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當然不敢說實話,她能說是她先在他這裡泡了個澡,那頭髮是就是她留下的么,咳咳……那麼大魔王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掐死她。 輕咳一聲道,「魔王大人,我都說了,我是夢遊過來的,至於那根頭髮……」夜冰依繞了個彎兒,然後停在大魔王的臉上。

花宸釋冷嗤一聲,「你敢說是本座的?」聲音是濃濃的威脅,眼睛冷冷的瞪著夜冰依,意思是她要說這頭髮絲是他的,她就完了。

狗東西!夜冰依心中暗罵。

竟然敢威脅她?好吧,誰讓她現在虎落平陽被犬欺,她忍!

眼神轉向幾個女人的身上,在她們打量。

女人們心中頓時沒好氣的狠狠咒罵夜冰依,這該死的女人,看她幹嘛?反正不是她!

夜冰依盯著這些女人,眼睛突然一亮。

女人們也跟著她的眼睛心驚膽戰。

她想幹什麼?

尤其是那名忽悠夜冰依的女子,她以為夜冰依該不會要公報私仇,趁機誣賴那頭髮是她的吧?

她知道夜冰依不是個省油的燈,也知道就算魔王大人就算不會相夜冰依的話,也絕對不會放過她。

愛算計:席少的捕心計劃 但是接下來夜冰依說的話,卻齊齊讓她們驚呆了。

只見她摸了摸下巴,對著她們的魔王大人,一本正經的道,「魔王大人,今天好像是東南風,所以我覺得這根頭髮有可能是從外面刮進來的。」

「砰砰砰——」有些人齊齊跌倒。

花宸釋眼中倏然透露出一抹詭異的光芒,從外面刮進來的?呵呵……她可真能說。

到現在,他幾乎可以確定那個犯罪嫌疑人是誰了。

除了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會有第二個嗎?

「是嗎?」聲音冷冷的問道,突然轉頭看向地上跪著的一排女人,淡淡的勾唇,「就算是從外面刮進來的,那也是你們的頭髮,既然找不出是誰,那,你們就都去死吧!」

唰啦啦——

十幾根大水柱向著地上的女人飛射過來,直接穿透她們的心臟,一瞬間齊刷刷死了個乾淨。

夜冰依:「……」

「魔王大人,我,我還有事情,先去幹活了!」夜冰依丟下一句話,逃也似的就跑。

媽的!這個變態太可怕了!

「魔王大人,花夫人明天要來,說她說願意將花印送給你。」一名黑衣男子落到花宸釋面前,恭敬說道。

一瞬間,花宸釋眼中閃過狠狠的恨意。



外面突然下起了淅瀝瀝的細雨。

寒風凜凜。

俊美的男人肩膀上坐著一隻像雞不像雞的東西,冷酷的臉龐被雨水打濕,顯得更加妖孽魅惑。

突然下雨了,火火立馬躲進了紫眸男人的懷裡,將只有一隻雞大小般的身體再次縮小,直到完全鑽進他的懷裡,將自己遮得嚴嚴實實。

而帝玄胤卻毫無察覺一般,一直找,一直找,他不相信她就這麼死了,而且他也是才想到,他們連最親密的事情都做了。

她的身上,一定有他的氣息。

她要是真的死了,他不會沒有察覺的。

可詭異的是,他卻察覺不到她在哪裡。

這讓他懷疑,依依身上的靈力,是不是被封鎖了。

但,只要她還好好的活著就好。

拍了拍她的小東西,火火,喃喃道,「我們一定能找到她的,對嗎?」 盤古屍經九卷,中三卷之“陣”字訣,其內包含陣法不知凡幾,直如瀚海星之數。以目前陳志凡的實力,哪怕用幾百年時間,估計都學不完。

好在境界低也有好處,那就是可供選擇的不多。這不,在掃過了無數威力莫測的陣法後,他結合自身實力,參考衆僵自身境界,總算是挑出了一個勉強合乎運轉條件的大陣:天罡地煞陣。

嚴格來說,天罡地煞陣是兩個大陣,其一是三十六天罡陣,其二是七十二地煞陣。話說華.夏道教就一直有天罡地煞的說法,而據盤古九卷中所載,中古天庭時期,就有天罡地煞108神將鎮守天宮。

天罡地煞陣,正是脫胎於天庭108神將的鎮守大陣。當然了,當今是末法時代,修煉環境比之中古時代,差距幾以星河論。好在大家過得都是這樣的日子,誰也嫌棄不了誰。

仔細研究了一番天罡地煞陣,漸漸已有所得的陳志凡開始鼓動起體內精純屍氣,心臟咚咚巨響,心竅內一滴滴殭屍本命精血,不要錢似的憑空冒了出來。

一口氣拿出108滴精血,對已達飛屍境界的他來說,也算是一個不小的負擔。臉色發白之下,趕緊長吸幾口極陰之氣,以稍微補充一下損失。

注意到一衆殭屍紛紛兩眼冒着綠光、嘴角掛着一長串口水地盯着飄在地下室半空的一滴滴精血,陳志凡笑罵道:“靠!看你們一個個的,就跟沒見過好東西似的。”

108僵齊齊點點頭。這可是主人主人的精血,光是看,就給他們一種淡淡的威壓感。少數幾個心思敏捷的傢伙,在看到這些精血的數量後,不由心中大喜,分明就是人手一滴嘛。若是吸收了,怕不得抵過上百年的修煉!?

陳志凡也是無奈。衆僵實力擺在那裏,不給他們加點料的話,這天罡地煞大陣說不得還真不能成型。

驅使着108滴精血凌空飄到衆僵頭頂,他掐訣化去精血內部蘊含的一絲本命氣息,獨留其內精純的血氣能量。頃刻間,一股股濃郁的純粹能量波動,從一滴滴宛如血紅色寶石的精血裏傳遞了出來。

神海內神光點點的陳志凡,將一點神念分爲了108份,雙手掐訣連連,將無數關於天罡地煞大陣的訊息逐一印入其中。

“尼瑪境界還是差了點啊!”神海內浪濤翻滾、太陽穴突突抽痛的某青年,費心烙印陣法訊息之餘,依舊苦着臉呻喚了一下。

好在他總算是咬着牙,將108滴精血製作成了108顆陣珠。最後一步,這些通體閃爍瑩瑩寶光的陣珠逐一沒入到衆僵腦內。

心神耗費極大的陳志凡,儘管神念萎縮,可依舊勉力探出神念進入到衆僵中實力最弱的一個矮小子體內。宛若鴿血紅的陣珠,在其腦海深處乍浮乍沉。層層血色光圈,隨着陣珠的上下起伏,緩緩傳遞向四面八方。

“總算是成了。”神虛不已的他,在看到實力最弱的殭屍都開始安然無恙地吸納陣珠內蘊含的能量和訊息後,總算是輕吁了一口氣。

大口呼吸着室內漂浮的極陰之氣,陳志凡寧心靜氣,精氣神高度合一,體內屍氣在經脈內汩汩流動往前,丹田虛空內,星點閃爍,神海上空,紫金卷軸緩緩抖動……

悄然間,他就進入到無思無念的空然之境。

富嶽山成環口狀的山頂,白雪皚皚,寒意襲人。離山頂數百米的上空,幾架戰機以環形山口爲中心,一圈圈的打着轉。

一身紫煙環繞的衛無忌,擡頭望了一眼那幾架飛機,冷冷一笑,低聲自語:“當年某初來此地不久,就見過了山火爆發,一晃即是三百餘年……哼,如今新世,火器着實厲害,若非天上鐵鳥顧忌此山,恐怕某想脫身,亦是……”

眼瞳內閃過絲絲忌憚光芒的他,又往天上看了一眼後,體內真元爆發,整個人瞬間化作一團紫煙,憑空不見了蹤影。

“王母鼎,某必得!滅族毀家之仇,亦得報。”寒風呼嘯的山頂,一段斬釘截鐵的話隨風飄散。

莊園別墅地下室內,魂兮緲緲間,陳志凡緩緩睜開了雙眼。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地下室內早已沒有了一絲一毫的極陰之氣。愜意地吐出一口濁氣,他滿意的打量着渾身氣勢內斂,個個如同一尊尊雕像般的羣僵。

神念都不用探出,陳志凡就能輕易感覺到,在羣僵之間,有絲絲玄之又玄的氣息在涌動、交流。

“大人,您醒了?”藤田直樹眼瞳深處充斥着絲絲耀眼綠光地恭聲問候了一句。覺得自身神念又靈動了許多的他,淡聲問道:“感覺怎麼樣?”

秋山原攥了攥拳頭,眼瞳內一團綠芒幾欲閃耀而出:“大人,感覺前所未有的好!藉由您傳下的陣法,屬下等人甚至感覺能轟天裂地!”

“那只是錯覺。”顱內神海虛空,點點神光無比活躍的陳志凡一臉的淡然,“一種實力飛速提升後產生的錯覺,你等莫要懈怠,更不要沉迷,須知陣法只是一種手段,自身才是根本。”

“謹遵大人教誨。”衆僵轟然應諾。他笑了一笑。剛纔還氣勢威嚴如同神邸,一笑過後,神威內斂,返璞歸真,恍若平常人。

御使陰陽寶珠,再次將地下室灌滿極陰之氣後,陳志凡上到大廳,發現時間已近黃昏,別墅門口,也已經停了好幾輛豪華加長版轎車。

站在別墅外的花園裏,眺望天邊殘陽如血,背後二樓的某個房間,一臉肅然的夜刃正在擺弄着桌上一柄柄刃身暗淡的小刀。晴子和金雀、小稻兩人,坐在樓頂的一副花架下,一邊聊天一邊欣賞夕陽美景。大廳一側的一個大房間裏,美玲、美芝、美姬三姐妹各自擦拭着手上的武器。

廚房裏,幾名家政服務人員正在爲晚餐做着準備。更遠處,無數黑服大漢在莊園的各個角落明暗巡守。附近的一棟構造結實房屋內,細川佐衛跟他的兩個手下相對無言而坐。

靜看夕陽慢慢墜入地平線,天地之間,光色漸至暗淡,陳志凡倏地轉身,在大廳一角的壁櫃裏找出了幾塊玲瓏剔透的古玉。

今晚八點,在大鄉武夫的莊園內會召開一場僅限於幼龍社內部的會議。會上討論的內容,一部分是關於武田藤手上的諸多產業轉贈給小泉明先生的決議,而明天一早,小泉先生就會坐機離開扶桑,去往華.夏。

這是今天一早,大鄉武夫針對某些組織有意放出的消息。 「吼吼吼!」火火回應著這個男人,表示一定能。

拉聳著小腦袋,那天它偷偷喝了點酒,一覺醒來,它的主人就不見了,嚶嚶嚶,它也好傷心。

這幾天,看著這個可憐的男人,火火也深表同情。

兩隻爪子搭在他的肩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

夜冰依倏然從夢中驚醒,她夢到帝玄胤在淋著雨,沒有好好吃飯,沒有好好睡覺,在瘋狂的找她。

突然,聽到外面有輕微的響動聲,打開窗子,還真的下雨了。

夜冰依更是坐立難安。月黑風高夜,還加個下雨天。

不行,她等不了了,就算沒有靈力,她也要拼一把。

推開門,貓著腰,然後瞄準了外面地一棵大樹。

頂著雨,夜冰依吃力的爬到了樹上。

可是剛到樹上,就嚇得她差點一頭栽下去!

樹上躺著一個妖孽的紅衣男人。

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好像在等著她一樣,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咬了咬牙道,「嗨!你也在上面啊?好巧!」

男人的眼角一抽,似笑非笑勾唇:「本尊還沒有問你,大半夜的不睡覺,爬樹,幹什麼?想要逃跑?」

「咳咳,這怎麼可能……」夜冰依尷尬的輕咳了一聲,想也不想的反駁,「我一點靈力都沒有,怎麼逃跑啊!」

花宸釋眯了眯眼,「哼!那你現在是幹什麼?」

「呃,我,我太熱了,躲到樹上涼快涼快。」

花宸釋眼角一抽,突然伸手掐著夜冰依的脖子,「是么?本座把你掐死,會涼的更快。」

「你……」夜冰依想掐死這個賤人,然而她沒本事,舉手投降道,「好吧,我承認,我不是上來涼快的啊哈哈,我其實,是想要爬上來,摘一片葉子,奏樂的。」

這話一出,花宸釋立即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那下面都是葉子,你已經爬過了。」

「因為上面的葉子新鮮啊,不信給你看看!」夜冰依摘下一片葉子來,放在嘴裡邊,開始吹奏了起來。

有些沉悶的樂聲,讓人昏昏欲睡。

花宸釋突然覺得腦子有些發沉,犯困,眼神複雜的看了夜冰依一眼。

夜冰依也偷偷打量著大魔王。

她這個催眠曲,應該有用的。

不過,她看到這傢伙只是打了個哈欠,就沒事人一樣。

更賣力的吹了起來,要是將這個傢伙給放倒了,就好辦了!

但是不等她吹完,花宸釋就一把拎著她的后衣領將她給拎了下去。

「啊!」靠!

你可以叫我魔王 夜冰依心中大罵了一聲!

同時手中的葉子也被大魔王給搶走,然後一把將她丟到地上,大魔王冷冷的道,「回去吧,明天一早,你還要見人。」

夜冰依本來正想罵人,但是一聽到他說這話,瞬間給憋了回去,明天要去見人,見誰啊?

「你給我說清楚點!」夜冰依話還沒說完,大魔王便已經只留給她一個背影,轉身離去了。

滾吧你!

夜冰依真想在大魔王屁股上踹一腳。

轉過身那一刻,男人眼中閃過一抹微訝,他倒是沒想到,她還有這樣的本事。 他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怎麼都睡不著,睡不著……

閉上眼睛,就是那一幕,血淋淋的一幕!

可是,剛才聽到那個女人的曲子,他就有了想睡覺的衝動。

雖然,這首曲子可能對他有害。

但是看在她無心幫了他的份上,他此次便不和她計較了。

……

夜冰依不明白大魔王說的什麼意思,擔心了一夜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第二天,她頂著兩個黑眼圈爬起來,然後就被別人給叫走了。

說是什麼這花夫人要找她?

「花夫人」夜冰依抓了抓頭髮,大魔王這些女人裡面好像沒聽說過這個花夫人,難道是大魔王新寵幸的?

可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搞錯了。

一路上還沒看到花夫人的廬山真面目,夜冰依就先從大魔王這些小老婆的口中得知了花夫人的來歷。

據說花夫人是大魔王的母親,也是花都的掌管人。

這次帶了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了,據說好像以後還打算要長期住在這裡。

來的時候,大魔王不在。

夜冰依被帶到花夫人的跟前。

眼前的中年女人和藹的看著她,「孩子,你就是宸釋的新妃子嗎?呵呵,真不錯。」

女人上來就把夜冰依誇了一頓。

「噗!」夜冰依差點想吐,「不是!」毫不猶豫的飛快搖頭,心中暗道,這大媽飯可以多吃,話可不能亂說啊。

搞毛!讓她和大魔王放在一起,想想她就想死好不好!

夜冰依對這個婦人印象瞬間就不好了,沒辦法,喜歡一個人可以在一念之間,討厭一個人也是一樣。

一世葬生死入骨 花夫人身後還跟著兩個身形嬌小,弱柳扶風的姑娘。

左邊一個,右邊一個。

一個黃色衣裙,一個白色衣裙。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