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進入地道以前,那個士兵模樣的人,還看了一眼容初璟所在的方向,露出了一抹陰冷的笑意出來。

「容初璟,我們慢慢的玩吧,希望你能撐到那個時候。」

為了不擾亂容初璟他們的計劃,韓楉樰覺得,自己這個時候,還是不要生事的好,順便,也出去打探打探,現在的情況,於是,也就同意了,和他們一起離開。

「嗯,娘親,那你小心一些。」

韓小貝對韓楉樰,一向都是很信任的,既然她這樣說了,那他也就沒有反對了,乖巧的點了點頭。

見韓小貝同意了,韓楉樰這才跟著跟著那兩個人離開了,而侍衛長,見他們離開了,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

「韓姑娘,主子說了,讓你將這裡的事情給解決了之後,就到後花園,那株百年的古樹那裡去。」

韓楉榛聽了侍衛長的話,就明白了,容楚越這是要逃命了,還真的是慶幸,這個時候,他沒有將自己給扔下跑了。

其實,韓楉榛不知道的是,容楚越是想著,以後還要東山再起的,到時候,就需要更多的人手了,所以,才會帶著她跑的,要不然,也不會理會她了。

「我知道了。」

韓楉榛點了點頭,看向了韓楉樰離開的方向,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她相信,這次,容楚越一定是安排了人將她給殺了的。

「哼,韓楉樰,你跟我斗,最後,你還不是死在了我的前面。」

只要一想到韓楉樰死了,而自己還能活著,說不定,以後有一天,還能站在容初璟的身邊,韓楉榛心裡的鬱氣才消失了一點。

等在看向韓小貝的時候,韓楉榛眼裡的恨意,又冒了出來,既然,不能好好的折磨韓楉樰,那能折磨她的兒子,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雲娥,芷芳,既然韓楉樰已經不在了,你們有什麼怨,有什麼仇的,就向這個小野種報了吧。」

韓楉榛說著,也緩緩的走向了韓小貝,同時,也招呼著雲娥和葉芷芳,要是可以的話,她逃命的時候,還想帶著他們兩個人的呢。

在韓楉榛看來,葉芷芳雖然蠢笨了一些,不過,還是自己的好幫手了,而雲娥,她的身份,也是不簡單的。

到時候,容楚越應該會同意的,而且,他們都有同一個,恨著的人,當然是要一起走的了。

「你們要做什麼?你們別過來!」

韓小貝雖然那年紀小,可是,一看到韓楉榛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沒有安好心了。 輕輕的說出了這句話之後,容楚越就轉身,決絕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而這個時候,容初璟還在讓人抓捕他呢。

「王爺,我們都已經找過了,並沒有找到容楚越,不過,找到了很多他的人。」

剛剛去搜查容楚越的人,都回來了,正在和容初璟回話,卻不是什麼好消息。

容初璟聽到了這個消息,也沒有什麼意外的,容楚越既然已經決定要逃走了,肯定是給自己留下了退路的,怎麼可能會那樣容易的就讓他們給找到。

只是,容楚越就算逃走,也不可能將他的人,都給帶走的,容初璟覺得,他們會抓到那些被他留下來的人,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你們好好的審問,要是沒有懷疑的人,就讓他們回去吧。」

容初璟吩咐了下去,當然了,這個放了的人,說的是那些普通的士兵,畢竟,他們也只是聽命行事的。

而且,參與這次事情的士兵,那可是上萬人之多,容初璟也不可能,將他們全部給殺了,他有不是個弒殺的暴君。

「對了,去讓華丞相和國師過來。」

容初璟將那些大臣的事情,都交給了華若謙和寧文田他們兩個人,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將這件事情,給處理的怎麼樣了。

所以,容初璟還是決定,先讓人去將他們兩個人給叫過來,好好的詢問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麻煩的地方。

「見過王爺。」

很快的,華若謙和寧文田就過來了,恭敬的給容初璟行了禮,然後就等著他開口了,不過,就算他沒有說,他們也能大概的猜到,他是為了什麼事情,將他們給叫來的。

「那些大臣,現在怎麼樣了?」

果然,一聽容初璟問出口的話,華若謙和寧文田,就知道自己是猜對了,而且,現在他關心的,和他們有關的,也只有這件事情了。

「回王爺的話,那些還有些體力,沒有什麼大礙的大人,我們已經安排好了侍衛,將他們給安全的送回家去了。」

華若謙恭敬的回答著容初璟的話,畢竟,這外面,才剛剛經歷的叛亂,所以,還是讓人送他們回家,比較得安全。

「至於那些,身體不適的大人,我們也已經將他們給送到太醫院去了,讓那裡的太醫先診治著。」

容楚越將這皇宮給控制起來的時候,也將那些太醫給控制起來了,所以,這個時候,那些太醫,都在太醫院裡。

不過,這些太醫的待遇,可就比他們這些大臣的待遇,要好上很多了,至少,是沒有忍飢挨餓的。

那些身體弱的大臣,即使是有韓楉樰時不時的接濟一下,還是生病了,能撐到這個時候,已經很不錯了,所以,華若謙他們,只能第一時間,將他們給送到太醫院去了。

「嗯,你們做的不錯。」

對於華若謙和寧文田這樣的安排,容初璟還是很滿意的,算得上是面面俱到了,點了點頭,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情。

「那些跟著容長天二話容楚越一起叛亂的大臣呢,你們清理出來了沒有?」

這些人,才是重中之重,居然敢跟著容長天和容楚越造反,這樣的行為,絕對是不能原諒的,不過,具體的要怎麼處理,還是要在看看的。

「已經清理出來打半了,王爺放心吧,很快就能全部清理出來的。」

這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做好的事情,容初璟也不會要求華若謙他們,馬上就將這件事情給做好。

「嗯,我知道了,這段時間,你們也幸苦了,等著宮裡的事情平靜一些了,你們就先回家休息一下吧。」

容初璟也很能理解,他們想要回家的心情,就像,他回到這皇宮,第一時間,就想要見到韓楉樰一樣的,也沒有強行的將他們給留在宮裡。

華若謙這個時候,確實是很想回家了,很想快點回去見見寧靈雲,知道她的情況好不好,他已經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看到她了。

不過,華若謙也明白,容初璟已經很明理了,這皇宮裡面的事情,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他們還是先處理了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華若謙和寧文田向容初璟道了謝,然後就出去了,他們快點將事情給處理好,也能快點回去了。

「楉樰,小貝怎麼樣了?」

容初璟將這些事情吩咐了下去,因為心裡惦記著韓楉樰和韓小貝,就到寧貴妃這裡來找他們了。

而這個時候,容初璟安排的人,已經將死去的寧貴妃,還有葉芷芳,和雲娥,已經這裡面的宮女太監,都給帶走了。

留下來的,全是容初璟派來保護韓楉樰的,她要是有什麼事情,也都可以吩咐他們去做。

「還沒有,不過,應該很快了。」

韓小貝還沒有醒過來,韓楉樰在他的身邊照顧著他,她雖然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可是,看到他這個樣子,心裡還是很心疼的。

「你放心吧,小貝不會有事的。」

容初璟上前,將韓楉樰抱在了自己的懷裡,柔聲的安慰著她,同時,也是在安慰著自己,韓小貝是不會有事的。

韓楉樰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她什麼都不想說了,只希望,韓小貝會沒有事情,以後,也不要再受這樣的苦難了。

「唔。」

就在韓楉樰和容初璟靜靜的守在韓小貝的身邊的時候,韓小貝嚶嚀了一聲,有了醒過來的跡象了。

「小貝,你醒了!」

韓楉樰和容初璟聽見了,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來,激動的喊著韓小貝的名字。

「娘親,嗚嗚,娘親,我好害怕啊,我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

韓小貝一睜眼,就看到了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的韓楉樰,想到了之前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一下子忍不住,就哇哇的哭了起來了。

「小貝,別怕,沒事了,已經沒事了,別怕,娘親就在你身邊,對不起,娘親不應該讓你一個人留下來的。」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韓小貝畢竟還是一個小孩子,遭遇了那樣的事情,會害怕,也是正常的,只是,見到他這樣,韓楉樰的心裡,滿是愧疚。

而比韓楉樰還要愧疚的人,就是容初璟了,見到了韓小貝這樣哭的傷心的樣子,他伸手,將他們母子,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小貝,楉樰,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讓你們受了這麼多的委屈,是我不好。」

一直以來,容初璟都說過,自己要保護好韓楉樰他們母子的,可是,卻讓他們一次次的受到了傷害,這讓他的心裡,滿懷愧疚,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韓小貝哭了一會兒之後,就慢慢的緩過神來了,見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都在自己的身邊,也安心了一些了。

「爹爹,你終於回來了!」

韓小貝一直都在盼著見到容初璟的,說起來,他已經有好長的時間,沒有見過他了。

「是啊,小貝,爹爹回來了,你放心,以後,爹爹都會陪在你和娘親的身邊的,不會再離開你們了。」

經過了這次的事情,容初璟是真的不想在離開韓楉樰他們了,以後,他們一家人,就好好的在一起好了。

「嗯嗯,好啊,那真的是太好了。」

韓小貝想著,自己差點死了,不過,再次醒過來的時候,韓楉樰和容初璟,都陪在自己的身邊,這對他還說,還真的是一件好事了。

「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這樣的情景,是在是太美好了,他們一家人,團聚了,韓小貝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啊。

「傻小貝,當然不是做夢了,你放心吧,娘親和爹爹都在這裡,沒有人能夠傷害你了。」

韓楉樰摸了摸韓小貝的頭,不管怎麼樣,只要有她在,她是不會再讓任何的人,傷害了他的。

「我知道了,娘親,那兩個壞女人呢?」

剛剛見到韓楉樰和容初璟的時候,太激動了,韓小貝都差點將要殺害了他的韓楉榛和葉芷芳給忘記了。

這會兒,才想了起來,剛剛就是因為這兩個女人,他才差點沒有機會在見到韓楉樰他們了,心裡還是很生氣的。

「小貝,你放心吧,娘親已經幫你好好的教訓過他們了,以後,他們不敢在傷害你了。」

對於韓楉榛和葉芷芳這兩個人,韓楉樰這個時候,也恨不能將他們給千刀萬剮了。

可是,葉芷芳已經讓她的絞心粉給毒死了,死的還算是痛苦,但是,韓楉榛,那個女人,卻是跑了,這樣一想,韓楉樰就冷下了臉來。

她絕對不會就這樣放過了韓楉榛的,不管她逃到了哪裡去,總有一天,韓楉樰會讓她為此付出代價的。

「娘親,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家啊?」

見到了韓楉樰冷下來的臉色,韓小貝的心裡也不好受,於是,也就不再問,韓楉榛他們的具體的情況了,反而是轉移了話題。

不過,回家這件事情,也是現在韓小貝很關心的事情,畢竟,他們這段時間,確實是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了。

這個時候,也只有回家,能讓他們感覺到舒服了,只是,韓小貝不知道,現在他們能不能回去了。

韓楉樰也想要先回益生堂了,畢竟,青墨他們,還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呢,只是,這件事情,也不是她能決定的,於是,看向了一旁的容初璟。

「楉樰,小貝,現在外面還不安全,你們先在宮裡住幾天,等我將事情給安排好了,再和你們一起回去,好不好?」

容初璟說得而,也是其中的一個理由,畢竟,容楚越有多少的實力,他們現在還不清楚,萬一外面還有他的人手。

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出去,那不是太危險了嗎,容楚越是肯定不會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他們的。

而且,這幾天,容初璟是肯定要待在宮裡的,他想要讓韓楉樰和韓小貝陪在自己的身邊。

不過,這句話,容初璟就沒有說了,只是,他的目光,去讓韓楉樰看明白了。 想到,容初璟這麼幸苦的回來,這後面的事情,還有很多了,他一個人,肯定是很累的,那他們,就在多留兩天好了,也免得他擔心。

這樣一想,韓楉樰就覺得,她和韓小貝還是應該留下來的,於是,對著容初璟點了點頭。

「那好吧,我們就先留在宮裡,等你將事情處理好了,我們再回去。」

見韓楉樰同意了,容初璟這才露出了笑意,他就知道,她還是想和自己在一起的。

「那好,楉樰,你先等一下,我馬上就讓人去收拾一個地方出來,你和小貝先去休息。」

這裡是寧貴妃的地方,而且,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還被困在了這裡這麼長的時間,對這裡的印象,肯定是不好的。

這宮裡,最不缺的,可就是房子了,於是,容初璟馬上就讓人去將最好的房子給收拾出來,讓韓楉樰帶著韓小貝過去休息。

容初璟這段時間,還是很忙的,能過來看看韓楉樰他們,也是忙裡偷閒了,這會兒,有人來喊他,他又要離開了。

「楉樰,你和小貝先去休息吧,放心,這宮裡,已經全是我的人了,不會出事的。」

對容初璟,韓楉樰是很相信的,點了點頭,讓他注意自己的身體,就帶著韓小貝離開了。

容初璟讓人給韓楉樰收拾出來的地方,居然是皇帝才能住的乾清宮,也是,這宮裡,也只有這裡,才是最大最好的地方了。

通過和容初璟的幾次短短的通信,韓楉樰已經知道了,禹帝在回上京的路上,就已經駕崩了,這會兒,自然是不會有人說他們的了。

而且,禹帝也不是在這裡死的,韓楉樰覺得,能睡在這裡,也是一件沒有任何負擔的事情,就帶著韓小貝進去了。

這裡面的東西,一看就是已經全部換過了一遍的,這下,韓楉樰就更加的滿意了。

「娘親,以後,爹爹還會和我們一起住嗎?」

韓小貝雖然是個小孩子,可是,韓楉樰很多的事情,都是沒有瞞著他的,這會兒,他在冷靜了下來之後,也開始想這些事情了。

韓小貝也明白了,容初璟以後,很有可能,就要當皇帝了,到時候,他就要住在宮裡了,可能不會和他們一起住了。

至少,在韓小貝的心裡,他覺得,只有益生堂,才是自己的家,在那裡,他才會覺得自造,從來沒有想過,要住在皇宮裡面的。

「這個,娘親也不知道啊,或許會吧。」

也或許,不會,韓楉樰是真的不知道,她也和韓小貝一樣,沒有想過,要住在皇宮裡面的,這裡,就像是個巨大的,華麗的牢籠一樣的。

可是,韓楉樰也很明白,容長天死了,容楚越雖然逃走了,卻已經成了叛賊了,這天下,也就只有容初璟能做皇帝了。

以後的事情,或許會很難說的吧,韓楉樰苦笑了一下,原本以為,他們之間,已經苦盡甘來了,可是,還是會有很多的問題的。

「娘親,爹爹,肯定會和我們一起住的。」

見韓楉樰的情緒不太好,韓小貝肯定的說到,在他看來,容初璟是不會扔下他們,自己一個人住在皇宮裡的。

「好了,快睡覺吧,好好的休息一下。」

也許吧,韓楉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就做出肯定的回答,也不想再和韓小貝討論這樣的事情了。

而且,這段時間,他們雖然也有休息,可是都提心弔膽的,沒有好好的睡過一個安穩的覺,精神還是有些疲憊的。

這會兒,外面有容初璟的人守著,韓楉樰想,他們應該可以好好的,誰一個安安穩穩的覺了。

「好的,娘親,你也休息吧。」

韓小貝點了點頭,就乖乖的睡覺了,不一會兒,呼吸就平穩了起來,韓楉樰見了,微微的笑了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