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牛驚恐、白鬼見鬼的目光注視下。黃牛那把巨大的鋼鐵巨錘,居然像冰棍碰到烈火一樣,在半空中發出「嗤嗤嗤」的聲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消融。

半分鐘不到。

整個鋼鐵巨錘融化完畢,在高溫下蒸發成了氣體,飄飄裊裊,消失不見。

現場一陣沉寂。

半響后……

「這怎麼可能?!」

黃牛又驚又怒,咆哮大吼。

他的這把鋼鐵巨錘和身上穿著的防禦鎧甲一樣,都是為了戰鬥所用,而鍛煉成的後天攻擊寶器。無論是堅硬度、還是融化點,都比同類寶器要超出一倍。

可怎麼也沒想到,這把玄級中等的鋼鐵巨錘,竟然說消融就消融!說蒸發就蒸發了!

這一招拳法,威力難不成,堪比地火之炎?

黃牛驚怒之餘,帶了點敬畏。不過,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漲紅脖子,大聲吼道,「小子,你這是什麼元氣?它為什麼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黃牛瞪著噴火的眼眸,直刺蕭易。

「火焰元氣。」

蕭易淡然開口。

心底里,卻是驚喜異常。沒想到八輪本命元環下產生的火焰元氣,居然威力如此恐怖。

果然,九轉金丹的能量,就是厲害!

「火焰元氣?」


黃牛一愣,白鬼也是怔住。

「你是說你的本命元氣,發生了變異?!」白鬼一副見鬼的表情,死死盯著蕭易。

「答對了,不過沒獎勵。」蕭易淡然一笑。

他說的輕鬆,白鬼和一幫手下卻是倒吸冷氣連連。


變異元氣!蕭易施展的竟然是變異元氣!

無論是白鬼還是黃牛,都以為蕭易的元氣是紅色,是功法的原因。哪想到,這居然是元氣本身的屬性!

變異元氣,這他娘的可是和靈體一樣的元氣啊!

白鬼一臉嫉妒。

黃牛直接咆哮吼道,「變異元氣又如何?你敢毀了我的寶器,我就要你的命!」

「啊!!!」

他仰天-怒嚎。

黑紅色的金屬裝甲,突然噴射出一簇簇耀眼的紅光,****大片紅芒,包裹的整個身軀,形成一個巨大的繭。

然後……


「噗嗤!」「噗嗤!」「噗嗤!」

繭身爆裂。

迸射出了一道道嫣紅的血箭,灌澆四周的地面。那濃郁的血腥氣息,僅是剎那,便在空氣中迅速瀰漫開來。

滔天血氣中心。

一尊完全由不斷涌動的粘稠血水,凝聚組成的高大血色巨人,雙腳矗立大地,迎風而立。

「這是……化血大/法?」

蕭易瞪大眼,一臉驚異。

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從血色巨人身上釋發出的龐大威壓,以及那洶湧澎湃的霸道血氣。

如果不是剛剛突破到武王巔峰,蕭易還真承受不了這股濃烈血腥之氣的撲鼻衝擊。

「嗥!」

在現場所有人的注視下,一身血色的黃牛驀然仰天大吼。緊接著,高達五米的龐大身軀,開始走動起來。

咚!!!

雙腳腳掌輕輕踩踏地面,引發的動靜,卻使得方圓數百米的大地,都跟著劇烈搖晃。

「吱吱吱……」

遠處山林里,飛禽鳥獸驚的衝出樹林,在空中四處逃竄。

「有點意思。」

蕭易沒有逃跑,反而饒有興趣的打量黃牛。這個傢伙,化身為血色巨人後,外面的金屬鎧甲也收了回去。現在完全以純粹的肉身狀態,呈現在蕭易面前。

一步一個巨大深坑腳印,慢慢走過來。霎時間,濃重的血腥氣味,便狠狠撲鼻而來。

「變身巨人,這功法有點意思。不過,也僅是有點意思!」

蕭易大喝。

雙拳同時舞動,《霸王神拳》對著靠近的血色巨人,兇猛打出。

一百倍疊加!

「轟!」「轟!」「轟!」「轟!」「轟!」

……

空氣連連爆響。

火焰元氣衍化出的無數拳影,互相重疊,一路推動。在靠近黃牛時,突然一個爆炸。

嘭!

本是疊加在一起的拳影,猛地分散開來,前後左右上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把黃牛給團團包圍。

然後,在電光火石中,從各個方向,狠狠落在了黃牛身上。

「啊!!——」

黃牛凄厲大叫。

火焰元氣衍變而來的無數拳影,就像一條火龍,附身在了黃牛身上。那恐怖的灼燒力量,根本不等黃牛反抗。就把他的整個胸腔、腦袋、四肢,給全部點燃。

短短半分鐘不到,黃牛那高達五米的身軀,便在慘叫聲中,消失在了天地間。

黑漆漆的地面上。

一灘血水,靜靜流淌……

…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天上地下,這一刻死寂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一幕給嚇住了。

緊接著。

包括白鬼在內,所有人整齊扭頭,看向蕭易。或者說,是落在了蕭易那燃燒著一簇簇、宛如蓮花一樣的火焰右拳。

那彷彿蛟龍般舞動的火苗,在頭頂陽光的照耀下,宛如世間最耀眼的紅寶石。綻放出璀璨迷人的光輝,讓人驚恐之餘,又為之深深沉醉。

強如黃牛,武尊境界強者。

又是玄級寶器,又是化身血巨人,竟然說焚燒殆盡,就焚燒殆盡。這變異真氣,也太他娘的厲害了吧?

白鬼又驚又怒,噴火眼睛盯著蕭易,胸口不斷起伏。

「不好意思,一時沒控制住,沒留下他的屍體。」蕭易迎著白鬼的目光,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啊!!!」

白鬼嘶吼,咆哮吼道,「姓蕭的!敢殺我的人,我要你的命!」

「嘩啦!——」

血色寒芒驟然乍現,便見一抹耀眼的血光,突然在白鬼身前的虛空中,綻放而出。冷寂的光芒中,一把通體紅色,宛若鮮血鑄就的修長戰刀,憑空冒了出來。

嗖!

厲芒破空。

血色長刀呈現出了全型。通體血色,彷彿由無數塊紅寶石堆積煉製而成。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霸道、凌厲、死寂的殺伐氣息。這股氣息,讓人感受后,情不自禁打冷顫,心寒膽戰。甚至是靈魂,在那麼一瞬間也在顫慄。

「寶器?」

蕭易眼皮跳了跳。

他可以感受到從血色長刀身上傳遞出的濃郁死亡氣息,這是殺了無數人所遺留下來的氣息!由無數慘烈的煞氣凝練匯聚,再配合海量的鮮血洗禮,最後衍變而成!

「蕭易,你不是自譽天才嗎,嘗嘗『血牙』的滋味如何?」白鬼手持血色長刀,咧嘴獰笑。

話音落下……

唰!

血光閃過。

空氣中的天地能量,剎那間被帶動了起來,澎湃的天氣元氣,在白鬼頭頂虛空中,瞬息之間衍變出了一頭猙獰的妖獸,張開血盆大嘴,仰天咆哮。

蕭易看著這一幕,臉色微微一變。他感覺的出來,這把血色長刀的品級比之前黃牛的鋼鐵巨錘,高出一個境界。


地級!

「地級寶器?」蕭易眼睛放亮,「這把刀居然是地級寶器!呵呵,有意思,如果沒看見也就罷了,現在看見……哼!」

蕭易眼珠子轉動,計上心來。

恰在這時。

白鬼頂著外放的氣勢,腳步走動,持刀踐踏起來。

咚!


大地搖晃。

白鬼原本瘦弱的身形,在一瞬間得到了莫名氣勢加持,變的高大威猛。

然後,他狠狠踩踏地面,藉助反彈力亮,「咚」的一聲,騰空躍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