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氣密布的房間了,驟然綻放一團亮光。

卻見蕭韻整個人突然像是變成了一輪太陽,不斷釋放出大團的光和熱。

唰唰唰!

最强妖孽 ,飛逝在了空中。

蕭韻平躺著的身體,受到無形的力量牽絆,漸漸的,漂浮而起,停在距離床鋪半人高的虛空,一動不動。

「咻咻咻!——」

一縷縷五彩的霞光,圍繞蕭韻周身,穿來飛去。

房間里,一股別樣的香味,慢慢充斥,源頭正是蕭韻的身體。

嘩!嘩!

流光碟旋,寒氣四溢。

約莫十分鐘后,蕭韻漂浮在半空中的身體,才慢慢回到床上。空氣中的流光,也漸漸的消逝。

待所有光芒全部消失的一乾二淨,蕭易、夏世民、易天辰,一瞬不瞬的圍在了床邊,看著蕭韻的臉龐。三個人的心跳,「砰砰砰」加速。

床上。

蕭韻原本冰冷的臉龐,此刻出現了淡淡的暈紅。在蕭易三人的注視下,她的眼皮開始有一下沒一下的眨動。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終於!

「嘩!——」

視線變亮,一雙帶著迷茫的眼眸,在蕭易三人的眼帘中浮現而出。

「我……我這是在哪?」沙啞中帶有一抹清脆的聲音,從蕭韻微張的嘴巴里輕輕吐出。

「醒了!蕭韻姐姐醒了!」易天辰最先忍不住跳起來。

然後是夏世民,捂住嘴巴,極力忍住不讓自己哭出聲來,但臉上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淌落下。

「呼!呼!」

蕭易連連深呼吸,好半響,迎著蕭韻漸漸變亮的眼眸,開口道。

天才兒子笨媽眯 姐……」

… 夜色如水,星星眨眼點亮無垠蒼穹。

清風浮動,帶來絲絲涼爽。給這個燥熱的季節,披上一件柔軟的紗衣。

嘯月門。

涼亭里。

蕭易、蕭韻、易天辰、夏世民、屠天罡,相對而座。

服用了合神丹,蕭韻終於醒來。

經過相認,蕭易姐弟倆時隔十年後,再次重逢。這其中,最激動的莫過於蕭韻。十年前姐弟倆失散,最心痛的就是她。此番重逢,恨不得把十年來積存的溺愛,一下子還給蕭易。

甚至於,連嘯月門前任門主送給她的一壺百年靈酒,也拿出來給蕭易喝。

蕭易對此,也不客氣。邀請夏世民、易天辰、屠天罡一起喝酒吃肉。

屠天罡最喜歡酒,此番蕭易邀請,沒有任何猶豫的接過來,也不懼怕是否有毒,直接往嘴裡倒。

暢爽溫熱的液體,經過喉嚨,進入腹中,屠天罡面色忽地一亮,禁不住贊道,「好酒!哈哈……這是我這輩子喝過的最好的酒!」

「嘿嘿,這壺靈酒可是我太爺爺在世時存儲的,喝一口,堪比四五級的靈丹,對滋養本命元氣有著意想不到的好處。」易天辰小口的抿了一口酒,笑道。

「百年靈酒,果然非同一般。」夏世民臉色微紅,感慨嘆道。

「呵呵,再好的酒也是人喝的。不然,放上一千年也沒什麼用處。」蕭易淡然一笑。

「不錯,弟弟說的話就是對。不像你們兩個,聞到酒香就不知東西。」蕭韻瞪了幾眼夏世民和易天辰。

對此,易天辰撓頭憨笑。夏世民則是低下頭,訕笑不已。

兩人明顯對蕭韻很是忌憚,言語上絲毫不敢不敬。蕭易看在眼裡,不由暗笑。目光流轉,忽然瞥見易天辰那白色、近乎死灰的頭髮,心中一動,問道,「冒昧的問下,易兄的頭髮……」

「哦,這個是我不小心練功出錯了導致。」易天辰摸了把額頭落下的白髮,隨意應道。

雖然他極力掩蓋,但語氣中的落寂、凄涼,在座的幾人,都聽的出來。

蕭韻嘆了口氣,回答道,「小辰是想重鎮門派,可惜太過貪功,導致出了錯,走火入魔,不僅修為盡失,一頭黑髮也變成了現在這個樣。」

話落,眼睛微微泛紅,輕撫易天辰的腦袋,以示安慰。

嘯月門沒落,被群雄逼迫。

身為少門主的易天辰,又怎麼會不急?只是這一急,就導致練功出了岔。結果嘛,變成現在這副狼狽樣。

涼亭里,氣氛變的沉默。

蕭易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在第一眼看見易天辰時,就發現了他的不對勁。

蕭韻說的還是輕的。

事實上,易天辰不止修為盡失,他的元府也已經被廢了!

神識掃描下,易天辰整個人就像個漏了氣的木桶,內部千瘡百孔,沒有一絲能量貯存。就連生機,也在漸漸消逝。

這種情況,蕭易從沒碰到過。雖然蕭韻的靈魂剝離,很是天方夜譚。但畢竟有過案例,只要時機掌握的好,就能重新回歸肉身。

然而易天辰這種,很少有人碰到過。走火入魔有很多情況,但像他這樣的,基本沒有。

涼亭里氣氛有些僵硬。夏世民幾度張嘴,卻沒說出口。


還是屠天罡,忽然打開話題,沉聲道,「涅槃丹。」

「什麼?」

「什麼丹?」

蕭易、夏世民、易天辰、蕭韻,整齊扭頭看向屠天罡。

「涅槃丹。」屠天罡再次開口道,「九級靈丹,涅槃丹,能治他的癥狀!」

屠天罡喝了一口酒,看向易天辰,目光精亮,奪人眼眸。

唰!

他的話音落下,易天辰猛地站起身,雙眸放光,死死的盯著屠天罡,顫聲道,「你……你說的是真的?」

「我從不騙人。」屠天罡漠然開口。

「好,好,太好了!」夏世民跟在後面,激動的站起來,「那涅槃丹我們一定要找到!」

「呼——」

蕭韻深吸一口氣,平衡激動的心情,脆聲道,「那什麼涅槃丹,需要用到什麼材料?」


「不知道。」

「不知道?」

易天辰、夏世民、蕭韻齊齊傻眼。

蕭易也是一怔,看著屠天罡,凝聲道,「屠兄的意思是,只聽說過涅槃丹可以修復被廢的元府,而沒見過涅槃丹對吧?」

「差不多。」屠天罡淡漠道,「想要涅槃丹,就得找到丹王葛童!」

「丹王葛童?」

「那是誰?」


夏世民、易天辰、蕭韻,皆是一怔。

從字面意思上,這位葛童應該是個煉丹高手。能不稱為「丹王」的,絕對差不了。只是,這丹王葛童是哪路人?

「丹王葛童?我好想在哪聽過啊……」蕭易沉吟,低聲喃喃。

蕭易確實聽過「丹王葛童」這四個字,但具體在什麼時候聽說的,一時半會卻想不起來。

「好了,好了。既然知道有丹王葛童這個人,能治好小辰,那我們就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一定能實現。」蕭韻見氣氛又變的沉悶,忙舉起酒杯,吆喝道,「來,大家一起喝一杯,為早日找到丹王葛童!」

「喝!」蕭易跟在後面,附和道。

想不起來,只好暫時放下。

「好,喝!」夏世民一聽,也確實是這個理,忙點頭應道。

易天辰雖然有些急切,卻也知曉這種事快不來,只好勉強克制住,和大夥碰杯。

至於屠天罡,那是渾然不懼。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沒有半點做作的表現,再自然不過。

喝酒能增進感情,更何況喝的是「百年靈酒」。酒過三旬,屠天罡終於說明了前來嘯月門的目的。事實和蕭易幾人,想象的差不多。

唯一的區別,就是屠天罡不是自己找上門。而是被人所騙,說是嘯月門的前任門主,有著「翻天手」之稱的易天辰老爹,回到了門派,並廣發英雄帖,給各路武者。

目的是為了顯示自己消失三年,練得的一身絕世武力。尤其是肉身力量,堪稱世間無敵。

對純粹力量最是崇拜的屠天罡,腦袋一熱,想都沒想,就匆匆跑了過來。結果嗎,就碰到了蕭易這個肉身確實堪稱世間「無敵」的上古蕭族後裔。

這一戰,屠天罡打的很滿意!

… 加上蕭易的好客,性格上的不做作。

屠天罡對蕭易越來越對口味,看向蕭易的目光,已然變得不一樣。

他雖然不怎麼喜歡說話,但喜歡和有實力的強者交朋友。蕭易的實力,完全得到了屠天罡的認可。

一番交談下來,兩人已經兄弟相稱。

也是通過交談,蕭易才了解到。屠天罡今年已有四十歲。只不過由於從小練武,看起來才像三十上下。

這是小事,讓蕭易真正吃驚的是,屠天罡的個人經歷,用傳奇來形容,也不為過。

出生家庭貧困的屠天罡,自小拜師當地一個小門派。他是真正的武痴,也是武道上的奇才。

十三歲便學全了那個小門派的所有武學,然後打遍當地小鎮,除了鎮長之外的其他所有人。隨後,更是單槍匹馬,以武會友,挑戰天下各路高手。

挑戰途中,再學天下各大武學,各路拳法、腿法、指法、掌法,等等近身功法,全都囊括心中。然後,集百家之所長,取之精華、去其糟粕,終於在三十歲那年,自創武學《輪迴武典》。

自此,名動大乾王朝。一代傳奇,屠天罡。宗師之名,震動天下!

無數少年,想拜他為師,都他拒之門外。只因屠天罡,追求的是無上武道。奈何,純粹肉身的武者,在達到武帝境界后,根本無法在武道上,再前進一步。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