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們!”

任雨柔聽不下去,怒吼一聲,說道:“我和天縱已經結婚了,在他病沒有好起來之前,我是不會考慮個人問題。”

“天縱,你不要因此而有任何心理負擔。”

“聚賢山莊,我也聽過,的確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在我看來,是什麼人,就過什麼日子,沒有必要去攀比和計較……”

“老婆。”

葉天縱打斷,淡淡道:“我不計較,畢竟,在我看來,聚賢山莊跟自己家裏一樣,想去就去,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哈?”

陸甜甜一愣,隨後嗤笑了起來:“你怕是現在就犯病了吧?耳朵聾了,聽不清楚?我剛說過了,能去聚賢山莊的人,都是身價超過十個億的頂級富豪。哪怕是裏面的工作人員,那也都是各行各業裏精英中的精英。”

“我們家天頌,能在其中任職,擔任看客副總管,你覺得,你和他有可比性嗎?”

聞天頌跟着說道:“果然是個傻子,這種話都說得出來,任小姐,您可千萬別犯傻,再和他待在一起,估計你都會被感染。”

“住口!”

葉天縱打斷,喝道:“不就是個聚賢山莊麼?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想去,隨時都能去。”

“你這傻子,你……”

聞天頌就要開口,而陸甜甜卻意識到了這是個機會,一把拉住他,微微搖頭,倆人竊竊私語了一陣之後,便是轉過身來,看着葉天縱,說道:“傻子,別說沒給你機會。”

“三天之後,在聚賢山莊,有一次拍賣會,屆時,會有各方大佬來參加。”

“如果你真能來山莊,而且還能順利進入,我陸甜甜,從此以後,絕對不再勸你和雨柔離婚!”

“反之,你要是做不到的話,那就和雨柔離婚,滾出任家,從此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

釜底抽薪。

這傻子這麼能裝逼。

那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想收回也不可能了。

正好利用這個契機,讓這傻子知難而退。

聞天頌默默給女友點了個贊。

而聽聞的任雨柔,則是瞬間急了:“甜甜,你別鬧了好不好?”

“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清楚。”

“讓天縱去聚賢山莊,這不是難爲人麼?”

“我……”

“老婆。”

任雨柔沒來得及說完,葉天縱出口打斷,淡淡道:“本來我就要去聚賢山莊辦點事,也正好是三天之後,既然有拍賣會,那到時候,咱倆一塊兒去,晚上回去,問問爸媽,看看他們有沒有興趣。”

“拍賣會?應該有點好東西,還是去吧,看看到時候有什麼合適的,給他們買幾個,也算是咱的一份孝心。”

正好合適。

按照葉天縱的推算。

三天之後,去聚賢山莊,搞定孫家,拿下他們的產業。

順便,和五大財閥其他的三個財閥,打個招呼,這次,要把縱橫集團的名聲,打響。


而所謂的拍賣會,其實可以順便去看看,一來是打消這陸甜甜的念頭。

再者,他也真希望能夠淘換到點兒寶貝,哄爸媽高興高興。

“不是天縱,你怎麼跟露露一樣,瞎鬧什麼。”

“這聚賢山莊可不是什麼公開場所,進出那裏的人,可都是大富豪,咱們……”

“雨柔,你別說了,既然他答應了,那就這麼辦吧。”

陸甜甜生怕葉天縱反悔,趕緊打斷任雨柔,同時轉移話題道:“雨柔,我好久沒見過阿姨叔叔了,正好我和天頌買了點禮品,今晚打算去看望下他們,沒問題吧?”

“任小姐,知道阿姨喜歡保養,我這裏買了一套天美化妝品,希望她能喜歡。”

“還有這套茶具和棋譜,這兩樣東西,可是叔叔的最愛。”

一旁的聞天頌跟着說道。

而任雨柔則是嘆了口氣。

一方是閨蜜,一方是丈夫。

所謂的打賭,也就是一時氣話。

反正,在葉天縱的病情沒有好轉起來之前,她是絕對不會撒手不管的。

鑒寶直播間 那就謝謝你們了。”

“正好,今晚我爸的同學會來家裏做客,那一會兒我下班,咱們一起回家吧。”

任雨柔微微點頭。

而葉天縱則是補充道:“順便告訴你們,今晚我掌勺,要不怕被毒死,儘管去做客。”

隨後。

任雨柔繼續忙工作。

葉天縱則是在工地上去轉悠。

相比起和陸甜甜二人扯嘴皮,他更喜歡和工友們聊天。

至於陸甜甜二人,雖然在旁邊沒有打攪,但是一直都在交頭接耳,甚至還發短信,貌似在和什麼人聯繫。

葉天縱是機敏之人。

他隱約覺得,這倆小情侶,一個勁兒的攛掇任雨柔和自己離婚。

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除了閨蜜的身份,希望任雨柔幸福之外。

或許,還有別的因素。

但是,葉天縱管不了那麼多。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 下午六點。

工作結束。

任雨柔心情不錯,將簽收的文件,交給張天耀,道:“張處長,辛苦你了。”


“因爲有原材料供應,又有大批量工人入駐,無論是進度還是質量方面,都很好。”

“在我看來,我們約定的一個月工期,可能能提升四分之三,也就是說,再過幾天,就能竣工。”

“這一切, 悍婦1949 ,我向您保證,等工地結束,開盤銷售的時候,我會視情況向集團請示,給你們發獎金,慰勞你們。”

任雨柔滴水不漏。

將張天耀說得渾身舒坦。

而張天耀跟隨任氏集團也十來年了,像任雨柔這種好領導,他還是第一次見。

舒心,輕鬆,關鍵是,能得到尊重。

他接過文件,連連點頭,道:“多謝任小姐,我回頭會吩咐兄弟們,好好幹活,爭取把質量加牢,那沒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好的,您慢走。”

張天耀轉身離去。

和葉天縱擦肩而過的時候,還和善且恭敬的點頭。

這一幕,看在陸甜甜二人眼中,頗爲不屑。

這傻子,骨子裏就是個農民工,窮酸樣。

他註定上不了檯面,也只能夠跟這種底層人士瞎混罷了。

還口出狂言。

要帶着一家人去聚賢山莊遊玩?

做他的春秋大夢!

“甜甜。”

任雨柔收拾好桌面,起身站起來,挽着她的胳膊,道:“我工作結束了,走吧,咱們回家,今晚你就留在我家睡,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呢。”

平時的任雨柔,相對高冷。

但是在閨蜜面前,卻是像個小女孩,閨蜜湊在一起,無話不談。

葉天縱對這陸甜甜,雖然不感冒,但也不反感,頂多嘴碎點,但是也是人之常情。

而身旁的聞天頌,也不知是故意想要刷存在感,還是有別的想法。

陸甜甜尚未開口,他便主動說道:“任小姐,我的車停在外面,我送你們回家吧。”

任雨柔本來是想打車,老爸的車,還得負責接送老媽,但是現在聽到對方的話,她剛有所猶豫,陸甜甜則說道:“新款寶馬,八十多萬呢,這是天頌幹得好,他老闆獎勵的。”

“今天聽我的,你就別打車了,都是工地負責人了,怎麼還成天打車,寒不寒酸。”

“你說,你要是嫁個好男人,別說像天頌這麼優秀,好歹是個小開,家裏有點小錢,也不至於把日子過程這樣子嘛。”

說着,陸甜甜還瞪了葉天縱一眼,冷冷的說道:“一會兒我們送雨柔回家,你自己打車去。我們家的車雖然有四個空位,但是有個座位上放了我的東西,碰壞了你賠不起。”



聽到陸甜甜的話。

任雨柔神情尷尬,她就要開口幫腔,但是葉天縱卻擺手道:“不用,你們開你們的,我開車送我老婆回家就好了,你們先開,回頭我們在家裏等你。”

買車風波中。

一共有三輛車。

任東國的是六十多萬的經典款。

還有一輛價值六百萬和一千萬的頂級豪車。

第一次來接老婆下班,葉天縱就知會了楊俊雄,算算時間,現在在工地門口,應該有人將車停靠在那裏等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