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夜聞言,狹長的鳳眸閃過一抹危險的光,他不敢置信道,“怎麼可能!”

我聽見殷離來了,心中一喜,立刻來了精神從石凳子上跳了下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夙夜忽然冷眉一蹙,他的凌厲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一揮手臂,我的身子立刻被一道無形的力量困在了山洞的石壁上。

嘴巴也被無形的堵住,使我說不出話來。

夙夜一臉緊色,他似乎沒想到殷離會真的來陰間救我。

而我也因爲殷離的到來,內心裏面充滿了喜悅和溫暖。同時,又很擔心他的身體會不會出問題。

總裁接招之米蟲來襲 夙夜還沒來得出去,山洞之外便吹進來一股帶着殺氣的冷風。

那抹高大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簾,此刻的殷離就像是從天而降的天神!

“你,你怎麼會如此安然無恙!”夙夜看着無恙且氣場凜冽的殷離,很是訝異。

“下次耍手段的時候,不要忘記,這陰間我比你更瞭解。你以爲來墨寒洞,只有陰間那一條路嗎?”殷離淡漠的說道,下一秒,他直接瞬間移動來到我身邊,將被困在山壁上的我解救。

等我擡起頭的時候,這山洞裏面就只有我和殷離兩個人,夙夜和陸風嵐不見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山洞,殷離只是冷哼一聲,便淡定的牽着我的手離開了山洞。

被這個清冷的男人救出來以後,感受到了他的沉默,我心中有點緊張,害怕他會怪我,畢竟這麻煩是因爲的粗心才惹出來的。

殷離帶我離開的這一路上,一直都是沉默着的,看着他背對着我的寬厚身影。內心很是糾結,等他帶着我撥開了濃厚的迷霧來到了光明世界的時候。

殷離鬆開了我的手,面色突然變得很蒼白,他似乎在忍耐着什麼,冷漠的長眉緊緊蹙着,最後吐出了一口鮮血。他扶着一棵大樹,慢慢滑坐在地面上。

剎那間,我的心揪成了一團,連忙半跪在殷離身邊,害怕的哭了起來,“殷離你怎麼了,爲什麼會吐血,都是我不好,被他們抓住,給你添麻煩。”

雙目的淚水不斷的滑落,我雙手緊緊抓着殷離冰冷沒有溫度的手,心裏很內疚。看見殷離受傷的模樣,我寧願他不要受到傷害,也不要他來救我。

蜜語甜言:我的治癒系男友 他剛纔沒有直接跟夙夜正面起衝突,也是因爲他一直在僞裝,可即便冒着生命危險也要來救我。想着我哭的更兇了,手上沾染着他的血,心裏很痛。

“傻瓜,我沒事,只是被陰間的陰煞之氣所傷,沒有大礙。”殷離沉息一聲,揉了揉我的長髮,輕聲道,俊美無儔的容顏,依然那麼蒼白。

聽見殷離安慰我的話,心裏更加愧疚心疼。他怎麼可能沒事,我起初也以爲殷離這次涉步陰間沒事,畢竟他親自來救我,就連夙夜都落荒而逃了。卻不想,他還是受傷了,已經嚴重到吐血了,卻還安慰我他沒有事。

“別哭了,扶我回去。”殷離幫我拭掉了臉蛋上的淚水,低聲道。

我也從難過的心緒裏面回過神,立刻將殷離從地上扶起來。

和殷離回到了狐仙廟,他的靈元似乎耗傷了,幾乎是用最後的力量撐到了狐仙廟。

殷離虛弱的靈元附身到了狐仙神像上,我也渾身無力失神的癱坐在地上。

我知道殷離不能去陰間,雖然我不知道這究竟出於什麼原因,就連夙夜都信誓旦旦的說,殷離不可能回來陰間救我。

可他最後還是來了,我很感動也很內疚。

他這次真的受了重傷。

接下來的三天,殷離都未曾現身,似乎消失了。

好幾次我站在神像前與他說話,都沒有任何的迴應。

這天,我失魂落魄的在神像前等待殷離現身。

守在外面的小蜻蜓說有人來訪,緊接着一個穿着華麗錦緞衣袍的老太太走了進來,她用一種仇視厭惡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看。

正在我疑惑,這奇怪的老太是誰爲何來此的時候,她突然衝到我的面前,擡起手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 我捂住已經痛到麻木的臉,霍的睜大自己的雙眼,這個奇怪的老太,爲什麼打我?

“你幹嘛打我主人!”小蜻蜓見我被打了,立刻警惕的擋在面前保護着我。

長這麼大,還從來都沒有被人打過耳光,屈辱委屈的眼淚頓然滑出了眼眶。

“爲什麼打這個女人?她害我孫兒靈元差點丟了性命,我怎麼就不能打她!”老太咬牙切齒的看着我說,她的雙眼佈滿了仇恨,似乎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

我心中一顫,很是驚訝,原來這個老太竟然是殷離的祖母。

“你給我滾開!”殷離祖母雖然年老,可畢竟陰狐,功力身後,小蜻蜓在她的面前根本就是一個小嘍囉,她一揮手,就將我面前的小蜻蜓打飛到了好遠的地方。

小蜻蜓被打的不輕,直接吐了血,我見狀也急了,“小蜻蜓!”

我想要去扶起受傷的小蜻蜓,而殷離的祖母卻像是一陣風一樣來到了我面前,堵住了我的去路,怒視着我。

殷離因我而受傷,他的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他祖母說殷離差點爲我丟了性命。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殷離有事。”望着面前怒目瞪我的老太,我心痛歉疚,人已經低微到塵埃。

“像你這樣禍害留着只會帶來麻煩,我現在就除掉你!”殷離祖母厲聲道,擡起一隻手就要朝我的頭頂打去。

她的動作很快,根本不給我反應的機會。

這一掌打下來,我肯定沒命了。

千鈞一髮的時刻,狐仙廟裏突然莫名吹來一陣陰風,一抹白影從狐仙神像裏幻化出來。

那白影的動作很是迅速,他擋在我面前,抓住了老太想要我命的手。

“殷離,你!”老太訝異痛心的聲音。

殷離出現救了我,看着一身古代白衣的殷離,他的精神還不是很好的樣子,想到他爲了我差點死掉,愧疚與心疼頓時淹沒了我。

“見過祖母。”殷離鬆開老太的手,給老太行禮。

“殷離,你這是何苦,你爲什麼阻止我殺了她,這個女人留在你身邊,就是個禍害。”這老太憤恨不已,蒼老的雙目望着我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

想到剛剛差點死在這老太的手下,我心裏很害怕,根本沒有勇氣跟她對視。畢竟,這次確實是我連累殷離,我無話可說。

“祖母,請您不要打着對我好的旗號,傷害我身邊的人。”殷離淡淡道,很是堅定。

殷離護着我,面對自己的祖母,也絕對沒有絲毫的讓步。

這老太很執拗,可還是執拗不過殷離,她嘆了口氣妥協道,“你現在長大了,我做不了你的主,也管不住你。”

下一秒,殷離祖母的雙目又幽冷凌厲的看着我,她道,“這紅顏禍水,我暫且饒了她。如果還有第二次,我定不饒她。”

“是,孫兒知道,您也纔出破封印不久,還是回去將養身體吧。”殷離淡淡道,再次朝老太行了一禮。

我現在也才認出,殷離的祖母我見過。

她就是當初在殷家,出現過的冥婚師!

原來她根本不是什麼冥婚師,而是殷離的祖母。

殷離祖母離開之後,我終於忍不住抽泣起來,看着轉過身來的殷離。我咬了咬脣,道,“你怎麼那麼傻,明明都快死了還跟我說只是小傷。你明知道自己不能去陰間,爲什麼還要去救我,即使你不去,夙夜也不會對我怎麼樣的。你這樣做,太不值得了。”一邊哭,一邊朝殷離吼道。

“我知道就算我不去救你,你也會平安無事!你終究是我的女人,我不管你誰管你!”殷離垂眸看着我冷聲道,雖然他的聲音很冷也很嚴肅,可我聽在耳朵裏面卻覺得那麼溫暖。我停止了哭泣,紅着雙眼與他對視,內心越發喜歡他。

“如果我不去救你,你會傷心的不是嗎?我不想讓你失望。”忽的,殷離的聲音變柔,他的眉宇間就像是揉碎了一泓月色那麼的溫柔多情。

我的心狠狠的顫動着,他就是爲了不讓我傷心,纔會去陰間冒險,還差點丟了命。

熱淚再次滑落眼眶,我心中溫柔的一塌糊塗,心疼的一塌糊塗。雙臂環住了殷離的腰身,眼淚不住的流,可是我卻沒有哭出聲音。想到我差點失去殷離,恐懼與害怕就在心頭繞着,抱住他身子的手也更加的用力,生怕下一秒,他會消失在眼前。

殷離輕輕的推開我,他的雙手握住我單薄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弧度,他無謂道,“我修煉幾日便會好起來,不用爲我擔心。”

臉上的淚水被他修長的指尖擦去,殷離溫如玉絕美的臉出現在我的面前。

他慢慢靠近我的臉,一隻手握住了我的腰肢,將自己溫涼的脣貼了上來。

殷離難捨難分的深吻,讓我心痛,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才幾日我跟這個冷漠的男人,就愛的這麼濃烈。

一路吻到後院的臥室,身上已經未着片縷,望着身上的男人。心裏又甜又痛,身心裏也滿滿的,裝的全部都是這個男人。

歡愛結束之後,殷離原本蒼白的面色紅潤了許多,我想這就是雙修的好處吧。

不但讓殷離的靈元得到了修復,我也在其中得到了好處,從上次我就發現,和殷離在一起的時候,我體內就會多出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就是因爲雙修而出現的。

躺在他的臂彎之中,雙手環着他的脖子,我本是不相信殷離會真的拋去過去喜歡上我,可從他不顧性命救我的這件事上來看,我對他已經沒有任何的懷疑了。

“殷離,我想讓你快點好起來,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我紅着臉很羞澀的對殷離說,手也膽大的在他堅硬的肌理上流連着,撫摸着。

“苗月月你這個小妖女,既然敢主動撩我,我這次可要跟你來真的。”殷離的聲音裏面充滿了邪魅與潮溼,他一個翻身再次將我霸道的壓在身下。

這一次,我也才體驗到極致狂野的殷離。

接下來四天的時間,殷離已經痊癒。

這天,一通電話,我被苗老頭叫回了家裏。

才進家門,便一眼看大正冷肅着臉看着我的苗老頭。

我心裏有點虛,又是好些天沒有回家,我爸肯定也猜到我這些天都和殷離在一起。

“你這幾天,又和那陰狐在一起了是不是!”我爸震怒,狠狠的拍着桌子。

我沒料到苗老頭會發這麼大的脾氣,卻也不想騙他,道,“爸,我是不會害殷離的。”我很是堅定。

苗老頭聞言臉色一變,道,“你這丫頭怎麼說一套做一套,你上次還說,會協助我們除掉殷離的,現在又反悔了!”

我無奈嘆氣,“我從來都不想做傷害殷離的事,那天會口頭上答應,也只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我要是不那樣說,那兩個壞蛋又怎麼會輕而易舉的放過我們。”

“唉,你這個小丫頭長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還!”苗老頭得知我真正的想法,又是垂頭喪氣。

“爸,陰狐一族到底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你們一定要追殺到底?”我很是疑惑。

苗老頭聞言,也很無奈,說這是天職,獵魔人任誰都不得違抗。

“算了,算了!”我爸沉思了良久,“終究還是天命難逃,既然你有自己的選擇,爸爸也不干涉你,只是你要萬事小心,我和你媽,要出去避一避風頭了。只不過,爸爸還是不放心你和那陰狐在一起,我不認爲他真心愛你。”苗老頭還是不放心。

想到殷離,我會心的一笑,將殷離爲了救我差點死掉的事情告訴苗老頭,他覺得不可思議,同時也放心我與殷離在一起了。

我爸親自將我送回狐仙廟,便帶着媽媽離開江城,說這幾日獵魔人回來找他,他帶着媽媽去避風頭。也叫我萬事小心。

狐仙廟來了新的香緣,一個年輕男人接過小蜻蜓手中的香,朝殷離虔誠的拜了拜。

“主人你來的正好,恩人的香緣來了。”小蜻蜓見我來了便乖巧的上前。

當那個跪在狐仙神像前的男人起身,我看見他臉的時候,很是意外。

“你,你是苗月月!”這年輕男人認出了我,一臉驚訝,臉上是興奮探究的表情,“真的是你啊,幾年不見,你都這麼漂亮了。”

而我則是很尷尬,眼前的男人叫楚陽,是我的高中同學。

當年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我記得,年少不懂事的我還曾經喜歡過他來着。還被幾個同學慫恿去告白,結果被拒絕。自從那一次的暗戀失敗,我就再也沒想過要談戀愛。我還記得他當初拒絕我的理由,他說自己是校草,我這樣的普通女孩配不上他,還說我別再妄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可笑。

多年不見,他還是挺帥的,不過我已經對他無感,我淡漠疏離開口,“你來狐仙廟所爲何事?”

“是這樣的,我老婆自從跟我結婚就說有蛇纏在她身上,我媽說是中邪了,就要我來廟裏拜拜求庇佑,但是我沒當回事兒。”

“哦,然後呢?”我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

楚陽凝重的嘆了口氣,面色發白,有點難以啓齒道,“幾個月前,我老婆懷孕了。本以爲我要做爸爸了,可就在昨天,她在家生了一堆蛇蛋!我聽表弟說,這裏的狐仙特別靈,還說有一個苗師傅很厲害,沒想到是你,老同學,你可得救救我啊!”

此話一出,我渾身一怵覺得不可思議。

人,生蛇蛋? 和楚陽認識的時候,他是高三的學長,他高中畢業沒有繼續讀書,還在一年前結婚了。

“哦,瞭解了,你留個聯繫方式走吧。”我恢復了淡然,不喜不怒道。

心裏還是不待見這個楚陽,楚陽也是察覺出我情緒不高,有些尷尬。臨走前對我好聲好語的說,“苗月月,好學妹,當年確實是我有眼無珠請你不要在記恨我了。一定要幫我救救老婆。”

我依舊敷衍的應着,沒有不答應,也沒有答應。

看着楚陽開車離開,我不屑的哼了一聲。這要不是殷離的香緣,解決了能給殷離帶來好處,我真的懶得搭理這樣的男人。

回到狐仙廟,殷離已經從神像裏現身出現在我眼前。

他俊美的臉上帶着一抹奇怪的笑容,從眼眸之中滲出來的幽光,看的我渾身發毛。

我嚥了咽口水停在原地看着他,“你幹嘛這樣看着我?”

“剛纔那個男人是誰?你喜歡他?”他淡漠開口的問,說完之後身子倚在神像上,修長的雙臂環在一起,姿態優雅清貴的望着我。

我頓時恍然明白過來,他會忽然變得怪異,竟然是誤會我喜歡那個楚陽。不過,我剛剛和楚陽見面的時候,都沒有表露出什麼的,他是如何的猜到的?

“他叫楚陽,是我高中時的學長,我確實暗戀過他,不過那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我沒所謂的解釋。

殷離冷哼一聲,十分鄙夷的看着我說,“你眼光真的很差勁兒。”

我現在對楚陽無感甚至還討厭他,殷離的話我還挺贊同的,便點點頭,“是挺差勁兒的,他哪有你好看。”說着,我還順帶拍了殷離的馬屁,我可不想讓他誤會我,我其他男人有什麼。

忽的,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斂去了臉上的笑意,十分正經的望着殷離,“殷離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一定要跟我說實話,解釋清楚好不好?”

“什麼問題?”

“萬方圓的外婆,分明就是獵魔人,當年封印你們十一尾狐的後人。按理說,你們應該是不共戴天的,可爲什麼在最開始的時候,你卻和萬婆合夥算計我?”這話說出口不似那麼沉重了,以前我還會抱怨爲什麼他們都要騙我,可現在心裏有了殷離,也沒有沒那麼多的抱怨了。只不過,我還是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

“你還記得,那個叫萬方圓的男孩,一年前曾經生過一場重病嗎?”殷離道。

殷離這樣提醒我,我自然是想起萬方圓一年前確實生過一場重病,差點死掉了。可我不解,“圓子確實生過重病,可是他生病跟你們聯合坑我有什麼關係。”

殷離很是不屑嗤冷的哼了一聲,他道,“她不是說你們苗家陰德都被敗光,你纔會被我纏上是你的報應嗎?其實,真正敗光陰德得到報應的是她萬家,那個男孩之所以會重病,就是報應來了。她外孫危在旦夕,若想續命就必須找到一個修爲強大的陰神出手相助。那老婆子哪裏會找得到什麼陰神,因爲他是伏魔人後代的緣故,她知道我的身份。便來到崑崙山求救於我,她破解了我的封印,我救了他的外孫。真相就是這樣,只不過那個老太婆也不是什麼好人,她現在還是處處加害於我。”

我頓然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殷離再次重見天日竟然是因爲外婆一己之私,殷離又說,其實那時候困住他的封印已經快要被他衝破,只不過他擔心伏魔人的後代會來加強封印,萬婆這事兒倒是助了他一臂之力,他以前離開了崑崙山下,等伏魔人趕到崑崙山想要加固封印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並且將其他被困的十一尾狐族,全部解救。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們十一尾狐族,究竟是爲什麼會被下令追殺?甚至到兩百年後的今天,那些伏魔人的後代,依舊想把你們趕盡殺絕。”

這個問題讓殷離變了臉色,他並沒有跟我說清楚,而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句,“因爲我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

我頓時一頭霧水,殷離的意思是,他們十一尾陰狐並沒有犯了什麼彌天大錯,而是知道不該知道的事情,纔會被趕盡殺絕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個害他們的人還真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殷離的境況,也比我想的要危險的多,畢竟能追殺十一尾狐族的幕後之人,絕非泛泛之輩,他的權利和能力,一定是在陰狐族之上的。

重生之時來運轉 “那,你想報仇嗎?” 夜未央 我試探性的問殷離,心裏也能猜個七八分了。只是當我看見殷離對我的問題點頭承認,我的心也凝重了不少。被封印兩百多年,一朝涅槃,肯定要一雪前恥的。如果我是殷離,肯定也想復仇。

等到夜晚降臨的時候,殷離便與我一起去找楚陽,畢竟升級打怪這樣的事情,還是殷離比較在行,我只是去裝裝樣子而已。

殷離說,楚陽的老婆之所以會生出一堆蛇蛋,是因爲她被蛇妖當成了繁殖後代的器皿。而會讓人類受孕的蛇,定是修成人形的蛇妖。而蛇又喜歡夜晚出來,蛇蛋已經生出來了,那蛇今晚就會現身。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