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鱗片裝入棺材內,並且蓋上蓋子,讓唐傑欣喜的事情發生了,那棺材緊閉,其中的妖魔之氣一絲一毫都沒有溢散出來。

“好,這棺材還是有些用的!”

唐傑不由得臉上露出了笑容,隨後將青銅棺材放進了自己的乾坤袋之中。

“可以離開了。”

做完這一切,唐傑扛着渡覺向着荒山外而去,乾坤袋是沒法裝活物的,所以唐傑只能扛着渡覺走。

“他們出來了!”

這時在荒山外的人羣一陣陣的騷動,進入魔巢的唐傑等人從荒山中走出。

“唐傑施主!”

圓問見到唐傑平安歸來,頓時欣喜的走了過來,看到了唐傑,以及被他扛着的渡覺。

“太……太好了!你們都沒事。”

圓問連連道,唐傑成功從魔巢內帶回了渡覺,雖然渡覺如今看起來狀態不怎麼好,但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

“魔巢內的妖魔之氣在迅速的消散,其中的妖魔王被斬殺了!”

一衆修仙者都察覺到了這妖魔巢**的魔氣以一種冰雪消融般的速度在飛速的消融着,那是因爲妖魔王的死,魔巢在崩解!

“聽說……是他殺了那頭妖魔王!”

衆多修仙者目光都聚集在唐傑的身上,知曉剛剛殺死妖魔王的是他,不少人都親眼目睹!

“我們走吧。”

唐傑對圓問道,準備快點離去,幫助渡覺驅逐體內的妖魔之氣。

“小兄弟,且慢!”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一身穿道袍的老道士向着唐傑而來。

這黑衣老道士看起來很蒼老,但雙眼卻明亮萬分,彷彿能直接看透人心!

“你是誰?”唐傑皺眉道,並不認識此人。

黑衣老道微微一笑:“貧道乃是玄道宗的弘毅。”

“弘毅……弘毅真人?”

此話一出,周圍許多人都是臉上露出一絲絲的震驚,彷彿這弘毅真人是個不得了的大人物似的。

唐傑自然沒聽說過此人,但一旁的圓問則是驚異的對唐傑小聲道:“唐施主,這位弘毅真人乃是玄道宗的前輩,一位金丹境的修士。”

金丹境修士!

任何一個金丹境修士,在修仙界都不是無名之輩,有五百年之壽,個個都深不可測,爲修仙界的中流砥柱!

眼前的黑衣老道便是一位金丹真人,絕對是一位常人難以想象的大人物!

“弘毅前輩有事麼?”

唐傑暗暗皺眉的道,已經猜測到這弘毅真人的目的了。

果然,弘毅真人誠懇的道:“小友,那頭妖魔王的屍體應該在你手上吧?賣給老道,老道願意出30000靈石向你購買!”

三萬靈石,這絕對是一筆鉅款,可週圍一衆修仙者的臉上則是浮現怪異之色。

三萬靈石的確是一筆鉅款,但其價值卻不足妖魔王屍體的十分之一,妖魔王的屍體,哪怕是賣給大夏皇朝,都能夠換取到金丹乃至於其他同品級的寶物,這弘毅真人看似道貌岸然,實則有點空手套白狼的味道!

沒等唐傑開口,遠處響起一個雄渾的聲音:“哈哈哈,三萬靈石?你這老道果然跟以前一樣無恥啊!”

自人羣之中,王峯走了過來,一臉的恭敬,走在他前面的是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壯漢。

這壯漢身上散發着一股灼熱的氣息,隱隱可見虛空都微微扭曲,那是他體內濃厚的氣血之力,都要透體而出了,這是一位強大到誇張的體修!

“元天?你竟然也來了?”這令黑袍老道弘毅真人神色一變。

元天,爲煉體宗的強者,金丹境的體修!

達到元天這個境界的體修,已經能夠憑藉肉身之力掙脫引力的束縛,飛天遁地,更是令血脈產生了蛻變、昇華,覺醒出了本命神通,戰鬥力之強悍是難以想象的!

元天嘿嘿一笑,他目光盯着唐傑:“你就是唐傑吧?犬子在你的手上可是吃了不少的虧。”

這話一出,讓唐傑有些意外,他想到了遇到的第一個體修元戰,眼前這元天是元戰的父親?

元天淡笑道:“放心吧,小輩間的事情我還不至於以大欺小,將那具妖魔王的屍體交給我,你便可離去!弘毅這老傢伙我會幫你應付!”

“元天,真當貧道怕了你?凡事要講個先來後到吧!”

弘毅真人死死的盯着元天。

一具妖魔王的屍體,拿去換取一顆金丹,對他這種金丹修士都有增進修爲的作用,弘毅真人哪可能輕易放棄?

“這兩人……真將我當成隨意揉捏的軟柿子了?”

唐傑眼神冰冷了起來,這兩個金丹境修仙者,完全是沒把他放在眼中,在爭奪屬於他的妖魔王的屍體!

畢竟在這兩個金丹強者眼中,唐傑不過就是運氣好來的早了一些,纔好運的斬殺了未成長到完全體的妖魔王。

ωωω ●ttкan ●C 〇

“嗯?”

就在兩個金丹真人對峙之時,齊齊臉色一變,在他們身前的虛空之中,猛地有兩條裂縫撕裂了開來,在那裂開的裂縫之中,有兩道劍光噴吐而出!

這攻擊來的太突兀了,無論是元天還是弘毅真人剛有所警覺之時劍光已經臨體。

“噗噗!”

兩聲血肉撕裂聲之中,元天、弘毅真人的右臂都是齊肩被斬斷,拋飛而起,砸落在了地上!

“誰……誰?”

弘毅真人痛的臉色扭曲,連連環頭四顧,喝問道。

“我……我的身體都扛不住這劍光?”

至於元天則是冷汗滴淌,心中充滿了驚駭,他可是體修,金丹境體修,哪怕是同級彆強者的攻擊,他都可硬受下來,但那劍光卻是輕而易舉的斬斷了他一條堪比高階法寶的手臂,這得多可怕?

如果剛剛這一劍是對着他們脖頸來的,他們已經死了!

“那攻擊……來自哪裏?”唐傑心驚不已,兩個強大的金丹修士,瞬間被斬斷一條手臂?

“剛剛聽說這裏有魔巢,順道過來看看,就見你們兩個無恥的傢伙欺負小輩,真的是丟金丹修士的臉面啊!”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是從天空中傳來的,在近千米的高空,有一把散發着森寒光芒的飛劍懸浮,而一個披頭散髮,不修邊幅的男子則是翹着二郎腿坐在上面,拿着一個酒葫蘆飲着酒。

“隔……隔着上千米的距離斬斷了我們的手臂?”

元天、弘毅真人都瞳孔收縮,對方隔着上千米的距離無聲無息的斬斷他們一條手臂?這可怕到難以想象!

“敢……敢問前輩名諱?”

元天捂着斷臂處不斷滴淌的血液,忍着疼痛看向天空中的慵懶男子。

“我的名諱?你還不配知曉!”慵懶男子毫不客氣的道。

這話令元天咬牙,卻是敢怒不敢言,對方能夠隔着千米的距離輕鬆斷掉他們一臂,不是元嬰老祖怕是也相差不遠,此時能做的只有忍氣吞聲!

“滾吧!”

慵懶男子飲了口酒冷淡道。

元天、弘毅真人一言不發的撿起了地上的斷臂,騰空而起向着遠處而去。

全場一時間都寂靜無聲,衆人大氣都不敢喘,兩個金丹境修士,在常人眼中高高在上,此時吃了虧連狠話都不敢放一句就離開了,這慵懶男子的強大深不可測!

“多謝前輩相助!”

唐傑看向天空中的慵懶男子,感激的道。

唐傑知道如果沒有慵懶男子相助,他面對這兩個金丹強者,加上帶着渡覺,絕不可能輕易的脫身!

“舉手之勞!再會吧!”

慵懶男子擺擺手,哈哈一笑,飛劍託着他化爲一道劍光消失在天邊。

“小夢的孩子都長這麼大了麼……”慵懶男子喃喃自語。

“那……那位前輩是誰?有誰認識麼?”

“不知道……能輕鬆斬斷元天、弘毅真人一臂的強者,整個大夏皇朝內都罕見!”

隨着慵懶男子的離開,衆人都是有些興奮的談論着剛剛的事情,爲慵懶男子的實力感到震撼。

“我們離開吧。”

唐傑則是沒有再繼續停留,對圓問道。

“好……好!”

圓問回過了神來,連忙拿出了法寶,迅速的載着唐傑離去,其餘修仙者都沒人再敢阻攔,唐傑、圓問安然的離去。

剩下的修仙者在見到魔巢逐漸的消散,也都紛紛無奈的離去,有些豔羨唐傑獲得了一具妖魔王的屍體。

而當衆人離開的差不多了,一座山丘中鑽出了兩頭奇異的生物。

其中一頭是一隻穿山甲,但它很巨大,足有兩米長,全身都佈滿了堅硬的鱗甲,而另一頭生物則是一隻半米長的白毛老鼠。

那穿山甲轉頭怒視着白毛老鼠,竟是口吐人言的喝斥道:“白玉,你這傢伙瘋了麼?剛剛這麼多修仙者在,突然大叫什麼,差點讓我暴露了!”

白毛老鼠鼠臉上浮現出極爲人性化的尷尬之色:“別……別生氣啊,不是沒被發現麼?”

這赫然是兩個妖族!

妖族,是由妖獸蛻變而來的,妖獸一般靈智都很低,與野獸也差不多,但一些妖獸開了靈智,具有了不亞於人類的智慧,則被稱之爲妖族!

一些修煉有成的妖族,甚至能夠化爲人形。

比起妖獸龐大的數量,妖族則是稀少的可憐,通常都會隱居在一些靈氣充足的深山中修行,畢竟這方世界是以人族爲主的,它們這些妖族被發現,不是被斬殺就是被那些修仙者給奴役!

“好了,剛剛你突然鬼叫什麼?差點導致我們暴露,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穿山甲皺眉看向白毛老鼠。

白毛老鼠興奮的叫了起來:“寶光!我看到了寶光!那人族黑衣小子身上有濃厚的寶光!”

穿山甲聞言,翻了個白眼的道:“你不是廢話麼?他得到了一具妖魔王的屍體,肯定身上有寶光閃耀。”

白毛老鼠爲尋寶鼠修煉成妖的,它具有的天賦神通能夠看到他人身上的寶光,寶光越是濃厚,就說明此人身上攜帶的寶物越多。

白毛老鼠連連搖頭:“不不!那人族小子身上攜帶着重寶!比起妖魔王的屍體要貴重百倍的重寶,那濃厚的寶光都快要將我的眼睛給閃瞎了!”

“比起妖魔王的屍體還要貴重百倍的重寶?”穿山甲妖聞言呆住了,這得是什麼級別的寶物能比妖魔王的屍體還要貴重百倍?

“總之……回去一趟,將這事情稟告給大王!”白毛老鼠連道,與穿山甲妖迅速的向着遠處奔騰而去,遠離了此地。 九煉焚天訣!

九煉第一煉,流炎爆雨,掌控火焰化為無盡流炎爆雨,每一滴雨滴都能夠發生巨大的火焰爆炸,威力極強!

此刻,蕭凌運用神武天火榜排名二十的玄蓮聖火,施展九煉焚天訣的流炎爆雨,那等威力,自然撼人心魄。

流雲爆雨的無數雨滴乃一朵朵袖珍版的金色蓮花形成的,這些金色蓮花緩緩綻放開來,散發出霸道的火焰之力。

「小傢伙,竟然敢主動出擊!」

天影抬起頭來,目光有著驚詫之色,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蕭凌區區六星武皇是有什麼勇氣敢對他出手!

他可是武宗強者!修為足夠碾壓聖蓮城秘境全部武修!

「虛幻縹緲掌!」

天影抬起手來,渾厚的元氣在掌心涌動而出,隨後,他連續揮出了數掌,凝聚出鋪天蓋地的掌印,朝著蕭凌呼嘯而去。

面對蕭凌的攻勢,天影自然不敢託大。

畢竟,他還沒有見識過神武天火榜排名二十的玄蓮聖火威力呢!

轟!

攜帶著滔天元力的虛幻縹緲掌重重推進,頓時狂風呼嘯,漫天的空氣直接是爆炸開來,最後以一種極具震撼的姿態,與那呼嘯而來的流炎爆雨硬撼在一起。

砰!

兩者相撞,低沉的令人雙耳刺痛的沉悶之聲響徹而起,恐怕的元氣衝擊猶如萬丈濤浪一般,對著四面八方狂暴的席捲開來。

轟隆隆!

狂暴的元氣衝擊肆虐,彷彿是帶來了連綿不斷的雷鳴之聲。

「你的確有點能耐!不過,你覺得自己的攻勢,能夠與我地階武技為敵嗎?」

天影露出不屑的笑容,道:「我原本還以為玄蓮聖火非常恐怖,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在他眼裡,玄蓮聖火就是比尋常火焰強大而已,怪不得屈居神武天火榜二十名。

現在的戰況,他的攻勢,狠狠的壓制著玄蓮聖火!

這使得天影心中有著得意的情緒瀰漫,沒有將玄蓮聖火放在眼中。

「天影,好戲還在後頭呢!」

見天影輕蔑玄蓮聖火,蕭凌眼中有著精光閃過,喉嚨間彷彿有著不屈的低喝之聲傳出,旋即他手掌猛然捏訣,猶如穿線蝴蝶一樣,頓時他周身的空氣,此刻都是爆碎開來。

「給我爆!」

隨著蕭凌語音一落,那一朵朵金色蓮花發出耀眼的金光,蓮身劇烈的顫抖起來,似乎醞釀著某種恐怖的能量。

看見這一幕,天影瞳孔一縮,一股不安的情緒在心中瀰漫開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