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蛋!

我體內有飲血太歲,我的鮮血就是解毒聖藥,沒想到這一個敕令沒有殺掉馬瑟爾,反而幫助他解開了病毒彈藥中的藥性!

此時馬瑟爾喘着粗氣,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就連插在他心口的那把鋼劍,也被他呼吸的動作所帶動,看起來別樣兇殘!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說什麼了,馬瑟爾冷冷的笑道,看來這真是天意啊,惡魔的庇佑下,任何力量都要屈服!

馬瑟爾說完這句話,他的嘴角挑起一絲幽幽的笑容,當即伸出雙手,抓在了鋼劍的劍柄上,咬着牙,緩緩的往外拔着鋼劍!

只聽一陣細微的噌噌聲,尼瑪,我感覺自己的骨頭都發麻了,那正是劍刃摩擦血肉時所發出的聲音,我感覺自己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種聲音真是世界上最難聽的聲音,沒有之一!

馬瑟爾的雙眼,冷冷的看着我,他的雙手就抓在劍柄上,硬生生的將那柄鋼劍重新拔了出來!

妖后千千歲 噌!

最後一聲響,整根鋼劍都拔了出來,馬瑟爾伸出手指,朝着劍刃上彈了一下,發出了叮的一聲響。

恩,不錯,這把劍是好劍,不是一般人能夠打造出來的,很可惜,我是吸血鬼始祖,但卻不是吸血鬼的體質,用水銀和大蒜來殺我,那是不可能的。

馬瑟爾這句話,多少有點吹牛逼的味道,因爲他一定擁有一些吸血鬼的體質,不然約翰送給我的彈藥,對他根本就起不到效果,只不過馬瑟爾雖然身爲吸血鬼,可能他的體質早已超越了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吸血鬼,或許他已經算是吸血鬼的終極進化體,水銀和大蒜這種東西,對他完全沒有效果!

我心中懊惱不已,本來約翰的彈藥就已經將他制服,靜靜等待他死亡就行,哪怕是我拿着鋼劍,讓他大卸八塊也可以,可我的六丁六甲神咒,偏偏又幫助他解開了病毒藥性!這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的法力快要消耗殆盡了,而馬瑟爾這時吸收了我的鮮血,他的力量開始變得如日中天,他對我冷笑道,ok,寶貝,該我還手了!

說完這句話,他的身子紅光一閃,下一刻忽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對準我的下巴狠狠的就是一拳!

砰!

我整個人瞬間倒飛出去,這一拳的威力太大了,我只感覺剛纔面前金光一閃,自己就飛了,我的大腦中猛然震盪了一下,差點暈厥過去!

而馬瑟爾的進攻我也看了個清楚,他雖說身體閃爍了一下紅光,但我卻知道他並不是瞬移,因爲他的速度太快,簡直就是一瞬間過來的,所以看起來跟瞬移差不多。

我趴在地上,伸手摸了一下嘴角,鮮血正緩緩的往外流淌着,我感覺嘴裏腥味很重,胃裏也一直翻騰,咬牙忍了幾秒之後,最終還是忍不住撲哧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我心說完了,完了,我張亮經歷了那麼多大風大浪,連地獄魔池都去過一遭,手底下也曾經擁有百萬魔兵,十大魔獸,以及聖王輔佐,沒成想,今天會死在一個外國人的手裏,真是愧對我天朝列祖列宗啊!

就在我感慨之際,馬瑟爾已經提着我那把鋼劍走了過來,此時站在我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我,淡然笑道,噢,我現在要用你的武器來殺掉你,這聽起來多少有點尷尬,是的,至少我感覺有些尷尬,不過你放心,刀刃會快速劃過你的脖頸,你不會感受到任何的痛苦,因爲,惡魔正在微笑着對你招手!

說話間,馬瑟爾就舉起了鋼劍,只見別墅中銀光一閃,鋼劍已經高高的舉過了馬瑟爾的肩膀,下一刻只等他揮手砍下來,我就徹底完蛋了!

可我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力氣,我想反抗,但我渾身酥軟,使不出任何法力,也完全無法躲避,無法掙扎,我終於明白了砧板上的肉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就像是躺在砧板上的肉一樣,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菜刀剁在我的身上,卻做不出任何的迴應!

銀芒一閃,一陣破風聲傳來,我知道馬瑟爾揮下了手中的鋼劍,只需零點幾秒的瞬間,我的人頭就再也不屬於我了!

我似乎已經看到了死神手持鐮刀,正在緩緩的對我招手了,他的微笑那麼的詭異,那麼的瘮人!

我絕望的低下了頭,閉上了眼睛!

砰!

轟!

嘩啦啦!

三種聲音傳來,我驚訝的發現,我的腦袋並沒有掉,而當我擡起頭的時候,馬瑟爾已經不知去向了,站在我旁邊的,正是一位性感的魔女,沒錯,正是素兒!

此時素兒趕緊跑過來扶起我說道,大王啊,你怎麼如此糊塗?性命攸關的大事,你怎麼不召喚出我啊,雖然我也被冰封的力量所影響,但我現在夾緊修煉了這麼久,魔氣已經恢復很多了!

我點了點頭,哦了一聲說,哎呀,急糊塗了,都把你給忘了。

此時遠處再次傳來一陣嘩啦啦的聲響,我朝着聲音的來源看去,發現馬瑟爾躺在別墅一角,身上已經蓋滿了木板碎片,原來在素兒出現的一瞬間,她一掌將馬瑟爾打出好遠,馬瑟爾撞擊到了別墅一角的桌子上,將整個桌子撞爛,掉落到地上的時候,被木屑所遮蓋了起來。

我對素兒說道,你小心點,我打不過他,他的力量很詭異,說不上是道法還是什麼,反正我不知道針對他的方法。

素兒輕蔑道,有什麼針對不針對的啊,直接放出魔氣和法寶殺掉他不就行了!

我去,一聽素兒這話,我差點趴在地上,果真是魔尊等級的魔女啊,看來她這一路修行過來,感悟到了太多太多的東西,當下只聽她這斬釘截鐵的口吻,就知道她這魔尊之位,果然不虛!

素兒放出一團紅霧,然後整個人飛身鑽進紅霧當中,與紅霧一起,朝着馬瑟爾公爵飄去,馬瑟爾剛纔被素兒一擊打退,他也知道素兒的厲害,當下想要避開紅霧,但沒成想,在他剛竄動的一瞬間,從紅霧中就飛出了一條紅布!

那紅布就猶如仙女腰間的紅綾一樣,飛出來之後,竟然擁有自主意識,朝着馬瑟爾公爵就飛了過去,馬瑟爾跑的快,但他跑的再也,也沒這紅綾飛的快,片刻後就被這紅綾五花大綁,倒在了原地。

素兒從紅霧中露出身形,拍了拍手對我笑道,大王,搞定了,你看,這根本就是小意思嘛。

我去,果然還是魔尊夠叼啊,我忽然感覺,被冰封之後的我,原來就是個戰五渣!

倒在地上的馬瑟爾公爵冷冷笑道,你不會殺掉我的,因爲有一個祕密,如果我不說,你永遠不知道! 我沒吭聲,素兒搶先道,什麼祕密?

馬瑟爾冷冷一笑,當即一句話也不再說,這一點我是知道的,因爲我們都很明白,不管他知不知道什麼所謂的祕密,如果他說了出來,那他就一定不會活下去的。

我對素兒說道,不用問了,他在騙我們,直接動手幹掉他就行了!

說話間,我就撿起地上的鋼劍,朝着馬瑟爾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馬瑟爾公爵的臉上開始露出恐慌,他指着我說道,你不能殺我!你殺掉我之後,將永遠也無法湊齊九個元神!

我心說我靠,能不能湊齊九個元神,那得看我能不能找到,這跟他沒有什麼關係吧?難道聽馬瑟爾話裏的意思,其餘的幾個月元神位置,他都知道?

站在馬瑟爾的面前,這幅畫面就像剛纔他手持鋼劍站在我面前一樣,只不過現在翻轉了一下位置,我從被動轉換成了主動!

我對馬瑟爾說道,放心的去吧,身爲吸血鬼始祖,沒人知道你死了,後世之中,別人對你的讚揚和傳送還是那麼的廣泛!

說話間,我猛然揮下鋼劍,手段是那麼的凌厲,絲毫不拖泥帶水!

就在鋼劍斬下的一瞬間,就在我認爲馬瑟爾的頭顱即將落地之時,忽然馬瑟爾一聲大笑,整個人紅光一閃,變化成了一隻紅色的吸血蝙蝠,撲騰了兩下翅膀,朝着窗外就飛了出去!

我和素兒同時一驚,吸血鬼的本事我多少了解點,可要說吸血鬼會幻化的,那我可真沒見過,或許這馬瑟爾真是一個另類,不能讓他和別的吸血鬼一同看待。

我也趕緊展開大黑天神翼,朝着馬瑟爾追趕而去,不過素兒身爲魔尊,雖然在地獄魔池受到冰封的波及,但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尤其是在煉玉鐲中潛心修煉了這麼久,她已經能夠使用出瞬移的手段了!

當下她紅芒一閃,下一刻就出現在了馬瑟爾的頭頂上,素兒眯眼一笑,擡手甩出一道皮鞭,捆綁在那紅色蝙蝠的脖頸上,用力一拉,頓時踩在蝙蝠的後背上,徑直朝着地面下落去。

我也趕緊飛向他們落地的方向,趕到之後,素兒的鞭子捆綁在吸血蝙蝠的脖頸上,她正得意的笑着呢。

大王,怎麼樣?已經抓到了。

我點點頭笑道,還是你厲害,稍等片刻,讓我看看他體內有沒有元神!我打開了法眼,朝着馬瑟爾的渾身看了一邊,他的骨骼非常奇怪,不像是人類的,但在他丹田位置,則有一團紅色的霧狀物體,沒錯,那就是元神了!

有素兒在此,馬瑟爾怎麼都跑不掉了,我幻化出一把長劍,對馬瑟爾說道,記住我的名字,如果你還有機會重生,你可以找我報仇,我叫張亮!

話畢,我一劍刺進馬瑟爾的胸膛,當然這一劍並非是爲了殺他,我知道單憑武器是殺不死他的,不過這也足以讓他疼的嚎嚎大叫,當我拔出鋼劍之後,擡手放出一團法力,包裹住他體內的元神,吞入了我的腹中。

這一瞬間我只感覺自己就像是掉入了水中一樣,四周都是高強烈的水壓,我被擠的快要喘不過氣,不過我知道這是元神正在融合我的肉體,元神中的力量正在與我合二爲一!

當我咬牙堅持了一分多鐘之後,那種感覺才慢慢的消失不見!

馬瑟爾的傷口再也無法癒合,此時的他,失去了所有道家法術的力量,只剩下了吸血鬼的軀殼,而我也終於明白,原來馬瑟爾,就是一個吸血鬼,只不過關鍵的地方就在於這個元神改造了他的體質,所以聖光十字架對他起不到作用!

真相只有一個!現在明白了,我也知道該怎麼做了,馬瑟爾已經成爲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吸血鬼,充其量就是力量比起別的要強大一點。

我幽幽的從懷中掏出水銀雙槍,對馬瑟爾淡然說道,英雄落幕,家族悲歌,一切都已是命中註定,你可以恨我,也可以忘卻,就算是你殺我,我也會坦然處之,不要奇怪,當你看到上帝的時候,上帝會告訴你,這一切的一切,其實,就叫做命運!

砰砰!

兩個水銀彈打出,馬瑟爾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但卻無法剋制身體內部燃燒起的火焰,素兒鬆開了鞭子,瞬移到了一旁,而我則靜靜的站在原地,靜靜的觀望着馬瑟爾。

說實話,我不但沒有解恨的感覺,反而有種兔死狗烹的悲哀,我們都是棋子,我們沒有自己的命運,當我們被選爲九大元神之時,我們註定會有這麼一天。

馬瑟爾身上的火焰在這黑夜的山谷中照亮了我的面龐,蒼穹之上淅淅瀝瀝的雨水澆不滅那熊熊烈焰馬瑟爾猶如一個火人一樣,緩緩的倒在了地上,只不過在倒下之時,對我說道,找齊九大元神之後,一定要..

我一愣,當即趕緊跑過去問道,一定要幹什麼?

山谷中,只剩下了風聲和雨聲,馬瑟爾已經化成一堆灰燼,融化在了這山雨之中,沒人回答我,同樣也沒人說話,風聲呼呼的從耳邊刮過,我嘆了口氣,輕輕的說道,一路走好。

馬瑟爾走了,元神也已經到了我的手上,吸血鬼的家族還在,只不過吸血鬼家族中的領袖,再也無人問津,再也不會重生於世。

素兒本想帶着我瞬移出山谷,但我擺了擺手說道,不了,我想自己走一走,淋一下雨水。

說話間,我將水銀雙槍收起,踩踏着山谷中的小路,任憑雨水打落我的衣衫,此時緩緩的朝着山谷外走去,我不知道我是在感慨什麼,或許我想家了,或許我感覺自己累了。

等我走出山谷的時候,我將素兒收回了煉玉鐲,此時騎着鬼火戰車朝着葉玊欣的別墅趕去。

到了別墅的時候,葉玊欣還沒有睡覺,說實話,看到還沒有睡去的葉玊欣,我感覺挺不好意思,自從我來到這裏之後,她好幾天都沒睡過安穩覺了。

一看到我回來,她滿是興奮之色,當即高興的問我,張亮,你辦完事情了嗎?

我很是疲憊,撲騰一下坐在了沙發上,當下點了點頭,愛麗絲也跑了過來,不停的對我說輕雲太歲實在太棒了,她現在上高樓都不需要走樓梯,直接爬窗戶就能上,就像蜘蛛俠一樣。

我笑着說,那豈不是跟黑夜傳說裏邊的女主角很像嗎?

愛麗絲一愣, 但下一刻將小腦袋點的跟搗蒜一樣,我哈哈大笑了起來,此時從我的左臂上取下了十字手弩,遞給愛麗絲之後,我摸着她柔嫩的小臉蛋,輕聲說道,我的寶貝徒弟,我可能要離開了,或許離開一陣子,或許會離開一輩子,但不管怎樣,我都希望你能堅強起來,這件手弩,就當是我送給你的臨別禮物吧。

愛麗絲還想說點什麼,我輕輕的擰了一下她的小臉蛋,然後說道,好了,你趕緊去睡覺吧,一會我也得休息。

不由分說,我將愛麗絲趕回了臥室。

此時房間中只剩下了我和葉玊欣,我倆坐在沙發上,同時面對着窗外,看着窗外的小雨,誰也沒有先說話,屋裏靜悄悄的,只能聽到窗外的風聲雨聲。

不知過了多久,還是葉玊欣先說話了,她對我微笑道,你衣服都溼透了,還是先去洗個澡吧。

我恩了一聲,但卻沒有動身,我對她說道,讓我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吧,再過一會去洗澡,明天你幫我訂一張飛機票吧,明天我就走。

葉玊欣驚訝道,這麼着急走?你有什麼急事嗎? 我搖頭道,急事也沒有,就是想回家看看,出來這麼久了,有點想念家鄉。

葉玊欣笑了笑,她說她也是,時間久了,也總想回國去看看,找一些老同學聊聊天,不知聊了多久,直到後來我困的實在不行了,葉玊欣才站起身離開。

其實我也發現了她的睏意,但她始終不打算離開,就一直坐在沙發上跟我聊天,在臨走之時,我對葉玊欣說道,明天你給我買一張機票,我自己走就行了,你不用送我。

葉玊欣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但她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恩了一聲。

翌日,葉玊欣幫我訂好了機票,臨走之時,我將水銀雙槍送給了葉玊欣,這玩意後坐力不大,畢竟是發射水銀彈的,讓她留着防身也好。

不過葉玊欣沉默了半天,最終伸手接過去了一支,她低着頭對我說道,我留一個吧,另外一個你留着。

我有點想不明白,我說這雙槍一起使用,威力纔會比較大,一個派不上什麼用場啊。

不管我怎麼說,葉玊欣始終堅持就拿一把,另外一把留給我。

最後,萬般無奈之下,我將另外一把水銀槍收進了煉玉鐲當中,當下就對葉玊欣揮了揮手,等我走出別墅,打了一輛出租車之後,葉玊欣依依不捨的看着我,眼中滿是不捨的神情。

我灑脫的笑了笑,對她揮手道,老班長,我先回去了,有機會回國的話,我帶你去玩啊!

葉玊欣點了點頭,但就在我上車的那一瞬間,她還是沒忍住淚水,晶瑩的淚花在眼眶裏打轉了好久,還是落了下來。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出租車已經發動了,走出好遠之後,我從後視鏡中看到葉玊欣雙手捂在嘴邊,稱作喇叭狀,對我依依不捨的大聲呼喊了一句話,由於距離太遠,我沒聽清楚,就在我轉頭從後窗看過去的時候,車子拐了一個彎,瞬間葉玊欣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了我的視野。

我嘆了口氣,心說自己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多事了,等我到了機場,剛下出租車的時候,忽然一道矯健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身前,沒等我反應過來,一雙白嫩的小手就捂住了我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

一聽這話,撲哧一聲我就笑了,我心說今天走的時候怎麼沒見愛麗絲呢,原來這小精靈早就離開別墅,在機場等着我了。

由於她的身材還不是特別高,在背後捂着我眼睛的時候,她必須跳起來,雙腿夾住我的腰肢,不然她的身高是不夠的。

我沒有立即拆穿愛麗絲的面目,只是笑道,噢,能夠伸手捂住我的眼睛,這一定是一位非常高挑的女郎,我說的對嗎?

愛麗絲一聽,隨即跳下來,拍了一下我的後背說道,師傅你討厭啦!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人家會還沒長大呢!

我轉過身蹲了下來,對愛麗絲笑道,小徒弟,你怎麼跑來了?

愛麗絲抿着嘴說道,師傅,我捨不得你,你不要走了好不好,你走了之後,愛麗絲會睡不着覺的。

她楚楚可憐的看着我,讓我對這個小蘿莉不由得心生愛憐,但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可能留在這裏一輩子的。

我笑道,我以後可以再來啊,你說是不是?等你以後長大了,本領更加高強了,我就再來找你,考驗一下你的功夫,你看行嗎?

由於飛機快要起飛,我不能再浪費時間,當下就對愛麗絲說道,好了,寶貝徒弟愛麗絲,別鬧了,師傅真的要走了。

愛麗絲趕緊對我說道,師傅師傅,我要送給你一件禮物,快點,你先把眼睛閉上!

我一聽這話,饒有興致的笑道,好,讓我看看愛麗絲到底想送我什麼禮物,說話間,我蹲在原地就閉上了眼睛。

忽然,我感覺自己的嘴脣像是被碰上了什麼東西,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愛麗絲正抱着我的腦袋,用力的親着我。

我急忙掙脫開,當即站起身低着頭對愛麗絲呵斥道,你幹什麼啊!這可是在機場!

愛麗絲抿着小嘴說,師傅,我發現我真的愛上你了,我好不捨得你走。

我靠,你一個小蘿莉,你懂什麼叫愛嗎?

愛麗絲無辜的點點頭,繼續對我說道,我懂的,它就在心裏,在胃裏,再也不疼了。

好吧,還是這句話,再次恭喜你,你的胃病又好了。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再不去登機,恐怕就來不及了,我對愛麗絲揮了揮手,趕緊朝着機場內部走去,她可憐巴巴的站在原地,伸手咬着自己的食指,一臉無害的看着我,讓我有些不忍離開。

哎!

我重重的嘆了口氣,當即回頭衝過去,把她抱起來,用力的在她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這才說道,滿意了嗎?滿意的話,師傅就趕緊走了,等有機會了,師傅還回來看你,你說好不好?

愛麗絲眯眼笑了起來,那兩個眼睛笑起來就像兩輪彎彎的圓月,見她用力點頭,我放下了她,快速的前去登機。

長途跋涉了幾個小時之後,我終於回到了開天教,祖師爺和游塵師傅竟然不知從何處收來了一些弟子,此時就在開天教的門口教導着他們如何扎馬步。

我特麼瞬間就愣住了,見游塵師傅揹着手,邁着四方步,對那七八個小夥不停的教導,我就問道,師傅,這是幹什麼?

游塵師傅一愣,回頭的瞬間看到了我,立馬就衝過來欣喜的說道,哇哈哈,你個瓜娃子終於回來了。

沒等我說話,游塵師傅多看了我一眼就瞪大了眼睛說道,哦喲,實力又增強了一倍啊!你這在外邊,都有什麼奇遇?

我擺了擺手說,也沒啥奇遇,差點死在外邊呢,當下就朝着屋裏邊走去,游塵師傅一揮手對那些小徒弟說道,好了,原地休息一會吧。

等我回到開天教內的時候,祖師爺大師伯也都趕緊走了出來,我將在布魯塞爾所發生的事情跟他們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祖師爺憂心忡忡的說道,既然這樣的話,你就千萬不能處於被動,目前還有六個元神不知去向,說不好他們也在互相尋找對方,你一定要小心!

我點了點頭說,恩,我也有這樣的打算,我準備找那幾個殭屍王,讓他們幫我搜索一下這些元神所在的地方,畢竟他們對這些元神比較熟悉,尤其是贏勾等人,親眼見過蚩尤分裂九大元神的事情。

這幾天,我和婷婷幾乎是夜夜笙歌,屋裏邊的燈光幾乎是徹夜不息,婷婷的叫聲一浪高過一浪,我想讓她忍着點,可她說忍不住,憋了太久,一定要好好釋放一下。

幸好我是一個擁有飲血太歲和金石太歲的男人,要不然,就這幾天,足以讓我榨成肉乾!

某天下午,游塵師傅面露尷尬之色,對我小聲說道,呃,瓜娃子,你來,我跟你說點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