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丈夫死了,兒子沒了,肥婆元帥夫人瞬間瘋了。

“還我丈夫還有齊兒的命來!”

肥婆元帥夫人朝着王宇衝了過來。

王宇就慢慢地往前走着。

三千門客將自己的法寶全部拿在手上,虎視眈眈地看着王宇。

結果。

“砰”地一聲,肥婆元帥夫人因爲跑的太急,被門檻絆倒,直接頭着地,摔死了。

嘶!

王宇倒吸一口涼氣。

這女人別看上去醜,但是她心裏還是很愛他的丈夫和兒子的啊。

這麼急着下去陪他們,看來奇衡三和奇修齊在下面也不寂寞啊。

“那個……能讓開點麼?我要出去。”王宇看着面前三千人圍着自己,也沒有害怕,一臉平靜地問道。

“你是李白?”

一個離王宇比較近的門客問道。

王宇聽到有人問自己,點了點頭說道:“對,我是,怎麼了?”

那人一聽王宇承認了,心想李白不是沒有一點修爲麼?

爲什麼能殺死元帥還有他的兒子?

就在這時候,又有一個門客喊道。

“兄弟們!食君之祿,忠君之憂!奇元帥養了我們那麼久,我們該有點用處了!殺了李白,剝皮抽筋,以祭奠元帥一家人的在天之靈!”

“殺了李白!”

“替元帥報仇!”

“殺啊!”


王宇慵懶地看着這羣人,心想他們無不無聊啊。

還食君之祿忠君之憂,這奇衡三是君麼?

人都死了,咋還想着報仇呢,你們有報仇的資本麼?

既然這樣,那就殺出一條路吧!

剛回到王宇體內不久的五女再度出現。

她們背靠着背,與王宇形成了一個圓。

“擋我者!死!”

王宇當即發出一聲大吼。

而這一聲吼,就猶如是進攻開始的訊號!

一道靈力化成的火焰朝着王宇等人襲殺而來。

“哥哥小心!”

銳雯手上的胡蘿蔔瞬間變成大棒子,一個勇往直前開啓護盾,幫王宇將技能擋下。

莫甘娜一擡手,一個黑暗之盾就出現在王宇的周圍。

同一時間,地上出現一攤折磨之影。

王宇手上的花魂劍已經殺了五個人了。

這些門客都是奇衡三精挑細選的。

最弱的都是金丹境界,還有很多的元嬰。

“去死吧!李白!”

一個元嬰初期的莽漢拎着一柄***朝着王宇劈砍過來,

上面附着的靈力,變成了熊熊燃燒的火焰,朝着王宇衝殺而去。

凱爾的鋼鐵之翼出現,迎上了那莽漢,美德雙劍化成的警棍直接砸在了他的頭顱上。

莽漢見到凱爾迎上他,身體靈力一陣涌動,一道火環朝着凱爾衝去。

“休傷凱爾!”

暗夜貓女卡特琳娜一個瞬步出現在凱爾的身邊,她的身體開始旋轉起來。

如此暗夜,正好映襯暗夜貓女。

“死亡蓮華!”

卡特琳娜不斷地旋轉,無數的利刃從旋轉的旋風之中飛了出來。

莽漢已經沒有多餘的手段,他的身上插滿了靈力化作的利刃,體內的元嬰,也爆了。

“奶奶曾經說過,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



“破距之舞!”

艾瑞莉婭身後的刀刃全部聚集在她的身邊,幫他阻擋着無數的傷害。

“去!”

當傷害承受到極限的時候,艾瑞莉婭的刀刃朝着攻擊的敵人衝了過去。


“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逼我了!”

“致命打擊!開!”

“大滅!開!”

“斬剛閃!”

王宇的花魂劍一指,一道颶風形成,直接朝着門口席捲而去。

中間擋路的所有人,都被卷飛。

但是王宇沒有接狂風絕息斬,現在他與凱爾他們是一個集體,彼此將後背交給對方,如果他接了狂風絕息斬,那麼她們的後背,可能就有危險。

“全部給我死!”

“暗影利刃!”

被席捲開的道路,頓時又被新的敵人圍了上來。

花魂劍在王宇的手中變成了暗裔劍魔的大劍,連續三段暗影利刃直接斬死了三十多人。

其中足足有二十多個元嬰。

王宇笑了。

因爲他聽到了他最想聽到的提示聲。


“叮,恭喜宿主‘王宇’,境界提升,現在是元嬰期四層。”

元嬰四層了。

這裏還有這麼多人,王宇目光之中充滿了興奮。

殺完他們,就能到元嬰五層了吧?

“聽令!”

王宇大聲吼道。

“在!”

五女連忙迴應王宇。

“殺光!”

“得令!” 剩下的兩千多人,看到此時狀態的王宇還有他身後的五個女人。

竟然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他們已經死了快一百人,可是面前這個李白和他身後的女人卻一點傷沒有!

猶豫的念頭,出現在了他們的腦海之中。

當戰鬥的時候,你出現了猶豫的想法,就意味着,死亡距離你不遠了。

“殺!”

王宇大聲吼道,勇氣護盾在身上出現。

“壁障之風!”

“踏前斬!”

王宇離開了自己的位置,但是在她們的後背放了一道風牆,自己則是用踏前斬衝進了人羣之中。

“審判!”

德瑪西亞之力的轉圈圈再度出現,花魂劍挾裹着王宇那強大的靈力朝着衆人殺去。

在王宇審判範圍內的人,全部被腰斬。

奇衡三的門客們見到這個李白這麼生猛,頓時恐懼無比。

雖然說是奇衡三的門客,但是直接送死,他們也是不願意的啊!

“想逃麼!問過我了麼!”

王宇的眼睛已經紅了,他的眼前都是血色。

當他看到有人開始後退的時候,他就知道,有人害怕了,想要逃跑。

可是王宇不會讓他們就這樣跑掉的。

“結界!封!”

王宇手一擡,一座結界將整個元帥府全部封閉。

原本已經逃到了門口的門客,頓時又被轟了回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