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德里奇摸了一把自己的白須,眼睛眯了眯道:「關於真實性,我到有九成以上的肯定,所以唐先生在這一點上,倒不必太過擔憂,既然陛下並沒有指明有關神器部件的存放問題,那唐先生交予我祭司殿保管,也不會存在太大的問題,到時候就算國王知道了,也沒有什麼理由怪罪於你的。」

唐辰不置可否,看著奧德里奇,好奇地問道:「祭司大人為何對此件神器如此在意?你直接向陛下請求讓祭司殿保管不是更好么?何必非要在這暗地裡搞小動作呢?」

奧德里奇無奈地苦笑了一聲:「若我向陛下請求的話,他肯定會追問我原因的,可是這個原因卻比較極端,若陛下知道了,是肯定不會同意的,所以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唐先生,請原諒我也不能把緣由告知於你,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一點,我這麼做,絕對是為了聖日帝國著想!」

唐辰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說實話,他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既不把原因告訴自己,又要讓自己為他做事,甚至連一點實際的酬勞都不給,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唐先生還有什麼問題嗎?洛府可快到了,咱們抓緊時間,有什麼話要說,就不必藏著掖著了,我這人比較隨和,對一些繁縟末節並不在意。」奧德里奇稍顯不耐道。

唐辰無語地翻了翻眼睛,這傢伙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充愣,於是也就不再矯情,開口言明道:「祭司大人想讓我幫你做事,總得給予點好處吧,無利不起早這句話,不知你有沒有聽說過。」

「呃…這句話什麼意思,我還真沒聽說過。」奧德里奇尷尬一笑,這一點他還真沒注意,以他現在的身份,一般都是別人有求於他,哪輪得到他反過來去求人的,現在被唐辰這麼一提,倒是忽然反應了過來。

若是換做常人,奧德里奇自然不會那麼好說話,甚至還會以勒索官員的罪名,將之繩之以法,可是唐辰不一樣,一方面,國王對他似乎很重視,否則也不會讓他做此行的人選,另一方面,他實力也不俗,擊殺萊茵莉特,和笸珞沼澤之役都體現了這點,所以,奧德里奇才會對他如此客氣。

「無利不起早呢,就是說:有利可圖,才會認真做事。我想這種基本的人情世故,祭司大人應該比我了解的多吧。」唐辰別有意味地說道。

「呵呵,應該的,是我疏忽了,唐先生請稍等。」

奧德里奇說完之後,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番,發現似乎並未攜帶什麼貴重之物,只好把腰間一塊隨身攜帶的玉牌,給摘了下來。

「唐先生覺得此物如何?這是由安神玉雕琢而成的玉牌,具有精神靜氣,滋養神魂的功效,並且,由於我身份的緣故,這塊玉牌還被賦予了一些特權,比如,可以隨意進出,我聖日帝國的一些城池要地,或是調遣百人以內的小部隊等等。」奧德里奇宛若獻寶似地說道。

「哦?倒還真是個好東西。」唐辰聽聞有滋養神魂之效時,就有些意動了,連忙接手過來,細細查看一番。

在入手的剎那,一股精純的清靈之氣瞬間涌遍全身,使唐辰疲憊之色減輕了許多,唐辰心動之下,頗感驚奇地低目往去,發現這塊玉牌通體碧綠青翠,看似與普通玉石無異,但那觸摸時,所帶來的溫涼之感,卻很讓人感到很舒適。

「怎麼樣,安神玉在整個大陸都找不到幾塊的,我這也是廢了很大的功夫,才尋來這麼一小塊,以此來作為報酬,應該綽綽有餘了吧。」奧德里奇炫耀似地說道。

「不錯,多謝祭司大人的慷慨了,您的要求,我會答應的。」唐辰答謝道。

「哈哈,要的就是你這句話,唐先生的人品,我信得過,一定不會做出那種出爾反爾之事,那麼,這塊玉牌,你就先收下吧,我在此提前預祝你此行順利。」奧德里奇大笑著拍了拍唐辰的肩膀說道。

「那就借大人吉言了。」唐辰愉悅地陪笑道。

說話間,行進中的顛簸已是漸漸的停頓了下來,馬車上的車夫,也在此時恭敬的啟稟了一聲:「大人,洛府已經到了。」

「嗯…唐先生早點回去休息吧,希望下次我倆的見面,是你功成歸來的時刻。」奧德里奇送別道。

「多謝大人相送,在下告辭。」唐辰恭敬地回道。

等唐辰下了馬車之後,一直在洛府門口看著烈馬飛奔而去,才緩步踏入了府邸之中。(小說《山海神獸征戰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山海神獸征戰異世》更多支持!

洛府,儼然成了唐辰在異世的第二個家,一跨入府邸,他的情緒就不自覺地放鬆了下來,雖然府中的守衛非常的森嚴,即便家主不在,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懈怠,但是因為洛伊的關係,他們對待唐辰,就像對待半個主人一樣,恭恭敬敬的,沒人敢為難於他。≧

唐辰進入府中的第一件事,便是急著去看望貝迪克,在老管家溫德的帶領下,他來到一間僻靜的房間,看著裡面床上那依舊昏迷沉睡的身影,心中感慨甚多。

溫德告知,精劑二老已經留下了足夠分量的解毒藥劑,只要安心靜養幾天,便能完好如初的恢復過來。

唐辰微微點頭,放心了許多,之後才讓溫德幫自己尋一間客房,準備釋放積累了半月之多的疲勞。

幽靜而整潔的卧室之中,唐辰很快就在床榻上昏睡了過去,而這一睡就是整整三天的時間,期間除了必要的伙食送餐外,幾乎就無人再打攪過他,藉此,讓他得到了充分的休養,精神狀態一下子就飽滿了起來。

養足精神之後,唐辰便又離開了洛府,獨自前往聖光城之中的傭兵公會。

關於梅沙那日的怪異表現,他也感到非常好奇,到底那封信上寫的是什麼樣的內容,才能讓她這樣一個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如此的失態。

為了弄清楚緣由,也為了表達對梅沙的感謝,唐辰才在休整完后的第一時間,向傭兵公會趕去,貝迪克在這三天中,倒是醒過好幾次,但是卻還不能下床行走,所以唐辰也就沒去打擾他。

在幾條街道交叉的地方,一座極為龐大,宛若金字塔形狀的建築物巍峨地矗立在那邊,在底下高聳的大門之上,傭兵公會這幾個字深深地篆刻在上面,閃爍著若有若無的光芒,讓得來往的路人,忍不住將敬畏的目光投射過去。

座落在聖光城這樣一座首都之城,雖然此地的傭兵公會並不是整個聖日傭兵公會的總部,但裡面的規格卻是最高的,即便是一些身份不俗的官員到此,也要謙禮一分,畢竟,傭兵這個職業,在這片大陸上的能量,也是不可小覷的,聽聞,有時帝國兵力不足之時,甚至會雇傭大量的傭兵,到戰場之上,起到左右戰局的作用,當然,還有查探情報、刺殺、暗殺等任務,傭兵也是不二的人選。

在那高聳的大門之外,來往穿梭著形形色色的人流,其中,傭兵模樣打扮的只佔一小部分,更多的是那種衣著顯赫的高貴之人,想來,這都是一些財閥之類的僱主級別人物。

在門口觀察了一小會之後,唐辰才隨著人流,緩步走了進去,這似乎是他第一次單獨一人,在這異世界行動,習慣了總是被人照應,單獨的時候倒有點忐忑了。

踏進傭兵公會的大門,吵鬧繁雜之音便是不絕於耳,看來此處的人氣真的極為旺盛。

舉目四望之下,發現這公會之內的面積倒是極為廣闊,大致分為三大塊區域。

最左邊的這塊,是數十個辦理業務的窗口,並且每一個窗口邊上,都排滿了長龍,喧囂嘈雜之音,大多是從這塊區域傳出來的,那些排隊之人大多是些粗莽的漢子,個個衣著樸素,滿臉躍躍欲試的表情,一看就是報名應徵,想要成為傭兵之人。

而右邊的那塊區域,也跟左邊的差不多,不過排隊等待的,卻都是衣著顯赫的達官貴人,想來,這邊應該是僱主雇傭傭兵的地方。

最中間的這塊空地上,建造了好幾面大大小小的牆壁,這些牆壁上都貼滿了各式各樣的懸賞任務委託,上面酬勞以及任務難度都標的一清二楚,是供那些已經成為傭兵的自由人士隨意挑選的賞金任務。

唐辰站在門口,看著那熱鬧到極點的大廳,稍稍有些愣神,半晌后才回過神來,心中不禁疑惑,自己應該去哪一邊?

他是過來找人的,可是這底層好像並沒有這項業務啊,唐辰看了看在懸賞牆後面的那個樓梯口,猜想到,以梅沙十大精英傭兵的身份,怎麼說也是個高層人物,所以身處的位置,也應該在樓上的。

於是,他便踱步走進了大廳,目光在四處望了望之後,略微遲疑了一下,才抬腳穿過了懸賞牆,自顧自地到達了樓梯口位置。

而正當他想要爬樓直上的時候,卻不出意外地被兩名護衛模樣的人給攔了下來。

「先生,若要去二樓的話,必須要出示傭兵身份證,請問,您是位傭兵嗎?」兩名護衛雖然說話很有禮貌,但是語氣卻是生人勿近。

唐辰略顯尷尬地說道:「我是來找人的,勞煩幫我通報梅沙小姐,就說唐辰前來看望。」

「來找梅沙大人?」兩名侍衛狐疑的看了唐辰一眼,打量著他的衣著打扮,以及甚是年輕的臉龐,怎麼看都太過平凡了,不由地質疑道:「先生有什麼信物嗎?因為梅沙大人身份特殊,所以我等不得不慎重對待。」

唐辰無奈的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可是梅沙卻好像沒給過他什麼具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忽然間靈光一閃,將奧德里奇賜予他的玉牌給拿了出來,此塊玉牌具有特權,能隨意進出聖日帝國的城池要地,不知在這傭兵公會,能否起到效用。

看著唐辰緩緩掏出一塊翠綠欲滴的玉牌,兩名護衛初時還並沒在意,可是多看了兩眼之後,不知怎麼就覺得越發的熟悉,隨後就是眼睛越睜越大,演變成一臉驚駭的表情,顯然已經是將這塊牌子給認了出來。

「這是…祭司殿那位大人的隨身之物嗎?」兩名侍衛不敢置信地問道。

身為這傭兵公會的守衛要員,自然具備了非凡的眼力,而這塊玉牌又是大祭司的隨身之物,名氣肯定不小,況且也沒人敢去造假的,畢竟祭司殿乃是執法機構,要是被抓住,那這一生基本就完了,所以對於此玉牌的真實性,基本沒人會去質疑。


「不錯,我身上並沒有關於梅沙的信物,不知拿此物做抵,可以嗎?」唐辰苦澀一笑道。

「這倒不需要了,既然先生跟祭司殿關係匪淺,想來也是身份不俗之人,我這就幫您去稟報,請先生稍等片刻。」一名護衛恭敬地回了一聲,然後迅身閃進樓上。

唐辰道謝了一聲之後,便將玉牌收了回來,在旁邊微閉著眼眸,安靜的等待著。這一刻,他深深感受到了這個異世界的現實,看來,只要是人類的社會,就不可避免的會因為身份高低,而給出不同的待遇。

在那名守衛上樓不久之後,一陣急速而輕快的腳踏之聲便是很快就響了起來,片刻后,一個幼小的身影,便是率先出現在了唐辰的視野內,臉龐之上,滿是激動與欣喜。

「唐辰哥哥,你終於趕來看我了么?」那身影張開兩隻小手,一把就往唐辰身上撲了過去。

「布里,下樓梯的時候,可不能走得太快,否則,一會梅姨會來說你的。」唐辰笑呵呵地斥責了一句。

「唔…我老媽出去執行任務了,唐辰哥哥,你帶我一起去找她好不好?」布里抓住唐辰的手,左右搖晃道?

「啥?」唐辰愣了愣,一臉的愕然。(小說《山海神獸征戰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山海神獸征戰異世》更多支持!

「咳咳!布里,不許調皮。」突兀的,一聲蒼老的咳嗽響起,從樓梯上,又下來一位面容乾瘦的青衣老者,他打斷了布里的話語,說道:「唐先生是嗎?我聽梅沙提起過你,年輕的召喚師。」

「您好,老先生,請問,梅姨怎麼……」唐辰恭敬地提問道。

「待會再跟你細說,這裡人多眼雜。」老者低語了一句,接而邀請道:「唐先生隨我一起,到樓上做客如何?」

「呃…晚輩樂意之至!」唐辰心領神會地答應道。

那老者露出滿意之色,然後偏過頭,對兩名守衛告誡道:「你們兩個,就當什麼都沒聽見,知道嗎?」

瞧得老者那不容否決的樣子,兩名守衛苦笑一聲,旋即聰明地點了點頭,當了這麼多年的守衛,他們自然知道一些忌諱的。

而老者的這番話,就讓唐辰越發覺得疑惑了,除了梅沙的話題,他也沒談其他的了呀,難道梅沙此次執行的任務,是高度機密?

跟在老者身後,唐辰與布里也沒再說話,緩緩爬上了幾層樓梯,然後在接近頂層的位置停了下來,隨老者來到了一間比較幽暗的房間。

房間完全是封閉性的,沒有窗戶,只靠著一些類似於夜明珠的發光奇石,作照明之用,倒也頗為亮堂,房間裡面都是些凌亂的紙張和記錄冊,使得整體感覺,比較像資料辦公室。

「唐先生隨意一點,這是我辦公的地方,比較封密壓抑,請不要介意。」老者客氣道。

唐辰禮貌地擺了擺手:「沒關係的,我挺喜歡安靜的氛圍。」

「如此就好,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韋爾斯,是此處要傭兵公會的主事之一,主要負責情報資料的收集與管理。」老者自述道。

「韋爾斯主事,很高興認識你。」唐辰友好地打了個招呼,然後便是急忙問道:「現在,您能把梅姨的事情告訴我了嗎?」

「嗯,先等我把一份緊急的工作處理一下好嗎?」

韋爾斯說完,就徑直地走向了自己的辦公桌,拿起一份文件,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署名,然後蓋了幾個章之後,就立馬走了過來,將這份文件遞到了布裏手中,開口道:「小布里,你能幫我把這份文件送到國師府上嗎?我現在走不開,只能麻煩你幫我跑腿了。」

布里遲疑了一下,接過那份資料,懷疑地說道:「韋爾斯爺爺,你不會是想故意把我支走吧?」

「哈哈,真是個鬼靈精!」韋爾斯撫摸著布里的頭,笑說道:「這真的是一份很要緊的文件,並沒有要把你支走的意思,你快去快回就行了。」

「哼,好吧,唐辰哥哥,你要等我回來喔!」布里不滿地哼唧了一聲,才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

「韋爾斯先生,布里他還是個孩子,你讓他一個人出去,放心么?」唐辰擔憂地問了一句。


「呵呵,沒事的,這兩天我基本帶他在聖光城走了個遍,一些建築府邸之類的地方,他都熟門熟路了,不會走失的。」韋爾斯毫不在意地說道。

聽聞此話之後,唐辰才釋然地點了點頭,同時,又對那份文件產生了好奇之心,送往國師府?看來傭兵公會與聖日帝國的官員之間,也是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的,怪不得大祭司的玉牌能在此處發揮出那麼大的作用。

似是猜測到了唐辰的心理,韋爾斯打趣地說道:「唐先生是否想知道那份文件的內容?」

唐辰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而後又急忙搖頭否認道:「這種機密的東西,我還是不知道的好,韋爾斯先生,勞煩您還是跟我講講梅姨的事情吧。」


「哈哈,其實這兩者之間,是有些關聯的,梅沙走得這麼急,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關於那份文件上的內容。」韋爾斯輕笑一聲,感慨道。

唐辰深感詫異,不由得追問道:「韋爾斯先生能否說得詳細一些?」

「好吧,不過此事是屬於我傭兵公會的高等機密,還請唐先生得知之後,不要宣揚。」韋爾斯提前囑咐道。

「放心,這點認知我還是有的。」唐辰承諾道。

韋爾斯滿意地頷首之後,便開始講述道:「關於那份文件上的內容,所記載的都是一個神秘組織的信息,這個組織,國師已經追查過很久了,但收穫甚微,直到近來,此組織人員在大陸上活動越漸平凡,才讓我們的調查有了新一步的進展。」

韋爾斯說到此處,著重看了唐辰一眼,輕笑道:「說起來,唐先生還和這個組織打過交道呢!」

「我?」唐辰詫異地指著自己,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您所說的,是萊茵莉特吧?」

韋爾斯點了點頭,接而補充道:「還有亞特斯城外的兩名精靈,不過這幾位都算不上是核心成員,最多,也只能算是組織中類似於精英與嘍嘍的存在。」

唐辰啞然地張了張嘴,以萊茵莉特那麼強悍的實力,都算不上核心成員,那這個組織,該是多麼恐怖的一個存在。

「那麼,這個組織和梅姨又有什麼關係?」唐辰不解道。

韋爾斯嘆了口氣,感慨道:「我們公會曾派遣梅沙的丈夫,去調查過這一組織的事,也曾發現過他們的一個秘密據點,可是後來,梅沙的丈夫偷偷潛入這個據點之後,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們公會,也出動了大量的人力,去那個據點搜索過,可是發現那裡早已是人去樓空,就算要追查,也無從下手,之後只能無奈的不了了之。」

唐辰若有所思,聽當初梅沙所講,她似乎以為自己的丈夫已經死了,在追查無果的情況下,才帶著布里隱居鄉鎮,終日借酒宿醉。

而如今,她突然地離去,又與這個組織有關,唐辰不由地猜想道:「你們又找到這個組織的據點了?還是有了梅姨丈夫的消息?」

韋爾斯猶豫了一下,用並不是很確定的語氣說道:「似乎,兩者都有!」

「什麼?那梅姨現在,豈不是很危險!」唐辰瞪大雙眼,驚呼道。(小說《山海神獸征戰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山海神獸征戰異世》更多支持!

梅沙的力量,連萊茵莉特都對付不了,獨自去闖那個組織的據點,跟找死有什麼兩樣,一想到此處,唐辰就不由得怨怒道:「你們怎麼能把這樣一封信給梅姨看呢,這不是故意在把她送入虎口嗎!」

「這封信並不是我們所寫的,而是有人冒充我們傭兵公會的名義,將信送往了洛府。」韋爾斯苦澀地辯解道。

「什麼?不是你們?」唐辰緊蹙眉頭,詢問道:「那封信現在在哪?」


「已經被梅沙毀去了,因為那信上著重標明,讓她看完之後,就立即銷毀,否則,他丈夫就會有生命危險。」韋爾斯無奈地說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