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推來推去,誰也不肯打破僵局,

人都是自私的,誰也怪不得他們,

五大宗派的強者不動,其他宗派的強者更加不敢妄動,

至於那些冒險者、散修強者,壓根不敢靠近,他們離得最遠,

尤其是冒險者之城的冒險者,他們知道地下世界的鬼修強者厲害,都躲得遠遠的,準備最後進去,看看能不能撈到一些好處,

所有人都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一時半會兒恐怕不會有人進入地下世界,

而地下世界的鬼修強者,好像知道外面有大批人類強者聚集,沒有出來送死的,

「聖宗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沒有出現,」

「對啊,這太不應該了,難道他們不想爭奪地下世界的寶物,」

「聖宗接連損失了兩批強者,肯定不會輕易放棄寶物的,我估計他們早就出現了,只是在暗處,準備坐收漁翁之利,聖宗的人還真拿我們當傻子,真是可笑,」

「大家都等著,看誰耐心好,」

……

拓跋野看了幾次,發現那些強者還在那裡呆著,沒有絲毫動靜,


他搖頭嘆道:「真是磨嘰,」

他也無可奈何,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去當出頭鳥的,

而且,只要聖宗沒有動作,他不會行動的,

要不然,隱藏在暗處的聖宗強者盯上了他,事情就麻煩了,

他還沒有完成任務,絕對不能暴露,

他乾脆把魔通天留在外面,自己隱藏在幽冥仙府開始了修鍊,

實力才是第一位的,他的實力還是太弱,抓緊時間修鍊,對他是有好處的,

不過,情況很快出現了變化,地下世界竟然激射出寶光來,

那些守在外面的強者終於坐不住了,紛紛殺進了地下世界,

「寶光沖九霄,看來還真有了不得的寶物啊,」一名強者嘆道,

「寶光很強烈,恐怕不是一件寶物發出的,這次地下世界要爆發大戰,誰也阻止不了,」

「寶物是我們玄魔宗的,誰也別跟我們搶,」

……

無數宗派的強者都瘋狂了,他們爭先恐後下地下世界,差點就大打出手,

最後還是五大宗派的強者站出來,維持了一下次序,這些強者才沒有相互殘殺,

「在場的強者都聽著,我們的敵人是鬼修強者,必須先把鬼修強者滅掉,要是我們現在就相互殘殺,最終我們都要被鬼修強者殺死,」

「不錯,大家千萬不要著急,依次進入地下世界,先進入地下世界的人不能亂,必須先站穩腳跟,否則就是我們五大宗派共同的敵人,」

五大宗派聯合起來,還是能夠壓住陣的,

這樣一來,反倒沒有宗派願意先下去了,先下去的強者,說不定要面臨鬼修強者的圍攻,傷亡慘重,

最後,五大宗派沒有辦法,只有他們先行進去,在地下世界擺開陣勢再說,

五大宗派的強者魚貫而入,很快全部進入了地下世界,

光是五大宗派的強者,加起來就有兩萬多名,其他宗派的強者也不少,這次來地下世界的強者不下百萬,這還沒有算散修強者和冒險者,也沒有算聖宗強者,

五大宗派的強者進入地下世界后,並沒有發現鬼修強者,他們還是很謹慎,擺開陣勢,嚴陣以待,

後面那些強者陸續進入地下世界,誰都沒有擅自行動,

等那些宗派強者全部進入地下世界之後,那些散修強者和冒險者這才慢慢靠近出入口,準備進入地下世界,

他們沒有著急,就怕下去被那些宗派強者坑了,

上次,那些冒險者就被聖宗強者坑了,要不是拓跋野出手,他們肯定全軍覆沒,這次,冒險者和散修強者都學聰明了,不想太早下去當炮灰,

「兄弟們,我們多等一段時間,等那些宗派強者進入地下世界第二層之後,我們再進去不遲,到時候我們跟他們分頭行動,免得被他們利用,」

「不錯,那些宗派強者強勢無比,我們必須團結一致,否則都會成為炮灰,」

總共十萬散修強者、冒險者竟然達成了一致,一起行動,可見他們被逼急了,也能夠團結協作,

拓跋野也趁機混入冒險者之中,準備跟他們一起行動,這樣相對安全許多,

十萬冒險者和散修強者,他隱藏其中,不會引起聖宗強者的注意,

這些散修強者、冒險者很沉得住氣,足足等了兩個小時,這才進入地下世界,

那些宗派強者,早就沒有了蹤影,顯然已經殺了進去,

「分出部分強者在前面探路,不管是看到鬼修強者,還是遇到那些宗派強者,馬上撤回來,」


他們採取自願的選擇,選出幾名強者在前面探路,

其他強者跟在後面,放慢了速度,

拓跋野在人群之中,一點不顯眼,他不想出風頭,

很快,前面探路的人回來了,

「地下世界第一層,沒有鬼修強者,也沒有宗派強者,更沒有打鬥痕迹,」

「看來宗派強者已經進入地下世界第二層,我們也加快速度,不能落後太遠,」一名玄仙境巔峰強者說道,

「不錯,我們可以落後,卻不能落後太多,」有不少強者附和,

眾多散修強者和冒險者繼續出發,他們加快了步伐,


拓跋野用神念之力查探了一下,地下世界第一層確實沒有什麼危險,

不過,他在查探的時候,發現有一股極其強大的神識力量也在查探情況,那股神識力量的主人,也發現了他,

當然,他們都不能確認對方是誰,神識力量趕緊收回了,

「好強的神識力量,我們的隊伍之中竟然隱藏了金仙境強者,」拓跋野震驚無比,

他可以肯定,另外一股神識力量的主人是一名金仙境強者,至少神識力量達到了金仙境修為,

他立馬收斂神念之力,不敢打探情況了,

金仙境強者,除了聖宗,他想不出還有哪個勢力會派出金仙境強者隱藏在冒險者之中,

要是被聖宗強者找到他,他就會麻煩纏身的,

「這聖宗強者太狡猾了,看來這次那些宗派強者要吃大虧了,誰會想到,聖宗強者不但到了,而且早就隱藏在了冒險者之中,這一招高啊,坐山觀虎鬥,還能利用冒險者和散修強者,」

拓跋野對敵人佩服不已,能夠想出這樣的計謀來,真是不容易,

本來,修仙之人,崇尚的是實力,對計謀不屑一顧的,

可有些強者,還是很擅長計謀的,看樣子,這次聖宗派出的強者,就是擅長用計的,這樣的人最難對付,

那名隱藏在冒險者之中的金仙境強者確實是聖宗派來的,聖宗這次派來了一名金仙境強者,還有大量玄仙境強者、天仙境強者,

他們這次派出的強者,跟上次差不多,他們不想考蠻力取勝,而是想藉助其他宗派的力量,

到現在為止,他們計劃進行得很順利,

當他發現了拓跋野的神念之力,嚇了一大跳,

「真是想不到啊,這些冒險者之中還有厲害人物,看來必須更加小心謹慎,不能出絲毫差錯,」

就算是金仙境強者,也有害怕的時候,

他感覺拓跋野的神念之力,不比他的神識力量弱多少,他擔心拓跋野是五大宗派,活著是天器城、天丹城派來的強者,

這幾大宗派要是也跟聖宗一樣,想坐收漁翁之利,那麼聖宗的計劃恐怕會受到影響,

「真是可惡,到底是哪個宗派的強者,」

他掃視了一下,結果沒有任何人值得懷疑,

以他的眼力,一眼能夠看穿那些冒險者的修為,這些冒險者、散修強者之中確實有修為不錯的強者,玄仙境巔峰修為,可跟之前動用神識力量查探的人相比,差距還是很大,

「到底是什麼人,」

他心裡充滿了疑問,卻看不出絲毫問題,這才是讓他害怕的地方,

他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隱藏得更好一些,

「我找不到他,他也找不到我,看誰笑到最後,」

這麼聖宗強者和拓跋野都是打的同樣的主意,他們誰能夠笑到最後,還真難說,

「兄弟們,加快速度,我們馬上要進入地下世界第二層了,」

「兄弟們千萬要小心,我們上次就是在地下世界第二層遭遇大量鬼修強者,差點全軍覆沒,」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天下起濛濛細雨,加重搜救的困難度,一行人不眠不休在尋找直到深入最底,雛雯雯從未離開過此地,不願放過一絲生機,跟著這些大老爺們前進。

電視台警局全蜂擁而來,卓凱遲遲沒露面,派隊員跟去,這樣的事情讓他們去就可,免得讓他們看出個所以然。

紙包不住火,電視台炸開花,消息傳得沸沸揚揚,龔娜整天和習俊漫看著電視,在歡快的時候看到一則消息,讓所有人錯愕了,龔娜將遙控器扔向電視,氣壓隨著升高,氣急:「騙子,胡說八道,俊漫,他們說你哥生死不明,快點打電話給你哥。」

習俊漫安撫母親,她不想打,他她害怕是真的,母親不能再受刺激了,她遲遲不願意拿起電話,龔娜分貝增大,「快打!」

原本活潑開朗的她,淡定不起來,顫抖地擰出手機,熟悉地撥打一連串號碼,幾秒傳來,「你好,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她哥從來不會關機的,任何情況手機都保持在線,所有的聯繫方式微信qq頭像都是灰色的,她喉嚨哽住了,努力吞下口水,強顏歡笑開口,假裝若無其事:「媽,哥關機了。」

龔娜如同孩子一樣鬧脾氣,「那就打給雯雯,不管怎樣我都要見到你哥…」

說到『你哥』的字眼,她簡直要奔潰了,聲音都帶著歇斯底里,哭得好讓人心疼,習俊漫當機立斷,「媽媽,媽媽,別激動,我馬上打給嫂子。」

雛雯雯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找瘋了的她誤以為有消息,馬上一接,聲音聽得十分著急:「喂…」

習俊漫咬咬唇,「嫂子,我哥呢?」

她愣了,忘了在找他的同時,還有很多擔子需要她來,她抑制不住的難過湧上來,「我…我在找他。」

習俊漫確實了新聞的說法了,可是母親接受不了打擊,她只能佯裝,故意說給母親聽到,「哦~這樣嗎?沒事就好。」

她掛斷電話安慰母親,「媽,我們都搞錯了,哥是避風頭去了,最近傳梟邦是空殼,要倒閉了,還說他殺害了姚小燕,經濟緊張,他為了化解輿論,去國外借款了。」

龔娜半信半疑,「是這樣的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