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雲夕肯定要跑去菜市場買點東西,對留在家裡的老二說:「你看著孩子吧,晨逸。奶奶肯定沒空。」

「知道,大嫂。你放心忙你的。」孟晨逸說,手裡抓著磊磊的小手幫著孩子壘積木。

「乖乖跟著二叔,知道不?」寧雲夕對兒子說。

磊磊對媽媽點點小腦瓜:他很喜歡二叔呢。

寧雲夕跑了起來,帶著票和錢下樓去到菜市場。

等她買完東西回來,沒到家就聽見樓上孟奶奶在吼:「不是老二送他爸過來嗎?其他人跟來做什麼?」

先接到孟晨浩命令到首長家裡傳達消息的通訊兵,無措地摸著自己的軍帽。

寧雲夕推開門,先對丈夫的士兵說:「同志,謝謝你。」

「沒關係。嫂子。我先走了。」

「你先走吧,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

看著大孫媳婦把戰士送走,孟奶奶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失態了。話說回來,老人家真有些著急發火。

寧雲夕關上門,看幾個孩子和孟奶奶一樣擠著眉頭的。

孟晨逸抱著磊磊給她說明情況:「大哥讓人過來報信兒,說是我們二叔三叔四叔和大姑二姑都來了。」

孟奶奶孟爺爺一共是六個孩子,四個兒子兩個女兒,分別肯定都成家立業了。因此再有孫子孫女外孫子外孫子,一家子開枝散葉,人口興旺。那年代的人們提倡做英雄母親,生的多很正常。家族人多,本該是挺高興的一件事情。然而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最少孟奶奶心裡就有點後悔自己生的多了。

「是孩子們都跟來了嗎?」寧雲夕確定著。

「估摸著是。」孟晨逸想,大概孟晨浩也有點怕驚到家裡人,不敢讓通訊兵明說。

老三和小四小五都在嘆息了。孟晨熙憂愁地看看弟弟和妹妹,想著之前弟弟和妹妹去到叔叔們家裡住的時候,少不了和堂兄弟姐妹們爭吵。

好了,這些吵過架的孩子要聚在一起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寧雲夕快速整理著思路,一副冷靜的狀態指揮所有人:「把客廳里的東西都收拾收拾,包括陽台的。等會兒這麼多人擠在一起,除了椅子以外其它統統不要。你們的房門可以先鎖起來。」 大嫂真了解他們的隱私權!孟晨熙和孟晨峻加上孟晨橙,立馬跑去鎖自己的房門。

「準備好水和糖果準備接客人。」寧雲夕對老三孟晨熙吩咐道。

孟奶奶本來顧著自己生怨氣,回頭看大孫媳婦把什麼事都安排得妥妥噹噹的,不由吸了下鼻子感動地說:「雲夕,真辛苦你了。」

「奶奶,你說什麼話。爺爺要來,我和晨浩一樣高興。」寧雲夕走過去握住老人家的手說。

孟晨熙煲了開水,看到寧雲夕帶回來的菜問:「大嫂,要洗嗎?」

小四和小五跑過來,要幫著洗菜。

孟晨逸突然插言:「大嫂,這麼多人,會不會大哥打算帶我們去外面吃?」

「估計不會。」寧雲夕道,這也是她為什麼急著去菜市場買菜的原因。孟爺爺的腿不好,到外面吃總歸讓老人家身心都不是很舒坦。要是她,肯定留所有人在家吃,哪怕擠一點。

正像她所預料的那般,孟晨浩用車把所有孟家人從火車站直接拉到自己家裡了。

小四和小五坐著小板凳在陽台洗菜幫著準備晚飯,聽到下面的車聲以及熟悉的幾聲孩子的聲音,互相對起了眼神兒。

「四哥,我想到那是誰了。」孟晨橙憂心忡忡的小臉蛋說道。

孟晨峻不知道是一緊張太過用力,差點兒把洗菜的水盆打翻了。

遠遠的,聽見樓下幾把尖銳的女高音說著:「哎呀,晨浩,你住樓房了!」

「師長就是師長,不一樣。」

「對。真就是不一樣。」

那年代真沒幾戶人家能住上樓房。孟家六戶人家,只有孟晨浩住上了樓房。

「混的不錯,晨浩。」幾個叔輪流拍著孟晨浩的肩頭說。

孟二叔吸了一口煙,回頭看著坐在車內準備下車的自己父親。

孟奶奶聽到聲音下樓來了,幾個子女彷彿都看不見,直奔自己老頭子面前:「你怎樣?被他們這麼多人吵到了沒有?」

孟爺爺一口嘆息聲:「還行吧。」

「媽,你這說的什麼話呀。我們這麼多人陪著爸來,那是孝敬。你想爸半路有個什麼事,有這麼多人在,不怕。」說著這話與孟奶奶頂嘴的是孟三叔。孟三叔相對孟二叔要年輕許多,宛如小年輕兒。

孟奶奶看都不看自己這個三兒子,沖著孟二叔質問:「不是你一個人來嗎?」

孟二叔尷尬地對母親說道:「他們聽說后,一個個都捨不得爸和媽,非要親自送到這裡來。剛好,孩子們都不用上課,順便帶他們來看看我們祖國的首都是什麼樣的。」

捨不得我們兩個老的?孟奶奶壓根不信這個邪。

有這份孝心,早幹嘛幹嘛去了。

一個個說穿了,都是來蹭吃蹭喝遊玩的。孟奶奶一雙生氣的眼神兒在幾個兒子女兒的頭頂上瞟著。

除了孟二叔,孟三叔孟四叔孟大姑孟二姑接到孟奶奶的眼神,齊齊臉色一暗。孟大姑和孟二姑在後面小聲說起來。

「媽說到底只心疼老大一家。大哥去世后,現在媽心思全都在了晨浩一家了。」 「沒辦法。媽也是勢利眼,知道晨浩現在不一樣了。否則怎麼會急匆匆把爸都拋棄了,過來幫晨浩帶孩子。」

孟奶奶沒顧得上兩個女兒在背後說她什麼,著急地要去扶自己家老頭子。

孟爺爺推推她手不用。

孟晨浩和孟二叔走過來,兩人從兩旁幫忙將孟爺爺扶下車。

寧雲夕這時帶著其他孩子下樓,走到孟爺爺面前:「爺爺好!」

「哎。」孟爺爺抬頭看向她,先是驚愕一眼,隨之轉頭對孟二叔說,「比你說的要長得更漂亮,這位女同志。」

「爸,是晨浩的媳婦。」孟二叔道。

「我知道。」孟爺爺興高采烈地說著,宛如自己娶了個漂亮的媳婦般,對大孫子直誇:有本事,居然娶得到這麼好看的媳婦。

孟晨浩被老人家誇的一絲窘,沖著自己媳婦微笑著。

寧雲夕也是有點兒羞澀,對孟爺爺介紹著:「這是磊磊,我和晨浩的孩子,爺爺。」

磊磊被二叔孟晨逸抱了上來。孟爺爺伸出手要去抱曾孫子,被孟奶奶一隻手拍了下來:「你自己腿都不好,抱什麼孩子,把孩子摔了就不好了。」

孟爺爺嘆長氣。

寧雲夕的眼睛看到了孟爺爺的腿上。孟爺爺的左腿明顯疼到有些變形的樣子,腿都無法伸直站到地面上。

孟晨浩說:「等會兒叫軍醫過來給你看看,爺爺。」

「不忙不忙。」孟爺爺說,「看過多少大夫了,你爸當年少幫我跑腿嗎?你爸幫我找過部隊的大夫,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疼。」

孟晨浩想了一想說:「我們部隊的傅軍醫醫術很厲害,我找他過來吧。」

寧雲夕跟著說:「爺爺,你要相信每一天科學都在進步,醫學在發展。以前看不好不明白的病,今日不一定看不了。不然人的平均壽命怎麼能一天天增長。」

孟爺爺怔了一怔后,對著她豎起拇指:「說話就是不一樣,大學生,牛。我服氣!」

「人家是老師呢,重點高中的老師!」孟奶奶向自己老頭子得意地介紹著。

這句話一落地,孟家幾個叔啊姑啊,眼睛齊齊一亮,全落到寧雲夕頭上去了。

「沒想到,她離開我們那裡后,是越發厲害了呢。」孟二嬸小聲和孟二叔商酌著。

他們原先有想著,寧雲夕離開老家,到了異地沒有人幫襯,沒有王校長這樣的人看好會一蹶不振。哪裡想到寧雲夕單靠自己個人居然混到了前程似錦。

消息滯后了。孟二叔和孟二嬸想著。要不早幾年都可以過來投奔大侄子一家了。都怪孟奶奶之前哪怕回家都不和他們打招呼,直接去到鄉下老家陪孟爺爺。

孟晨浩蹲下身,親自背上孟爺爺。寧雲夕走在他身後幫他托著老人家。孟奶奶緊在其後。其他孟家人全部插不上手。

「晨浩和他媳婦這是孝順嗎?」孟二姑又開始酸溜溜地說起來。

「要真孝順,不早接老人。偏要等到這個時候?」孟大姑貼著妹妹耳邊說,「估計現在是部隊首長了,需要做給其他人看。」 和姐姐說悄悄話的孟二姑突然發現自己的小女兒在拉自己的褲腿,罵道:「丫丫,你幹嘛?」

三歲的丫丫被媽媽無辜罵了一頓要哭:「我要尿尿。」

「走,到對面去。」孟二姑指了指小區路對面一棵大樹下,叫女兒自己過去蹲下。

小丫頭孟晨橙一見,喊:「不能在那裡撒尿的!」

孟二姑回頭瞪了眼孟晨橙:輪得到你說話嗎?

孟晨逸急忙走過來對孟二叔說:「不行的。這裡是軍事管理區有規定,狗在綠化帶撒尿都不行。」

「不行會怎樣?」孟二姑問。

早安少校哥哥 「人家是部隊的,你沒聽清楚嗎?」孟四叔說。

「抓人呀?她是小孩,你們有本事抓她。」孟二姑甩個頭不理,「孟晨逸,你一個大學生,竟然把你表妹當成狗是不是?」

「我沒有。」孟晨逸驚訝孟二姑這個結論怎麼得出來的。

「你不是把她當成狗,你剛才說的什麼話?說狗不能在這裡撒尿,不是等於說她不可以在這裡撒尿嗎?」

眼看孟二姑不依不撓的詭辯,孟晨逸轉過臉去: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孟二叔打了打合場:「晨逸哪有這個意思。」

「我知道他現在大學生了,全國第一高等學府的大學生,當然眼光高了,可以把自己表妹都當成狗了!」孟二姑越說自己越氣呼,所有人都驚呆地看著她,想不通她怎麼能讓自己這麼生氣。

過會兒,了解自己這個小妹性子是這樣的孟大姑和孟三叔孟三叔等,通通當起了甩手掌柜,看起了熱鬧。

孟二姑拉起自己女兒丫丫的手,非要把女兒拉到對面的大樹下:「就在這裡撒尿!我看誰能把你抓去。一個三歲小孩憋不住尿想撒尿,還得被抓,這像什麼話!」

丫丫已經嚇得全身發抖,眼看孟二姑的手要當著所有人的面一把扯下她的褲子。

寧雲夕從樓上跑下來了,一見,走了上去,一隻手把孟二姑扯孩子褲子的手攔了下來。

「你想幹嘛?」孟二姑歪著頭看她。

寧雲夕二話不說,伸手直接把丫丫抱了起來:「沒事,咱們上樓上漂亮的廁所尿尿,好不好?這裡太黑了,不好,對不對?」

丫丫本來要哭的小臉蛋,聽到寧雲夕溫柔的聲音后不由小鼻子一吸,點了頭。

孟二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追寧雲夕追到樓上猛喊:「你抱我女兒幹嘛?」

結果孟奶奶站在客廳里早等著她了,不由暴怒沖著小女兒大罵:「你怎麼當媽的?讓自己女兒當街脫褲子?你想她以後能嫁得出去嗎?我看你是欠打!」

孟二姑反射性地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腦袋。

寧雲夕帶丫丫上完廁所,走出來對老三孟晨熙說:「你帶孩子們先到陽台那邊玩。不是有飛行棋嗎?」

無論是孟二叔還是其他幾家人的孩子,這裡頭年紀最大的,比孟晨熙都要小。

孟晨熙算是這幫孩子的大姐頭了,於是吆喝著所有孩子跟自己走。

寧雲夕回頭再看自己兒子。 磊磊安分地始終呆在二叔的懷裡不哭不鬧。孟晨逸對小侄子非常疼愛,帶著孩子走到窗邊遠離塵囂和吵鬧。

寧雲夕放心了,再看孟二叔他們自己都找到了椅子坐著,進廚房把開水瓶和杯子均拿了出來。茶几上已經擺放好招待客人的糖果。

「侄媳婦,我來吧。」孟二嬸主動上前幫忙,同時把自己大兒子喊了回來,「阿傑,你回來,幫寧老師倒開水。」

阿傑年紀比孟晨峻小一歲,在家鄉剛升上初二。

孟晨橙躲了起來,躲到自己四哥後面。小丫頭只記得當初他們倆住孟二叔家裡時,自己四哥和堂哥阿傑差點打架。

走來的阿傑接過寧雲夕手裡的熱水瓶,給杯子里倒水,他的動作略顯粗魯,導致一些水灑到了桌面上。見狀,寧雲夕讓小四去拿抹布出來抹抹。就此小五沒有拉住自己四哥。

孟晨峻拿了抹布出來,徑直對阿傑說:「我來吧。」看這人倒水,倒的到處都是讓人看了悶的慌,到時候擦地板的事還得他們家裡人干。

阿傑推開他的手:「又不是叫你倒,你搶什麼搶?」

「你等會兒自己擦地板!」孟晨峻落下話兒。

「你牛氣了你?」阿傑頂回他話說,「我和你說,我和你不一樣。 總裁的掛牌正妻 我考上你二哥當年上的中學了。」

孟晨橙立馬沖了出來:「我四哥剛考上了首都四中!」

見妹妹小五幫自己說話,孟晨峻揚揚眉頭。

「首都四中?」孟二嬸等其他一幫孟家人疑惑著。

「我們首都最好的中學。」小丫頭孟晨橙驕傲地道。

「你說他?不是你三姐?」孟二嬸等人都不敢相信,因為誰不知道孟晨峻的成績與自己哥哥姐姐差一萬八千里。

「我四哥現在經常班裡考前三。」

孟晨橙的話,讓孟二嬸既吃驚又想到了當初寧雲夕來了以後孟晨峻成績突飛猛進的時刻。所以說,早該把這個侄媳婦留下來的。孟二嬸不甘地抓抓自己拳頭。

阿傑一股氣惱,將熱水瓶放了下來。孟二嬸讓他出來表現是要讓他炫耀一番,不是讓他被孟晨峻踩的。

再看寧雲夕,先走進了孟爺爺孟奶奶住的房間看望老人家的腿。

孟晨浩小心翼翼地把孟爺爺的腿安放到床上。孟爺爺忍著疼痛不說。

拉開孟爺爺左腿上的褲腿,只看腿上表面皮膚的話,並沒有什麼異樣。誰也搞不清楚這個老人家的腿疼是怎麼回事。

孟晨浩的眉頭緊皺思索著。

「我過年回家的時候他還好,沒有疼的這麼厲害。」見老伴辛苦,孟奶奶擔心起來。

「可能是坐了太久車的原因。」孟爺爺睜開眼睛對其他人說,不想給其他人添麻煩。

寧雲夕貼到自己丈夫耳邊:「先不叫傅軍醫,我和尚賢聯繫一下,讓他安排爺爺去他們醫院做ct。到時候我陪爺爺去。」

國內現在的醫學設備,當屬尚賢醫學院所在的臨床醫學院最先進。當初常思明能發現胸腔里殘留的那一小片子彈片,都是在那家醫院給看好的。 孟晨浩在這方面聽媳婦的意見。誰讓傅軍醫都欽佩她媳婦海量的知識。於是他回頭和兩位老人家說:「雲夕她學生現在在首都醫科大學學習,未來是大夫,所以由她帶著爺爺到她學生所在臨床醫學院去看看。」

孟爺爺和孟奶奶聽了,齊齊點頭,信大學生和老師的話。

接下來,寧雲夕和孟奶奶走去廚房給大家炒菜準備吃飯。只見剛才一耽擱,這個時間都快七點多鐘了。其他人家早吃完飯了。

孟家一群人長途跋涉,早飢腸轆轆。

大人圍坐在大圓桌旁都很擠,小孩子只能是搬著小板凳到茶几那邊吃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