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己奇怪的問道,因爲他和孟落日等人相處的時間比較長了,還知道他們的語言習慣,但是褒姒就對此感到疑惑不解了……

(本章完) 第2833章

不是實力強悍到一定地步,就是身上帶著許多的靈寶,再有就是身上存在異火的煉丹師,否則一般人進來這裡可不會如此輕鬆的……

而墨九狸在外面聽到那些人說起過,這雷霆山谷最深處是有盡頭的,在最深處盡頭的地方是雷霆懸崖,從深處紅色的地面開始,就已經是雷霆山谷深處的地界了!

從深處走到雷霆山谷盡頭的懸崖之間,不怕熱能夠輕鬆在這裡走的話,最快需要三天的時間,而且是不分白天黑夜的趕路,如果身上的寶貝不給力,時不時需要停下來休息的話,可能就需要半個月才能到達深處的,而且這段距離是禁空的,不能飛行!

墨九狸也知道自己來這裡之前,這雷霆山谷深處,已經來了不少人守著了,據說這深處都被人地毯式的搜索過了,因此眾人現在都聚集在雷霆懸崖附近了,所有人都懷疑天雷獸存在雷霆懸崖附近了。

但是雷霆懸崖是有陣法的,誰也無法進去,只能在雷霆懸崖對面守著,等待天雷獸出來!

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墨九狸心裡也是有些期待的,說不定雷霆懸崖中,能有暴壹的消息,但是墨九狸現在並不會抱太大的希望,她還是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的!

只是,因為天雷獸的事情,如今這雷霆山谷可以說是人滿為患,外圍和中圍就不說了,單是現在墨九狸走在的內圍深處,也已經發現了不少人了……

何況這些人還是跟自己一樣,沒有走到雷霆懸崖的,真不知道雷霆懸崖那裡還有多少人呢!

到時候,如果人太多的話,就算自己發現暴壹的氣息,恐怕也要暗中謀划才行,否則恐怕自己沒有去到九重天,就會被人追殺了……

因為天雷獸的關係,很多人都進入了擂台山谷,因此這雷霆山谷的獸族們,也都被斬殺了不少,其餘的獸族,全部都不敢輕易出來,縮在自己的領地中了!

這些人反正是為天雷獸而來,只要不遇到獸族擋路,也不會沒事閑著去招惹獸族,特別是這雷霆山谷深處的獸族,每個獸族的實力都很強悍,重要的是數量居多,一旦招惹其中一隻,那就跟捅了馬蜂窩差不多,結局會死的很慘的……

所以,墨九狸一路走來,雖然察覺到了暗處的魔獸氣息,但是對方沒有招惹自己,墨九狸也懶得理會對方,一個人倒是目前為止,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偶爾看到一些火屬性的靈藥,墨九狸隨手就收了起來,很多火屬性的靈藥之前進來的人裡面,應該是沒有人認識,或者沒在意的,倒是讓墨九狸的收穫頗豐!

「主人,前面似乎有動靜!」亦翎聞言說道。

「恩,應該是有人在獵殺魔獸!」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剛才神識看了眼,是一個家族的人在獵殺魔獸。

墨九狸原本覺得有人,打算從一邊繞過去的,但是剛走了幾步, “追女孩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哪個女孩要跑麼?”

褒姒眨巴着大眼睛問身邊的妲己。

妲己咯咯一笑:

“不是,哈哈,是土豪喜歡上你了,哈哈!”

沒想到平時溫文爾雅的深知道含蓄的妲己竟然也快言快語了,這讓土豪金更加的尷尬,恨不得有個地縫都鑽進去。

吵鬧聲正好傳了過來,土豪金藉着這個吵鬧聲,掩飾着內心的尷尬:

“都在吵什麼,我過去看看!”

說完,幾乎是逃一樣的從幾個人的身邊跑了過去,在經過了褒姒身邊的時候,還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

妲己和孟落日這一對兒不良夫婦,大聲的笑出來,弄的土豪金更加的狼狽。

馬前卒和土豪金帶着十幾個健卒縱馬跟在了趙聰和鄭友的後面。直覺上告訴馬前卒,這次烽火被點燃,十之八九是一個玩笑。

既然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打算去大家,所以也用不着全體出動了,黃飛虎和祖敵兩個人被留下,率領着其他的人保衛他們的住所,孟落日抱着美人也懶得和他們一起湊熱鬧。只好土豪金和馬前卒兩個人帶着健卒出發了,不過讓土豪金頗感欣慰的是,褒姒竟然也弄了一身士兵的衣服,參雜在了人羣中。這讓他時不時的瞄上褒姒一眼,感到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

褒姒始終是冷着一張臉,好像從來沒有注意到土豪金偷偷摸摸的樣子似得。只是不經意中眼角餘光的波動,才能夠看到她其實也一直注意着土豪金。

因爲走的比較急,當衆人來到了鎬京城門口的時候,一個個已經是汗流浹背了,在路上還遇到了另外兩個諸侯國的軍隊,衆人彙集到一處形成了一股洪流。

在鎬京城的四周,有四五隊這樣的洪流彙集過

來,可是在他們到達了城門口的時候,才發現這裏行人絡繹不絕,販夫走卒都和平時一樣悠哉悠哉的忙着自己的事情,當看到了這些士兵趕來的時候,一個個還都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城門的垛口上,遠遠的看到一個一身龍袍的男子正俯身向下看着,當看到了四周趕過來的那些人一個個盔歪甲斜的樣子,拍着垛口哈哈大笑:

“哈哈……”

笑聲傳出了很遠,靠近城門的所有將領都聽得清清楚楚。臉上不禁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一個太監尖細的嗓音忽然在垛口上響起:

“大王有令,今日只是想要看看哪些諸侯是真正衷心護主的,衆位諸侯能夠趕來,大王心中感激。沒什麼事了,大家回吧!”

看着垛口上不是非常清晰的身影,馬前卒搖頭苦笑:

“即使沒有傾城一笑,周幽王也同樣是烽火戲諸侯啊,唉,看來亡國之禍是難免了。不管有沒有褒姒在。”

聽到了馬前卒的話,鄭友和趙聰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是沒有說什麼,現在他們心中所有的鬱悶和火氣都在周幽王那裏呢,明明沒有什麼事兒,幹嘛點燃烽火臺啊?

各路諸侯是敢怒不敢言,在城門口稍作停留之後,開始慢慢的散開。

最後只剩下了鄭友和趙聰的人馬還沒有離開,城門中一記快馬奔了出來,馬上一個一身士大夫打扮的人端坐在上面:

“趙聰、鄭友,大王說了,讓大家散了,你們幹嘛還不離開,難道是想要造反麼?”

“尹大人我們有事情想要稟報大王。”

馬上的那個傢伙斜着眼睛看了看鄭友和趙聰:

“你們能夠有什麼事兒,大王今天早上心情不好,我們纔給他出主意點燃烽火,讓他樂呵樂呵,哼,如果你們要是有什麼讓大王不高興的事兒就改天說吧,免得掃了大王的雅興。”

趙聰恨得牙都癢癢,弄了半天讓他們疲於奔命的趕來救援,只是爲了圖周幽王的高興而已。

“無戰事而點燃烽火臺,這是失信於諸侯的做法,你們怎麼能這樣做!”

尹球依舊是斜着眼睛看着趙聰,鼻子裏發出了一聲冷哼:

“哼,趙叔帶已經被大王貶爲了庶民,你這個庶民之子也是賤民一個,竟然還敢來到這裏呱噪,難道是活的不耐煩了麼?”

在大周朝可是有着森嚴的等級制度的,禮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現在趙聰的身份只是一個庶民之子,還真是隻有任人宰割的份兒。

看到趙聰要發作,馬前卒連忙催馬過來攔住他,以目示意他不要衝動。

鄭友連忙恭恭敬敬的說道:

“下官鄭友真的有重要的事情稟告大王。”

說着在鄭友的手上還出現了一個紅色的錢袋子,送到了尹球的面前。

尹球明目張膽的把錢袋子放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奸笑:

“唉,真是大王最近的心情不太好,但是既然鄭大人這樣的有心,那就請進城吧,不過那些賤民可不能和你一起進去,免得玷污了鎬京城!”

馬前卒無奈的搖頭,土豪金和褒姒幾乎在同時縱馬走到了馬前卒的身後,兩個人非常默契的動作連彼此都愣了一下,褒姒的臉頰也泛起了一陣的嫣紅。

土豪金清咳了一聲:

“小財迷,你還打算改變周幽王的這段歷史麼?”

“改變個屁。”

馬前卒壓低了聲音:

“大臣和諸侯想要見一次大王,都要給大王身邊的寵臣送好處,已經腐敗到了這個程度了,沒救了。算了不玩了,我們回去!”

本來在馬前卒的心中,是因爲褒姒,所以才引出了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故事,如果沒有褒姒,大概也就不會亂點烽火臺。他是從這個目的出發,所以纔打算來嘗試一下的,可是現在,親眼看到了周幽王的腐敗程度,他算是徹底的死心了。

就在馬前卒打算帶着土豪金等人撥馬就走的時候,忽然趙聰攔在了他們幾個人的面前……

(本章完) 鄭友在前,馬前卒在後,兩個人來到了一片富麗堂皇的建築物的面前。

在趙聰攔住了馬前卒等人的時候,馬前卒就已經明白了,他們之前說了,即使不把褒姒送入到王宮中,也可以將至今仍舊在監牢中的褒晌救出來,現在褒姒已經來到了鎬京,如果馬前卒不能履行諾言,估計趙聰惹急了,還真的會一意孤行的夥同褒洪德將褒姒送出去。

褒洪德現在也是在鎬京城中,打點着上下的關係,按照趙聰和褒洪德的關係,找到彼此恐怕還真的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兒。

沒有辦法,自己只好硬着頭皮跟着鄭友一起進宮,尋找合適的機會。

把趙聰和褒姒都留在外面,土豪金還真有點不放心,所以王宮一行也就只剩下了馬前卒一個人了。

鄭友的臉色陰冷,雖然他感到馬前卒等人說的話有點聳人聽聞,可是偏偏在他剛剛說出來要小心烽火臺的時候,周幽王就玩了一次烽火戲諸侯的遊戲,這還鎮定讓他感到心中忐忑。

走進王宮之中,馬前卒絲毫也沒有感受到任何威嚴所在,整個大殿裏都瀰漫着酒香的氣息。大殿的正中,一條輕紗將大殿分成了兩半。看得出,輕紗的後面是屬於大王的,而且輕紗的前面就是衆多大臣、諸侯們彙報工作的地點了。

馬前卒還在疑惑着,之前感到帝王的座位只是高高在上,並沒有輕紗遮擋的這個說法,除非是大清朝時期玩出的垂簾聽政這樣的鬧劇纔會有這樣的情形,怎麼現在在周朝也有了這樣的故事了?

稍微靠近了一些,方纔隱約的從輕紗的後面聽到了女子的聲音。

鄭友和馬前卒都感到非常的不自然,可是反觀尹球,卻沒有任何不自然的樣子,依舊是面不改色,好像沒事人一樣,還衝着馬前卒和鄭友做了個稍等的手勢。

不做你的情婦 在女子一聲之後,輕紗後面慢慢的恢復了平靜,但是馬前卒和鄭友已經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中被刺激的是汗流

浹背了。

“大王,鄭伯友求見。”

按照周朝的等級制度,鄭友的爵位是伯爵,所以尹球才稱之爲鄭伯友。

輕紗後面傳來了慵懶的聲音:

“哦,是鄭友啊,有什麼事兒麼,是不是幫助本王找到了絕色的美女了?”

鄭友尷尬的低下了頭,作爲臣子,他都感到臉紅,可是人家周幽王好像什麼事兒都沒有一樣。

掠愛成癮:傅少的小嬌妻 “沒有,臣只是想要和大王請示,烽火臺乃是關係我大周安危的關鍵,希望大王引以爲重,不要擅動。”

“是啊,孤王就是對烽火臺非常的重視,所以今天才嘗試了一下,看來果然很靈驗的,哈哈。”

尹球在旁邊也陪笑着說道:

“是啊,是啊,大王您是回來早了一點兒,還有遠一點的諸侯趕過來呢,哈哈,比你之前看到的那些傢伙還狼狽,呵呵。”

“是麼,哈哈,可惜了,可惜了!”

聽着他們兩君臣的對話,鄭友面露苦色,無奈的搖頭。大概是周幽王在這個時候意識到在鄭友還在大殿中,他在心裏實在是討厭鄭友這個傢伙,迂腐,呆板,從來也想不出什麼好玩的花樣來。但是這個傢伙的本事還是不錯的,真正打仗出力氣的時候,還需要他幫忙,所以也就一直忍者。

“鄭友,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你只是來忠告我重視烽火臺的話,那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尹球一臉諂媚的笑着,衝着鄭友和馬前卒說道:

“二位,大王已經累了,你們先回吧,請!”

看着這個傢伙那奸笑的嘴臉,馬前卒真的想要上去踩兩腳,鄭友的臉色也非常的不好看,自己好不容易花了大把的金錢纔有了這次面見周幽王的機會,結果剛說上一句話就被打發出來了。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 不過現在還不是衝動的時候,馬前卒的眼珠一轉,呵呵一笑:

“大王,小民會製作一些好玩的東西,以饗聖聽!”

一球連忙大聲的訓斥到:

“你一個庶民哪裏來的廢話,讓你進入到王宮中,已經是法外開恩了,還不快點退出去。”

說完,尹球就想要招呼守在外面的侍衛,將馬前卒和鄭友帶出去,忽然輕紗一陣的飄動,從裏面伸出了一個腦袋來:

“等一會,有什麼好玩的?”

聽着明顯中氣不足的聲音,再看看形容枯槁的面容,就是不懂得中醫理論的馬前卒也能看出來,這傢伙典型的酒色過度。

看到周幽王從裏面露出頭來,尹球連忙諂媚的衝着周幽王笑了笑:

“大王,您出來了,呵呵,小心外面風大!”

“沒事沒事,來,進來幫我穿衣服,哈哈,這傢伙叫什麼來着,對,有好玩的東西,快快給我拿出來瞧瞧。”

看着他急不可耐的樣子,好像真的就差沒有光着屁股從輕紗後面跑出來了。

看到君王如此,鄭友無奈的搖了搖頭。

“只要大王按照我說的東西給我準備,我很快就能夠讓大王看到有意思的東西。”

馬前卒自信滿滿的說道。心中已經有了主意。別看周幽王身爲帝王,可是說富有四海,可是畢竟比馬前卒早了幾千年呢,想要比玩花樣,周幽王手下的那些臣子還真的是拍馬也趕不上。

想要忽悠他,幾乎是沒有任何的難度,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一個精緻的陀螺就出現在了馬前卒的手裏。

根據歷史記載,陀螺這種東西在石器時代就有過出土,馬前卒也擔心這個玩意並不能引起周幽王的重視,因此在陀螺的背上,還畫上了不同的顏色。

我是真的重生啦 周幽王奇怪的看着馬前卒,不知道他要搞什麼花樣。

馬前卒呵呵一笑,一切準備停當,衝着瞪大了眼睛站在他身邊的周幽王和尹球抱了抱手:

“各位,請上眼,見證奇蹟的時刻馬上就到了……”

……

(本章完) 第2834章

墨九狸原本覺得有人,打算從一邊繞過去的,但是剛走了幾步,就被迎面而來的一道紅色身影給撞上了,如果不是墨九狸躲得快,怕是被對方直接給撞到了……

墨九狸雖然躲開了,但是那道紅色身影卻是直接撞到了墨九狸剛才站著的地方,在墨九狸身後的紅色大樹上面,直接把對方撞暈了……

墨九狸見狀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這傢伙是故意尋死么?

墨九狸看了眼被樹撞暈的紅色身影,竟然是一隻受傷的三尾火狐,難怪它剛才會被撞暈了,原來對方身上不僅到處是傷,眼睛還被人刺中了,如果不及時救助的話,別說眼睛會瞎,要不了半個時辰就會失血而亡了……

墨九狸走到火狐身邊,詫異的發現對方流血的眼角竟然掛著一滴狐淚,墨九狸心中微微一動,於是拿出一顆丹藥塞到火狐的嘴裡,然後拿出止血藥,把對方的傷口止血!

「主人,你要救這隻狐狸啊?」亦翎站在墨九狸身邊好奇的問道。

「恩!」墨九狸聞言淡淡恩了一聲,手下已經利索的開始為火狐治療了!

墨九狸救命只是憑藉心情,剛才看到這隻火狐的眼淚時,讓墨九狸微微一愣,隨即墨九狸發現這隻火狐是只母的火狐,不僅如此還是剛剛產下幼狐不久的母火狐,想來對方的眼淚是因為捨不得自己的幼狐吧,所以墨九狸才會出手相救!

墨九狸將火狐身上的致命傷處理好了之後,才拿出幾株藥材,徒手煉化成藥液,然後輕輕上在火狐的眼睛上,又拿出一顆丹藥化開,然後淋在紗布上,將火狐受傷的左眼包紮起來……

最後,墨九狸才開始處理火狐身上那些不太致命的傷口……

墨九狸在處理傷口的時候,服下墨九狸丹藥醒來的三尾火狐,睜開沒有受傷的眼睛,看到了身邊的墨九狸,微微一愣,感受到自己的情況后,虛弱的說道:「謝謝!」

「不客氣,你的傷不輕,盡量少說話,先把你體內的藥效煉化了!」墨九狸聞言看了眼三尾火狐說道。

三尾火狐聞言點點頭,開始煉化體內的藥效,等到藥效徹底煉化,墨九狸也處理完對方的傷口了,三尾火狐看著墨九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了,我們走吧!」墨九狸直接抱起地上的亦翎說道。

然後,直接轉身離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