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人形的長隊之中,我找了許久也沒找到紅綾,於是我想要給紅綾再打一個電話,來問一問她究竟在什麼地方。

我抱着試一試的態度,畢竟之前的時候她的電話一直處於一種無法接通的狀態,或許這一次也……

“喂,遙遙,你在哪兒呢?”撥通電話之後,那邊竟然接通了。着實讓我的心情激動了一把,看來之前的時候是我想多了吧。

“我已經到了美人shop了,可是這裏排了好多人。我看不到你啊,你在哪裏?”我焦急的詢問着紅綾。

這時紅綾告訴我,她會揮揮手……然後讓我在人羣之中尋找一個高高舉着手臂的人。此外,爲了讓我更加清楚的發現她,紅綾還把自己那個紅色的手提包給高高的舉了起來。

她的個頭在女生之中算是偏高的,一米七三的個頭,她舉起了手臂之後,我就十分輕易的發現了她……然後,我小跑着朝着她走去,順便在後面各種人嫌棄的目光之中插了一個隊。

我看着紅綾,問她,爲什麼這裏會有這麼多人呢?紅綾笑眯眯的告訴我,說這家店十分的神奇。今天不過是它剛剛開業的日子,可是已經有這麼多的客戶慕名前來了。我看了看旁邊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清一色的年輕女孩子……

紅綾說這家店可以讓人神奇的變的漂亮,就在一瞬間的功夫。我聽了之後,覺得有點匪夷所思,在一瞬間可以把一個人變漂亮?莫非,是高超的化妝技術嗎?

大亨獨佔小妻 可是紅綾卻搖了搖頭,她告訴我這完全是素顏。只要讓這家店的老闆一瞧,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一個醜女也可以變成一個漂亮的大美女。在剛剛的時候,已經陸陸續續從那個屋子裏面出來了一些女子,當外面的姑娘們看着她們和進去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的時候,她們都目瞪口呆。

變樣子了怕啥?何況她們變成了一個個的大美女,對此,外面的這些姑娘們只有羨慕的份。而且堅定的認爲自己在外面不會白白的排隊,這都是美麗需要付出的代價。

紅綾告訴我,說來也奇怪,這家店鋪雖然寫着這樣一個牌子。可是屋門卻緊緊的關着,而且裏面看起來十分的黑暗。而每一次也只能讓一個人進去,當那個人出來的時候,另外一個人再進入。一點也不像是普通的美容院那樣,我突然聞到了一股奇怪的氣味,而這種氣味就是從那個店鋪裏面傳出來的。

這種氣味讓我十分的不舒服,噁心想吐。

“紅綾,要不我們回去吧?況且你長得本來都很好看了,還要怎麼便漂亮呢?我總覺得那個店鋪奇奇怪怪的,讓我渾身不舒服。所以,我們還是走吧。”我想要勸退紅綾,趕快離開這裏……

女孩子都有一顆愛美的心,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或者給別人的感覺,你都已經不是你了。這樣的變美我是不喜歡的。我不知道紅綾怎麼想,反正在我看來,她都已經十分漂亮了。我真想不通爲什麼她還要來這裏。

可是,紅綾根本就不聽我的勸阻,依舊想要離開這裏。還手不鬆開的拉着我,讓我在這裏陪她。說等到待會的時候,要見證她在瞬間變漂亮的那一刻。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般粘我的情況下,我不得不答應了她的要求。

我從口袋裏面拿出了顧之寒給我的八卦儀,然後衝着這店鋪的門口測試着。八卦儀的指針不停的來回擺動,我的心裏一驚,莫非裏面真的有詭異之事發生?

可是,我也不能這麼冒昧的直接進去吧。要是我插隊直接進去的話,我相信……會被前面和後面排隊的人說死的。

“紅綾,你看……這八卦儀指針不停的擺動,說明這裏邪乎的很。現在顧之寒不在我們身邊,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我依舊不死心,想要繼續遊說紅綾。無奈紅綾一顆愛美的心已經根深蒂固了,不管我怎麼說,她都堅持留在這裏,還讓我陪着她。

的確,現在她一個人留在這裏,我也不放心。乾脆在這裏吧,一個人無聊的想要發條微博,可是我發現這裏的網絡信號很差很差,連不上網……我打開GPS,發現這裏也根本定不了位。

反正已經覺得這裏詭異的很了,便從書包裏面拿出了幾道符咒放在了外衣的口袋裏面,想着要是用起來的時候會方便順手一點吧。

豪門隱婚之無良嬌妻 “遙遙,你這真是想多了吧,這裏哪有什麼奇怪的?你看這麼多人都在這裏,會有什麼事啊!況且那些人進去了,最後不都出來了嗎?忘記告訴你了,你的八卦儀昨天的時候灑水了,所以不小心沾水了……它估計失靈了。你就不要這般擔驚受怕的了……”我一聽紅綾說把八卦儀給沾上水了,我無奈的露出了一抹苦笑。

八卦儀最忌諱水了,而且這東西一旦沾上了水,就會不靈驗了……所以,剛纔是不是我多慮了呢?

我在心裏也是希望會是這種情況的。然而,往往事情最後的發展形勢是不會像是我們所想的那樣的……

“你看,裏面又出來一個姑娘……”紅綾在一邊激動的喊着,彷彿特意要讓我看一看那個姑娘……爲了讓我相信,這家店鋪真的可以把一個醜女讓她脫胎換骨,徹底變爲一個美女。在這個姑娘還沒進這個店鋪的時候,就偷着給她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她又從手機翻出了這張照片給我看,的確,和現在這個漂亮的姑娘簡直可以判若兩人。

可是,這樣真的有意思嗎?會不會身邊的熟人都認不出來了?不過,我仔細的看着那個從那個店鋪裏面走出來的女孩,總覺得是那麼的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

對了,我猛然想到,剛剛我在校園裏面遇到的那個女孩,不就是長了一副這樣的臉蛋嗎?難道剛纔那個沒有帶傘的奇怪的女孩也是從這裏走出去的嗎?

那個女孩面目表情的走了,也不打傘,就這麼淋着……靜悄悄的走了,漸漸的遠了,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這大雨之中。

“哇塞,真的是變的好漂亮了。”紅綾禁不住讚歎,我從她的眸子裏面看出了她的羨慕……雖然我已經告訴了紅綾,她也長得很漂亮,甚至在我的眼中比剛纔的那姑娘還要漂亮。無奈她根本不聽我的,說自己是娃娃臉不好看,非要是錐子臉纔會好看。

我的眼前頓時浮現出來一羣的黑線,心想着社會上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這樣一種風氣呢?不說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這些人,比如紅綾。就如那些電影電視明星,一個個都跑去了韓國整容,都快要整成了一樣的尖下巴,錐子臉了……

這樣難道就很漂亮嗎?我們的審美觀怎麼都開始扭曲了呢?

“紅綾,你不覺得這些從這家美人shop店走出來的人模樣都像是從一個模子裏面刻出來的嗎?”想必我發現了這個問題,紅綾都已經在這裏排隊排了一個多小時了,肯定自然也是知道的。

對此,難道她就一點都不奇怪嗎?

誰想到紅綾竟然告訴我,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不就是一個模子裏面刻出來嗎,只要是好看其他一切都OK啊!她還調侃的說着,沒準出門的時候會被很多人說成是雙胞胎呢,這得多麼有趣啊!

被紅綾這麼一說,我竟然無力反駁了……

可是,我總覺得哪裏怪怪的。雖然那個八卦儀壞了不準了,可是我仍然感覺這個地方,非同一般。

“對了,遙遙,你怎麼來這裏找我了?英文課不上了嗎?你不答到的話估計我們寢室就得扣分了……”看來,紅綾還不知道不上課的事情。

所以我便給她解釋,說我們的課不上了。我這不是翹課來的。而且我還說以後遇到這種事不要再找我了,因爲我對這種活動一點也不感冒。

可是紅綾卻說,她根本就沒有通知我啊!本想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自己竟然給她打來了……然後便看見我已經站在這裏,來找她來了。

我吃驚的看着紅綾,不可思議的說着,“什麼,如果不是你給我發的短信,打的電話,那會是誰呢?”我的心裏猛然想起了那一串未知的陌生來電,卻在裏面聽到了紅綾的聲音……而且還有那些紅綾給我發過的短信,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聽到紅綾的話之後心裏自然是覺得奇怪的,我拿出了手機,再次撥打了那個所謂的紅綾給我打過的電話,然而已經是忙音一片,還說我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難道我這是在做夢?

想到紅綾還給我發了短信,索性我從短信的那下拉表上面不停的尋找着那幾條短信。可是,卻已經瞭然無痕跡了……

我再一次的覺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場夢。怎麼那些曾經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卻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遙遙,你……怎麼了?”紅綾見我目光呆滯,眼神空洞,覺得我心裏似乎有什麼事情。所以想要讓我說出來,也算是爲我緩解了自己心裏面的壓力。我知道她是爲我好的……

“沒……沒什麼,紅綾,你真的沒有在此之前給我打過電話或者發過信息嗎?”似乎,我還想要從紅綾的口中親耳見證一下此時。

無奈,紅綾給出的答案依舊是NO。最終我死心,就當是自己做了一場夢罷了。

就在這時,那詭異的店中出來了一個年輕的男人,他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的樣子。眉眼清秀,臉上帶着一種羞赧的表情,有一種古代文弱書生的感覺。嘴角總是掠過一點微微的笑意,給人一種十分溫暖的感覺。彷彿在這冷雨之中感受到了一種暖意。

“今天的人數已經達到上限,所以各位顧客請明天再來吧!”男子說完,目光朝着我的方向一瞥。

他這是在看我嗎?爲什麼我會有這樣一種錯覺呢?他甚至還衝着我笑,總覺得那笑容之中彷彿還有着什麼其他的意思,可是我卻不能把這一種含義給猜透。

人羣之中的姑娘們,聽到這男子的話之後,臉上都露出了一種無奈又惋惜的感覺。甚至,我還從人羣之中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今天算是白來了。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排到隊?哎,這家店的老闆也真是的,怎麼做生意一天只招攬二十個客人呢?怎麼還有這樣做生意的嗎?”

“是啊,是啊……聽說這老闆脾氣古怪的很……可是剛剛看起來還不錯啊!明明就像是一個大暖男啊,而且還那麼帥氣!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我聽着這四周的聲音,原來這家店還有這麼一個規矩。一天只招呼二十位客人……既然都這樣規定了,怎麼還有這麼多人在這裏排隊呢?

“我告訴你吧,並不是前二十名才能進去。而是店老闆親自選人……只要被店老闆選中,就會再下一個人結束的時候,新的人的手機會奇怪的收到一條短信,然後就進去……所以,纔會有這麼多人在這裏排隊,希望被選中,成爲那個可以變得更漂亮的幸運兒!”紅綾彷彿葉聽到了剛纔那兩個女生的對話,見我眉頭緊皺,便知道了我心中的疑慮。

於是,她便主動的給我解釋。

“原來是這樣……”似乎聽完了紅綾的解釋,我才明白了這終於是怎麼一回事了。不免心中覺得有點奇怪,現在時間明明還早啊,一上午的時間連一半都沒有過去了,怎麼這家店就要關門了呢?

如果這家店的老闆是爲了掙錢的話,這麼做肯定是等於斷送了自己的財路啊。憑藉現在的火爆程度,他如果營業一天的話利潤絕對是十分可觀的。

除非,這個老闆做這些工作,不是爲了錢……然而,如果不是爲了錢,還會爲了什麼事情呢?

那些回去的姑娘……我在心中默默的想着,總覺得她們在進去和出來的時候就像是變了一個樣子一樣,可是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呢?

面貌變了,對,她們比進去的時候變漂亮了……甚至,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都有點她不是她的感覺。

對,她變得不是她了。就是這樣一種感覺……也許,從這家店出來之後,就不是進去時候的那個人了。

既然這樣,我想趕快回去。等到了學校的時候,就把顧之寒給喊出來,把我見到的這裏的詭異情況告訴他,看看他能不能看出這裏到底隱藏着些什麼乾坤來。

然而,我正想喊着紅綾回去的時候,店鋪門口站着的那個年輕的男人慢慢的朝着我們兩個走來……此時,隊伍中的人羣早已經疏散,而在那個門口也只剩下我和紅綾兩個人了。

雨還在下,那個年輕的男人並沒有打傘……雨水順着他略微有點長的亞麻色的頭髮滴落下來,然後落在了他白色的毛衫上面。

穿的這麼少,難道不冷嗎?彷彿看着他,我的心裏就生出來一種寒意……

“喂,路遙,你看他帥不帥?你知不知道他就是這家店的老闆,而他現在過來,是不是代表我們可以成爲他今天最後的客戶呢?”紅綾的心情略顯激動,她內心最期待的事情便是成爲這家店的客人,而讓自己可以變得很漂亮。

不過,不是說今天的二十個名額都已經滿了嗎?那麼,我便覺得就算他過來,也不是因爲這個事情。

於是,我便小聲的告訴紅綾,“別瞎想了,今天的名額已經夠了。”

我這麼說,並沒有讓紅綾有往回走的意思……然而,她也朝着那個男子緩緩走了過去。我還哎了她一聲,無奈沒有任何的迴應。

“恭喜你們兩個,今天我的心情很好,你們可以破例成爲店裏最後的客人。”年輕的男人說完,嘴角又露出了一抹讓人難以捉摸的微笑。

顯然,當紅綾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十分開心,心情也是十分激動,“真的嗎?真是太好了,老闆,你真的是大好人!”說完,竟然迅速抱住了那個年輕的老闆。

我瞪大了眼睛,紅綾不愧爲紅綾,她這是不是也算是佔了人家那個老闆的便宜?看見人家是一個帥哥,所以……

不過紅綾緊緊抱住了那帥哥一秒,就本能的鬆開了手……

她疑惑的看着那個老闆,眉頭緊鎖,“爲什麼你的身體這般冷?”

只見那個年輕的男人仍舊是招牌的笑容,無奈的撇了撇嘴,做出了一個略微誇張的動作,倒是讓人覺得十分好笑,“可能是我穿的少在,又在外面站了這麼久。所以身子自然是涼的,不然我們進屋吧……屋子裏面有暖氣,很暖和。”

被店老闆這麼一解釋,紅綾覺得十分有道理,便連連點頭。雖然他這話聽起來十分合理,而且沒有任何的破綻。可是我卻覺得,在這裏面似乎正在隱藏着一個驚天的大祕密……

可是,這個祕密究竟是什麼,我卻不知道。也許等到我猜到這個祕密的時候,這一切都晚了吧……

“紅綾,我們回去好嗎?” 我的老婆修仙歸來 我小聲的在紅綾的耳朵後面說着,因爲我覺得這裏詭異的很,也許我們在這裏會遇到什麼危險,我對這個地方充滿了一種恐懼。所以,我一點也不想呆在這裏,更加不想讓紅綾呆在這裏。

可是,紅綾似乎早就已經被那個年輕的店老闆給洗腦了,而且想要便漂亮的想法已經在她的頭腦之中根深蒂固了,似乎不管我說些什麼,在她那裏,現在都等於是對牛彈琴。

“遙遙,這個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我是不會放棄的……我更加不會離開!要是你想走的話那你先走吧,我要在這裏變得更加的美美噠。”紅綾笑着,當她笑起來的時候,眼角會輕微的上揚,就像是一個小小的月牙,甚是好看。

既然她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我似乎也沒有什麼話可以繼續勸阻她下去。然而,我卻不能回去……我害怕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紅綾一個人該要怎麼辦呢?

她一個人肯定是無法應對這些事情的。如果我在她的身邊,起碼她還有一個幫手吧,而且在心裏上也會給她一種安全感吧。我想着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想來想去,還是決定留在這裏,陪着紅綾。

可是,這並不代表我會什麼辦法都不去做,只是這樣漫無目的的等待着。我偷偷拿出了手機,然後給顧之寒發了一條短信:

“學校往北走三十米美人shop,原來的冰淇淋店鋪,速來!”編輯完這條短信之後,我還給顧之寒發了一些自己的所在位置……

無奈根本不能定位。就在我反覆操作了N次之後,居然成功了。

發送成功,是不是天助我也呢?

等會只要顧之寒來了,那麼就像給我的心裏吃了一顆定心丸。真希望顧之寒可以早一點到,同時我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着,但願一切平安順利,不要有什麼無妄的事情發生!

“怎麼樣,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兩位姑娘是想要放棄嗎?我可告訴你們,機會只有一次……如果把握不住,那麼以後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年輕的男人邪魅的笑了笑,並對我們兩個說着。

我看了看紅綾,紅綾又看了看,最終我做出了決定,“好吧,紅綾,我和你一起!”

當我做出這個決定之後,紅綾十分開心。她拉着我的手,然後我們兩個便跟在那個男人的後面緩緩的朝着那個店鋪走了進去。

可是,裏面所經歷的事情,讓我這一輩子都難以忘卻…… 裏面,死一般的沉寂。到處都是烏黑的一片,也許是陰天的緣故,或者是他沒有亮燈的原因,這裏面很黑很黑……

“老闆,你這屋子怎麼不開燈?” 當春乃發生 紅綾率先打破了沉寂,問着這個年輕的男人。

“呵呵……這不,開了?”正當他說完這話,周圍竟然燃起了蠟燭,紅白相間的蠟燭在四周燃燒着,總會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這裏又不是沒有電,再說了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點蠟燭呢?而且,像是美容院不就是想讓這裏更亮堂一點嗎,顧客纔會感到舒心嗎?

怎麼,這裏到處透着一點詭異呢?

“老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紅綾似乎有點着急,而且我見她已經雙手抱成了一個團,好像是在取暖……她應該很冷,因爲我也很冷。

我忍不住摸了摸這裏的暖氣片,竟然是涼的……我明明記得這邊的商業沿街樓早就供暖了,而且剛剛那個男人不也說屋子裏面有暖氣嗎,怎麼暖氣卻是涼的呢?

而且在這屋子裏面我聞到了一股發黴的味道,就好像這裏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一樣。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我的心裏充滿了疑惑,可是又不知道誰可以來爲我解答這些疑惑……

“你們先在這裏等一下,我進去看看……看看她準備好了沒有,如果準備好了,那我便出來喊你們……你們就進去。”年輕的男人說完,便徑直走進了在這屋子最後面一個角落裏的屋子裏面。

我看着他的身影漸漸的遠去,心裏不停的在想着剛纔他所說的那些話。好像在這個店裏面,除了他還有另外一個人……可是那個人是誰,我們卻無從得知。而且,這一場美麗的蛻變似乎還需要另外一個人的參與,而依照現在看來,似乎那個現在還從未露過面的人才是這一場遊戲的主角。

或許,那個她纔是這家店真正的老闆吧。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裏那一種緊張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就連我的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我盡力的告訴自己,沒有什麼可害怕的,更沒有什麼可緊張的,這裏能有什麼啊?再說了,我口袋裏面放着顧之寒親自畫的鎮妖降魔除鬼符咒,一切邪祟都是見了會退避三舍的。這又有什麼可害怕的呢?此外,我已經給顧之寒發去了短信,如果不出什麼意外,一會而顧之寒就會來到這裏吧。到時候他來了,更會成爲我堅強的後盾啊,我更是沒有什麼可害怕的了。

“遙遙……你有沒有沒有覺得這裏和外面……一樣冷?”紅綾不是的把脖子縮到了自己的毛衣裏面,還忍不住的瑟瑟發抖。

陰氣重的地方,必然會冷。這個時候埋怨紅綾似乎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所謂既然來了這裏,我也想要弄清楚這家店到底在鬧什麼鬼?

究竟是使用了什麼法子纔會讓那些姑娘一個個脫胎換骨似的變得美麗?或許,她們早已經不是她們了……所以,我認爲在這背後,一定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如果我們現在不能拆穿這個陰謀的話,索性會有更多的人受到傷害……

平心而論,我也算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尤其是在我正式成爲了顧之寒的師妹之後,我深深知道自己作爲一名茅山道門之中的弟子,我講把除掉邪祟當成了自己的己任。我不後悔自己現在的決定,就算我很害怕,我也要把這個事情給調查的水落石出。

“紅綾,我們偷着看看,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我小聲的對紅綾說着,忍不住我的步伐已經開始慢慢的走向了那一扇門。

然而,紅綾卻一把拉住我,眉頭緊鎖,她這是想要制止我,“不要,遙遙。之前的時候那個年輕男人不是說過了嗎,只有他喊我們進去的時候,才能進去。不然……會出事的……”

也許來到了這裏,紅綾的心裏也是害怕的吧。可是她又不想承認,生生的把心裏的這一種懼意給壓制住了,也是,誰讓是她不聽我的勸阻非要來這裏呢?誰讓是她爲了美麗而願意付出一切呢?所以,紅綾纔不會對我抱怨吧。

如果要是我拉着她來了這裏,恐怕這個時候紅綾早早的就吵吵着這裏太詭異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像是這樣類似的話了。

“噓……不要說話,跟在我後面……”我並沒有理會紅綾,我看着那一扇門,裏面閃着紅色的光芒,我知道里面肯定有着什麼祕密。或許那個祕密,就是有關那些女孩可以變得更加美麗的祕密……

“可……”紅綾還想說些什麼,可見我不理她,腳步還不停的往前走,索性便一起跟在我的身後……

很快,我已經來到了那一扇門的後面。我的耳朵緊緊的貼在那個門上面,聽着裏面的聲響……

裏面好像是一男一女正在說話,那男人就是之前的那個年輕的帥哥。可是那個女人,卻不知道是誰了……聽聲音也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姑娘,雖然我聽不清楚他們在裏面說些什麼。可是我卻感覺那個女人似乎十分的暴躁,她對那個男人說話的語氣十分兇狠。

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之間我的耳朵又變得格外好使了起來。裏面的一字一句竟然開始聽的真切了起來……

“姐姐,我們收手好嗎?趁着,還沒有被人發現……”男人的聲音淺淺。

“收手?呵呵……都已經開始了,我怎麼會收手?只要再吸食一百個人的精魂,我就可以恢復我的美麗容貌了。誰會發現?是人界的那一羣臭道士嗎?呵呵……你以爲我會害怕他們嗎?”女子的聲音十分冷冽,裏面充滿着一股寒意。

而聽到這裏,我和紅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於共同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在這屋子裏面的兩個人不是人,而是怪物……目前爲止,我還不清楚他們兩個究竟是什麼邪祟,可是我卻知道他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吸食人類的精魄。

“紅綾,我們快走!回去找顧之寒……”我小聲的對紅綾說着,直覺告訴我,我不是這兩個怪物的對手,也許他們只能是顧之寒來對付。

現在事情也弄清楚了,果然在這裏的這兩人不是什麼好人……

“好,我們走……尼瑪我再也不要來這家店了,太詭異了。”紅綾說完,我們兩個便一起邁着細碎的步子,想要撤走。

可是就當我們眼看着就要出去這個屋門的時候,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摔倒在了地上……

我回頭一看,竟然是那個年輕的男人,而在他的身後,還站着一個女人。那個女人臉上帶着面紗,不過我在她的身上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想跑是嗎,晚了……既然來了這裏,便是我的人。你們……逃不掉了。楚離,快把她們兩個給我綁起來……呵呵,真沒想到,在這裏竟然還能遇到鬼胎子。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只要我吸食掉了你的精魄,那我也用不到再找幾十個女人了……哈哈,哈哈……”那女子在我的頭上飛着,而她不時用鼻子聞着我身上的味道。

鬼胎子……我心裏滿是疑慮,她這是在說我嗎?可是我的兒子,我的熙久,怎麼也成了鬼胎子呢?鬼胎子不是頌言嗎,怎麼熙久也是呢?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心裏雖然害怕,可是對方到底是什麼我也想要從心裏弄清楚。

“我是妖……是魅妖!我要吃你的精魄,變漂亮……可是,我也會讓你變得更加漂亮,我們一起變漂亮,難道你不喜歡嗎?不是你們人界的女子都希望自己變得更加漂亮嗎?”女魅妖的聲音變得有點嚇人,我總覺得她的聲音在這茫茫的黑暗之中有着一種震懾人魂魄的力量。

趁着這兩個妖物不注意的時候,我後背着手,然後摸出了手機,給杜之寒打了一個電話。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