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魚果然是真的很嫌棄他。

那一刻也沒有什麼心情了。

房間里。

安小魚窩在柔軟的沙發裡面,依然酒勁的紅潤還在她的臉頰上,看上去可愛無比。

左旋也不敢去惹安小魚。

就是覺得這一刻的安小魚很危險,一不小心可能就會爆炸。

但也賊心不改的想要靠近。

就扭扭捏捏的坐在了安小魚的一個沙發上,一個這頭一個那頭。

安小魚眼眸似乎是動了動,看了他一眼,沒有發話。

左旋呼吸一口氣,就挪動了兩步。

安小魚依然只是看看他。

左旋就放大了膽子,直接坐在了安小魚的身邊。

左旋說:「小魚,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沒有。」說沒有,小臉蛋卻氣呼呼的。

「我都已經和黛西還有寧夏再次說清楚了,這輩子我非你不可,我真不會對其他女人有任何的想法,從今以後,我身上的每一處,從頭到腳都是屬於你的,好不好?」左旋討好。

安小魚把頭扭向一邊,不說話。

左旋壯大單子,伸手將安小魚摟抱在自己的懷裡。

他好不容易才把她追了回來。

「你不要碰我。」安小魚扭動著身體。

「我不碰你碰誰。」左旋邪惡一笑。

安小魚生氣。

身上分明還有些酒氣。

帶著酒氣的安小魚很是可愛。

「老公最愛你了。」左旋抱著她的身體。

「左旋,你這傢伙難道非要碰我嗎?」安小魚很生氣。

「因為我喜歡你啊。」左旋說。 「那你碰其他女人的時候也是因為喜歡嗎?」安小魚固執。

「……」那是因為愚蠢,左旋不管了,狠狠地說道,「我就是要讓你知道,你對我而言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不一樣。」

「你才是不三不四的男人……」

「你別哭行不行啊!」左旋要被安小魚搞崩潰了。

她又哭。

安小魚不搭理他,就是窩在柔軟的沙發裡面,哭成了一團。

「你別哭得跟死了老公一樣,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左旋說。

真是不知道該把安小魚怎麼樣了。

他就是很喜歡她才會想要給她快樂啊。

他現在對其他女人都提不起任何興趣的好不好。

「你死了算了。」

「不帶這麼詛咒人的。」左旋捧著她梨花帶雨的連帶,好脾氣的說道,「那你說你要怎麼才會開心,我都讓著你好不好?」

「……」安小魚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樣才會真的開心。

她好像就是那種人,就是那種,很不容易生氣,但是真的生起氣來,又一發不可收拾,她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好,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那我讓你打一下好不好。」左旋可憐兮兮的說道。

安小魚愣愣的看著他。

「除了臉,其他地方都可以。」左旋說,很堅決。

臉是他的招牌。

她才不想打他。

硬得跟石頭一樣,痛得還是她自己。

她扭頭,不說話。

「小魚,你要我怎麼樣,你要我怎麼樣啊……」左旋真想鑽進她腦子裡,看看她到底想要幹什麼,她想要幹嘛他就陪她幹嘛。

「你別碰我。」安小魚開口。

左旋等著她。

這不是要他命嗎?

「你看你這點都做不到。」安小魚眼眶又紅了。

就是莫名其妙得脆弱到不行,眼淚就跟不值錢一樣,嘩啦啦得往下掉。

「好啦,你別哭了,我不碰你我不碰你,反正我也不行。」左旋破罐子破摔,反正他也不行。

「你這是在抱怨我。」安小魚指著左旋得鼻子,「但是你抱怨我也沒辦法讓你行!」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喝醉酒得安小魚,怎麼這麼不講理。

他撞牆死了算了。

「你就是喜歡那種胸大屁股大腰細得小婊砸!」安小魚狠狠地說道。

是啊。

他就是喜歡現在窩在他面前的小婊砸。

「你難道不膩嗎?」安小魚質問。

左旋連忙點頭。

跟消極啄米似的。

他真是半點都不跟得罪了她。

「你點頭的意思就是說我的身材不好咯!」安小魚篤定。

「……」請問這位小姐到底是怎麼拐彎的。

左旋只是不停地搖頭。

「你就是!」安小魚根本不相信左旋,「你點頭就是在說你膩了那些胸大屁股大腰細的女人,但是你卻還是想要和我在一起,你是在說我身材不好,沒有她們好!」

「不,很好。」

「你騙人。」安小魚堅定的看著他。

「不不不。」

「你就是嫌棄我。」

「你讓我親你一下不就知道我嫌不嫌棄你了。」左旋提議,還很邪惡。

「不要。」安小魚一口拒絕。

別以為她喝醉了就可以欺負她。

她說:「你為什麼一定要碰我呢?」

左旋看著她。

那他應該怎麼用行動證明他對她的愛。

「為什麼不是我來碰你。」安小魚說。

那也可以啊。

來吧來吧,我躺好。

「憑什麼黛西要否認我的技巧,她憑什麼就可以一臉高傲的說她怎麼樣怎麼樣,她不過就是比我多交往了幾個男人而已,有什麼了不起,有什麼了不起的。」安小魚說得時候還很激動,激動得胸口一直在起伏。

他就這麼看著安小魚。

「左旋你說,她憑什麼這麼高調。」

寶貝。

真不是幾個而已。

但是他那一刻當然不會掃了安小魚得興緻,連忙點頭,「是是是,就是不知道她在得瑟什麼。」

「她憑什麼說我不行,她可以,她憑什麼這麼看不起我!」安小魚越說越氣憤。

她到底哪裡不好了。

她以前是不怎麼會,但是後來就一直在努力,左旋不行能怪她嗎?

「她不行。」左旋一字一句很肯定。

他現在對其他女人半點興趣都沒有。

「她還自以為是,自以為是的警告我,說要是一個月不能讓你恢復,她就親自上陣,她以為她是誰啊?大boss嗎?她以為她就那麼厲害嗎?」

「一點都不厲害,我家小魚最厲害了。」

「都是你,左旋都是你。」安小魚分明剛剛把矛頭都指向了其他人,此刻又拐了回來。

左旋無語。

「都是你,你為什麼要去和黛西一起,為什麼!」

「我……」蠢。

「你說,你老老實實的說,我和她到底誰比較厲害,你說!」安小魚那一刻真是豪放。

豪放到左旋那一刻都瞠目結舌。

他就這麼看著安小魚。

「你不說話,是不是說明她比我厲害。」安小魚的眼眶又紅了。

「不是不是。」左旋連忙解釋,「我只是想要組織語言告訴你,你厲害。」

「那你為什麼不行?」安小魚反問。

左旋又被她深深的捅了一刀。

他不行,都是他的錯。

「為什麼不行。」安小魚再次說道。

左旋覺得自己已經血流成河了。

……

另一間酒店房間。

大床上。

肖北睡得迷迷糊糊。

那一刻也很難受。

胃裡面在翻滾。

她終於知道酒店老闆為什麼說後勁十足了,她以前喝酒只要當場不醉之後就絕對不會很惱火,顯然,這種酒讓她本來都已經睡著了,卻突然因為胃裡面的不舒服而驚醒了過來。

她忍不住乾嘔了幾下。

掙扎著去廁所吐,身邊突然就多了一雙溫暖的大手,他說:「垃圾桶在旁邊,你直接吐就好。」

總是默默地給她做很多事情。

她忍不住,吐了出來,吐了很多。

吐完之後,他會細心的給她擦拭嘴角,又細心的把提前準備的蜂蜜水給她喝下,扶著她躺在了大床上。

她也睡不著,一閉上眼睛就昏天暗地,到處都在旋轉。

她只好睜著眼睛,看著龍天一在幫她清理垃圾,又去浴室擰了熱毛巾,幫她擦拭臉蛋。

「龍天一。」肖北柔柔的喊著他。

「嗯。」

「喝醉了原來這麼難受。」

「下次少喝一點。」他安慰她。

她點頭。

點頭的那一刻都覺得腦袋在晃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