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教授喝了茶,商璟煜卻沒動。

「該說的我都說完了!」姜教授不願意多說。

商璟煜知道他有事瞞著,但是他不好說什麼,人家既然不想說,他也強求不來。

商璟煜知道多說無益,起身告辭,姜教授也沒說什麼。商璟煜和劉管家走出院子,心裡卻在想姜教授的話,轉彎的時候,和一個人擦肩而過,還差點撞了,那人也沒道歉,徑直跑了,商璟煜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因為心裡裝

著事也沒在意。

他心想的全是那個被李肅喚作淺淺的女人,商璟煜一想起這個名字就頭疼,可是還是忍不住想,雖然他什麼都想不起來。

劉管家在身後跟著,感覺商璟煜有心事,可也不好說什麼,這時商璟煜忽然停了下來,身後的劉管家差點撞上他。

「少爺,怎麼了?」

」回去!」

商璟煜匆匆的跑回去,一進門就聽見喬筱曉的哭聲,他跑到後院的書房,就看見姜教授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喬筱曉抱著他不停的哭。

商璟煜走過去探了探鼻息,發現姜教授已經死了,他匆忙跑出去,只看見一個跑的很遠的人影…

回來的時候,喬筱曉還在哭,劉管家在安慰她。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商璟煜問。

喬筱曉不說話,哭聲越發大了。

商璟煜皺了皺眉,他真的很難對惹禍精以外的女人有太多的耐心,特別是這種愛哭的。好不容易等喬筱曉哭完了,她才抽噎著說:「剛剛那個人殺了姥爺!」 商璟煜走後,我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做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

中午起來,湊合的吃了飯,門就被拍響了。

下樓開門,看到來人那被晒黑好幾個色號的皮膚,我忍不住在他肩膀砸了一下。

「你這臭小子怎麼去了這麼久?」

小鍾一個箭步竄進來,對我的熱情視而不見。

跑到飲水機旁邊接了水,喝了三四杯,打了個飽嗝這才坐下來。

「渴死我了!」

「幹什麼去了,渴成這樣!」我又給他倒了一杯。

小鍾抓起杯子咕嘟咕嘟的喝完才說:「我不是回村裡拿東西去了么!」

「是啊,你找到什麼寶貝了?」小鍾搖頭:「我在那座山上轉了這麼多天好不容易找到那個被雜草蓋住的山洞,卻沒找到什麼寶貝,裡面的東西都被爛完了!」小鍾十分可惜的說完,然後突然眼睛一亮:「

對了,雖然沒找到什麼寶貝,不過我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什麼事?」我感覺這人也憋著什麼壞水。

「就你以前那個負心漢爺爺還記得嗎?」

「嗯,記得啊!好端端的提他做什麼?」

「你爺爺不是二婚又生個兒子叫張大壯么!」

「好像是,我不太清楚!」我確實不記得了,應該是生了個兒子。至於後來再生沒生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張大壯這個名字還是暴露了這個便宜爺爺的水準。「張大壯的第一個老婆給他生了個兒子叫張廣,後來張廣十歲,那老婆死了,張大壯就娶了同村的一個王寡婦,王寡婦又給張大壯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叫張春燕和張春花

!」

「這樣啊!」我對張家的事情不感興趣,也就是現在說說,要是奶奶在我們兩是絕對不敢多說的。不過這便宜爺爺起名字的水準真是不敢恭維,我記得奶奶是識字的,雖然性格清冷了些,但是舉手投足間還是很有文化底蘊的,真不知道為什麼要嫁給那個男人,而且還

是個老渣男。

想想都不值得!

「你去張家查戶口了?」我倒是好奇小鍾怎麼對這一家子的事情怎麼感興趣。

小鍾撓撓頭:「我這不是替你打聽的么!」

說完他想起什麼似的說:「對了,那對雙胞胎就在申城上大學!」

我一怔!

「哪個大學?」「申城大學吧,當時她們兩考上的時候,可是引起了不少的轟動,現在老張家人在村裡都是鼻子朝天的走!」小鍾巴巴說了一堆,回頭見我心不在焉,隨即問:「商璟煜呢?



我一愣:「去外地了!」

「你們又吵架了?」小鍾用了又。

我點頭。

小鍾嘆了口氣:「姐,我覺得他真的不適合你!」

我沒說話。

「商璟煜那個性格太難琢磨了,和他在一起太累!」

「我知道,可我就是喜歡他!」我無奈的說,明知道不合適卻還在一起,除了感情真的沒別的了。

小鍾撇撇嘴,知道多說無益,也就沒在說什麼了。

「你還要住回原來的屋子嗎?」我不想談就轉移了話題。

小鐘點頭:「老邢倒是給我安排了宿舍,離特殊部門也近,但是我一點都不想住宿舍!」

我看他苦大仇深的樣子,心思一動:「你不會在避著李靖吧?」

小鍾一副吃了蒼蠅的表情:「別提了,就沒見過那樣的女人,簡直了…」

小鍾頓了下:「每次看到她從女廁所出來,我就不舒服,哪有長成那樣的女人!能把人的尿活活給別回去!」

「那你覺得什麼樣的女人算女人?」我好笑的問。

「最起碼要像陸子君那樣的!」小鍾想也不想的說。

我就懂了,這人應該還惦記陸子君呢。

「你別想了,我聽商璟煜說陸家在首都很有勢力,也就是說,她那樣的身家和我們不太配!」

小鐘不認可:「那你和商璟煜還不是在一起了!」

我啞口無言,忽然覺得不對。

「你和陸子君還有聯繫?」

小鍾一愣,打了個哈哈:「不說這個,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我也沒想再問什麼,和小鍾吃了飯,他就回去了,晚上我想不到吃什麼,就從念念走了兩條街的一個地方去吃包子,這家的包子十分好吃,我又點了個粥,吃完天已經黑

了,本著消食的心態慢慢的往回走。

走過路口的之後,我左右看了看,只有前面不遠處停了一輛車,我沒在意,這個時間這個路口都是附近居民的車。可是我剛走了兩步,那輛車就啟動了,緊接著刺眼的強光射來,我心一驚,如果是以前就死定了,可是最近事太多,我的反應能力提高了不少,往路邊跑去,那車假死沒

撞到我,本來打算折回來,可是剛想掉頭,旁邊就開來一輛車,那車眼見有人來了,轉了方向消失在夜色中。

我出了一聲冷汗,不知道怎麼回到家,在底樓坐了半天,才緩過神。

我敢肯定,那車就是想撞死我。

我把最近得罪的人想了一遍,發現還真是不少,可惜當時太害怕,沒有記住車牌號,只記得是一輛黑色的轎車,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了。

看來有人想要我的命了。

我把窗戶關好,門鎖好,才去洗澡,關了燈卻怎也睡不著,翻來覆去的就到了深夜。

忽然,我感覺底下有動靜,悄悄的起床,走到窗戶邊,就看見門口有人在撬門。

好在我這裡是從新裝修過的,為了安全商璟煜特地給我換了個質量超好的鐵門,那人開了半天沒打開,抬頭朝窗戶惡狠狠的看了一眼。

我嚇得趕緊藏到一邊,等他走了,我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我趕緊去找了小鍾,把昨天的事跟他說了一遍,小鍾也不覺得是巧合。

「是誰你知道嗎?」小鍾問。

「我懷疑兩個人,一個是米昔一個是商雯!」我最近得罪這兩個人得罪的最厲害。

米昔剛剛訂婚,未婚夫不如意,商璟煜被我搶了她肯定怨恨我,再有商雯剛剛在米昔和楚言的訂婚宴吃了虧,肯定也想著報復我!

「商璟煜呢?事是他惹的,他就不管嗎?」小鍾看著我問。

「我打他電話了,沒人接!」

昨天我打了一晚上的電話都是關機。

小鍾看了我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從家裡拿出一把手槍。

「這…這是違法的吧?」我問。

「這時麻醉槍,不致命!」小鍾說完又補充:「不過持有這種槍也還是違法的!」

我「…」

「沒事,咱上面有人,別擔心!」小鍾說。

我這才把槍收起來,本來想跟小鍾說說上次顧離說的那幅畫的事,可是小鍾因為要去特殊部門報道,我也只能改天和他說。從小鍾家出來,我回到念念,期間也總感覺有人跟著我,可是我回頭看了幾次都沒發現什麼,一時間心裡慌張的很。 好在,商璟煜回來了。

我興沖沖的跑到商家的時候正巧看到商璟煜和一個女孩子下了車。

我的笑容僵在臉上。

「你怎麼來了?」商璟煜問。

我心裡很不舒服,看向旁邊的女孩,喬筱曉年輕漂亮,不過精神不太好,眼眶也有點紅,看起來楚楚可憐的。

我本來想說我這幾天遇到的事,可是看到那個女孩就不想說了。

「怎麼不說話?」商璟煜問。

我咬著嘴唇:「沒什麼!」

心裡卻委屈的不行,這幾天我總覺得有人盯著我,那種感覺讓我寢食難安,我已經幾天沒有好好睡覺了。

本來想找商璟煜,可是如今看到他又帶回來一個女孩子,我的心就跟扎了根刺,十分不舒服。

商璟煜皺了皺眉:」沒什麼一副受氣包的樣子!」

我也來了氣:「不用你管!」

我說完一溜煙跑了,可是商璟煜卻沒追上來。

「璟煜哥,是你女朋友嗎?不去追?」喬筱曉問。

「就愛使小性子,不管她,過兩天就沒事了!」商璟煜說著領著喬筱曉進了門。

不是商璟煜心善,實在是姜教授因他而死,而且姜教授死之前給喬筱曉留下一把鑰匙,說明有很重要的東西,只有喬筱曉有可能知道在哪。商璟煜直覺這件東西很重要,可喬筱曉的外公剛剛過世,她實在沒精力去想,即使想了她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畢竟她到的時候姜教授已經奄奄一息,只把鑰匙遞到她手裡

,就死了。

於公於私,商璟煜都沒有理由把喬筱曉留在那邊,萬一那些人又來個斬草除根呢?

我藏在樹后,看著商璟煜和喬筱曉進門,心也揪著疼。

人一生氣就容易放鬆警惕,就這麼一會兒,當我注意到的時候,路邊的一輛車快速駛來停在我旁邊,一個高個子男人過來拉我,我劇烈的掙扎,嘴裡大聲喊著救命。

或許是我反抗太激烈,又是大白天,高個子怕引起別人注意,畢竟這一代住的人非富即貴,於是狠狠的踹了我一腳,開車跑了。

我被踹倒在地,一時間沒從剛剛的變故中反應過來,這時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傳來,我嚇得又是一個哆嗦,抬起頭,看見一輛白色保時捷就停在我面前。

車門拉開,走出來一個人,看到是我,他也吃了一驚。

「凌安?你怎麼在這裡?」他一說話,我就知道是嚴坤。

「來!」嚴坤伸手把我拉了起來。

「謝謝!」

我抽回手,剛剛被那個人推到,手上被蹭了一塊皮,嚴坤皺了皺眉。

「擦一下!「嚴坤把一包紙巾遞給我,我接過擦了擦手。

「你這是怎麼了?」嚴坤問。

雖然我對嚴坤印象不壞,但是他畢竟是嚴家人該有的警惕我還是有的,於是搖搖頭表示沒什麼。

嚴坤也沒多問,岔開話題:「你來這裡找商璟煜?」我點頭,想起剛剛他的態度就一陣陣難過,本來他走的時候我們有點不愉快,可是他走了幾天,我還很擔心他,就不顧臉面跑來了,結果他又帶回來一個女人,儘管我知

道他和那個女人應該沒關係,可是他剛剛的態度還是讓我不舒服。

加上最近的發生的事,我感覺自己的情緒快崩潰了。

嚴坤看出我隱忍著什麼,心下瞭然。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打車就可以了!」我拒絕。

「這裡根本打不到車!」嚴坤說著拉開車門。

我猶豫了下。

嚴坤道:「有一段路很偏僻,一個女孩子自己走不安全!」

我吸了吸鼻子,嚴坤都知道的事情,商璟煜居然不知道,還真是諷刺。

一次兩次可以假裝他情商低不懂,可是多了就麻木了,其實商璟煜只是不屑於做,不是不懂。

我低著頭上了嚴坤的車…

白色保時捷開出去好遠,一輛黑色的轎車才開了過來。

「商總,要不要去追?」張遠看著臉色陰沉的商璟煜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