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陰鷙男子提到葉天跟前,幽將男子隨手一拋,禁錮的天道之力解除。

“吼——”男子大吼一聲,凌空一蹬,身如流光衝向葉天。

“你還是老實點吧!”葉天隨手一揮,道道天地壓力立即將衝過來的男子束縛住,如千絲萬縷編織成繭一樣將這人牢牢定在空中,離葉天只有三尺之遙。

“靈通者!”這個首領總算知道自己遇到什麼存在了,驚呼聲中,他大驚失色。現在他對於沒有聽從那個少年的話後悔起來了。

“現在你該知道了我要抹殺你,只需要動一個念頭就足夠了吧?”葉天微笑着問。

“是!是!還請大人繞過一命,本……小的願意從此以後帶領所有屬下,投靠大人。”陰鷙男子連忙求饒,只不過他會錯了意。

“我不需要你帶人投奔我,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好了。”聽到葉天這話,陰鷙男子又鬆了口氣,不用叛逃,自己回去向統領就好交代了。流風城對叛徒的懲罰可是很嚴重的。

“大人請問,小人但有所知,絕不隱瞞!”男子連忙應道。

“你叫什麼名字?”

“小人名大方,是流風城一個小小首領,這次是帶人在外執行巡視任務。”在報出自己名字的同時,這個叫大方的人還不忘報出自己所屬的勢力,說到流風城三字時,他的眼中還流露出驕傲,不過看到葉天與身邊的人都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不由泄了氣。

原本他以爲報出流風城的鼎鼎大名,還能震懾住這些人,不過現在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葉天已經感應到天都神王聽到流風城三字也是一片茫然,現在這流風城勢力是在天都神王下界後才崛起的。

“這裏不是戰天道的地盤嗎?怎麼會有流風城的存在?”葉天疑問。

“戰天道?”大方流露出茫然的神色,似乎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勢力。

“你沒聽過戰天道?那你給我說說如今靈界都有什麼勢力?”葉天立即察覺到大方對於戰天道的陌生,於是乾脆讓這人自己說出目前的靈界局勢。

“靈界的勢力?那可多了!”大方鼓了鼓眼,雖然感到葉天這話問得奇怪,完全不像一個靈界人問出的問題,不過還是感嘆道,“靈界無邊無際,浩瀚無垠。據小人所知,千萬裏之內,就有五大城,流風城、百元城、白雲城、萬武城、黑水城。我們流風城,就是其中之一。五大城每一個城主,都是偉大的神通者,至於千萬裏之外,小人就不知道了。”

“你可聽說過虛天、阿修羅還有真仙門這些勢力?”天都問。

“沒有,也許大人所說的,不在千萬裏之內,所以小人並不清楚。”

“嘿嘿,威震靈界的那幾道勢力就這麼消亡了嗎?這可真是報應!”聽到虛天、阿修羅這些勢力都不存在了,天都就有種痛快的感覺。


“剛纔你爲什麼一見我們就想出手擒拿我們?”葉天突然問道。

“這個……”大方的臉上流露出幾分尷尬,想到自己這個獵人反而被獵物輕鬆拿下,臉上就一陣發紅,“那是因爲小人將各位這麼多到了天境的人抓回去可以向城主領賞。”

“你們抓天境的人幹什麼?”葉天問。

再度奇怪地看了葉天一眼,心想這些人是從哪裏來的,連這常識都不知道?口上還是答道:“挖礦!” 靈界當中,通用交易的貨幣爲靈石。靈界的靈石,其實就是玄元界極爲稀有的地靈石,而在靈石之上,還有靈晶,那是整個靈石礦脈的核心精華所在,極爲珍貴。

靈界的所有靈石礦脈,都牢牢被把握在各大城主手中,而開採靈石的人,一般都是被抓來的戰俘或者流民。

之所以不用本城中人,實在是因爲靈石礦脈往往是深入地下百里,在那樣的地底深處,環境不僅惡劣,而且非常危險,時不時就會有兇惡的地氣上涌,將身在礦脈中的人瞬間吞沒。

靈界的地氣,就是靈道境的存在都抵抗不住,往往要隕落在其中,更何況天境以下的人!因此被抓去作爲礦工的人,都是九死一生。這樣險惡的環境,自然不會有城民樂意前往。

但礦脈總是要開採的,所以城民既然不願,那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些生死無足輕重的人,有什麼人比戰俘和流民更符合資格呢?

靈石礦脈,是各大城池的經濟命脈,在靈界,除了要城主擁有無上神通修爲,同時還需要城民富裕,這樣才能讓每個城民能以最高的效率修煉。因爲普通靈石是靈界中人交易的流通貨幣,而極品靈石則是靈界中人一直修煉到巔峯天境的必須品。

而靈石礦脈中若是出現靈晶,那更是連城主都要動容並出動的事,因爲一顆靈晶,那是可以助人晉升到靈道境的。這一點對於靈神通的城主雖然沒用,但城主可不是孑然一人,他與別人一樣,也有後代,而他的後代,可不是都像他一樣天資縱橫,能夠憑自己的悟性與天資就修煉到神通之境,他的後代中也會良莠不齊,大部分需要通過外力的幫助。

流風城主,就是這樣一個城主,而此刻,他就爲了新發現的一條巨大靈石礦脈而親身坐鎮,因爲在這條礦脈當中,不僅有極爲罕見的靈魄。

本來靈晶在靈界來說,就已經是極爲難得的東西了,一顆靈晶,能瞬間將一個普通天境提升到靈道境,而靈道境,是靈界的中堅力量。

然而,靈晶在靈魄面前,就會顯得什麼價值都沒有了!因爲靈魄中蘊含的魂魄與天地意志,能爲一個城主打造出一個靈通巔峯的存在出來。

靈通巔峯,在如今所有神通者都沉默的時候,可是爭奪地盤的頂尖力量。靈通者的數量,可是直接代表着一方城池有多少的實力!

流風城城主流風也是偶然才發現自己所掌握的這個礦脈中存在靈晶與靈魄,而當他有此發現時,他就在這座礦脈虛空之上坐鎮下來了。

嗖——

一個威武的將軍破空而來,天空在他的電速前進中發出“滋滋滋”的輕微爆破聲。

“城主!”停身在流風身後,將軍語氣中有些急促。

“於統領,有什麼事就說吧!”腳踩雲朵,身融天地,玉樹臨風的流風年輕英俊的臉上清淡如風,十分平靜。他閉着眼說道。

“是!稟告城主,一百五十萬裏外突然出現大羣人。”

“說完!”流風仍然沒有睜開眼,但他已經感知到身後的於統領體內的靈元力在劇烈震盪,顯然他是從一百五十萬裏外疾馳而來。這樣的情況,證明他遇到了不尋常而且還是他自己不能解決的事。

“這羣人中,有不少靈道者,而且連靈通境也存在兩個,他們擒住了屬下一個千人分隊,屬下出於小心,沒有立即出面,卻聽到了他們正在奇怪地盤問屬下的手下。讓屬下奇怪的是,他們在問戰天道、虛天、真仙門的事!”

刷地一下,流風的雙目陡然睜開,在他眼前的空氣陡然扭曲,然後在微微顫抖中化爲虛無。

“靈通境,問戰天道、虛天?這些人是下界來的,居然還是忍到了靈通境纔來靈界!有意思,不會是那小子吧?不過他雖然是靈通境,卻也沒有打破我們聯手設下的規則屏障的實力啊!莫非華天宗還有餘孽?”流風喃喃自語,嘴角泛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

“你在這好好看着,我去去就來!”流風丟下一句話,他的身體所立之處空氣一陣波動,他的人就已消失不見。

葉天剛剛問話完叫大方的靈道者,也知道了靈石礦脈的情況,然後與天都神王說:“那個靈通者離去的時間也不短了,我們也該走了。”說完手一揮,將大方扔回了原處,然後在他們眼前佈下一道禁制。

同時,天都用‘時空大殿’將衆人接入,空間一陣波動,“時空大殿”穿透空間消失。

半柱香後,流風突兀出現在葉天等人所立之地的上空,只是此刻地上已經空空如也。

落下地來,流風面無表情地在地上走了幾步,低聲自語:“這裏確實有人停留過的氣息,而且許多人身上氣息不純,顯然是從下界上來,體內元力還沒有轉化的原因。不過,這裏竟然還殘留着空間之力,莫非他有那失蹤的時空大殿?看來,沉寂的靈界又有熱鬧了!嘿嘿,先去找那幾個老朋友看看。”說着流風從原地一晃,失去了蹤影。

“好險!差點我們就被這神通者發現了!”葉天剛纔在入殿之前,陡然感到百萬裏外一陣疾風瞬息千里般移動過來,入殿後馬上催促天都神王快走,然後感嘆道。

“呵呵,靈神通境,實力自然恐怖,不過就算我們剛纔被他發現,也不用怕,畢竟靈界第一時空道器就在我們手裏,僅僅一個流風,還追不上我們!”天都笑道,神情輕鬆。

“聽神王的口氣,似乎與這流風認識?”葉天問。

“自然認識,當時四大道十三神通者圍攻我華天宗,他就是其中之一,戰天道的流風神王!”天都冷笑,對於十萬年前之事,他恨意難消。

“戰天道的神王成了如今的城主,看來這十萬年中,靈界也有了大變化!不過這不是我們關心的,目前我們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實力,如今已經到了靈界,神王可有什麼好辦法?”

“辦法,有三個!”天都微笑,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

“第一個,道主繼續傳輸信仰之力,以供各人蔘悟大道規則,加速各人修爲。”

葉天點頭,來到靈界,自己靈魂空間中的信仰之力仍然在源源不斷地增加,而信仰之力,確實是以極大限度提高所有人修煉速度的無上至寶。

“第二個,就是尋找靈石礦脈。靈石不僅是我們行走靈界的財富,同時也是絕大多數人修煉的必須品。而我們若是能從靈石礦脈中得到靈晶與靈魄,那更是提升實力的捷徑。”

天都的第二個建議,也讓葉天深爲贊同。用靈石、靈晶、靈魄來加速衆人修爲,這是靈界中人通用的方法,用增強體內的靈氣強度來促進自己對天道與規則的感悟,這雖然比不上信仰之力的有效,卻也行之有效。

修煉的所有目的,都是提高境界,不管是靈界還是玄元界,只要境界到了,修爲自然就上去了。而一般人提升境界的方法,都是通過體內元氣的增強來突破,這是以力證道的方法,是種由外而內的方法,這種方法十分費力,而效果卻要比直接從本源靈魂上下手要差上了許多。

從本源靈魂上下手,來直接提高境界這種方法,並不是沒有人想過,只是直接動用本源靈魂實在是件無比危險的事,所有朝這條路行進的修煉者沒有一個能夠成功,全部魂死道消,這就造成了後來所有人不再敢從本源靈魂上嘗試,他們寧願多費點功夫。而對這個致命的弱點,信仰之力剛好是唯一可解的神祕存在。

從來沒有人發現過信仰之力,因爲靈界從不存在信仰,所有靈界中人都只崇尚實力,強者爲尊,因此在這片天地中自然不會有信仰存在。

信仰,只存在平民當中,千古以來,極少人能發現這點。東方聖隱約發現了這點,不過他馬上就被葉天秒殺了,還來不及飛昇上界告訴他的主子們。

葉天發現了這點,他靠的是玄元珠的靈魂震盪與空間掌控。而當他發現信仰之力的妙處並將其充分運用時,信仰之力的無上威力第一次顯出了崢嶸。令葉天帶領一羣人從一羣凡人變成了一羣所向披靡的神一般的存在。

“第三個方法,尋找靈界天地中隱藏的天材地寶,比如先天靈寶這樣的存在,藉助這些外物來提升我們的戰鬥力。時間緊迫,沉睡的道主隨時可能醒來,要想極短時間之內提升我們自身的實力,以達到和靈界的衆神通者抗衡的地步,唯有這三個辦法同時進行,才能爲我們爭取到一線生機。”

“用信仰之力、掠奪靈石礦脈、尋找天才地寶?好,我們就三管齊下,儘快將我們實力提升上去。”葉天的眼神堅定不移,身上散發出勃勃生機和強烈的生存意志,衆人也彷彿在這危機時刻從他身上看到了希望。 “靈晶就這麼難得了,傳說中的靈魄豈不是更加如鳳毛麟角般稀少了?”幽在修煉之餘,隨着葉天和天都神王已經找到了三處靈石礦脈,卻只是得到的也只是一些普通的靈石,極品靈石都極爲稀少,只有幾顆,至於靈晶,那是影子都沒看見。幽不由得感嘆道。

“不用急,大的靈石礦脈都已被那些靈神通牢牢把持,我們暫時還不能去動,能找到這些小礦脈,還要多虧了道主,否則我們能夠找到一處就算幸運了!”天都對於幽的急躁司空見慣,淡淡道。

能找到靈石礦脈,確實是葉天的功勞,葉天的節奏感應,連地底萬里都能感應清楚,恰好又有天都所掌控的‘時空大殿’無處不可去,所以兩相配合,葉天與天都已經在一天之內就連找了三處小礦脈,得到了近萬的靈石。

時空大殿,正處在一片空蕩蕩的空間,這裏四周已經被不時涌過來的地氣衝化爲虛無。

地底深處的情景,並沒有如葉天想象一般,被層層無比堅硬的岩層所填塞,相反,這裏往往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一股股地氣如海浪一般從地底中心噴涌上來,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爲虛空。地氣的破壞力,簡直不可想象,能在這裏發現一個小靈石礦脈,連天都都大大驚訝了一番。

“咦!”葉天正在地底八千里深處的‘時空大殿’中用‘大挪移’將地底的靈石一一轉移到大殿之內,突然一陣隱晦的波動自更深處反射回來。

“怎麼?”天都忙問,此時他心裏最擔心的就是在這個時候遇到流風,因爲此時“時空大殿”就在流風城外五十萬裏的地方,離流風所掌控的主礦脈不足十萬裏。好在靈界的大地對所有人的靈識都有阻礙作用,一個靈神通的靈識也最多穿透地面三千里。

“更深的地方有奇怪的波動!”葉天側頭感應道。

“是什麼波動?礦脈?”

葉天搖頭,道:“不像,倒像是我們所得到的靈寶,只是似乎它有着自己的意志。”

“先天靈寶!”天都驚呼,臉現狂喜。“我們快下去,多深?”

先天靈寶四字一出,大家都是大喜。天都早就說過,先天靈寶,那是僅只比至高無上的道器稍遜一籌的神物。

殘破的時空大殿的威力大家已經見過了,來到處處受限的靈界,這個連一成威力都不夠的時空大殿竟然可以在靈界任意穿梭往來,其威力全貌也足見一般了。而現在地底中心竟然存在着先天靈寶,而且基本就是完好的存在,這樣的神物對現在的衆人可正是雪中送炭。

“再往下五千裏。”葉天說。

“五千裏!”天都一僵,沉吟道:“我們如今已在地底八千里處了,這裏的地氣壓力就這樣巨大,再往下,我們最多也就再往下兩千裏,到那裏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不能再往下了。”

“也就是說,我們還有三千里夠不着!”葉天也犯起了愁。這三千里,可是與地面的三千里不一樣,這已經是地下萬里下的三千里了,在那裏,一定處處充斥着無比濃烈的地氣,那種壓力,就是靈神通者也受不了。

“下到兩千裏,我嘗試看看。”葉天突然對天都說道。



“好!只是道主你到時可要做好準備,地下萬里已經是時空大殿的極限,到時候如果有強烈的地氣噴來或者我們待的時間過長,都會導致時空大殿崩潰,因此屬下會在危險之時離開,以免我們這在靈界唯一的依仗受損!”天都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在他心中,就算時空大殿殘破,那也是道器,更何況這個道器還是自己道主的道器?既然傳到了自己手裏,他就絕不容許道器被毀在自己手裏。

“好,到時候神王見機行事,我只盡力嘗試是否能將其挪移過來。”

時空大殿從原地消失,繼續往深處穿越空間。

“嗡——”

地底萬里處,時空大殿突然出現在稠密的地氣中。

“不好!”整個時空大殿“嗡嗡嗡”地亂顫,四周大殿的牆壁都發出嘎吱嘎吱的摩擦聲,像是要解體一般。“這裏的地氣毀滅力已經到了大殿承受能力的臨界,大殿最多堅持三個呼吸,道主趕快!”

天都的雙目中露出驚恐的目光,靈界的地氣,那是連靈神通都畏懼,此刻若是時空大殿崩潰,那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將葬身這地底深處。

葉天在大殿一現時就全力催動空間掌控往地底深處延伸,帶有節奏的靈識無聲中在千百分之一個呼吸間穿透過千里,瞬間鎖定目標。

“空間挪移!”葉天心中低喝。

目標微動,就在葉天大喜的時候,目標物突然發出一股意志將葉天的靈識震盪開。

“不好!”葉天心中一驚,沒有靈識將目標物鎖定,根本無法挪移。

一個呼吸已經過去。

葉天發現,那目標物的意志完全不是靈識可以馴服的,只有強大的靈魂才能將其收服!

“靈識在地氣中無損,那我的靈魂也該無損。”緊急時刻,葉天心一發橫。低喝一聲:“大挪移!”,靈魂竟自他腦海中跳出,穿越到三千里之外。

汩汩……

濃烈磅礴的地氣自更深處朝着時空大殿衝來,天都神色一變,大喊:“道主,情勢危險,屬下要催動大殿了!”

葉天一動不動站在那裏,沒有反應。

“嗡——”

時空大殿自地氣中嗚嗚地上升,而此時葉天的靈魂正與一把長劍的意志糾纏在一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