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賜看了一眼,隨即渾身戰意高昂,翻手間一片小舟出現在手,迎風化作數丈大小,無聲無息的。

「走,殺敵!」天賜沉聲。

頓時一道道身影登了上去,剎那間小舟微微一閃,直接沒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無蹤無影!

一件空間類的至寶之物,也是天賜等人在這祖仙域的一大依仗。

出自青帝之手!

依靠這小舟,哪怕是空間一道的地仙境巔峰高手都難以輕易發現,自然最適合襲殺。

而就在這個時候,距離聚集地約莫三萬里的地方,崔慶地臻二人狼狽而逃,渾身重創。

正如林楠擔心的,他們遇到了大麻煩。

身後,四名泰坦仙族高手,兩名其他域的高手聯手追殺。

崔慶不算太差,地臻也有著特殊手段,但被六大高手圍殺,他們依舊遠遠不敵。

此刻,二人一路逃亡,崔慶以雷電之力轟擊阻攔追兵,地臻帶著崔慶貼近地面逃遁。

一次次的鑽入地底最深處,躲避一群高手的追殺。

但即便是如此,也數次差點被轟殺。

「特么的,別讓你們崔大爺找到機會,否則滅了你們全部!」崔慶身上的天階仙甲都被轟破,臉色煞白,傷勢極重,怒極。

被追殺太久了!

剛一出現在這祖仙域,崔慶很快遇到了地臻,原本兩人聯手,哪怕是遇到頂級高手也無懼。

但沒想到被泰坦仙族的高手盯上了。

再然後,其他兩人也發現了,一起截殺起來。

而且,這六人中有兩位空間一道的強者,不斷攪亂虛空,讓他們想要動用符咒遁逃都不行。

悲劇不已!

地臻情況比崔慶好不了多少,數次動用秘術躲過必殺之局,體內仙氣幾乎快要枯竭了。

「不行,這不是辦法,逃不掉了!」地臻傳音崔慶,他要扛不住了。

前後足足追殺數個小時了!

否則以二人的速度,早該趕到匯合地點了。

「那也不能等死,要死特么的一起死,附近有沒有什麼危險之地,或者是仙獸聚集地,咱們拼一把!」崔慶回復道,等死不是他崔慶的作風。

「好!」地臻咬牙,再度服下幾顆仙丹,玩命的朝遠處遁逃。

「轟隆!」一道道轟響在身後炸開,崔慶的雷電狂轟亂炸。

然而依舊擋不住身後六大高手的轟擊。

「蓬!」二人被轟飛,若非關鍵時刻地臻的大地之力防護,後果更嚴重。 雲彬柯的眸子閃了閃,突然笑了:"我的本意嘛,很簡單,你也看到了,林曄很優秀,他以後是要跟在小夢身邊工作的,我這不是怕你不能知己知彼嘛,所以就讓他跟你多見見,你要是了解他了,還怕輸給他嗎!"

藍銘晟陰沉的轉過頭看了一眼雲彬柯:"今天的事情,我很生氣,而且,我從來就不怕輸給這麼一個人,因為我不會輸的,雲彬柯,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輸,如果實在不行,我會考慮用非常手段!"

藍銘晟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格外陰鷙,這讓雲彬柯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藍銘晟從小就很孤傲,而且加上他格外聰明,有時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隨時會走極端的那種。

雲彬柯有些憂心忡忡:"那怎麼才能讓你消氣呢,你說說,當哥哥的,我絕對配合!"

藍銘晟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那我揍你一頓,不許還手,你能做到嗎?"

雲彬柯沒想到,他想用這種手段消氣,他立馬笑了:"沒問題啊,只不過,你現在手腳不方便,等等吧,等過一段時間,你的腿好了再說!"

藍銘晟的目光,瞄到不遠處開過來的一輛車,他突然詭異的笑了一下:"不用等了,我覺得現在就挺好的!"

然後,在雲彬柯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藍銘晟突然一下子站起來,然後,他以一種別人想象不到的速度,直接轉身給了雲彬柯一拳。

雲彬柯對藍銘晟,壓根沒有防備,一下子後退了一大步。

他震驚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藍銘晟,整個人都回不過神來,藍銘晟臉上的表情,此刻還格外兇悍。

所以,藍銘晟上前,一把抓住自己領口的時候,雲彬柯還是沒有還手,只是震驚的看著他:"你怎麼……你的腿!"

藍銘晟勾唇,笑的有些邪性:"你說呢,雲彬柯!"

雲彬柯看到,藍銘晟給自己一個得逞的表情,他還沒明白過來,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暴怒的聲音:"你們倆幹什麼呢,誰讓你們在路上打架的!"

雲彬柯僵硬的轉身,就看見路蘇寒沉著臉走過來。

路蘇寒看了看藍銘晟的腿,眉頭不自覺的蹙起來:"還有,藍銘晟,你最好實話告訴我,你的腿到底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知道藍銘晟瘸了,現在他這樣站起來,一看就有問題!

雲彬柯震驚的目光,從藍銘晟身上移開,轉過頭,看向路蘇寒,以及他身後的幾位長輩,看著幾位長輩臉上的神色變了又變,他只覺得自己喉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藍銘晟倒是比他淡定多了,他很自然的鬆開雲彬柯,然後,一屁股繼續坐在了輪椅上,彷彿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如果剛才不是切切實實的看到藍銘晟站起來了,雲彬柯差點以為,自己剛才經歷的都是幻覺。

他沉著眸子,冷聲道:"藍銘晟,你說話,到底怎麼回事?"

路蘇寒身後的幾位長輩,皺眉看著藍銘晟,同樣也在等一個答案。

藍銘晟無所謂的扯了扯嘴唇,他剛才看到幾位長輩的車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回答的準備了。

他輕笑了一聲:"就是你們看到的那樣!"

雲彬柯的眉頭皺的厲害:"你的腿沒事?既然沒事的話,那你為什麼非要坐在輪椅上,讓大家為你擔心,這樣真的好玩嗎?"

藍銘晟看著眾人生氣的樣子,勾唇一笑:"能不能給我個辯駁的機會!"

雲彬柯冷哼了一聲:"現在就是你辯駁的機會,你現在要是不說,以後就沒機會了!"

藍銘晟縮了縮脖子,表現出一副很害怕的樣子:"是嗎,你是要宰了我嗎?雲彬柯,我們之間的賬還沒算呢!"

雲彬柯一僵,聲音有些硬邦邦的:"先算眼下的賬再說!"

藍銘晟看了一眼幾位長輩,目光又移動到雲彬柯身上,輕咳了一聲:"那個……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算賬,我們在這裡直接說話,是不是有些不妥!"

幾位長輩皺著眉頭,面面相覷。

最終,路蘇寒開口:"都先上車,去附近茶樓坐會,等會再回家!"

眾人都轉身上車,雲彬柯緊抿著嘴唇,也沒有說話,看樣子是默認了。

眾人上車,將藍銘晟的輪椅扔在後座上,開車去了附近的一家茶樓。

藍銘晟這下沒有用輪椅,穩穩噹噹的下車,跟著眾人上樓。

雲彬柯的目光,一直定在藍銘晟的腿上,他的臉上,神情變了又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藍銘晟顯然也看到了他的目光,只不過,他毫不在意的扯了扯嘴唇。

路蘇寒要了最大的一個包廂,他們一行八個人才進了包廂。

等到眾位長輩落座,雲彬柯和藍銘晟相視一眼,這才坐下來。

路紫蘇最先開口:"銘晟,因為你腿受傷,我跟你叔叔答應,讓小夢一個女孩子去照顧你,結果,你現在腿受傷的事情,完全就是騙我們的,你讓我們怎麼想!"

藍銘晟聽到這話,神情誠懇的看了一眼在座的長輩,只不過,他的目光主要還是對著路紫蘇和雲逸。

畢竟,他們才是雲夢恬的親生父母。

他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開口:"其實這件事,我爸媽是知道的!"

雲逸的眉頭微蹙:"你爸媽知道,還允許你這麼胡鬧?"

藍銘晟自嘲的笑了笑:"其實,我本來是打算裝到底的,直到我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自然會站起來,只不過,我沒想到的是,叔叔阿姨居然有給小夢相親的打算,這就讓我不得不把一些事情說出來了!"

路紫蘇沉著眸子,盯著藍銘晟:"銘晟,感情的事情是你情我願的,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這幾年,你跟小夢連面都不見,我們怎麼可能以為你們倆……"

剩下的話路紫蘇沒有說出來,但是,在座的都明白她的意思。

藍銘晟無奈的嘆口氣,緩緩開口:"各位長輩都別著急,容許我慢慢解釋!"

藍銘晟頓了頓,繼續道:"其實,三年前,小夢離開神農莊園,主要是因為我跟她告白!"

在座的都不知道這件事,雲夢恬壓根沒提過,他們都以為,藍銘晟是把雲夢恬當成妹妹的。

藍銘晟不看眾人震驚的神色,繼續道:"她當初逃避了這個問題,沒有拒絕,也沒有回應,這三年,我一直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我本來是想去找她的,但是,我那個時候才剛剛成年,十八歲的少年,無論腦子有多聰明,心性到底不夠穩重,而且,我那個時候,性格有點極端,這些我父母都看出來了,他們害怕我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做出什麼後悔的事情,當然,他們也害怕我的衝動,影響我們兩家的關係!"

藍銘晟苦笑了一聲:"其實,我知道我父母那麼做是對的,小夢既然逃避了,躲著我,自然是不想見我的意思,我強求的話,只會讓我們的關係僵化,所以,我聽了父母的話,乖乖留在了神農莊園,想讓兩個人都冷靜下來,我想的是,看在我們認識這麼多年的份上,小夢就算是不答應我,也不可能做到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我想等到她想見我的時候,再跟她見面,可是,我怎麼都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三年,她好像願意一輩子躲下去似的,三年了,我最終還是忍不了了!"

路紫蘇的臉色有些複雜:"所以,你就裝腿瘸,讓她同情你,不再繼續躲著你嗎?"

藍銘晟無奈的笑著搖頭:"阿姨,你把這些想的太簡單了,如果真的像你這樣說的,我只顧想著怎麼能夠不讓小夢躲著我,那辦法真的太多了,無論是強硬的,還是故意示弱,我得顧及我們兩家的關係啊,小夢是路家和雲家的小公主,幾個家裡,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我要是真的把她怎麼了,你們不得把我抽筋扒皮啊,再說了,我爸媽那關,我就過不去,他們害怕我傷害小夢,不讓我離開神農莊園,可是,三年時間都過去了,我都沒等到小夢主動回頭看看我,哪怕是說她不答應我,只是想我了也可以,可是,她沒有!"

藍銘晟臉上的神色有些痛苦:"這個時候,我才恍然,自己應該去主動爭取的,我這樣等一輩子,怕是也等不到我想要的人,所以,為了這個,我忤逆了我爸媽,堅持回南希市,可是,他們死活不同意,你們說我的腿瘸是裝的,其實也不完全是,為了讓我爸媽答應我回來,我給腿施針了,我拿自己威脅他們,如果他們真的不願意我回來,我會毀了自己,施針讓自己一輩子站不起來!"

藍銘晟看到幾位長輩震驚,難以置信的神情,笑容更苦澀了:"是啊,我的確能做到這個,他們也看出來了,他們知道我極端,卻不知道,我為了達到目的,不惜毀了自己,他們又害怕又心疼,最終還是心疼佔了上風,讓我這個不孝子回了南希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回南希的時候,跟雲彬柯聯繫過,知道小夢近期會回來,我便提前回國了!" 他已經說服自己不要去看任何跟白一近有關的消息,也不要找人去留意,可在看見「疑是」二字,這種有可能存在危機的字眼時,他還是忍不住點進去查看消息。

這是一條由景城那邊引起而傳到這邊的熱議帖子,說疑是有一名男藝人,因為被解約,簽了新公司后運氣不佳人氣下跌,為了穩住自己的地位,親自出馬拉資源,還被人撞見搭訕獻身男大佬的過程。

這條熱搜,在這邊都排在第三位,可想而知景城那邊已經成什麼程度了,他不相信白一近會做出這種事情,這裡面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不會是赫戰洺想借白一近說明什麼吧?

想打電話問清楚這件事,可覃毅卻心中連生疑問。

如果他打電話去質問赫戰洺,那他又怎麼能證明給自己看,他已經徹底放手了,其二,也不該由他給赫戰洺打電話,而是赫戰洺給他打電話解釋這件事。

兩個同時否定他主動打電話的原因讓他不得不放下手機,看著父親臉上的笑容,覃毅的內心不斷有個聲音。

你不需要,也不能擁有對家人以外的感情,那是世界上最虛偽最浪費時間的東西,哪怕是朋友,兄弟之情也是……

……

被簡語之送回來的木小寶,下車后沖著簡語之揮手,「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也回去吃飯吧。」

跟著一道下車的簡語之,看到出來的人笑著輕輕揮手打招呼,「小兮。」

「語……」大概是因為輩分在那裡,每一次叫簡語之的名字總是特別彆扭。直接笑著帶過稱呼,「你怎麼來了?」

沒有提前預約,貿然就前來,真是有點不好意思,特別是自己還是另有目的,笑得一臉尷尬的簡語之沖著木兮抿著唇,說話時目光不時留意四周,「小渙現在不方便過來,拜託我來幫他道個歉。」

他會答應讓簡語之跟著來,才不是為了小渙的事情,僅僅只是接受簡語之的好意罷了,「謝謝你送我回來。」走到木兮旁邊,踮起腳拉著木兮的手,「媽咪,那咱們也回去吧。」

這都到飯點了,也不好意思不叫人進來,「要不要進去一塊吃個飯,再回去?」

「好啊。」

沒想到簡語之答的那麼爽快,木小寶懷疑的眼神在簡語之身上來回打量,收回被木兮拉住的手,木小寶雙手背在身後,「媽咪,那我先進去換套衣服了。」

「快去吧,待會把老紀一塊叫下來吃飯。」

「好。」

跟著木兮進去的簡語之一直頭低低,餘光左右打量,面對木兮跟自己的聊天,回答的話也一直心不在焉,到了餐廳后,沒一會紀澌鈞和換了衣服的木小寶一道下來。

看到紀澌鈞簡語之一開始有些緊張和尷尬,正想著怎麼跟紀澌鈞打招呼,就見紀澌鈞瞥了眼自己后,便收回眼神吃飯,搞得簡語之心裡的壓力更大了。

「紀總,不好意思,來打擾了。」

「嗯。」

紀澌鈞冷淡的態度讓簡語之臉上的笑容很快就瓦解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熟悉的腳步聲響起,沒等她回頭,就聽見坐在自己對面的木兮率先說道。

「老馮,一塊吃飯吧。」

早就注意到坐在木兮對面的身影,想拒絕的馮少啟卻被紀澌鈞叫住了,「那就一塊坐下吧。」

「不用了紀總。」

氣氛太壓抑了,吃飯都沒味道,多個人應該不一樣,啃著雞腿的木小寶揮動滿是油跡的小手,「這是老闆的命令哦,不可以違背,快坐吧。」

馮少啟都連拒絕兩次了,不可能會坐下吧,低著頭的簡語之不好意思抬頭,只能等著馮少啟離開再坐直身子,可讓她沒想到的卻是,馮少啟的腳步聲越走越近,最後自己旁邊的凳子傳來拖拉聲,簡語之用力捏緊手裡的筷子,垂落的餘光望著旁邊坐下的人。

啃著雞腿的木小寶一直注意著對面的人,而原本想陪簡語之聊天的木兮,注意到紀澌鈞情緒沉重,吃飯時,也默默咀嚼著嘴裡的東西,看樣子,是有什麼心思,即使吃得下東西,卻還是沒什麼胃口。

把啃到一半的雞腿放到左上角的碟子上推到紀澌鈞面前後,木小寶拿紙巾擦乾淨手,抓起一直螃蟹又繼續吃起來,小眼睛還不時盯著對面看。

在簡語之坐立難安,緊張到快吃不下飯時,她才發現隔壁的馮少啟,好像根本沒有在意她,該吃吃該喝喝,反倒是她太在意馮少啟的目光了,自我安慰下,開始跟著放鬆的簡語之,抬頭望著對面吃飯的木小寶,眼睛一直盯著她看,像是想在她身上尋找什麼秘密。

氣氛比之前更怪異了,木兮想說些什麼活躍下氣氛,主位上的人卻放下筷子,「我吃飽了,你們慢吃。」

這麼快就吃飽了?老紀今天好像沒什麼胃口,不太對啊,應該是好胃口才是,難道是早上吃的太多,所以中午才吃不下?

「小寶,你陪著大家吃飯,媽咪也吃飽了,不能久坐,跟爹地去花園散散步。」

「哦。」媽咪也吃飽了?媽咪最近的飯量可不小,應該是陪著老紀去散步吧,正所謂,有情飲水飽,媽咪不吃不喝,跟著老紀一塊逛花園,吃西北風也能填飽肚子,只是,可憐他的妹妹,要餓肚子了。

跟著放下碗筷的木兮,沖著對面的簡語之笑了笑,「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不用客氣,你去散步吧。」

扶著桌子起身的木兮,見馮少啟也想跟著起來,立即說道,「老馮,你最近工作忙,得多吃點,補充體力才行。」

他會坐下,只是因為紀總和太太的邀請,既然紀總跟太太都要走了,他再坐著也沒意思,還不如下去吃飯自在,坐回位置的馮少啟,等木兮走後再起身離開。

馮少啟前腳走了,後腳簡語之就放下筷子。

放下大螃蟹,拿起小龍蝦的木小寶問了句對面的人,「你也吃飽了?」

老馮的態度,讓她心裡悶著難受,總覺得是自己的錯導致的,「小渙還在醫院,我得去照顧他先走了。」起來的簡語之,感覺肚子一陣疼,不好,不會是一月一次來了吧,「小寶,洗手間在哪兒?」

「來人啊,帶簡小姐去洗手間。」

木小寶扯著大嗓門沖著餐廳外面喊人時,簡語之的臉瞬間紅了,看到來帶路的人是男保鏢,簡語之更是羞的抬不起頭,難道,這裡就沒有女的傭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