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趕緊擺手。

眼下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沒吃過豬肉,還能沒見過豬跑嗎?

安暖先是像模像樣地挽起袖子,再把餐桌上的碗碟一股腦地抱起來,放進廚房裡的洗手池,再打開水龍頭,裝作一臉忙碌地沖洗著。

旁邊的晉雲凜卻忍不住微勾了勾嘴角……你見過誰家洗碗筷不用洗滌精的?

「這樣,你先洗著,我去樓上一趟。」晉雲凜終於鬆了口。

好啊好啊。

安暖神色一震,興沖沖地朝他擺手,「去吧去吧!」

餘光瞥見晉雲凜上了二樓,安暖這才鬆了一口氣,抬手就放了個清潔咒。

於是,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原本還布滿油漬的碗筷廚具一下子就變得乾乾淨淨、光潔如新了。

好了。

安暖得意地拍了拍手。

搞定!

**

天色不早了。

等晉雲凜從二樓下來,安暖跟他交代了一聲,就順手提著從廚房帶出來的垃圾離開了。

這會兒正是傍晚時分。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暑氣散去不少。

晚風時不時地吹過,給人帶來絲絲涼意。

不少吃完飯的住客都會趁這個時候出來逛上一圈。

安暖也當散步一樣,模樣悠閑得不行。

小區外面沒多遠,就有個垃圾處理站。

安暖順手把垃圾扔在了裡面,沒走多會兒,就聽到後頭隱約飄來幾句模糊的低語……

「哎呦,現在這些年輕人啊,實在是太不知道珍惜東西了!這麼好的外套和雨傘都不要,太浪費了。」

「什麼啊,這哪有外套和雨傘了?」

後面,兩個結伴而行的老頭正經過垃圾處理站,其中一個眸光一瞥,恰好看到裡頭的垃圾,忍不住嘖嘖感慨道。

另一個卻出聲反駁,惹得前一個老頭不服氣,硬聲頂了回去,「不就在這兒嗎?」

……咦?剛才還在裡面的雨傘和衣服呢?

「行了吧!老李頭,你這都什麼眼力勁兒啊!」

旁邊的老頭忍不住嘲笑了他一句,「果然是年紀大了,不服老不行啊!」這裡頭分明就只有些餐廚垃圾和幾片枯黃樹葉,哪來的衣服雨傘啊?

「誰說的,我老當益壯著吶!只是……只是剛才一時看花了眼!」

別人都說老小孩,老小孩,人一旦老了,這性子也就跟小孩子差不多了。

聽一聽這對話,可不是這個道理嘛?

就連走在前頭的安暖,聽到這話都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

不過……頓下腳步,安暖微皺了皺眉……

她是不是忘了什麼事來著……

想了好一陣都沒想出個所以然,安暖索性把這事拋之腦後,算了,既然記不住,肯定不是什麼大事…… 第二天。

安暖繼續如常上班。

不過一隻腳才剛踏進站點,她就敏銳地察覺到氛圍不對勁。

……這未免也太安靜了。

要是換做以往,早在門口的時候,就能聽見同事嘰嘰喳喳的閑聊聲和訂單響起的叮叮聲了。

現在呢?

半點人聲都沒有。

你說怪不怪?

「安暖,你總算是來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安暖才剛走進來,就瞧見自家經理正抖著一身的肥肉嗖嗖地朝她跑了過來,眼神還不自覺地往另一邊瞟,輕聲提示道,「那邊,有兩位警官找你。」

一開始,這兩人來的時候,經理還以為是安暖上次英勇救人事件有什麼後續處理,還興緻勃勃地湊上去跟他們聊了一會兒。

可聊著聊著,經理就覺得不對勁兒了。

聽這兩人的語氣,再看看他們的姿態,哪像是之前派出所的警察啊?

他們經理是多精明的人啊。

一瞧勢頭不對,立刻就多了一份心。

嘴上雖然還和這兩位警官插科打諢的,但關鍵信息卻是半點也沒透露。

一直等到安暖過來,才先拉住她,給她透了點氣兒,免得這丫頭什麼都不知道,茫茫然地吃了虧。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經理對安暖的印象非常好。

小姑娘做事認真仔細,為人勤懇善良,身上還帶著一股剛入社會的純凈和勇氣。

現在這代年輕人里,能做到像安暖這樣的,真不多了。

要不然,經理也不可能替她做到現在這地步。

「好。我知道了,謝謝經理。」

一邊說著,安暖的視線一邊往房間的另一面看去。

視線里,一男一女正筆直地站立著,相貌出色,身上雖然沒有穿著警察的制服,但脖子上掛了個工作牌,應該是政府工作人員無誤。

不止安暖在打量他們,對面的鮑國和宋紓也正仔細瞧著安暖。

說實話,乍一瞧見這小姑娘,他們壓根沒從她身上感受到半點妖類的氣息。

要不是昨天有個小狗妖給他們打電話說遇到了一位野生妖,他們也不會順著資料往下查,現在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要知道,現今妖族勢微。

每一個妖都值得被保護。

所以驟然出現了安暖這樣的野生妖,他們更得積極提供援助,幫助她儘快融入社會。

不過根據他們之前的調查,這個野生妖的適應力似乎頗好,來人間一個月,過得不說大富大貴,至少也平平淡淡,沒鬧出什麼問題。

天知道,他們當時聽到電話里說遇到了一位野生妖時,心情有多複雜!

一方面欣喜妖族的壯大,另一方面又擔心這野生妖會不會鬧出什麼事來。

沒辦法,他們這兒也是有前科記錄的。

幾十年前,他們同樣接手了一位野生妖。

那傢伙也不知道是從哪個窮鄉僻壤里出來的,才剛剛進入社會就大嚷著自己是妖怪,一臉猖狂地聲稱要吃最鮮嫩的童男童女,還要求人類定期給它上貢。

嘿!也不想想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了,還來那些思想陳舊的老一套,也太不會與時俱進了!

不像眼前這小妖,安安分分的,一點兒不鬧事。

據說,還樂於助人,差點還拿了良好市民的獎勵旗幟。

所以說,妖和妖差別其實還是蠻大的。

兩人正嘀咕著,一抬頭,安暖已經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你好,兩位找我有什麼事嗎?」

「別擔心,沒什麼的。」

宋紓柔柔地朝安暖一笑。

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瞧見這小姑娘她就忍不住心生好感,拿起胸口的工作證遞給她看,「我們是特別管理處的,就是想找你問些事,你看方不方便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聊。」

安暖點點頭,「好。」

別看旁邊的經理和同事都離得挺遠的,但這會兒一個個的耳根子都恨不得跟兔子一樣直接豎起來,好聽一聽這幾人都說了些什麼。

萬一這兩個警官想欺生給安暖使壞的話,他們可不會袖手旁觀,廢話,在他們自個兒的地盤,還能讓你們放肆了?

就當一眾外賣小哥正豪氣干雲的時候,卻發現兩方的氛圍還算不錯,憤憤然的情緒也就消退了不少。

「哎呦,要找地方啊,來來,」聞言,經理趕緊湊了過去,殷勤地開口,「我們這後頭就有個小型會議室,你們剛好可以用。」

帶著三人走進了會議室,經理原本還想著厚著臉皮在裡頭再待一會兒。

結果那個男警官一直盯著他,眼裡希望他避退的意思簡直是昭然若揭。

最後,經理還是頂不住那警官銳利的眸光,依依不捨地走了出去。

「放心吧,沒什麼事的。」安暖朝經理微微頷首示意,她可以感覺得出來,眼前這兩人對她應該沒有什麼惡意。

等經理一出去,兩人直接就開門見山了——

「安暖小姐是吧,剛才已經介紹過了,我們是特別管理處的人,當然,這只是人類的叫法。」

「在咱們妖族中間,大家都習慣稱呼我們為『妖管局』。」

兩人並不怕隔牆有耳,在說話之前,他們就已經在這個小會議室外布下了結界,外面的人根本不會聽到他們的談話。

……妖管局?

「嘿!」

說到這兒,安暖眼神猛地一亮!

她就說自己昨天好像是忘了什麼事來著。

不就是眼前這事嘛!

她找晉雲凜的初衷就是想讓他幫忙找一下妖管局的定位,結果沒成想一盆酸菜魚下肚,她就渾然忘了這事! 現在可倒好,人家親自找上門來了。

「你應該對我們也有所耳聞吧?」

「嗯。」

安暖一臉鎮定地點頭,心頭的小人卻萬分慶幸地拍了拍胸脯。

幸虧昨天小護士給她普及了一下基本常識,否則她這會兒肯定兩眼一摸瞎,那多跌份兒啊。

「那敢情好,也免得我們再重複那些介紹詞了。」

宋紓輕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再配上她那略帶嬰兒肥的面孔,乍一看,就是時下最流行的蘿莉臉,可愛萌氣地很。

「是這樣的,我們今天來,主要就是想給你做個登記,我們這邊也錄一下系統資料。」

宋紓話音才剛落,後面的男人就默契十足地從包里拿了個平板出來,遞到安暖面前。

瞅著面前的最新款iPad,安暖疑惑地眨了眨眼,沒動。

這沒紙,又沒筆……怎麼登記啊?

宋紓顯然是個善解人意的姑娘,一瞧這情況,趕緊出聲解釋道:

「是這樣的,現在人類都提倡『保護環境,人人有責』了,我們妖族自然也不能太落後,所以現在幾乎都是無紙化辦公了。」

「不過你要是不習慣,我們這邊也有紙版的……」

「沒事,就用這個吧。」

春風十里有嬌蘭 安暖大手一揮,豪氣開口。

怎麼說,她也是用上了智能手機的高端妖,怎麼可能連一個平板都玩不轉呢?

再說了,「節約一張紙,保護一棵樹」的公益廣告可是天天在電視台上回放,作為一隻根正苗紅的妖,安暖自然得跟著黨的腳步走。

於是,兩人就瞅著安暖信心十足地接過平板,白嫩嫩的手指才剛在上面戳了沒幾下,就突然頓住了……

怎麼了?

有什麼問題嗎?

妖管局的人還沒來得及開口。

安暖就為難地撓了撓頭,一臉不好意思地看向他們——

「那個,有手寫鍵盤嗎?」

在建叔多年的悉心栽培下,安暖茁壯成長,順利發展為一枚思想良好、行為端正的五好青年。

識字寫字自然也不在話下,雖然她一開始會的是繁體字,但後面見慣了這些缺胳膊少腿的簡體中文,也就慢慢適應下來了。

可關鍵的是,現在這些電子鍵盤動不動就是什麼拼音打字,五筆打字,對他們這些原生態的妖也太不友好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