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有打算去封逸揚去美國,從頭到尾都沒有這樣想過。

她利用封逸揚,保住了孩子。

她心裡隱隱覺得不安,總覺得這件事情,不會就這樣輕易的結束。

可能,在別人的眼裡,會覺得封嬈很自私。

但是站在她的角度來說,這個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這種感覺,只有當了母親的人才能體會。

戰御宸做過的事情還歷歷在目,他那麼狠心,要是被他找到自己,肯定會強迫帶她去醫院流產。

她只有暫時消失,躲上五個月,等到孩子到了八個月大,再也不能流產的時候,她才有可能把孩子生下來。

封嬈的手輕輕放在肚子上,柔聲道:「司昊,你這麼乖,媽咪會一直陪著你的。」

第二天,家政公司派來的阿姨就來報道了。

是個長相干凈,手腳麻利的阿姨。

試用了半天,封嬈覺得很滿意,就正式和阿姨簽訂了勞動合約。

「封小姐,你去休息吧,我給你燉了雞湯,等你醒了就能喝了。」鍾阿姨說道。

「好,麻煩你了。」封嬈走進了房間。

等到封嬈進了房間,鍾阿姨躡手躡手地走到了陽台上,拿出了手機,又警惕地回頭看了看,才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戰先生,我已經在封小姐這裡安頓下來了。」

電話那頭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她身體怎麼樣?」

「她身體沒事,您放心,我照顧過好幾個孕婦,這方面我很有經驗。」

「記住多給她補充點營養。雞湯不要放鹽,蔬菜的話一定要買無公害的,還有,每晚在她的房間里都要設置加濕器。天氣太乾燥,她會睡得不舒服。」

戰御宸事無巨細的交代了半天,鍾阿姨全都一一記了下來。

多好的男人啊,為什麼封小姐偏偏要躲著他呢?

封嬈剛出現在市區,就被戰御宸的人給發現了。

他接到消息,得知封嬈沒有跟封逸揚走,一顆心頓時放鬆了不少。

知道她租了套公寓,還要請阿姨。

戰御宸就知道了她的心思,她不願意回來,是怕他逼著她去拿掉孩子吧?

鍾阿姨是戰御宸特意找來的,專門請來照顧封嬈。

別的人他不放心,而且鍾阿姨還可以給戰御宸隨時彙報封嬈的消息。

最後戰御宸還不放心地叮囑道:「你一定要特別留意我太太的身體,如果她出現頭疼、記憶斷片的癥狀,必須要第一時間通知我,我的電話二十四小時都開機。」

鍾阿姨毫不猶豫答應了,忍不住問了一句:「戰先生,你對你太太這麼好,為什麼不親自陪著她呢?」

戰御宸沉默了一下,聲音苦澀地說:「我一直都陪著她,只是……換了個方式而已。」

聽到男人傷感的語氣,鍾阿姨覺得自己這顆中年婦女的心都被融化了,立刻正義感爆棚地說:「戰先生,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封小姐的。」

掛了電話,戰御宸透過車窗,朝著不遠處的小區看過去。

心裡有些苦澀,他從來沒想過,封嬈竟然會躲著他。

深夜,封嬈已經睡著。

自從搬到新公寓之後,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從來不跟外界聯繫,每天都安心養胎,吃了睡,睡了吃。

鍾阿姨走到客廳,特意在封嬈的門口聽了一會兒,然後才走到了大門口,「咔擦」一聲,輕輕打開了大門。

「戰先生。」

門外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帶著寒風的氣息,已經在外面站了許久。

「她睡著了嗎?」戰御宸壓低了聲音問道。

「睡著了,你可以進去看她了。」鍾阿姨小聲地說道。

戰御宸走進客廳,又等了幾分鐘,等到室內的溫度融去了他身上的寒意,才悄無聲息地走進了封嬈的房間。

鍾阿姨嘆了口氣,她活了這麼大歲數,看得出戰御宸很有錢,對封小姐也用情至深,真是搞不懂為什麼封小姐要躲著他。

此時夜不算深,因為天太冷,小區里卻格外的安靜,偶爾可以聽見風吹過的呼呼聲。

窗外的夜景很美,唯一亮著的路燈,光暈白淡。

戰御宸悄悄走了過去,眼神近乎貪婪地看著封嬈的睡顏。

她好像胖了一點,小臉比原來圓潤了些。

封嬈睡得很熟,根本沒有察覺自己的床邊坐著一個人。

戰御宸小心翼翼地幫她掖了掖被子,想摸摸她的臉,又怕弄醒了她,只好作罷。

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過了好一會兒,才用近乎呢喃的聲音說道:「嬈嬈,既然你這麼堅持,我只好陪你賭這一局。」

「如果賭贏了,我們一家三口從此不再分離。如果……賭輸了……」他笑笑,語氣柔軟地說道:「你也不用害怕,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

他的視線落在她的肚子上,忍了許久,還是忍不住把大手輕輕放了上去。

「司昊,對不起,爹地不會再放棄你了。可你要答應爹地,一定不能讓媽咪受苦。爹地會一直守著你和媽咪,直到你平安來到這個世界上。」

夜漸漸深沉,戰御宸一直都坐在封嬈的床邊,捨不得離去。

直到天漸漸泛白,他才站了起來,不敢有大的動作,小心翼翼的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了一個吻,才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鍾阿姨已經早起,準備要做早餐了。

戰御宸又吩咐了她兩句,才開門離去。 封嬈醒來的時候,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房間里殘留著一種淡淡的氣息,一種讓她覺得很熟悉,很親近的氣息。

如果不是房間門鎖都是完好的,她幾乎就要懷疑,是不是戰御宸半夜來找過她了!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她就嚇了一跳。

好好的,戰御宸為什麼要半夜來找她?

他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吧?

越想越是覺得擔心,她掀開被子,光腳跳下床,拿了平板電腦就開始搜索戰氏集團的新聞。

「昨日戰氏集團再次為慈善會捐贈一千萬,幫助福利院改善條件。」

封嬈點開了新聞圖片,放大。

戰御宸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上,他的俊臉看不出什麼表情,神色有些疲憊,眼窩下都有一圈黑影,一看就是沒有休息好。

封嬈鬆了口氣,心裡又覺得酸酸的。

她利用封逸揚逃走,又任性的躲起來,戰御宸一定氣炸了吧?

她的手指不自覺地輕撫著戰御宸的照片,劃過他的俊臉。

起床后,發現今天是難得的晴天。

太陽出來,照得大地到處都暖洋洋的。

封嬈打算出去散散步,鍾阿姨急忙跑過來說:「封小姐,你要出去啊?我陪你去。」

封嬈看了眼,廚房一堆還沒有來得及處理的食材,笑笑說:「今天天氣好,我出去走走,就在樓下,我不會走遠了,你就不用陪我了。」

鍾阿姨猶豫了下,說道:「那好吧,你要小心點。」

封嬈點點頭,披了件外套就出去了。

等到她一出門,鍾阿姨就拿出手機打了出去:「戰先生,封小姐出去散步了,對,就她一個人。」

封嬈走在街上,許久沒有出門了,身體都感覺快要發霉了。

城市裡的一塊大大的LED正在播放著,她早上看過的那則新聞。

「戰氏集團再次為慈善會捐款,戰總裁這些年一直致力於慈善事業,成為了年輕企業家的表率……」

封嬈定定地站在那裡,看著戰御宸的新聞。

視頻看得更清楚,他好像瘦了點。

不過半個月沒見,思念彷彿野草一樣,無邊無際地蔓延。

她的眼睛開始變得濕潤,心裡酸酸的,彷彿隨時都會哭出來。

戰御宸……我好想你……

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卻忽然間就分道揚鑣,連一句再見都來不及說。

她和戰御宸,就要形同陌路了嗎?

封嬈是在樓下的小路,街上的人並不多。

她心神恍惚的在前面走著,壓根不知道,她心裡想著的那個人,正悄無聲息地跟在她的身後。

兩個人就這麼一前一後的走著,彷彿絲毫不相干,卻又隱隱被命運連在一起。

不可分割。

看著她的背影,戰御宸下意識地想要上去拉住她的手。

可也只是想了想,便按捺住自己,放慢了腳步,跟在她的後面。

忽然,一輛逆行的摩托車衝上了人行橫道。

也不知道司機是不是喝了酒,不僅違章逆行,還騎得搖搖晃晃的。

在眨眼睛,就朝著封嬈的方向,直直地撞了過去。

在摩托車出現的時候,戰御宸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

看到摩托車失控地衝上了人行橫道,他下意識地就加快了腳步,朝著前面的封嬈跑過去。

誰知道,摩托車忽然歪了歪,竟然朝著封嬈的方向衝過來。

戰御宸想也不想的,直接從身後攥著封嬈的手臂,一把把還在神遊的她給扯進懷裡。

摩托車失控地撞了過來,戰御宸一個轉身,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後背朝著摩托車,雙臂以保護者的姿態,牢牢把封嬈嬌小的身體給護在懷裡。

好在摩托車的速度並不快,戰御宸拉著封嬈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走了一步。

摩托車撞來的時候,只是撞在了戰御宸的左腿上,便歪歪斜斜地倒在了地上。

戰御宸強忍住疼痛,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他緊緊抱著懷裡的封嬈,生怕她受到一點傷害。

圍觀的人群很快就涌了上來。

戰御宸意識到自己左腿受了傷,放開了封嬈,眨眼間就鑽入了人群,消失不見。

在意識到摩托車撞上來的時候,封嬈的腳就彷彿在地上生了根一樣,根本不知道該先邁哪條腿才好,最後只能閉上了眼睛。

忽然,一陣勁風從背後襲來,她被拉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那熟悉清冽的氣息,讓她有了片刻的恍惚。

等到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剛才在千鈞一髮之際,衝出來擁住她的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她的視線急切地在人群中掃來掃去,可是並沒有見到那張熟悉的俊臉。

是……她的錯覺嗎?

她怎麼覺得那個人好像是……戰御宸?

「你這個人怎麼能逆行呢!」有人開始指責摩托車司機。

「這位太太,你沒事吧?」有個中年女人,看到封嬈是孕婦,便關切地問道。

「我沒事。」封嬈搖搖頭。

黑眸又在人群里掃了一圈,還是沒有戰御宸的影子。

她失望地垂下了眸子。

剛才難道真的只是她的幻覺?

她在原地站了許久,直到摩托車司機被警察帶走,人群全都散去了,她才失落地離開。

看到那抹纖細的人影走回了小區,戰御宸才默默地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他的左腿被摩托車輪胎上的鐵片,給刮開了好大一條口子,鮮血淋漓,就連裡面的白骨都隱約可見。

他動作緩慢地走回了自己的車上,皺眉看了眼受傷的左腿。

心有餘悸。

還好,他一路都跟著封嬈,否則她出了什麼事情,他絕對不會原涼自己。

戰御宸坐在車上,又盯著封嬈住的小區看了好一會兒,才面無表情地發動了汽車。

他並沒有去醫院,回到家之後,只是隨便拿碘酒消了毒,用紗布纏上就了事。

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過去:「我太太今天受了點驚嚇,你給她做點清淡的食物,我今晚就不過去了,你好好照顧她。」

把手機扔在一旁,戰御宸盯著外面的夜景發獃。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