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只聽說過龍生九女,這個公的是怎麼生出來的?”

“……”小立子或許也是被這個問題難住了,晌久才結結巴巴地回答:“有可能是……私生的吧!”

“喔,這樣啊!”紂女王恍然大悟。,當即也是用着微笑的目光仔細地向着這第一位男妃望去。

之間下面的這位叫做“饕餮”的仁兄,卻是手中抱着不知是何種類的食品,而且雖然說是正正經經地站了起來,但是卻是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左手沒有放鬆半刻,直接將另一隻手中的食物塞進了嘴裏。

而就是這樣,本來就是有點嬰兒肥的饕餮,這是臉卻是被食物塞得有腫脹起來。

見此狀的紂女王的微笑凝固了起來,皺起了眉頭,對着饕餮問道:“寡人問你,你這是幾天沒吃飯了?怎麼像是三年沒進食了?”

對方一邊繼續塞着食物,一邊豎起了五根手指。

“五天?還是五個月?”

“五分鐘……之前。”吞下嘴裏的食物,饕餮笑着說道。

“……”

紂女王面無表情道:“拉下去!往死裏打,寡人好奇,想看看他的肚子裏到底有什麼?”

兩旁的守衛忙走上殿前,剛準備拉住饕餮往下走,卻見饕餮慌忙道:“我有才能的,我有才能的,我還沒表演呢?”

“喔?”一聽似乎有“才藝表演”的紂女王頓時有喊住侍衛,問道:“什麼才藝,如果不能讓寡人感到有意思的話,下場你是知道的。”

“我能將一倉庫的食物在最快的時間內全部吃完。”見守衛鬆開自己,饕餮甩了甩衣袖,得意洋洋道。

對於這個回答,紂女王很“滿意”,臉色認真的問道:“寡人想知道,你們西海現在還剩下多少的糧食?”

“我孃親如今帶着姐姐妹妹們早已移居到東海了,而且還跟我斷絕了母子關係了。”

紂女王嘆了一口氣,眼神中對於好像並不知情的“饕餮”多了一分同情,“算了,寡人不打你了,看在你是走投無路才參加選拔的份上,就將你送給商老師家吧,她家食物夠你吃的了,記住,你要好好發揮你的才幹啊……”

“知道了。”饕餮一邊吃着,一邊被很滿意這個結果,被一邊的護衛領了下去,看樣子,應該是直接被帶到商丞相家去了。

看着那道身影的遠去,紂女王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已經戰戰慄慄的小立子,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地道:“這就是你替寡人選的人才麼?”

回到上古當大王 “相信奴才,這只是失誤,這絕對是失誤!”小立子連忙磕頭求饒。

“先站起來,報下一個吧,記住,這一次,再有失誤的話,寡人將你關進發-情的公牛屋裏。”

“謝陛下!”小立子聽了紂女王這一句話,擦了一下額頭的汗,又站了起來,看了一眼花名冊高聲道:“第二位,商衛公子,散修,蒼藍術將。”

而人羣聽到了小立子的這一聲,卻是聽得一道充滿了**而磁性的聲音。

“在下商衛,字超傑,今日一睹我皇容顏,死而無憾。”

“管你上位不上位,你再說這些繞皮的話,信不信寡人分分鐘讓你真的死而無憾。”紂女王似乎不吃讚美這一套,身上的威勢一震,一股壓迫性的氣勢便衝着商衛襲去。

在那一刻,明明具有蒼藍術將境界的商衛這一刻卻是汗流浹背,他可是不知道這位女王可是也是修道者,並且實力超越了自己,看到周圍人都無事,很明顯這幅氣勢只是針對着自己,當即也是少了份剛纔的不羈。俊朗不凡的臉蛋上倒是多了嚴肅,更是讓有一些花癡大臣變了模樣。

紂女王坐在龍榻上,看見商衛收了臉色,當即也是收了氣勢,冷哼一聲,詢問商衛:“寡人問你,你來自哪?”

彷彿是習慣性一般,名叫商衛的男子脫口而出,:“小姐何出此言,在下從來處來,只爲去往去處去。你我相見即是有緣,有何必在乎這些凡塵俗禮。”

……

紂女王臉上充滿了一副名爲“殺意”的笑容,而差點沒被那副威嚴趴下來的商衛更是暗罵自己作死。

糟了,平常說慣了這些的,一不留神之下,沒改的過來。

“究竟是來自哪?”

“青雲城,十里鄉,三衚衕路,左拐第三間。”商衛老老實實回答。

“會點什麼?”

說道了這個,商衛臉色一喜,忙說道:“琴棋書畫,吹拉彈唱,丹青墨筆,無所不會無所不會,無所不能!”

“喔?會這個?”一聽這個,紂女王也是來了興趣,也在考慮是不是可以將他招進宮內。

畢竟多一個藝人也是挺好的。

不過,紂女王卻是又有點不放心的,“你先唱一個給寡人聽一下。”

“遵命。”一聽讓自己表演絕活,商衛大喜,畢竟以前不是沒少唱這個,清了清嗓子,張嘴就來唱到道:

“緊打鼓來慢打鑼,停鑼住鼓聽唱歌,諸般閒言也唱歌,聽我唱過十八摸,伸手摸姐面邊絲,烏雲飛了半天邊,伸手摸姐腦前邊,天庭飽滿兮癮人。

伸手摸姐冒毛灣,分散外面冒中寬,伸手摸姐小眼兒,黑黑眼睛白白視。伸手摸姐小鼻針,攸攸燒氣往外庵,伸手摸姐小嘴兒,嬰嬰眼睛笑微微。

伸手摸姐下各尖,下各尖匕在胸前,伸手摸姐耳仔邊,凸頭耳交打鞦韆。

伸手摸姐肩膀兒,肩膀同阮一般年,伸手摸姐脅肢灣,脅肢灣彎摟着肩——”

如此優美充滿文化造詣的歌詞以及商衛那雌性的聲音不由得讓人覺得繞樑三日,不絕於耳。

紂女王點點頭,溫和笑道:“拉出去,狠狠地打。打完後扔出去,誰家也別送。”

兩邊的護衛上前一把抓住商衛,就在商衛準備動用真元逃脫的時候,卻是驚恐的發現此刻的他就如同是一個凡人一樣,任由着兩個女護衛將自己押了下去。

“我還是個有故事的男人喔……啊,啊,啊!饒命啊!!!!”淒厲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商衛那最後想要挽救自己的機會都失去了。

有故事的男人?紂女王冷笑。

寡人不信…… 朝歌王宮。

圍在宮門外等着熱鬧的百姓們這時看着一道身影高高地城樓上拋了下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就如同一件包袱的墜落一樣,在地上掀起了三尺高的灰塵。

周圍的百姓見狀立刻湊了上去,卻看到了一位被抽打的已經奄奄一息的男子,不過男子的眼中的黯然無神,嘴中不知在低低地說着什麼。

而百姓們卻是議論紛紛。

“沒想到女王陛下如此對待如此男人,嘖嘖,看看這個男人現在這個樣子,恐怕就是他孃親來也認不出了吧。”

“誰說不是呢,可能是他在女王面前做了不該做的事了吧,否則也不會被打得這麼慘啊!”

“就是就是,我本以爲剛剛那個被送到商老丞相家的已經算是慘的了,沒有想到,哈哈哈,幸好俺有自知之明,去了陛下也看不上!”

“也是呢,不過畢竟這些都是自命不凡,以爲自己學了仙術,便抖上天的傢伙,你看看這個,如果他有實力,就應該在奸計敗露的時候早點逃掉的。”

我……是想跑的,不過……跑不掉啊……

而且我根本就沒有用什麼奸計啊!!!

躺在地上已經無力說話的商衛,聽着圍在自己身旁對自己指指點點的路人,內心只能欲哭無淚。

帶着溼潤的眼眶,商衛又祈禱般地看了一眼皇宮,眼光似乎要穿透那道厚重的牆壁一般。

阿雪,紂女王不似尋常女子,你……你一定要當心點啊……

皇宮內。

紂女王仍是坐在龍榻上一副悠閒的模樣,而此刻她的手裏卻是多了一份只有小立子纔會有的那份花名冊。

至於公公小立子,

已經被紂女王吩咐護衛將他帶下去了,帶去了一個沒有煩惱只要安心享受的人間仙境,也許此刻聽着那堅定有力喘氣的牛哞聲,也許正感受着牛哞們在他自己身上聳動,小立子也會很感謝自己賜予他的這種從來都沒有過的獎勵吧,一想到此,紂女王就是一陣安心,因爲——

太監什麼的太惹人討厭了!

雖然隨身太監小立子不在,不過選妃還是要繼續的,看了一眼花名冊,輕啓玉脣,道:“第三位,宋雪,字無悲,散修,也是蒼藍術將啊。”

話音剛落,下面的“男妃羣”裏又是站出了一道黑影。

宋雪現在很生氣。

他那張長的頗是雄偉的面龐上,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正以一個紂女王看不見的角度對其噴着熊熊燃燒的怒火。

就是這個女人,就是這個女王,將自己的好基——不對,是好朋友,將自己的好朋友商衛的尊嚴踐踏的乾乾淨淨,這種事情,自己這個做基——朋友的怎麼可以原諒,不過——

宋雪,字無悲,他那張比較成熟的臉也正如同他的字一樣,無悲。不管是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都看不出他那張鬍渣渣的臉上哪裏有着憤怒的代表性表情,看見的只有一臉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嗯?寡人看這資料,聽說剛剛那個作死的傢伙跟你是至交好友啊,莫不是你們兩個是臭味相投的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你也不用繼續了。”

“絕對不是,小子這些年來都在晝舞大陸上游歷,也只是最近看見小衛的。”宋雪忙否認,又接着道:“小子與小衛只是幼時相識。”

小衛,抱歉啦,阿雪我必須先放送女王的警惕,得到她的欣賞之後,成爲男妃,才能走向扮演出**“宮心計”,到時我會讓女王付出代價的。在此之前,,你就先委屈點吧。宋雪內心流着熱淚道。

“小衛,小衛。”紂女王在重複了幾次這個名字之後,繼續道:“叫的這麼親熱,按照你剛剛的說法,莫非你們兩個是青梅竹馬?”

“沒錯。確實是青梅竹馬。”宋雪點頭。

畢竟這不是什麼好炫耀的事。

“既然你在晝舞大陸游歷過,那你應該去過很多地方嘍?”

“當然。”一提到這個,宋雪確實露出了與商衛相似般的笑容:“晝舞大陸雖然寬廣遼闊,但是小子這一生唯一的願望便是去遍大陸的任何一處,也因此才與一位仙人修習了道術。希望可以延長壽命,繼續自己的心願。”

似乎想起前不久發生的一件事,紂女王的龍袍帶起了一陣微風,手指點着龍榻,問道:“既然如此,你有沒有去過一個‘布坦桑尼亞’的地方?”

什麼桑?

宋雪差點沒有說出這句話來。

不過也是因爲受過前面兩位的教訓,他很清楚,自己不能有半點怠慢,只是思量片刻,才緩緩說道:“啓稟陛下,這布什麼坦什麼亞的地方,小子也是略有耳聞,相傳那是上古時期,有一大神怒撞不周山後,因不周山那邊的亡靈不散,所聚成的怨氣所演化出來的一處絕境。平常人到那邊會立刻七竅流血,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嗷’的一聲便會暈過去,從此便會與怨靈相伴,不得出來,也正因爲這樣,當今世人對於這布什麼坦什麼亞的地方根本無從得知,這也成爲了當今晝舞大陸所鮮爲人知的幾個祕密,也不知陛下從何古書上得知有此去處,但小子勸陛下最好不用去了,因爲小子曾經去過一次,不過也是差點九死一生在那。”

看女王這個樣子,恐怕也是足不出宮的樣子,我這樣精彩絕倫的演說,陛下一定會相信的吧嗎,而我宋雪也會從此走向人生巔峯。

而聽完宋雪的滔滔不絕之後,紂女王恍然大悟,拍手叫絕:“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當即又道:“來人啊!”

“在!”

“給寡人拖出去,照着前面那人的打法,留半條命,之後扔出去!”

緋聞NO1:大叔,官宣了 “是!”

“額。”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宋雪大驚,也來不及發覺自己的力量全失的情況了,被護衛架住的那一刻,大叫:“陛下,小子冤枉啊!!小子冤枉啊!!”

雖然是用了個歷史典故來襯托你所說的真實性,但是——

“別碰我,別碰我,陛下!小子我也是有個有着滄桑祕密的人啊!!聽我講一個也是極好的啊!!……啊啊啊啊!!!我靠!!!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救命啊!!!!”淒厲的嘶吼聲漸行漸遠,直到化作虛無。

又是一個身懷驚天祕密的人嗎?紂女王冷笑,

但是——

寡人還是不信啊……

皇宮內

此刻,第四位上前的男妃已經是渾身顫抖了,他不知道自己當時對錶姐一時

狂妄許下的約定,對於此刻的他不知是福還是禍了。

望着下方站着的第四個,紂女王絲毫沒有因爲前面幾個而壞了心情,反而仍然是一本正經地看着手上的花名冊,對照了一下,問道:“尤榆,修道者,真白力將,是麼?”

“是的,陛下,草民便是尤榆。”

而紂女王卻是立刻想起什麼一樣,叫道:“你與尤愛卿是什麼關係。”

“回稟陛下,尤大臣是草民的表姐。”

一提這個,紂女王恍然大悟,驚喜道:“寡人想起來了,朝歌前不久剛開的那家翠霞客棧是你開的吧?你是那個客棧的少東家,而且你還有個姓張的掌櫃的對不對。”

彷彿來了興趣,紂女王一口氣說了很多,並且沒有面對前面幾個時的冷漠與虛僞的微笑,此刻她臉上的那副笑容卻是真實的。

而此刻尤榆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卻是被高高在上的女子的面弱桃李般的笑容給吸引住了,癡癡地看着面前這位女王的絕世而又嫵媚的容顏,耳邊傳來那如同黃鶯一般脆耳的聲音,內心又是多了一分火熱。

沒想到,還有比陸月兒漂亮百倍的女子……

不對,這完全沒有可比性,這王者的氣質,這一身的華貴以及入骨的高傲,不由的給了自己一種心甘情願的臣服感。

尤榆的心裏此刻終於有了一種名爲“愛戀”的情愫的生起。

忙滿臉笑容地答道:“是的,陛下,那家翠霞是草民於三月前所建,到了今天也是有了一陣規模,不過此時的掌櫃已經不姓張,而是姓李。”

“你換人幹嘛?寡人倒是覺得那張掌櫃挺有意思的啊!”

一聽紂女王的回答,尤榆的內心一陣火熱,

莫非女王曾經來過我的客棧,那麼是爲了——

而此刻大臣以及男妃中也是軒然一片,尤其是男妃們的那充滿了一種名爲嫉妒的感情,如果那眼神是刀劍的話,可能現在的尤榆會被千刀萬剮吧。

“如果陛下這麼說,草民這就將張掌櫃重新召回。”

“這纔對嘛!畢竟那裏可是有着寡人的一絲比較愉快的回憶呢!不用這麼快就改變這一切。”紂女王很高興聽到底下男子的回答,呵呵直笑。

回憶?莫非?陛下是對我——

尤榆此刻的內心又是一陣激動。

不過此時的紂女王卻是懷念般地道:“也不知道他此刻還好不好呢……寡人倒是有點想他的呢?”

而尤榆卻是下意識的面色激動地說出:“啓稟陛下,他還好,他就在——”

而紂女王下一句的話語卻是像一盆冷水一樣直接將尤榆心中的愛情熱火澆得乾乾淨淨。

“嗯?你也認識嶽策那傢伙麼?寡人可是又去過萊雲幾次,可是聽掌櫃的說,早就走掉了。現在也不知道去了哪裏?難道說你知道麼?”紂女王站起身來,帶着一臉的期待。

……

嗯?不是我?

嶽策?

他是誰?

(不知不覺,也快20萬字了,咱也得考慮是否在三十萬左右上架的吧,不過現在的成績……(淚流)看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只能厚臉求收藏,點擊,推薦了,如果有打賞那就再好不過,不過得看看官們的心情了。) 先不說朝歌皇宮內紂女王選妃時所發生的一切,此時在嶽策等人所住着的“天機屋”卻是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天機屋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