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狸聞言也大概明白軒轅名的意思了,也就是說這種奴隸存在屬於合法的,人家抓了妖界或者魔界的人,對方不服也可以把人族抓回去當奴隸的!

因此,就沒辦法因為自己的人被抓了當奴隸而翻臉了!

歡影 「你們看,我們隔壁包間裡面的人,應該是魔族的,剛才對方從我們前面走過的時候,我發現了那幾人身上的魔氣,雖然對方隱藏的很好,我還是察覺到了對方是魔族的!」軒轅名指了指左側的包間說道。

「原來是這樣,所以這拍賣會也有妖族或者魔族來買人族的奴隸啊!」宮本千夏聞言說道。

「那是自然了,他們有的是來人族的奴隸,也可能是來救他們自己的族人,如果遇到就可以買回去……」軒轅名笑著說道。

「軒轅爺爺,你去過魔界和妖界?」墨九狸看著軒轅名挑眉問道。

「咳咳,偶然去過幾次,但是那裡的氣候不太適合我哈哈哈!」軒轅名尷尬的含糊道。

墨九狸一看就知道對方絕對是去過的, 說完,作爲計算機方面比較厲害的白玉就率先坐到了電腦的前面。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不到一分鐘,屏幕中就出現了1304房間周圍的監控錄像。

白玉現在的表現,再一次刷新了我對他的看法,沒想到他的電腦技術這麼好,根本就沒有問密碼,就在一瞬間破解了監控室的密碼,我感覺太神奇了。

在大一的時候,我的電腦有一次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一直在不停的關機,當時急的我團團轉,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幸好阿夢認識一個計算機系的學長,讓他幫我看了看,那個學長看了我的電腦的情況之後,二話沒說,就幫我重裝了一個系統,然後,我的電腦神奇的恢復的運行,從此之後,我對那個學長的敬佩之情,就如同滔滔的江水綿延不絕。

白玉調好了時間,我們聚精會神的看着,發現屏幕中並沒有什麼,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見。

齊銘有點不相信,來回來回的看了不下三遍,最終還是放棄了。之後,監控室裏面充斥着一種非常沉重的氣壓,我們四個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

首先是齊銘先開口:“這個監控大家也都看到了,監控裏面也找不到什麼有用的線索,現在請大家說說自己的看法?”

齊銘的話說完之後,我見都沒有說話的,就磨磨蹭蹭的說:“我個人感覺這次偷屍體的事件有兩種解釋,第一種這次偷屍體的人有可能不是人,但是不是人,監控上也應該會有屍體被移動的痕跡,可是監控上非常的乾淨。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次偷屍體的人做了萬全的準備,通過一定的手段把監控上面的圖像換掉,我相信只要懂點電腦知識的人都會做,隨便在網上找個圖像軟件,就有這種功能,這裏面最有技術含量的是,他怎麼把他自己做的圖像插入到警察局的監控室的呢?”

我看了看正在思考的他們說:“以上就是我的看法。”

白玉有點苦惱的開口說:“阿綾,分析也是挺全面的。只是我感覺,就算偷屍體的不是人,那麼它在偷屍體的過程中,監控器上又會記錄下那些屍體的痕跡的,不可能連一點蛛絲馬跡也查不到。”

齊銘有些沉重的說:“如果它也偷偷的潛入到監控室裏面把圖像換了呢?這也是非常有可能的,這樣一想,剛纔我們所苦惱的東西也都迎刃而解了。”

齊銘的話剛說完,我就感覺我周圍的空氣在漸漸地冷卻下去,這裏鬼曾經待過,我就忍不住的牙齦打顫,好像下一秒就能從我的身邊衝出一個鬼來,嚇得我快速跳開了我原來待的地方,瞪着眼睛瞧着,好像能在原地瞪出一個鬼來。

夏未看了一眼有點神經質的我,淡淡的開口說:“這一次的事情不論是誰偷的那些屍體,但是跟警察局裏面的人一定有某些利益關聯。不是警察,這個監控室的密碼他都不知道,何談更換錄像呢?”

我疑惑的說:“也有可能是偷屍體的人是個計算機天才呢?解開這個密碼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就想剛纔白玉那樣,他不是也不知道密碼,最後不是也完美的解開了嗎?

夏未勾了勾嘴角:“你以爲警察局的安全系統是這麼好破解的?剛纔如果是因爲白玉知道警察局安全系統的原理,他就是到明天早上,也破解不了。”

真的有夏未說的這麼邪乎嗎?破解一個東西,有這麼難麼?

齊銘又看了一眼在屏幕中定格的隔壁小王,沉重的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我們警察局裏面真的有它們的內應,那我們的處境將會是非常危險的,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

白玉張着個大嘴說:“我們這裏面真的有它們那邊的內應,這個真的是太可怕了。我們當年可都是在國旗下宣過誓的!”

夏未笑了笑說:“現在的有些人爲了一點的利益都可以爭得頭破血流,我猜它們肯定許給那個警察很大的一個承諾,他纔會甘願冒這麼大的風險!”

聽了夏未的話,我們幾個都沉默了,齊銘看了看窗外說:“現在天也不早了,到了該下班的時間了,不如我們先下班吧,這件事我們明天再談,反正這件事一時半會兒,也查不到到底誰是偷屍體的‘人’。”

白玉呵呵一笑:“正好我也餓了,走嘍!”

齊銘一個拳頭就落到了白玉蹦蹦噠噠的身上,佯怒道:“你整天級知道吃,我們整個大隊的名聲都被你給搞壞了,還有臉喊着要吃飯?”

白玉非常委屈的說:“我確實是餓了,我花我自己的錢,又不是去偷,去搶,你也不能不讓我吃吧。”

面對白玉的強詞奪理,齊銘捏了捏拳頭,竟然無言已對。白玉說的沒錯,花自己的錢,吃自己的飯,天經地義,只是感那裏有點不對,這個飯吃的好像有點多啊!

白玉看着齊銘捏着拳頭,有想要過去揍他的衝動,白玉哪裏是那種等着捱打的人,一瞬間就跑得沒影了。齊銘見白玉這樣頓時火冒三丈,跟我匆匆的告別,就加快馬力去追白玉去了。

看着齊銘的背影,我在心裏默默的爲白玉這個可憐的孩子,默哀三分鐘。

我轉過頭看向旁邊的夏未說:“我們也走吧!”

夏未無奈的說:“你終於想起來,我們也是要走的人,現在恐怕白玉他們已經吃完了飯了!”

我斬釘截鐵的說:“他們肯定沒有吃完飯!”因爲這個時候說不定,白玉還在捱打,可憐的娃娃!

夏未瞥了我一眼,可能是懶得跟我說話了:“走吧!”說完,自己就率先走出了監控室。

夏未剛剛離開,夏未剛剛說的話就出現在我的腦海裏面,這裏可能有鬼出現過,我瞬間感覺周圍的空氣的溫度慢慢下降,一股陰冷之氣正在通過我全身的毛孔進入到我的體內,凍得我渾身一顫,趕緊逃離了這間房間。

我走出房間之後,好在夏未走得還不太遠,我幾步就跟上了,夏未優雅地走着,我非常鄙視的瞥了他一眼,心裏暗道:又不是什麼優雅的人裝什麼優雅。

也不知道我在心裏暗暗的腹辯聲被夏未聽到了,還是我現在很怪異,夏未非常古怪的從上到下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說,就優雅的離開了。

我在原地,藉着從窗戶裏面反射出來的倒影,看了看自己,喃喃道:“穿的這不是挺好的嗎?英姿颯爽的,剛剛夏未看我那種眼神,怎麼這麼古怪?”

一轉身,發現夏未都快走出樓道了,嚇得我趕緊小跑的跟了上去。我跟夏未並肩走出了大樓,這時候的天也快黑了。

夏未什麼也沒說,就自顧自的走到了停車的地方,由於今天去那麼陰森的地方尋找屍體,我現在也不敢獨自待着,照平時我早就在門口等着他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我只要自己待着,總會感覺會有什麼小鬼突然冒出來,把我的陽氣吸乾,然後再把我吃掉。

所以,我又小跑的跟上夏未去停車場的步伐。

待我們坐上車以後,夏未嗤笑了一聲說:“沒想到,昨天晚上看見了我捉鬼的過程,你的膽子還是這麼小!”

我白了他一眼,我的膽子小不小,跟你昨天捉鬼有半毛錢的關係嗎?切!自作多情!

夏未見我沒有理會他,又嗤笑了一聲:“怎麼?戳到你痛處了?”

真是欺人太甚,我一時情急,就脫口而出:“我膽子小才能體現出你的能力啊!”

說完之後,夏未只是勾了勾嘴角沒有說話,相較於夏未的淡定,我的表現就有些難爲情了,臉頰上瞬間就升起了兩朵紅暈,懊惱的低着頭,不說話。

有了這個小插曲之後,夏未也沒有再繼續調侃我,而是非常專注的開着車。我就跟不用說了,在這麼尷尬的談話之後,怎麼還好意思開口,主動和夏未說話。

路過一家專門賣水煮魚的小店的時候,夏未突然在路邊停下了車子,我正想問,夏未這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夏未早一步開口說:“今天晚上我不想做飯了,你下去買點水煮魚,和上次一樣就好了,我不吃辣!”

我也是比較喜歡吃水煮魚,見夏未這麼一說,我確實也有點饞了,趕緊下去買,一路小跑,剛跑到門口,想起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由於今天上午走的匆忙,忘帶錢包了。

然後一路小跑的回到車邊,夏未把 車窗搖下來,我就衝着他一伸手,夏未也不傻立即會意,從錢包裏面慢悠悠的掏出一張紅紅的毛爺爺遞給我,我接過錢,美滋滋的又跑回去了。

現在店裏也沒多少人,我很快就買完了,回到車上以後,剛想把剩下的錢給夏未,夏未開口說:“剩下的錢就留在你那吧,不用給我了。”然後我把剛剛伸出去的手,又縮回來,正好,我沒錢。 第3574章

應該經歷不太美好,才不願意多說的,仔細想想墨九狸也就瞭然了,軒轅一族的人被詛咒所以不死不滅,數十萬年無奈的活著,軒轅名到處走也是正常的!

如果換做是自己想死死不了,又不能回到神界,在雲中界軒轅一族修鍊應該也是沒什麼用處的,可是無盡的歲月,應該做什麼呢?

怕是只能修鍊和到處走了!

墨九狸記得軒轅名說過,他們軒轅一族的人雖然不死不滅,但是受傷后傷口也無法痊癒,為了不受傷其餘軒轅一族的人,應該是很少出來的!

至於軒轅名大概是仗著實力強悍,才能到處溜達了!

這時,下面第一個拍賣的妖族奴隸,已經被一樓大廳內一個男子以6000多仙靈石的價格拍到手裡了,第二個依舊是妖族的少年奴隸,看著都是年輕,但是雲落楓說出的年紀,卻都是幾千歲的!

看起來,這奴隸拍賣也是分類的,第一波應該都是妖族的,墨九狸猜的還真對,接連10個妖族奴隸被拍賣出去,價格高的兩萬多仙靈石,低的也是幾千仙靈石!

妖族的奴隸容貌都十分俊美精緻,長相看起來都是少年和少女的模樣!

接下來拍賣的是獸族奴隸,有的是化為人形的,也有的是直接獸身的,比起妖族,獸族的奴隸價格就比較低了,而前面的這些拍賣,都是三樓以下的人喊價的多,四樓和五樓到現在都沒出價過!

似乎不管在那裡,所有的拍賣會都是如此的!

越是尊貴的包間,都是最後才會出手喊價,墨九狸看著下面不斷說話,卻絲毫看不出疲憊的雲落楓,也不得不贊一聲果然被稱為雲族金嘴巴啊!

她還是很少見到主持拍賣會像雲落楓這樣,全程都不斷跟眾人聊天的拍賣師啊!

竟然一點都不累,從開場到現在雲落楓就沒怎麼停下來過,不僅沒看出他累,反而墨九狸覺得他越來越開心了,每次成交的時候,雲落楓的眼神都閃亮無比,彷彿錢都裝到自己兜里一般!

「諸位,下面我們要拍賣的這個奴隸,依舊是妖族的,請諸位仔細看哦……」雲落楓再次喊道。

接著又是一個玻璃箱子被放下來,墨九狸整低頭想著什麼,卻聽到又是妖族的奴隸,好奇的抬起頭一看,發現玻璃箱子裡面裝著一個白嫩的小男孩兒!

「諸位,別看現在裡面的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娃娃,這可是剛才一位神秘客人拿出來拍賣的,是一株名為雪瑩草化形的妖植,如今已經有萬年的年份了,技能是幻術,所以諸位可被對方的外表迷惑了……」

「這株雪瑩草妖植底價5000顆仙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100可仙靈石,現在開始出價……」雲落楓笑著宣佈道。

「6000顆仙靈石……」

「7000顆……」

「我出一萬顆仙靈石……」

雲落楓的話落下,下面的喊價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

「沒想到這麼可愛的娃娃,竟然是妖植,好可愛啊!」宮本千夏看著玻璃箱子內的小娃娃忍不住說道。 我們回到家之後,因爲有了水煮魚,我和夏未有了語言上的交流,其實也就是圍繞水煮魚在展開談話。

我們也沒有進行過多的交流,就回到各自的房間,準備睡覺了,睡覺前我總是心神不寧的,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

或許是我多想了,我甩了甩頭,想把這奇怪的念頭甩開,但是那種不好的感覺總是圍繞着我,讓我不能入睡。

過了半個小時之後,這種惹人厭的感覺終於消失了。今天我的精神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沒幾分鐘我就進入深度睡眠。

早上醒來的時候,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機一看,居然還有好幾個未接電話,都是齊銘和白玉兩個人給我打的電話,他們兩個人平均每次都不下三次給我打的電話。

我看到這些未接電話的時候,我有點蒙了,趕緊給齊銘會做去電話,在等待接聽的時候,我有非常強烈的感覺,肯定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在響了兩聲時候,齊銘就接起了電話。還沒等齊銘說話,我就搶先說:“你這麼早就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透過無線電,我都能感受到齊銘語氣中的沉重,齊銘立刻說:“警局出了點事,你和夏未趕快來警局吧!”

聽着電話的那頭好像有人在叫他,還沒等我問什麼,齊銘就非常快的掛斷了電話,我看着已經沒有通話的手機,想着剛剛齊銘說得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好像有什麼從腦袋裏面一閃而過,太快了,我也沒有抓住他。我下意識的趕快跳下牀,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然後走出了房間,本來是想喊夏未起牀,告訴他,警局發生大事,讓我們趕快趕過去。

一轉頭卻發現,夏未正在餐桌上等我,大有不出完飯就不出門的架勢,我只好默默的走過去,拿起餐具開始吃起來,吃的過程中,時不時的擡起頭看看夏未,夏未還是不慌忙的吃着早餐。

我有些着急的說:“今天齊銘說,警局發生了一件大事,想讓我們趕快過去一下!”

只見夏未非常優雅的擦了擦嘴上的油漬,淡淡的開口說:“我已經知道了,他也跟我說過,讓我們趕快去警局了。”

我無奈的說:“那你還不趕快吃飯,早吃完了,早點去警局。”

夏未面無表情的說:“齊銘和白玉已經在處理了,咱們過去只不過是去看看罷了,難道不相信齊銘和白玉的能力嗎?”

齊銘和白玉是這麼多年的老刑警了,他們的能力我肯定會相信的,可是畢竟我們是刑警大隊的一員有義務在發生事故的第一個趕到現場吧。

這些話,我還是沒有和夏未說出口,因爲就算是我跟夏未說了這一些大道理,最終夏未還是會有很多歪理來擊敗我的,讓人沒有反駁的餘地。

免得等一會兒丟盔棄甲,我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

過了漫長的十五分鐘之後,夏未這位大爺終於吃完飯了,站起來,丟下一句:“收拾好餐桌,我們就走!”又回到了他親愛的書房。

我衝着他挺拔的背影,翻了翻白眼,什麼呀?每次都是讓我收拾餐桌,真是非常討厭的事情。

雖然在心裏吐槽,但我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餐桌,夏未還是和以前一樣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我的身邊。

就這樣,我和夏未出門了,坐上了夏未和我的專屬座駕,這種被人接送上下班的感覺非常好。

在大一的時候,全校都燃起了一股考駕照的風波,當時如果你不考駕照,就好像是異類一樣,會有很多人勸你去考這些東西,現在的駕校多如牛毛,現在各個駕校拼的就是價格,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報的時候,被說的天花亂墜,到了場地之後還是那樣。

在別人都考駕照的時候,我選擇不考,當然,我當時就被認作是所謂的異類。其實我當時就想,以後工作的時候,得有人接送我上下班。

一切都不用我動手,溫柔的幫我打開車門,不用我說去哪裏,他就知道去哪裏。這個想法我誰都沒有說過,連阿夢都沒有說話,省的說出來,會有人站出來說我是公主病晚期。

現在雖然跟以前的想法相差很遠吧,但是有個專車級不錯了,哪裏還要求什麼溫柔的開門,讓夏未做這些事真是天方夜譚。

夏未開着車,早晨的陽光非常好,非常的溫暖,又不會讓人感到非常的熱,夏天清晨的陽光就像是冬天中午的陽關似得,非常的令人迷戀。

我有諸天萬界圖 我望着路邊樹上的路色的葉子,現在葉子被陽光照耀的閃閃發光,讓人忍不住的留戀。

我們到達警局的時候,給齊銘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們已經到警局了,齊銘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之後,就告訴了我們他所在的方位,讓我們趕快過去,然後非常迅速的掛斷了電話。

我收起手機之後,跟夏未說:“齊銘他們現在在臨時監獄那邊呢,是白芷出了一點事,齊銘在電話裏也沒有細說,只是讓我們趕快過去。”

夏未皺了皺眉說:“那我們趕快走吧!”

等我們到達白芷的房間之後,裏面已經有很多的警察了,我們撥開人羣,非常艱難的擠進去,好不容易在衆多的警察裏面,找到齊銘和白玉的身影,就趕忙過去了。

我艱難的走到齊銘的身邊,衝着齊銘問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警察聚集在這裏?”

齊銘皺着眉說:“根據值班警察的說法,昨天晚上大約九點半的時候,白芷突然發瘋了,然後大吵大鬧,值班警察也試着上前去制止了,可是也沒有多大的效果。最終放任白芷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裏面大吵大鬧,值班警察就去巡視別的房間了。再回來的時候,白芷的房間裏面已經沒有大吵大鬧的聲音了,值班警察以爲白芷已經睡了呢,然後不放心的過來看了一下,沒想到,白芷這個時候已經躺在了血泊之中。值班警察聯合着幾個一起值班的警察,把白芷的屍體擡到了牀上,然後就走出了房門,反正人已經死了,打算明天早上再做處理。”

齊銘頓了頓,緊接着非常沉重的開口說:“沒想到,明天早上再來到這個房間的時候白芷的屍體突然就不見了,剛纔你們沒有來的時候,我們幾個刑警已經看過了監控了,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員進出這個房間。也就是說,白芷的屍體也像前幾具的屍體一樣,一種非常詭異的方式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中。”

白玉接口道:“你們沒有發現這次,白芷死前所做的事情和前幾天死的那個米琪非常相似嗎?可以說是一個完美的複製品。而且米琪的屍體也跟着前幾具的屍體一樣,非常詭異的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中了。”

白玉不說我還沒有發現,齊銘剛剛說的白芷死前的行爲和米琪死前的行爲真的非常相似,整的可以說是一個模子刻畫出來的。

我疑惑的說:“也就是說這個案子也是不可能破的了?”

白玉挑了挑眉,開口道:“雖然我們不想承認,但是這也是事實。這個案子連一個證據都沒有,怎麼破呢?難道讓我們告訴大衆說,白芷是自己無緣無故的死掉了,然後屍體也是無緣無故的自己走了。這樣的話,現在這個科技社會,還有誰相信?”

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羣,突然有一種想要逃離的感覺,我跟齊銘和白玉說了聲:“我想出去一下,很快回來。”然後就拉着夏未離開了這個到處都站滿人的房間。

我拉着夏未走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裏,走到窗戶前面,輕輕地打開了窗戶,呼吸着新鮮空氣。

夏未雙手插兜,看着我的一系列的動作,淡淡的開口說:“你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吧?”

我做驚訝狀:“你怎麼知道?”

星際全面宇宙幻想 怪醫聖手葉皓軒 夏未嗤笑了一聲說:“你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我有什麼東西不知道的。”

我撇了撇嘴,轉過頭看着窗外蔥蔥的樹木。“你應該也發現了,白芷死的有些蹊蹺。”我轉過頭看向夏未:“我總覺得這是一個陰謀,還有這些屍體的消失。”

夏未的臉微微白了一下,皺着眉說:“不要因爲一點不切實際的猜測,就給一些事情下定論,這只是個巧合罷了。”

我仔細想了想,夏未說過的話,確實也有些道理,說不定這件事真的是巧合呢?“爲什麼在得知白芷死亡的消息的時候,我的心裏會有很大的失落、負罪感呢?”

夏未嗤笑了一聲說:“這只是人之常情罷了!就算是一個不認識的人死了,你得到消息後,也會有莫名的傷感,這並不能說明什麼。”

真的跟夏未所說的一樣嗎?爲什麼我總是感覺,這種感覺有點特殊,不像是隻是知道人死亡的消息之後的那種傷感。

到底是什麼,我現在也不是很瞭解,雖然這是我自己的情感。 第3575章

墨九狸皺眉看著箱子裡面的白嫩小娃娃,確實,這個小娃娃長的乖巧可愛,五官精緻漂亮的不像話,讓瞬間想起了一直長不大的寧兒!

雖然對方是妖植,但是墨九狸看得出來這是對方化為人形的模樣,雖然有萬年年份,向來是受過什麼傷勢,才讓它化形之後如此小,否則不會是這個模樣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