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倒是沒想到,總裁夫人還有這樣的一面。她以前只知道,阮瑜會刺繡,也以為阮瑜的愛好就是刺繡,結果沒想到今天,阮瑜的設計居然讓她驚艷到想成為阮瑜的頭號粉絲。

這……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想到自己之前那些讓自己覺得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設計,田英忽然有些羞愧臉紅了。這不就是關公門前耍大刀、班門弄斧?

愣了好一會兒,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總裁……我覺得,夫人這個設計,堪稱完美。」田英說到,語氣里是由衷的佩服,絲毫沒有一點點嫉妒或者不甘不服的情緒。

畢竟,這差距太大了,田英能感受到的,只有佩服,根本找不到嫉妒的點。

說完,又問了句,「總裁,我能問問,夫人的設計,是在哪裡學的,從哪位大師那學的嗎?夫人有空的話,能指點一下我嗎?」

阮瑜:「……」

她不是來問建議的嗎,怎麼就成她指點田英了? 到了跟阮瑜約定好一起去監獄看望楚雲珊的日子,宋懷月一大早就起來了。

早早打扮好,就等在了阮瑜和宋懷瑾的房門門口。

宋懷月有些迫不及待。

阮瑜為了今天早上出發方便,也昨晚就回了宋家。

一打開門,就看見了滿臉期待的宋懷月。

內心微微有些無奈。宋懷月現在為了即將要見到楚雲珊而開心,但待會真見到了,希望楚雲珊別哭才好。

……

Z市第三女子監獄。

地球穿越時代 「小賤人,還敢頂嘴!」

「都這樣了,還裝什麼清高!」

「菊姐,我看啊,這小賤人根本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裡,今天非得好好教訓教訓她不可!」

「就是,還敢說話嘲諷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教教你怎麼才叫做人!」

「……」

一陣喧鬧,伴隨著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傳來。期間,還隱隱夾雜著女聲的呼痛呼救。只是,那道女聲一比起來,簡直是小得可憐,幾乎聽不見。

這樣的欺凌景象,在監獄里,並不會是時常會發生的事。

雖然是監獄,裡頭三教九流的,什麼人都有。可一般來說,監獄都是有嚴格的看管規定的,不允許在裡面拉幫結派的打架鬥毆。所以,大夥就算是有拉幫結派的行為,那也都是私底下的,不敢這麼明目張胆,更別說是動靜弄得這麼大了。

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打得分外激烈。

而且聽聲音,似乎還是一群人圍毆一個人。

小包皺了皺眉,有些疑惑,又有些煩躁。打開了門,手上的警棍直接往右手邊的鐵床上敲了敲,發出了幾聲巨大的聲響。

「吵什麼呢,打什麼呢,都給我住手!」小包的嗓門同樣也不小,雖然她個子嬌小,但嗓門卻意外地渾厚有力。

成功讓裡面吵鬧不堪亂作一團的眾人停了下來。

看清楚來人是誰,立馬變了臉色,乖乖地列成一排站好了。

小包可是這女子監獄里出了名不好對付得女警。管你是誰鬧事,為了什麼鬧事,她一出手,保管不違反任何規定地把你折騰得半死。

所以,在她面前,就算是監獄里得大姐頭菊姐,那也乖得跟只小貓咪似的。

大家都散排站好了,小包這才看清楚被她們圍著打得人是誰。

瞧瞧那弱小纖細得身板,還有那五官。雖然被打得有些鼻青臉腫,還留著鼻血,但她還是一眼能分辨出來,這不就是前不久剛剛被抓進來得楚雲珊?

「怎麼又是你?」小包得聲音帶了些不耐煩。

照她看來,楚雲珊這女的,簡直就是個事兒逼。

別人進來,都是安安分分的,就算是偶爾會有被排擠的現象,那也只是個例,而且哪會像楚雲珊這樣,三天兩天就要跟別人起一次衝突或者挨一次打。

都說這楚雲珊以前是個千金大小姐,是個有名的新晉美女設計師,結果沒想到,就這德行,就這情商?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也是,她要是德行沒有問題,那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沒好氣地看了看旁邊的菊姐一眾人,小包手裡的警棍又用力地敲了敲旁邊的鐵床,再次發出了「嘭嘭」的聲響,「都給我聽好了啊,今天參與了這次圍毆的,明天勞改的時間都給我翻倍啊!下次要是再翻,就記警告延長期限了啊!」

小包的聲音里雖然充滿的氣憤,但是話里的意思,卻是讓菊姐一眾人微微鬆了口氣。

「是。」不敢再多花,眾人齊身答應。

小包又皺著眉看了看還在地上的楚雲珊,指了指她旁邊的兩個女犯人,「來,你們兩個,把她扶到床上去。」

然後拿出了對講話,接通了總控室,說明了情況,並讓總控室喊來了醫生,給楚雲珊看了看。

她雖然不待見楚雲珊,覺得這女的事兒逼。但也不能就讓她被打這麼重還不管不是?萬一楚雲珊被打出了什麼事,死在了監獄里,那總歸是不好的。

醫生來了以後,確定楚雲珊都只是些皮外傷,擦點葯就好了之後,小包糾結的臉色才微微緩和了一些。

「哎,能走嗎現在?有人來看你了。」看著床上目光獃滯頂著床頂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楚雲珊,小包喊道。

要是楚雲珊不能走,那今天可就不能探視了,自己還得去回話。

誰知道,聽到這話,楚雲珊的眼神卻彷佛慢慢恢復了神采一樣聚攏了起來。

扭頭看了看小包,「你說,有人來看我,是誰?」語氣帶著些急切和期盼。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小包懶得回答她,只催促著,「所以你到底能不能走,能走就麻溜地起來跟我走,不能走就好好躺著。」

「能,能。」楚雲珊忙應著聲,不顧混身的傷痛,掙扎著站了起來。

……

監獄的監控室內。

宋懷月來回踱步,有些焦急。

她本來以為,自己這次來,是可以直接見到雲珊姐的。結果沒想到,哥哥只讓自己在這裡等著看著。

而且,等到現在,已經等了不少時間了,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雲珊姐遲遲不出現在監控里跟哥哥見面。

不過……算了,總比人也見不到、消息情況也不知道要好。宋懷月安慰著自己。

好不容易,才終於看到了監控視頻里,門被打了開來,出現了女獄警的聲音,後面似乎還牽著一個人,還沒露臉,但應該就是楚雲珊了。

宋懷月來回的步伐立刻停了下來,目不轉睛地頂著監控屏幕,想要看看楚雲珊現在的樣子。

可是,下一面,她整個人就徹底呆住了。

現在的楚雲珊,一頭黑長直早就被剪短了,建成了監獄里犯人統一的短髮。

可那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還是楚雲珊臉上和露出來的胳膊上、腿上的那些傷痕,青青紫紫的,看起來非常嚇人。還有她的眼神,似乎是早已如死灰一樣沒有了波瀾,見到自己哥哥的時候,雖然激動欣喜,但卻無法讓人忽視她眼中的陰霾和冷沉。

宋懷月當即大叫了起來:「你們監獄怎麼回事,怎麼還隨便亂打人的?!」

在她的認知中,監獄這種地方,能隨便打人的,那不就是獄警?心情不好了就踢踹犯人兩腳,那都是小說電視里經常能看到的場景。

所以理所當然地,也就認為這是獄警們乾的了。 宋懷月的話,立刻讓周圍的兩名女獄警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頭。

這位大小姐以為監獄是什麼地方,街邊小吃攤嗎?還是一言不合就有拉幫結夥的黑社會們打架的那種街邊小吃攤?

不過,想著宋懷月的身份,兩名獄警中的話語里,還是帶著恭敬與客氣,「宋小姐,這不是我們打的,我們監獄的獄警,不會做出毆打犯人這樣的事的。」

「那她怎麼身上會有這麼多傷的?」宋懷月指著監控視頻里的楚雲珊,詰問道。

而且監控視頻里的楚雲珊,走起來步履蹣跚,也分外讓她心疼。

兩名獄警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但還是耐著性子繼續解釋著:

「宋小姐,您真的誤會了,這不是我們獄警打的。這是監獄里其他犯人打的。」

「是啊,我們監獄的獄警,都是有職業道德的,這點您請放心。」

宋懷月臉上的表情卻依舊好看不到哪去,依舊指著屏幕上的楚雲珊,繼續詰問:「犯人打的,那你們為什麼不制止?照我看,你們分明就是打了人不敢承認,才把責任都推到別的犯人身上!」

兩名獄警:「……」

這宋家大小姐,還真是名副其實的大家小姐。就這脾氣,這智商,這嬌氣模樣,也太大小姐了。

不過心裡吐槽歸吐槽,為了避免引起衝突,兩名獄警還是沒有開口說別的話,保持了安靜狀態。

宋懷月看著兩人,還想繼續說什麼。

但監控視頻上,楚雲珊已經在宋懷瑾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了,也只好閉了嘴,安安靜靜地看著面前的監控視頻。

等待會她看完雲珊姐,她再好好跟這兩個疑似有打人嫌疑的獄警掰扯。

會見室內。

楚雲珊直直地看著對面的宋懷瑾,心情複雜。眼中,是愛意,也是恨意,還有得不到的瘋狂與佔有慾。

「我還以為,你不會再想見到我了。」一開口,楚雲珊的聲音有些顫抖,頓了頓,又問,「你是來接我出去的嗎?懷瑾。」

說完,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楚雲珊的身體瑟縮了一下。「懷瑾哥,這裡面,好可怕……她們打我,不但打我,還把我推到地上踩,我好害怕……」聲音是以前一貫在「宋懷瑾」跟前才會有的楚楚可憐。

聽到會客室門口的小包直皺眉。

什麼就叫她們打她了。不對,也是打了,但是據她了解,每次,都是楚雲珊先出言挑釁,才會被打被針對的。

這女人不但是事兒逼,還簡直一個活脫脫的綠茶。

而楚雲珊,嘴裡還在說著:「懷瑾哥,你接我出去,接我出去繼續做你的總裁夫人好不好?」

到了現在,她還在痴心妄想地做著夢,奢望著她的懷瑾哥回來這把她接出去,奢望著做宋氏總裁夫人的美夢。

阮瑜看著楚雲珊,只覺得她現在真的是神智不清醒了,說話也是胡言亂語。

不過這樣也好,能更加容易地就讓她說出最真實的心裡話。

冷笑了一聲,阮瑜的眼神有些冷淡,「你覺得,我還會原諒你,甚至還會跟你在一起?」

楚雲珊臉上的表情一變,慢慢變得有些怨毒扭曲了起來。

像是想起了之前倉庫,阮瑜毫不留情地騙自己放下刀,然後讓警察過來把自己抓捕起來的場景,楚雲珊又突然變得有些歇斯底里:「你騙我,你騙我!」說著,身體站了起來往前傾去,似乎要跟阮瑜拚命一樣。

旁邊的小包一驚,立馬上來按住了她。

同時嘴裡對楚雲珊吼著:「給我老實點!」力氣之大,讓楚雲珊沒忍住,痛哼了一聲。

這聲痛哼,在監控室里的宋懷月耳朵里聽起來,又成了「獄警打人」的證據。

「你們看,這還叫你們獄警不動手?我跟你們講,要是人在你們監獄里被打壞了,你就等著我投訴你們吧!」宋懷月的聲音有些尖銳。

兩名獄警:「……」

這宋家大小姐是瞎嗎,都這樣了,不制止楚雲珊,等著她上去給宋總一拳?

深呼吸了一口氣,才忍了下來沒有跟著無理取鬧的大小姐一般計較。

而監控畫面上,會客室內。

「沒事,放開她。」阮瑜對小包揮了揮手。

現在楚雲珊身上什麼都沒有,更沒有可以傷人的利器,還一身傷,動起來都很費力的樣子,她怕什麼?更何況,她用得還是宋懷瑾的身體,她自己的力氣是不大,可宋懷瑾身體的力氣大啊。

還怕楚雲珊真撲上來把自己打一頓嗎?

小包猶豫地看了看宋懷瑾,這才把楚雲珊放開。

不過,被放開的楚雲珊,也許是剛剛一動,然後被小包一壓,又碰到了身上被打得青紫的地方,有些疼,重新跌坐回了椅子上,倒是老實了下來。

只是眼神,還是恨恨地看著阮瑜。

阮瑜也不理會這個眼神,表情沒有什麼波瀾地問了出口:「為什麼綁架我媽?我媽那麼多年,對你一直那麼好,把你當成親女兒一樣,你也是知道的。」

都到這個地步了,她估摸著,楚雲珊也沒什麼再裝的必要了。

果然,下一秒,就聽到了楚雲珊的回答。

楚雲珊哈哈大笑著,顯得有些瘋癲,「親女兒?你說那個老不死的把我當成親女兒,誰信啊?也就你跟阮瑜那個小賤人會相信了吧哈哈哈哈……要是真的把我當成親女兒的話,當時怎麼會同意讓你娶那個小賤人,而不是把總裁夫人的位置給我留著!」

「我早看你媽那個老不死的不順眼了!你別看她現在對我好,那是因為想要趕走那個小賤人,要是我真跟你結婚了,搶走他兒子的女人就從那個小賤人變成我了,你以為我會不知道嗎哈哈哈哈……到時候,給她和宋懷月端茶送水的人,就變成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

「我巴不得,你媽早點死!」

聽到這些話,監控室內的宋懷月全身僵硬,一股涼意從心底蔓延到四肢。

她從來不知道,雲珊姐,會是這樣想的。她也不知道,她媽,會是這樣想的。她以為,等哥哥跟阮瑜那個女人離了婚,雲珊姐嫁了進來以後,他們一家會是豪門婚姻里少有的幸福一家。

原來……一切都只是她一個人的一廂情願而已。

只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監控視頻里的楚雲珊,又接著說出了讓宋懷月更加寒心的話。 「還有你妹,宋懷月那個蠢貨!」

「你以為我願意跟她做朋友,做什麼好閨蜜好姐妹?要不是因為她是你妹妹,是宋家女兒,你以為我願意搭理那個沒腦子、跟豬一樣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的蠢貨?」

「我原本以為,利用她能把阮瑜那個小賤人趕走的。卻沒想到,她那麼沒用,簡直就是個廢物!一個蠢鈍如豬的廢物!」

「……」

也許是因為反正已經到了這個沒有退路的地步,楚雲珊已經完全沒有了顧忌,乾脆一口氣把心中的不滿全部喊著發泄了出來。

邊喊著,只覺得無比的暢快。

監控室里的宋懷月,卻臉色慘白,混身動彈不得。她覺得自己混身的血液都已經凝固了一般,心口更是難受得不得了。

她從來不知道,楚雲珊不光是那麼看宋母,更是那麼看自己的——一個沒有腦子,任由她利用的「蠢貨」,一個讓她成功嫁入宋家的墊腳石、踏腳板。

之前對楚雲珊的心疼、憐惜、信任現在都彷彿變成了剜向自己心口的利刃一樣,把自己的心口變得跟楚雲珊壓根只是利用自己這樣的現實一樣血淋淋的,疼到窒息。

後面楚雲珊還在喋喋不休地說著什麼,繼續發泄著心中的不滿,宋懷月卻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也壓根不知道監控視頻里還發生了什麼,只是腦海中反反覆復地重複回蕩著之前楚雲珊那些帶著嫌棄和厭惡的話語。

直到被人拍了拍肩膀,眼前有人遞過來了一張紙巾,宋懷月才愣愣地回過了神來。

「擦擦眼淚吧。」講話遞紙巾的那名女獄警看著宋懷月的眼神里已經沒有了不耐煩,反而多了幾分同情和憐憫,還有幾分不忍。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