們,你還不夠格。」慕洛琛聲音里透著寒意。

「夠不夠格,我們盡可以試試。」

柏原崇輕揮手,示意手底下所有人都動手。

慕洛琛早做好了和他交戰的準備,是以在柏原崇下命令的同時,命令手下的人,從兩面以雙翼的形勢突圍。

雙方交戰在即,查理卻忽然上前:「慢著!我是瑞典的王子,誰敢殺了我?」

藍眸掠過眾人,最後落在柏原崇的身上。

查理挺拔的身姿,在夜光下散發著強大的氣場。

柏原崇手底下的人一時竟然不敢上前,紛紛看向柏原崇,等著他下一步的指使。

柏原崇眉心微微的一蹙,冷眼看向查理開口道:「查理,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我可以當之前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只要過來,我立刻派人送你離開。」

「我走到這一步,從想過後悔兩個字。」查理望著柏原崇,眼底閃過一抹沉痛,頓了兩秒后,他斂了神色道:「我想跟你說的是,你若是今天殺了簡汐,王嬸會很傷心……」

柏原崇聞言,臉色驟然陰沉了下來:「子夜她已經有了西西,其他的人,她都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的話,王嬸就不會幾次三番秘密回到中國,來見簡汐了。」

「你給我閉嘴!」

柏原崇暴喝。

查理卻沒有停下來:「王叔,你比任何人都知道,簡汐在王嬸心目中的位置,你急於殺了簡汐,不過是想掩埋之前你曾經害過簡汐的事情。一旦簡汐遇害,王嬸會傷心欲絕,王叔,你現在放我們走,一切都還來得及。之前簡汐不會說出去那件事,這次也不會,我們大家還能相安無事。」

柏原崇怒不可遏。

可他壓住了即將傾瀉而出的怒氣。

他靜靜的望著查理,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說話。

再出聲的時候,柏原崇面色已經平靜,聲音卻比之前冷了數倍不止:「查理,看來是我之前太縱容你,才會讓你這麼天真。你真以為,我今天放過他們,他們會願意和我相安無事?我告訴你,不會,今天不是他們死,就是我亡。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是選擇為了這個女人,和我站在對立面,還是選擇,和我一起並肩作戰?」

查理聞言,露出失落的表情。

到這一步,王叔還是不肯讓步嗎?

他不懂,為什麼王叔非要置簡汐於死地……

但他既然答應了簡汐,就絕不會反悔。

查理往後退了一步。

他的意思很明確,他要和簡汐站在一起。

柏原崇忍不住冷笑,這就是他從小疼愛的好侄子。

到頭來,他二十年的恩情,完全比不上,他剛認識了一年的女人!

好,既然他想陪著這個女人一起送死。

那他就成全她!

柏原崇眼睛里,再無一絲暖意,盯著查理一行人道:「眼前這個人,只是一個普通人,他敢冒充查理,誰都不許手下留情!其他的人,和他一樣的處置!」

他這是準備放棄查理!

葉簡汐眼睛有些泛酸,可緊緊地咬著下唇,一個字也沒有說。

所有人都再沒有轉圜的餘地。

要麼進,還有生還的希望。

要麼退,必死無疑。

嘭!

槍鳴聲響起,混戰很快開始。

海浪顛簸的越發的厲害,快艇在大海中,如同片片樹葉,不停地隨著波浪搖晃。

葉簡汐緊緊地抓住船舷,將槍射向對面的人。

她看不到自己究竟有沒有打中人,只是本能的打齣子彈。

慕洛琛在她的上方,黑眸如同此刻浩瀚的海洋,瞄準著每一個人,精確的發齣子彈。

嘭,嘭,嘭!

子彈打入身體,鮮血流出來,染紅了海水。

隨著死傷人數漸多,海水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

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們所在的船隻,漸漸的撕破了柏原崇船隊的包圍。

葉簡汐眼底浮起希望,只要堅持到和查理後續派來的人接上頭,他們就能脫困了。

葉簡汐抬眸看向慕洛琛。

而就在這抬眸的一剎那,她餘光里忽然掃過一道身影,是柏原崇!

他就在他們的後面,黑洞洞的槍口,指著她的方向!

葉簡汐下意識的想要閃躲,卻想到慕洛琛就站在自己身邊,若是她躲開了,子彈一定會打到慕洛琛身上!

葉簡汐愣在了當場,眼睜睜的看著柏原崇扣下了扳機。

子彈瞬間出膛,朝著她的方向飛過來。

葉簡汐閉上了眼睛,迎接即將到來的疼痛。

可下一秒,疼痛沒有到來,反而一雙有力的胳膊,將她緊緊地摟到了懷裡,而後一聲悶哼聲響起。

葉簡汐睜開眼睛,便對上了慕洛琛那雙漆黑的眸子。

他緊緊地抱著她,臉上冷的能凝結出冰:「葉簡汐,你個傻瓜。」

她竟然想為他擋槍。

是個男人,哪有讓女人為自己擋槍的。

葉簡汐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可看著他不停流血的胸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她抬手去堵住他的胸口,想讓他不要再流血了。

可怎麼也堵不住。

鮮血不停地流下來。

葉簡汐淚滾滾的落下,望著自己被鮮血染紅的手,手顫抖了起來。

「沒事,我沒事。」

慕洛琛左手抱著她,轉身想要對付柏原崇。

但他回頭的剎那,剛好看到,查理拿起槍,對準了柏原崇。

嘭的一聲槍鳴聲響起,柏原崇筆挺的身體趔趄了一下,從船頭消失。

查理打完這一槍,身體維持著射擊的動作,沒了其他動靜。

他腦海里,不停地回放著,柏原崇看著他,眼裡露出的不可思議的目光。

慕洛琛看著查理,有好幾秒鐘,沒移開眼睛。

等他準備錯開眼睛時,餘光里看到一個人朝著查理開槍,低聲喝了一聲:「小心!」

查理聽到他的聲音,動了一下。

慕洛琛抬起手,朝著那個人打了一槍。

那人頭一歪,栽倒在了海里……

「謝謝。」

查理回過神來,客氣的說道。

慕洛琛緊抿著唇角,沒說任何話。

他不喜歡查理,哪怕他為簡汐做了那麼多,他也不喜歡他。

這次救他,完全是因為,查理選擇跟他們站在同一陣營。

……

慕洛琛指揮著所有人,繼續向前沖。

快艇的隊伍,已經被打的七零八落,而柏原崇的人,卻在源源不斷的增加。

比起這些,更讓葉簡汐擔心的是,慕洛琛的傷口。

他的傷口一直在流血,她給他簡單包紮過的地方,白色的紗布,已經被鮮血浸染紅了。

再這麼下去,只怕沒等到人來,他就有可能倒下了。

「阿琛,你先休息著,讓他們去打吧。」

葉簡汐抓住慕洛琛的手,聲音裡帶著哭意說。

「我沒事的。」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柔聲說道。

葉簡汐還想說什麼,可他俯首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而後繼續瞄準其他人。

葉簡汐見他不肯休息,拿起槍開始繼續射擊。

淚水不停地落下。

可她沒讓自己哭出聲。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