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看到舞台亮起來的時候,眼睛也一下就亮了。

對於這一次的服裝展,大家都十分期待。

最期待的就是想知道,到底這一次裴初和司正霆能不能反敗為勝,力挽狂瀾。

司正霆出現在燈光下的時候,就像是那從暗地森林裡走出來的王子一般,披星戴月,身上彷彿滿載著星辰。

那衣服上的細鑽在燈光下閃著耀眼的光芒。

司正霆的五官細長而帶了几絲邪氣,在笑起來的時候,那雙桃花眼彎彎成了一瓣花瓣。

單人第一。

大家在看到之後,默默的又嘆了口氣。

可惜了。

可惜裴初九不在。

浪費了。

許蔻蔻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長長的鬆了口氣。

這一次如果不是裴初九生病的話,她們還真不見得能拿第一。

好在裴初九生病了。

司正霆已經走到了後邊待位。

他就等等會出場了。

在走到檯子后準備走台步的最後幾秒時候,連司正霆都已經放棄了。

算了。

想來,初九是不會來了。

「準備。」

「三。」

「二。」

「……」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

「等等。」

司正霆的眼睛猛然間瞪大,一回頭,一下就看到了那邊穿著禮服盈盈走來的裴初九。

她就站在不遠處,穿著一襲銀色的禮服,美的就像是月下仙子。

「我來了。」裴初九站在那,微笑開口,「辛苦了。」

……

忽然——後邊一道燈光亮了起來。

在燈光亮起來的時候,大家在看到那邊出現的兩個人的時候,評論區一下就爆炸了。

「我的天哪,我沒眼花吧,那是裴初九?」

「我覺得也是,天了嚕,怎麼可能是裴初九啊,她不是不來嗎??」

「不可能吧,而且裴初九身上的禮服……我的天。」

「你們誰知道裴初九身上的禮服是什麼禮服啊,也太好看了吧?!」

「有什麼呀,就是嘩眾取寵。」

燈光亮起來的時候,大家的眼神都定定的看著台上。

許蔻蔻和茱莉亞也坐在房間里眼睛死死的盯著台上。

一時之間,大家也沒有關注推特。

音樂聲音響了起來。

裴初九穿著白色的禮服踏著音樂的節點走了出來。

所有的燈光都聚焦到了T台的入口上。

大家的眼神也和燈光一樣聚焦在了那T台的入口。

大家都伸長了脖子在等待著人的到來。

就在大家的期待之中,穿著黑色長裙擺禮服的裴初九一步一步的從台後走了出來,走到了大家的跟前。

她的眼神清冷而含霜。

黑色的禮服把她玲瓏的身體包裹著,那後邊的裙擺拖拽成了一副美麗而獨特的夜光圖。

那裙擺后的月亮就彷彿會發光,那整件衣服就像是把整個銀河都披在了身上。

黑色!

竟然是黑色的!

時尚圈的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她們的眼光落在了裙擺上,在看到那搖曳的裙擺時候,她們在也看不到那原本裙擺上的墨黑色的污點,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絕美的夜光圖。

時尚圈的人眸子一下就瞪大了。

「天哪,那裙子上的夜光點點的效果是用什麼做出來的?」

「哦,我的上帝,我發誓這條裙子是我見過最華麗的一條裙子。」

「同樣的設計,但是不同的感覺,這個裴初九難道是服裝設計天才嗎?」

「我們《風格》雜誌簽定了裴初九,你們誰也不要跟我搶。」

「憑什麼呀,我們雜誌社也想簽她,各憑本事啊,幹嘛就不能搶,這又能設計又能走秀,身材好,臉蛋好的模特上哪找啊,你要知道那模特榜單多難上啊,這說不定就能培養出一個上榜模特!」

「何止top50榜單,我感覺就算那另外三個權威榜單都或許能上1」

「那三個榜單太難了,那些模特都是需要人氣和凝聚力的,更是需要榮譽的沉澱,那三個榜單都多久沒換過了。」

「是啊,不過這個模特確實是個好苗子,我們《女人》雜誌也要定了!」

「你們敢跟大魔頭搶人,我聽說《時尚》雜誌主編大魔頭歐莎莉想簽她呢!」

「也是,大魔頭出手的話,她應該不會來我們雜誌了。」

大家已經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

雜誌社的主編都幾乎坐在了一起,大家在看到裴初九的優異表現時候,都有些坐不住了。

到了這個時候了,大家都能看出來,眼前的女人不管是從服裝設計上還是從模特上都是極有潛力的,這樣的人才現在不挖以後可就難了。

大家全都摩拳擦掌的在等待秀結束之後準備搶人。

……

整個修長,裴初九的走秀壓住了全場。

她雙手叉腰,踏著筆直的貓步,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整個氣質與衣服完美的融為了一體。

那長長的裙擺讓她就像一個夜色下的女王一般吸引人的心神。

許蔻蔻和茱莉亞在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面如死灰。

就連她們也能看出來,裴初九今天晚上絕對是成功的。

今天晚上,沒有人能夠奪走裴初九的風頭。

今天晚上,時尚圈模特圈徹底的記住了她的名字。

許蔻蔻坐在沙發上,臉色有些黯然。

她抿著唇,忽然抬起頭:「茱莉亞,我們這一次可能會輸。」

茱莉亞聽到她的話,一下就愣住了。

「輸?」

「蔻蔻,你別太擔心了,就算她表現好,但是她第二輪成績為0,我們有七十多分的優勢。?」

許蔻蔻嘆了口氣,看到那舞台上五光十色的綻放著光彩的裴初九的時候,淡淡道:「那可未必。」

在看到裴初九身上的禮服的時候,她心底忽然就有些不自信了。

她的表現太好了。

好到讓她覺得……如果她們就這麼奪得了第一,日後也是笑話。

大家心底依然會覺得裴初九才是無冕之王。

一想到這裡,許蔻蔻的牙關就緊緊的咬了起來,臉色也難看得很。

好不容易就要奪第一了,怎麼就忽然半路殺出了個程咬金。

為什麼裴初九這賤人……就回來了呢。

她怎麼就不病死在醫院裡?

還讓那個病都治好了? 裴初九身上那條裙子的絕妙之處就在於它有不同的兩種顏色。

在燈光下,她的一條裙子閃著銀光,就如銀河落九天一般華麗而名貴。

裴初九出現在檯子上的時候,大家的眼神也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當裴初九和司正霆站在一起的時候,兩人身上的光芒幾乎都遮蓋不住。

太耀眼了。

第二輪自然毫無疑意。

評委一致的給出了最高分。

而第二輪也讓裴初九追回了三十分。

很快就到了最後一輪。

最後一輪只剩下了許蔻蔻和司正霆兩組。

許蔻蔻和茱莉亞一組。

而司正霆和裴初九一組。

而最後一輪十分簡單。

兩組人每人組織不同的秀,在規定時間內誰聚集的人氣最高,誰就獲勝。

而請幾個模特,租用什麼場地,統統不管。

只要本事大,能獲得更大關注,就能贏。

這個考核絕對是考核選手的綜合實力了。

在知道這個考核的時候,許蔻蔻和茱莉亞的臉色一下難看了。

許蔻蔻比茱莉亞要平靜一些。

她看著茱莉亞淡淡開口:「這一次我們沒什麼贏面。」

她垂著眼,淡淡開口:「裴初九是墨氏企業的代言人,這一次她又大放光彩,拉開這麼大分數的差距,這一次她們贏定了。」

茱莉亞咬牙,「可是……」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許蔻蔻打斷,「不過,也不是沒辦法。」

許蔻蔻眯起了眼睛,眼神里滿是危險。

……

接下來的日子變得十分順利。

在第一次的個人秀成功舉辦的時候,接下來的秀都十分順利。

因為這一次個人秀雖然是直播的,但是卻並沒有重播,而且大家也都知道這一次的秀讓大魔女路易安非常看好。

這就讓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就起來了,時尚圈服裝設計圈的人一下就非常好奇這一次裴初九的個人秀。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裴初九面臨一個極大的問題——她定的場子不夠大。

在每一次的場地里,幾乎整個T台都被圍得水泄不通。

因為人太多而擠得幾乎讓整個場地擁擠得喘不過氣。

這樣條件的場地也給大家的體驗並不好。

這也讓裴初九有些苦惱了起來。

她們的時間並不多。

這些天,墨北霆也找過她,但是她並不怎麼想理會他,連他打電話過來,她也是直接掐斷。

畢竟她覺得和墨北霆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可是她不聯繫墨北霆,墨北霆卻也沒有來聯繫她。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