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氣不敢喘,剛一轉過彎,巨大的劍齒獸帶着怒吼聲就撲了上來。一個大腦袋,鋒利的牙齒一副要啃大骨頭的樣子,帶着呼呼聲攻擊而來。

孫義大驚,他雖然比劍齒獸強,但也強不了多少。當即一下子撐起護甲,擡劍阻擋。

轟隆一聲響動,劍齒獸與孫義手中利劍碰撞,孫義被打的倒退,劍齒獸也退了一步。洞內掉下一片石頭,幼獸嚇得躲角落裏。

孫義很清楚劍齒獸是雌雄同居的,穩住身形之後就往山洞外跑去。劍齒獸龐大的身軀衝開洞口的石頭追出來。洞口的遮擋之物這下全部毀了,一片凌亂。

孫義腳下輕點,輕身之術施展,一下子跳到一棵大樹之上,劍齒獸怒吼聲中,轟的一聲直接把大樹給撞斷。

樹木斷掉飛出去,孫義早已再次騰空,下落之中,手中利劍劃出一片劍影,對着劍齒獸斬落。

劍齒獸雖然沒有氣甲,但本身鱗甲防護就是極強。獸力自身體之上涌動,鱗片亮起閃閃的光芒,硬是挨下這一擊,也只是打了一個趔趄。緊接着便是對着孫義繼續衝上去。

孫義一個翻轉躲過劍齒獸張開的大嘴。落地之後便是繼續逃跑。劍齒獸一擊未果,落到地上大尾巴甩動,一塊石頭被打飛起來,往孫義砸去。

逃跑中的孫義反身一劍砍出,飛來的石頭被直接碎成渣渣。

在他們打着的時候,何許也摸到了洞口邊上,一閃身鑽進去。

快速的找到幼獸,何許一下子捂住幼獸嘴巴,抱着就跑。

孫義跟劍齒獸一個追一個擋,已經跑出去了距離。所以何許沒有被發現。也就在何許剛抱着幼獸跑掉,山林中傳來一陣呼呼的聲音,劍齒獸公獸從遠處跑來。

加入混戰的公獸直接對着孫義一腦袋撞上去,孫義剛剛擋下母獸一擊,來不及反身對付趕到的公獸,被直接一頭撞上,狠狠的砸爛了一塊巨石。當即手臂上符籠一閃,一頭大猩猩吼叫着衝了出來。

但大猩猩明顯很低級,剛亮了個相,劍齒獸一口咬下來,口中鋒利的牙齒穿透大猩猩身軀,撕扯之下,半個身子就沒了。這也是孫義沒有早把自己玄獸放出來的原因,根本不頂用。現在是沒辦法了,用它當肉盾。

肉盾的功能還是實現了,孫義趁着這點時間手掌地面之上拍下,摔倒的身子一下子騰空而起,躲過了劍齒獸緊接而至的撲抓。

孫義大喊:“嬌嬌助我。”

何許已經跑到了李嬌嬌身邊,不等李嬌嬌對孫義的求救有所反應,何許拉住她:“快走吧,還真想助人爲樂啊。做好事那是好人的事情,我們不是,至少現在不是。”

何許拉着她往山下跑去,而孫義在兩頭玄獸圍攻之下,而且還是跟他力量相當的玄獸的圍攻之下,很快就落了下風。直到最後,跟他的大猩猩一樣,被一口咬的血肉模糊。

兩頭劍齒獸拖着孫義跟大猩猩的屍體回到山洞,剛回去就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它們發現自己的孩子不見了。衝出山洞便開始瘋狂的尋找。

何許跟李嬌嬌用最快的速度下山,聽着山上的吼叫,何許感嘆怪殘忍的,自己沒做過這種事情。看這小東西還沒斷奶呢,就跟父母分離了。

李嬌嬌告訴他,玄獸都是如此得到的。問他是不是早知道那裏是劍齒獸,也根本不是來找什麼寶貝,就是爲了這幼獸來的。

“是啊,我接了門內的任務來偷這小東西,現在任務完成了。”

何許說着,把小劍齒獸放進小白專用的揹包裏。母獸雖然大,但這小東西不大。

就跟熊貓一樣,那麼大的個頭兒,生出來的幼崽跟個老鼠一般大。讓人懷疑是不是親生的。這個傢伙也是,不過一隻貓咪大小而已。

小白在嬌嬌懷中汪汪的抗議,想要回自己的窩,但何許不理它。

李嬌嬌開口:“孫義肯定不可能在兩頭劍齒獸的圍攻中逃出來,沒想到他就這麼死了。”

“怎麼聽你意思有點遺憾啊,你不是恨他嗎?不會舊情未斷吧?”

“不是,自從你不讓我自殺之後,我想明白了,該死的是他。我跟着你,只是想跟你進入聖光門,找機會殺了他。”

“看吧,我就知道你不是喜歡我,只是有目的。”

“我的確不喜歡你,我們素不相識,怎麼可能就談喜歡。但我既然說了把自己交給你,就說話算話。本來這是一場交易,你幫我進聖光門,我把自己給你。現在交易沒有了,你已經幫我把他殺了。”

“你可以反悔,我這人好商量。”

“希望你對待女人能嚴肅一些,終身之事,說了哪有反悔?”

“沒有這種嗎?還是你們這裏女人講究。在我老家,小視頻裏的女人,一個個都說話不算話,說好了給點贊就可以領回家當媳婦兒,一個兌現的都沒有。”

何許也是沒誰了,認識馬麗之前,除了晚上出去花錢解決,就靠刷小視頻看美女。贊沒少點,媳婦兒一個沒撈着,怨氣很重。

他問嬌嬌:“這麼說,聖光門是可以帶家屬去住的?” 李嬌嬌問他不知道聖光門的規矩嗎?

何許很誠實的回答不知道,前日正式成爲聖光門弟子,規矩還沒看呢就下山了。

李嬌嬌再問聖光門怎麼會允許他們新人下山?

何許一臉無辜:“同樣不知道啊,我都說了規矩沒看,反正我下山的時候沒人攔着我。”

李嬌嬌有點頭大,怎麼聖光門的弟子也有這麼隨意的。本來以爲能進聖光門的都是人中英傑,現在看來有出入啊。這下真得考慮跟着他明智不明智了。

李嬌嬌告訴何許,聖光門是允許弟子帶侍女入住的。但要交錢,每個月十個金幣。自己攢了些錢,本來是想去聖光門跟孫義同住,結果…….

李嬌嬌說不下去了。何許則嘿嘿笑起來:“原來還能帶侍女,聖光門講究。這下好了,晚上不寂寞了。不過我住的是柴房,你別介意啊。”

“你怎麼會住柴房?”

“我就是負責劈柴的,還負責掃茅房。聖光門嫉妒我有才,故意折騰我。”

李嬌嬌又不說話了,她知道自己絕對是碰到了個奇葩。

何許則誇她身材真好,本以爲明兒身材就夠好了,她這更好。前凸後翹,尤其是前凸的很有視覺衝擊感,一個趕明兒倆。

何許發現自己撿到寶了,沒想到這樣就弄回家一個女侍。他開始期待歡樂的夜晚快些到來。

李嬌嬌問她明兒是誰?

“我媳婦兒的陪嫁丫鬟,現在也是聖光門弟子。”何許很誠實。


“夫人還帶了陪嫁丫鬟,那一定是大戶人家,真的是紫光島的人嗎?”

“不是,一個公主。什麼公主我不跟你講,以後你就知道了。明兒脾氣有些衝,就是一彪子,她要是不高興,你讓着她點。我會做好她思想工作的。”

“一個丫鬟,也有權利干預主爺的事情嗎?”

“丫鬟也是我的女人,我一視同仁,包括你,不要因爲什麼不是完璧之身,感覺地位就低了,不存在。反正給我戴綠帽子的都已經死了,我爽着呢。那孫義活着,我也許還真會不舒服。”

何許說出了男人的心聲,老婆的前男友都是該殺的。要不是有法律,肯定拿刀幹過去。


李嬌嬌又問他怎麼會叫荷花這樣一個女人名字?這個問題很早就想問了,怎麼聽都彆扭。

何許愣了一下:“忘了糾正了,我其實叫何許,怕太出名被那孫義認出來。”

“你叫何許?那我知道明兒是誰了,也知道家中夫人是哪位公主了。”明顯李嬌嬌也看過任家的懸賞。

何許無奈:“江湖中人真的都知道抓我有錢賺了嗎?看來天昌的金刀將軍府得快點完蛋才行啊,要不這懸賞抓我還沒完了呢。”

何許口氣很大,直接就是要把人家堂堂將軍府弄完蛋。

怎麼來的怎麼回,沒有走大門,他們後勤上有專用的小門,都有鑰匙,進門檢查也不嚴,後勤那些人都認識。

一個胖子在這裏守着,即是看門,也是燒水的。何許下山的時候就跟他打了聲招呼就下去了。

“胖子,我又回來了,給我來壺茶喝喝。”何許跟這胖子雖然只見過一面,但關係貌似還挺好。也許是因爲同是天涯淪落人吧,胖子混的也挺慘的,所以倆人互有好感。

胖子一個好大的竹杯放到他面前:“兄弟,沒想到你活着回來了。”

何許斜着眼:“幾個意思?你盼我掛啊。”

胖子否認:“那不會,就是驚奇你竟然真的完成任務回來了。我絕對不希望你出事,你跟我都是門派墊底兒的,你這倒數第一掛了,我不就又成倒數第一了嘛。”

“還有我冷師姐啊。”

“她不一樣,她雖然跟我們幹一樣的工作,但人家是同輩弟子當中武力佼佼者。你呢,你好像連打架都不會吧?我可是聽說了。”

“龍小福這麼大嘴巴嗎?這事兒都到處說,連你都聽說了。看來哥現在也是傳說級別的人物了。”何許說話間,一大杯水灌下去,告訴他放心,自己命硬,會一直陪着他給他墊底兒的。

說完拉起李嬌嬌就要回柴房,胖子讓他等會兒,怎麼回來還多了一個女人?

何許取出兩個金幣:“胖子,這是我侍女。你別到處說,她在柴房也不亂跑。山門太黑了,要收十個金幣,都夠普通人一輩子花了。”

胖子說不成,這萬萬不行,自己要是違規,那就真要替他掃茅房去了。告訴他趕緊帶人去監門處登記一下。

“胖子你還真不夠意思。”何許拿回自己的金幣:“不跟你聊了,我監門處登記去。”

何許帶李嬌嬌離開,好不容易纔找到了監門處,進行登記之後,帶着李嬌嬌回了柴房。

冷劍正在獨自看書,擡頭看他們一眼,什麼都沒說。

何許問李嬌嬌:“我這師姐漂亮不?”

李嬌嬌說漂亮。

“漂亮就對了,你們都是女生,沒事兒你跟冷師姐談談心,多說點我的好話。師姐冷冰冰的,我看是嫁不出去了,只能我要了,你幫我撮合。”

何許不要臉,拿着劍齒獸幼崽來到冷劍面前:“師姐,你看這小傢伙多可愛,你說我把它拿去換功勞點,會不會殘忍了一些。我覺得別人不會對它很好。”

小白在旁邊汪汪的附和,也不知道幾個意思。

冷劍這次說話了:“你留着它養不活,它還在哺乳期,得有專門餵養幼獸的母獸才能餵養。”

“我弄頭牛餵奶不行嗎?”

“你覺得玄獸會喝牛奶嗎?少廢話,接了任務就要完成,快去交任務吧。”

冷劍說完繼續看書。

何許摸摸小劍齒獸:“對不起啊,害你成了孤兒。但我不這麼幹沒法混啊,你委屈一下,也許主人對你會很好呢。”

何許一副心疼的樣子,告訴李嬌嬌家裏等着吧,自己去交任務,順便看看有別的任務沒有,人活着就要勤勞的掙錢,要不怎麼吃喝玩樂,怎麼泡妞。

告訴李嬌嬌,在這裏跟冷劍交流感情,自己先去了。

說完就要走,李嬌嬌趕緊問他自己住哪啊?


“就這一個柴房,你還想住哪。不要太多不好意思,冷師姐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不會偷看我們睡覺的,看了正好,嘿嘿。”

何許一臉猥.瑣的說完離開。而他完成了捕捉劍齒獸幼崽的任務,也很快在山門中傳開,那胖子也挺大嘴巴。


這事兒大家聽到,自然人人都是驚訝。最菜的竟然幹了這麼大一票,都在懷疑他是用何雷殺掉了母獸,因此監法部也是立刻派出了人員去查看。 何許剛回來就弄了個大新聞,拿到功勞點之後就美滋滋的去找明兒顯擺。當然也是爲了認認路,以後好常去。

而此時聖光門一個花園當中,掌門跟聖武長老正在喝茶。掌門親自給長老把茶水倒上:“師兄,你說將何許弄去掃茅房是不是做無用功啊,那傢伙太擅長扭轉不利局面。本想錘鍊他一番,結果現在茅房不用他掃。還帶了個侍女回來,這是打算在柴房安穩過日子啊。”

聖武長老聽得好笑,說那何許的確鬼點子太多,這已經不是小聰明瞭。

“那你說他怎麼弄到劍齒獸的?會不會把劍齒獸炸死了,那可得好好治治他。”


“不會,我相信他能在規定之內完成任務,他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聖武長老正說着,突然一陣鐘聲響起。掌門擡起頭:“是糟鍾在響,聖光門有人死了,這怎麼回事兒?”

話剛說完,一個弟子跑了進來:“掌門,聖武長老,監法部傳來消息。監法長老就近派遣人員前去查看何師弟完成任務現場。卻發現孫義師兄死在當場,被劍齒獸所殺,碎屍已經在帶回來的路上。”

掌門問孫義是哪個?

弟子回答:“黑冢長老收的親傳弟子,也是黑冢長老的女婿。”

掌門瞭解了,擺擺手示意他下去,問聖武長老:“師兄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兒,怎麼何許去完成任務,那孫義反倒是死了?”

“這你得找何許來問。”聖武長老對此也沒法說。

掌門想了想:“我找小福去打聽,這我們沒法問,作爲掌門,我還不能親自過問此事。讓他去監法部交待,估計也沒一句實話,只有找小福能問出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