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馨,把我內衣拿給我,我剛纔拿忘記了。”臥室門口伸出喬嫣兒的腦袋,衝正和石八方說話的韓夢馨說道。

“你先回去吧。讓我哥他們等一會。等我們換好衣服以後去找你們。”韓夢馨先對石八方說了一聲,然後回頭翻開喬嫣兒的包包,拿出一件黑色,一件蕾絲的內衣問喬嫣兒道:“哪一件啊?”

石八方面紅耳赤的回去了。聽完石八方的彙報,韓宇等人當即拿出一副撲克牌打了起來。石八方見狀奇怪道:“你們怎麼現在打起牌來了?”

“來來來,一起玩。八方,女孩子換衣服可以很費時間的,我們先玩會。”韓宇聞言對石八方招呼道。

“不會吧,只是換件衣服……”石八方不相信的說道。

寧平聞言嘆了口氣道:“唉~八方,女人是奇怪的生物,她們可以爲究竟穿哪件衣服而考慮半天,時間對於她們來說,是沒有概念的。”

“沒錯,所以我們可以跟你打賭,最少我們也要等半個小時以上才能等到她們。”菲爾德接口說道。

事情也果然就像韓宇等人所說的那樣,半個多小時以後,韓夢馨等人敲響了韓宇等人的房門。看着重新打扮過的韓夢馨等人,韓宇低聲對石八方說道:“怎麼樣?我們沒說錯吧。”

“嗯。”石八方輕輕應了一聲。

一行七人離開“四海”旅館,準備先在四周轉轉。這裏是死亡星域,韓宇等人不會忘記先前遭遇大白鯊海盜團的經歷,所以說是逛街,其實有一半是在觀察旅館四周的地形,看看附近是不是有什麼可以供人藏身的地點。

熟悉了四周的地形以後,眼見剩下的時間還有富餘,韓宇等人這纔開始了真正的逛街,目標當然就是先前費格斯說的那條專門賣古玩寶貝的街市。

知人知面不知心,雖然費格斯外表看起來挺忠厚,但是對於韓宇等人來說,防人之心還有需要有一點的,不能別人說什麼自己就信什麼。進入左邊的街市以後,韓宇等人分散開來各自尋找自己感興趣的物品。當然這裏的分散並沒有分散多遠,至少韓夢馨三個女孩的身影一直在韓宇等人的視線之內。

韓夢馨、林珂、喬嫣兒三個女孩蹲在一個賣首飾的小攤前正在和攤主砍價,看着攤主滿頭大汗的樣子,韓宇知道,準時韓夢馨那丫頭砍價砍得太狠了。

“韓宇?”就在韓宇看着韓夢馨等人的時候,耳邊突然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順聲望去,韓宇也是一呆,脫口說道:“天寶?” “光天化日之下,兩個大男人當街摟摟抱抱,像話嗎?”韓夢馨的話將正抱着一起慶祝他鄉遇故知的韓宇和石天寶瞬間分開了。

“夢馨!”石天寶見到韓夢馨以後臉上先是一喜,隨即眼神黯淡了下來,慚愧的對韓夢馨說道:“對不起夢馨,在龍角星的時候我沒有保護好你。”

韓夢馨見狀連忙說道:“都是過去的事了,再說了當時我也是自願跟那些海盜走的,你不要過意不去。”

“不,如果當時我們可以再強點,你就不用爲了保護我們而跟那些海盜走了。”石天寶固執的搖頭說道。

“行啦,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就不要再內疚了。怎麼就只有你?我聽龍角星的人說你不是跟柳輕眉一起離開龍角星的嗎?這段時間你跟柳輕眉跑去哪裏了?唔……你加入了聯盟?”韓宇說到這裏才注意到石天寶的身上穿着聯盟軍官的服裝。

“嗯,我跟柳輕眉覺得我們的本事太弱,所以想要找個可以鍛鍊自己的地方,然後就被家人推薦到了現在的老師門下。”

“看你穿的你好像還是個軍官呢。”韓宇上下打量着石天寶問道。

“嘿嘿……就是一個百人長,不是什麼大官。”石天寶不好意思的笑道。

就在韓宇還想問石天寶一些問題的時候,就聽不遠處的人羣中傳來一聲怒吼:“石天寶,你死哪去了?”

“是柳輕眉。”韓宇一聽就聽出了聲音的主人是誰,當即揚聲喊道:“男人婆,你猜猜我是誰?”

шшш. тTk án. ¢ 〇

之前聲音發出的方向頓時一靜,隨即人羣被人爲的分開了一條道路,一道人影大步衝了過來,在距離韓宇不到五步的時候猛地躍起,一拳狠狠的砸向韓宇的臉頰。

韓宇伸手擋住對方的拳頭,笑嘻嘻的說道:“老朋友在這裏見面,你就是這麼跟老朋友打招呼的?”

“我呸!剛纔你喊誰男人婆?等等,你這個混蛋在這裏,那夢馨呢?”來人四下張望的問道。

“輕眉姐姐。”韓夢馨笑嘻嘻的走上前叫道。

“夢馨。”柳輕眉立刻舍了韓宇,一把抱住了韓夢馨。

“光天化日之下,兩個女人當街摟摟抱抱,像話嗎?”韓宇見狀在一旁說道。

“閉嘴!”柳輕眉和韓夢馨異口同聲的喝道。

在博格鎮遇到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這對韓宇、韓夢馨、石天寶和柳輕眉四人來說,都是一場意外的驚喜。韓宇給石天寶和柳輕眉引薦了自己的同伴以後,一行九人便相約離開了街市,準備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

“天寶,跟我說說你和柳輕眉離開龍角星以後的遭遇。”韓宇說完了自己去救韓夢馨的事情以後,開口問石天寶道。

石天寶聞言撓了撓頭,“好吧,那我就說說好了。當時夢馨被那些海盜搶走以後,我根柳輕眉越想越覺得沒有臉見你,而且我們也在那場跟海盜的戰鬥中感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們想要變得更強,不想再有誰爲了救我們而做出犧牲,所以在夢馨被帶走的第三天,我跟柳輕眉就拿着家人給我們寫的介紹信,去了聯盟的總部。”

“聯盟的總部?”

“嗯。知道鐵拳羅琳嗎?”石天寶點了點,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扭頭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寧平,寧平見狀開口說道:“鐵拳羅琳,聯盟十二神將之一,修煉古武術的武者,擅長各種體術,其中尤以拳術最強。聽說她可以一拳打斷星船的龍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是真的,我親眼見過。”石天寶聞言一臉認真的答道。

韓宇看了看石天寶,開口問道:“天寶,你不會告訴我你和柳輕眉那個男人婆都在那個羅琳的手下做事吧?”

“很遺憾,讓你猜對了。”石天寶聞言聳聳肩答道。

“不會吧……”

“其實我聽我父親說出那個人名的時候,我也是不相信的,可惜事實勝於雄辯,那個羅琳曾經年少的時候來過龍角星學藝,和我還有柳輕眉家都有一段情誼。”

“那你現在本事怎麼樣?提高了嗎?”韓宇一臉感興趣的問道。

“……你不問問那個羅琳是什麼樣的人?”

“我問他做什麼?我跟他又不熟。”韓宇不解的看着石天寶問道。

“呵呵……哈哈哈……真想讓你認識認識那個傢伙,要是讓人知道有人對她不感興趣,不知道她的臉會變成什麼樣?”石天寶突然開心的笑道。

“……天寶,難道你說的那個羅林很自戀?要是的話那就別介紹我認識了,你是瞭解我的,我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自以爲自己是世界中心的人了。”

“呵呵……放心,她沒有那麼惹人厭。哦,對了,你不要再叫柳輕眉是男人婆了,因爲那個羅琳的外號也是男人婆。雖然她的長相還有身材沒有一點像男人,不過她要是聽到男人婆三個字,還是會暴走的。”石天寶笑了笑,提醒韓宇道。

韓宇看着石天寶說道:“……看來你吃過那個羅琳不少苦啊。”

石天寶聞言就像是回憶起了當初的那副慘狀,摸了摸臉頰後對韓宇苦笑着說道:“呵呵……是啊,剛到羅琳手下的時候年輕氣盛的很,所以說話難免衝了一些,被好一通收拾哦,當時我就感覺渾身的骨頭都快被敲斷了一樣,在牀上躺了一個多月才能下地走路。”

“那麼狠?”

“狠是狠了點,不過跟着那傢伙身邊的確學到了不少東西,而且不光是我,柳輕眉那傢伙也吃過不少苦頭。畢竟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嘛。”

“天寶,你的本事漲了多少我不知道,不過你的學問倒是漸長啊。”韓宇笑着說道。

“沒辦法,打又打不過,那就只好忍着了。用你以前的話說,既然反抗不了,那就試着去享受嘛。”石天寶聞言苦笑道。

“你的變化好大啊。要不是樣子沒怎麼變,我還真懷疑你是不是有雙胞胎兄弟呢。”

對於韓宇的感慨,石天寶沒有在意,看着韓宇問道:“不說這些了。韓宇,你們跑到這來做什麼?”

“當然是去死亡星域冒險嘍。”韓宇聞言答道。

“就你們幾個?”

“當然,我們可都是精英。”

“可是,你們的人數好像太少了點吧。”

“不少了吧,基本上一個冒險團隊所需要的人手都已經配齊了。”

“……韓宇,死亡星域的危險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即便是我們聯盟,對於死亡星域的事情也只是掌握了外圍的一部分情報,我感覺你好像有點太兒戲了。”

“聽你的意思,死亡星域還分成很多層?”韓宇聞言問道。

“那是當然。”石天寶說到這裏,看了看四周以後壓低聲音說道:“你別看聯盟很強大,但是對於死亡星域,聯盟的勢力也之能夠在死亡星域的外圍活動活動,而且就這樣已經讓聯盟有些應付不了了。”

“聯盟的事情我不感興趣,我就對你剛纔說的死亡星域的分層感興趣。”韓宇看着石天寶說道。

石天寶看了看韓宇,低聲說道:“死亡星域一共被聯盟分成了三層,其中最外圍的一層就是你們所知道的死亡星域,而在死亡星域的內部,還可以分成兩層,其中第二層,也就是中層聯盟曾經到達過邊緣,但是也只能前進到那裏就無法再深入了,不是不想繼續深入探索,而是無法繼續深入探索。”

“爲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實力不夠。你聽說過當年聯盟最強盛的時候曾經組織過一次對死亡星域的大冒險嗎?”

“聽說過,怎麼了?”

“那次大冒險的終點,就是我剛纔說的死亡星域第二層的邊緣地帶。”

“那那些冒險者都遇到了什麼?”韓宇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我剛纔告訴你的都是我偷偷看了聯盟總部的檔案才知道的,你可不要隨便往外傳。”石天寶搖了搖頭,叮囑韓宇道。

“不知道?”

“嗯,我只知道那支冒險大軍在那個地方差點全軍覆沒,後來那個地方被人爲精英墳場,每年從那裏路過的星船都會失蹤百艘以上,有人說那是當年那些戰死的聯盟精英的鬼魂不願意散去,把那些路過星船上的人抓走做伴去了。韓宇你要是沒有必要的話,記得千萬不要路過那個鬼地方。”

韓宇聞言點點頭,“哦,知道了,謝謝你的提醒。對了,我差點忘了問了,你跟柳輕眉怎麼跑這來了?你也打算進入死亡星域冒險?”

“不是的,我跟柳輕眉是奉命來這裏剿滅一股叫大白鯊的海盜團的。”

“大白鯊?天寶,你們恐怕要白跑一趟了,我們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一支海盜團,那支海盜團就叫大白鯊。”韓宇聞言對石天寶說道。

“你們是在哪裏遇到的?”石天寶問道。

“就是在來博格鎮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個化裝成遇難者的海盜斥候,那傢伙想把我們引到一個海盜團的伏擊圈去,結果被我們識破,然後我們就去那裏幹掉了那些海盜。”

聽了韓宇的話,石天寶連忙問道:“那你說說你們是在哪裏幹掉了那些海盜的?”

“唔……是在被稱作落雁流星帶的附近,我們還專門跑到那個海盜團的老窩抄了一遍,發了一筆小財。”

聽到落雁流星帶這個名字,石天寶已經相信了韓宇了話,苦笑着搖頭說道:“沒想到養精蓄銳了幾天,到最後被你們給搶先一步了。”

“怎麼?難道你們是專門來解決那些海盜的?”韓宇好奇的問道。

石天寶聞言點點頭,“沒錯,前不久我們跟羅琳大將率領艦隊路過這一帶,聽說這一帶有一支海盜船威脅着這一帶的航路,所以便準備幹掉那支海盜船。不過……算了,反正那些海盜已經被解決了,這也是一樁好事。”

“天寶,你們要解決的海盜被消滅了,那你們是不是就要離開這裏了?”韓宇看着石天寶問道。

“那到沒有那麼快,就算知道目標被消滅,艦隊補給也不是一兩天時間就可以解決的,我們還有幾天相處的日子。”

“這樣就好,我們現在就住在‘四海’旅館,你跟柳輕眉要是有空,不妨來找我們。”

“不用那麼麻煩,我跟柳輕眉也是住在‘四海’旅館的。”石天寶笑着說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

話說到這裏,女孩子那一桌的柳輕眉走過來對石天寶說道:“石天寶,時間不早了,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

“又要訓練了?時間過得可真快。”石天寶聞言說道。

“行啦,別發感慨了,趕緊起來,走啦。”柳輕眉不耐煩的催促石天寶道。

石天寶起身對韓宇等人說道:“好好,這就走。韓宇,各位,我們先告辭了,晚上再聊。”

“晚上見。”韓宇笑着說道。

“我說男……厄……輕眉……”韓宇話說到一半,在柳輕眉兩眼圓睜的威懾下,改口溫柔的叫道。

柳輕眉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兩隻手一邊搓胳膊一邊對韓宇說道:“你還是叫我男人婆吧,聽你突然那麼叫我,我還真是有點不太習慣。”

“靠,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男人婆,晚上見。”

“……”柳輕眉目光糾結的看了看韓宇,搖着頭走了。

看看時間尚早,和石天寶、柳輕眉分手以後的韓宇等人又繼續逛了一會,這才一起回到“四海”旅館。

時間是六點半,距離開飯還有一個小時,這個時間可以幹什麼呢?韓宇提議去洗溫泉,這個提議得到了衆人的贊同。男女分別回到自己的房間,拿上替換的衣物和洗浴用品,韓宇等人搖搖晃晃的來到了“四海”旅館的免費溫泉。

“你們誰要是敢偷看,我就要誰好看!”韓夢馨站在女溫泉的門口警告韓宇等人道。

“妹妹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做那種齷齪的事情的。再說了,你的平板身材,有啥可看的。”後半句雖然說得很小聲,但是以韓夢馨靈敏的聽覺,還是清晰的捕捉到了。

韓宇躲過韓夢馨趁他回頭時扔過來的木拖鞋,笑嘻嘻的說道:“嘿嘿……沒砸着。”

“可惡!把鞋子還給我。”韓夢馨咬牙叫道。

“諾,拿去,別在亂扔了,砸到小朋友怎麼辦?就算是砸不到小朋友,就是砸到了花花草草,那也是不好的嘛。”說着話,韓宇走到了男溫泉的門口,一拉木門,邁步就往裏走。只是沒想到門的那一邊也有人正好要出來,躲閃不及的韓宇頓時和來人撞了個滿懷。

“咦?這軟綿綿的東東是什麼?”韓宇摸了摸和自己的臉貼一起的部位,順手捏了捏。擡頭一看,韓宇頓時彷彿中了石化之術,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個女人,只是這個女人也太高了吧,身高將近一米八的韓宇在這個女人面前竟然也只到對方的胸口位置。

等等,女人?胸口?韓宇像是想到了什麼,扭頭就衝進了女溫泉的韓夢馨等人喊道:“夢馨,你們三個快出來,你們進的是……”

“你要去哪?”被韓宇襲胸的女人一把按住了韓宇的肩膀,聲音冰冷的問道。

“厄……那個,對不起。”韓宇歉意的對那個女人說道。

“啪~”

捱了一巴掌的韓宇跑到女溫泉的大門前,想也不想的拉開了門,迎面正好遇到了只穿着內衣的柳輕眉。

“柳輕眉?”韓宇詫異的叫了一聲。

“啪~”

……

男溫泉內,臉上帶着兩個巴掌印的韓宇一臉鬱悶的坐在溫泉池子裏,小聲的碎碎念道:“可惡,我怎麼知道那個女人竟然是走錯溫泉的?”

“算了,好在誤會已經解開了。”寧平心口不一的安慰韓宇道。

看着寧平那副強忍笑的樣子,韓宇沒好氣的說道:“想笑就笑吧,憋出內傷可就不好了。”

“哈哈~哈哈~”不光是寧平,菲爾德,石八方還有隨後進入男溫泉的石天寶,都是毫不顧忌的大笑起來,笑得韓宇最後也是苦笑連連,拿這幫幸災樂禍的傢伙沒辦法。

女溫泉內的韓夢馨等人聽到了寧平等人的笑聲,韓夢馨有些生氣的說道:“這個寧平,竟然敢笑得那麼大聲。”

“好啦,其實這件事說起來就是一個誤會,不要往心裏去了。我想韓宇也不會在意的。”一旁的林珂聞言輕聲安慰道。

“我知道,只是……”說到這,韓夢馨偷眼瞧瞧了坐在柳輕眉旁邊的大女人,羅琳。

“放心,我不會計較的,反正已經懲罰過那個冒失的小子了。”半閉着眼睛的羅琳開口對韓夢馨說道。

“……謝謝。”韓夢馨道了一聲謝,看向了柳輕眉。柳輕眉見狀撓了撓頭,“我也不計較好了,反正我也揍過那傢伙了。”

聽到柳輕眉這話,韓夢馨這纔算是徹底的放心,她就擔心柳輕眉會因爲這事氣憤韓宇,雖然從小到大她就一直跟韓宇鬥嘴,但是像今天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 衆人在餐廳相遇,韓宇和柳輕眉幾乎同時感到有些尷尬。至於另一個和韓宇有了一次親密接觸的那個大女人羅琳,韓宇正低着頭尷尬呢,還有工夫去觀察對方的表情。

“輕眉,給我坐在一起。”羅琳出聲說道。柳輕眉彷彿得救了一般,忙不迭的答道:“是。”羅琳看了柳輕眉一眼,若有所悟。

食不言,餐廳內只有碗筷響動的聲音。平時有韓宇這個吃飯喜歡邊吃邊說的傢伙在,讓寧平等人此刻都有點不自在。寧平悄悄的看了韓宇一眼,就見韓宇默不作聲的端着碗,吃着飯,情緒不是很高,連菲爾德偷偷夾他的菜都沒有反應。

“看來溫泉事件對這傢伙的影響還不小啊。”寧平心中暗道。忍不住關心的問道:“韓宇,你沒事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