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別說死個人不容易被人發現了,若是處理得當,恐怕就算被人發現都不會產生什麼其他的想法來,畢竟這裡太窮了,哪怕是一名半王境武者,空間戒內的靈石都沒有十萬。

「少爺,您看咱們的計劃,到底什麼時候實施?」

從自己的妻子碎仙中毒之後,幽鬼便對整個胡人域的武者都是恨之入骨,此時借著傲爽,恰巧一解心頭之恨,當然了,這一切還是傲爽說了算,畢竟兩人有言在先。

看向幽鬼,傲爽其實也想早些實行計劃,畢竟戰爭越早結束,自己也好越早將那靈紋爆印學到手中,離開的時間也會早上許多,但他還知道一點,那就是欲速則不達。

只有熬過此時的等待,才能取得一些真正的成效。

「著急了?是不是因為碎仙身體內的毒素?」

傲爽自然是猜出了幽鬼為何會如此急切:「你先調息一番,午夜之時,開始行動。」

幽鬼點了點頭,面露喜色,可臉龐上瞬間又浮現出某種不好意思的神情來:「那……那個……少爺,我現在狀態一直不錯,也沒什麼調息的必要了,你看能不能讓我……」

說到這裡,幽鬼的眼神隨之落在了傲爽脖子上的萬鱷之源上。

微微一愣,雖然傲爽足智近妖,但對於感情上的這些事情,他可以說一直是一根『呆木頭』,低頭看了看萬鱷之源,下一刻才猛然明白了什麼:「你是想去陪著碎仙?」

「嗯。」

……

沙丘背面的山坡上,是一座已經不知荒廢了多少年的小鎮。

依稀間,還是能夠看出,其中那些破損房子的框架,想來在不知多少年前,這裡應該是中原域的領地,只不過因為後來的戰亂,致使這裡失陷了,在現在中原域的地圖上,甚至對這裡都沒有任何的標註。

據說在一百年前,胡人域內出現了一名極強的存在,別說在整個胡人域了,就算是中原域,乃至於整個遠古殺場內,能夠和其交手的武者都沒有達到一指之數。

要知道,這還只是交手,而交手和打敗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所以說這名武者確實很強,而在當時的中原域王朝內,只有一個人有著和其分庭抗禮的實力。

那就是,當時的御虎撼衛。

狂妻來襲:莫爺,離婚吧! ,性情更是極為狂暴,基本上只要是被他們洗劫的城鎮或是小山村,都是血流成河,甚至連平民都不放過。

因此百年前的一戰,可以說也是極為慘烈,不僅使得整個胡人域和中原域的武者熟練銳減,就連平明百姓也是死傷無數,民不聊生之下,雙方才不得不下令退兵。

其實如果要讓傲爽說的話,兩方都是退兵還有著一個原因,那就是不想讓周邊的幾個王朝坐收漁翁之利,畢竟都不是傻子,其中的利害關係,只要長了腦子的人都能看出來。

可不管如何,根據傲爽的觀察來看,此次中原域的皇帝似乎是鐵了心要覆滅整個胡人域了,雖然不知他哪來的把握,可想來也是有了什麼盟友,否則斷然不可能如此武斷。


但這些東西,傲爽也沒那必要去考慮,畢竟他這次進入遠古殺場內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進入傳說中的藏寶閣內,取走描寫著如何施展靈紋爆印的古籍,這才是重中之重。

算算時間,從自己進入遠古殺場內到現在,也過去了十天左右,傲爽暗想如果沒有這碼子事的話,恐怕自己已經將無相劫指合二為一,趕往藍日道宗,或是有著時間去青天王朝的皇城,見劉歌一面了。

想起劉歌,傲爽的眼神內,不由泛起一絲柔情。

雖然兩人的接觸時間不長,甚至只有半年的時間,但兩人為對方所做的事情,卻讓得兩人的關係不可能只是普通朋友那麼簡單,傲爽的內心深處,劉歌的分量絕然不輕。

「若真是錯過了這個機會,想要見到你,恐怕真要等到一年半以後的青天擇雄了啊,小妮子,不知你現在過得如何,是不是已經進入了鳳宗的秘境內,接受傳承……」

傲爽記得在自己和劉歌最後一次分別之時,除了各自都表露了一番心中的對對方的情誼之後,她還和自己說過,要接受家族內的傳承,而且需要整整兩年的時間。

劉家,作為遠古之時堪比傲仙宗的一品大宗門,鳳宗的後裔,想來劉歌接受的傳承便不是什麼簡單的傳承,而且那竟是需要長達兩年之久的時間,更是不由讓傲爽咂舌。

果讓一名靈師階武者修鍊,確切的說,是讓一名有著良好修鍊條件,並且天資聰慧的武者修鍊,實力上必然有著不俗的提升,但這兩年的時間,卻被劉歌用來參悟傳承……

那麼這個傳承的重要性,想來也是不言而喻了。

……

靈玉大陸,青天王朝皇城劉家。

在劉家后遠處,有著一片楓林,這裡楓紅似火,不時便會有一些看起來便是等階不低的鳥型靈獸在這裡棲息生活,而就在這片楓林的最中心處,有著一頭巨大的紅色身影。

這是一頭巨大的神鳥,羽毛似金,橘光萬里,映襯得一小片天空都是泛起了陣陣金黃的顏色,偶爾還會發出一聲鳴叫,如同笙簫,音如鐘鼓,讓人聽得神情一顫。

一**火熱的氣lang,自其身體內透發而出,在其身體周圍,還生長著幾棵參天的梧桐樹,樹葉呈火紅之色,隱隱間和整個楓林融為一體,而就在這巨大的古樹之下,赫然盤坐著一道略顯嬌柔的身影。

這是一名身穿粉衣的少女,冰肌玉骨,有著凝脂如水的皮膚,容顏更是無可挑剔,此時她雖並未睜開眼眸,但已經給人一種不可褻瀆之感,尤其是在那神鳥的烘托之下,正是如同一方神女下凡,不沾一絲人間煙火。

這名少女,自然就是傲爽剛剛想起的劉歌了,此時距離她接受鳳宗的傳承開始,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還有半年的時間便可結束,而在其身體周側,還有著三頭粉紅色的火鳳虛影,微微盤旋著。

如果傲爽在此,看到這般場景后必然會忍不住一聲驚呼。

因為劉歌所修鍊的**,正是遠古之時鳳宗的震宗**,火鳳嵐天訣,這個**的效用極為變態,其中最為凸顯的一種便是那足以讓許多天才黯然失色的修鍊速度,而且這股修鍊速度,還會隨著**上的提升而提升。


確切的說,是劉歌修鍊之時,身旁出現的火鳳虛影越多,她修鍊的速度越快。

記得當年傲爽第一次發現劉歌修鍊火鳳嵐天訣時,那時她的身旁還是只有一頭火鳳虛影,但時至今日,卻是整整多出了兩頭,而別看只有兩頭,但劉歌的修鍊速度,恐怕就連傲爽,都望塵莫及! 第八百四十三章就是因為那份情!

「吱呀……吱呀……」

火楓林外,一名雍容華貴的貴婦,仰躺在在一把木製的搖椅上.

此人,正是遠古之時鳳宗的少宗主,兼劉家的祖奶奶,鳳離月。

在她的身旁,有著一方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石桌,之所以會說它年代久遠,是因為石桌之上滿布著古老的紋印,隨著搖椅的輕輕晃動,整個石桌之上也會泛起陣陣靈光來。

「唰唰!」

一縷縷精純的靈氣,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源頭處正是石桌之上盤坐的一道靈魂體。

這道靈魂體相貌威嚴,一雙鳳目顧盼生威,兩道如凝星般的劍眉,斜插入兩旁的鬢角,他雖然並未睜開雙眼,但不知怎的,一股浩然的氣息已然撲面而來,看起來極為奇異。

不用說,正是傲家的先祖傲戰。

而就在傲戰的身體正下方,還有著一道不知使用何等高明手段演化出的陣法,細細看去,正是這門陣法,將匯聚而來的靈氣轉化為靈魂之力,壯大著他的靈魂力量……

望著傲戰,鳳離月的眉宇間,隨之泛起一絲柔情,下一刻,猶如涓涓細流般的輕靈聲音傳來:「真是讓人驚喜啊,沒想到如今只是一具靈魂體的你,卻也能做出突破,這倒是讓整個奪靈續魂**變得簡單了許多,呼……十年的時間,應該能縮短一倍之多……」

其實不光是鳳離月,就連傲戰本人都沒想到,只是一道靈魂體的他,竟然也能夠做出突破,雖然只是靈魂之力上的突破,但要知道,原本他的靈魂之力便達到了聖魂師的層次!

當然了,這倒不是說,傲戰在靈魂之力上已經踏入了傳說中的帝魂師的境界,只不過在原本的境界上再做出了一些突破而已,可就是這份突破,也足以讓傲戰恢復大部分實力了。

「滴溜溜……」

當空氣中不再有靈力繼續被輸入至陣法中后,傲戰也是自恢復靈魂之力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隨著一抹凝實到無以復加的靈光乍起之後,那雙似乎亘古未曾睜開的眼眸,終是緩緩地睜開。

雖然傲戰只是睜開了雙眼,並未有任何的言詞和舉動,但空氣中那股浩然之氣,卻已在悄然中瀰漫而起,或許,這也和傲戰所修鍊的聖階**《浩氣凌天訣》有關。

感受到前者的醒來,鳳離月也是猛然自搖椅上直起身來,眉頭在剛開始的略微一皺后,此時已經緩緩舒展開,看來他也感受到了,這次傲戰的靈魂之力,又有了一些恢復。

月妹……


望著身前,那隨著自己醒來而連忙直起身來的鳳離月,傲戰自然是能夠從前者的身體內感受到一股濃濃的關懷之意,但不知怎的,原本心中有著千言萬語的他,竟不知如何開口。

從遠古大戰至今,或許說是從兩人匆匆一別後至今,已經過去了整整萬年的光景。

亘亘萬年,能夠發生太多的事情,但唯一不變的,似乎只有兩顆,互相青睞的心,而在這一刻,似乎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因為真正的感情,根本無需太多的言語去描繪。

傲戰不會說什麼『此大恩我難以忘懷,以後必定想報』這類的話,一是那樣會顯得太假,二是他本就不是那種巧舌如簧的人,兩人的關係擺在這裡,他也沒有那個必要。

而鳳離月自猛然在搖椅上直起身來后,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傲戰的眼神,此時她只感覺,這個眼神之內實在是富含著太多的情愫,有感動、有關心,還有著一絲……柔情。

曾幾何時,她多麼希望這些情愫能夠出現在,這個在她看起來是個『木頭人』的眼中,雖然如今時隔萬年,兩人都已成家,甚至都白髮蒼蒼,膝下有子,但終於……

還是被她等到了。

出於鳳離月遠古之時一品大宗門,鳳宗少宗主的原因,使得她即便在鳳宗覆滅之後,都沒有找到任何的歸宿,本以為傲戰的出現,是上天給予她的恩賜,可陰差陽錯之下,兩人最終並未走到一起,而且是,懷著遺憾的,沒走到一起。

如今,她真的有種哭出來的衝動,哪怕她身為一個大家族的祖奶奶,但在這個男人的面前,她倒根本沒有想那麼多,眼中蘊含淚光,她含蓄地低下了頭,也沒有說話。

實際上,她的心中也有著很多話想說,不管是對於傲戰能夠恢復靈魂之力,還是兩人能夠在萬年之後相遇,即便心中有著萬千般衝動,可出於女人的矜持,還是被她隱藏在了心中。

看到佳人眼角處的淚水,傲戰的內心深處,也是泛起了一絲悸動,這種時候,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或許說只要是一個人,出於這種情況下,恐怕都會做些什麼。

下一刻,傲戰的身形猛然自石桌之上躍了下來,張開雙臂,不顧一切的將鳳離月攬入了自己的懷中,他知道,在沒有真正肉身的情況下,自己的懷抱是那麼的不溫暖,那麼的不真實,但在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除了真么做,還能怎樣表達心中的情誼。

他已經不想再掩蓋心中的情愫,因為他知道,這對於鳳離月來說是一件極為不公平的事情,身為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兩人,只要能夠被他找到合適的肉身,以後便還有著大把的時間。

就在這時,一股氣息也是緩緩自火楓林的深處傳了出來,這股氣息蘊含著濃郁的欣喜之意,而這股氣息的主人,除了正在接受傳承的劉歌,還又能是誰?

其實,雖然劉歌一直處於接受傳承的狀態,但對於外界發生的一些事情,她也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從傲戰第一次出現之時她便知道了後者的身份,尤其是知道他竟然是傲家的先祖之時,她的一顆心更是如同小鹿般亂撞起來。

因為,她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傲爽。

這些日子,每每在接收傳承之餘,她都會想起那個少年來,那似乎是一種深入骨髓血脈的記憶,讓她一輩子都難以忘記,尤其是想起兩人分別之時,她的思念之情更是在不知不覺間變得越發濃郁。

她多麼希望, 嘿竹馬,你的青梅掉了

可她也知道,離別只是為了更加美好的重逢,兩人的身上都有著各自的使命,而且傲爽的可能還要更多一些,因此她也是很理解傲爽,她只是期盼著,時間能夠過的快一些,快一些到一年半以後的青天擇雄。

因為到那時,傲爽就會到來,將她光明正大的迎娶走。

她不知道,此時的傲爽身在何方,實力達到了怎樣的程度,但她也不管這些,她只希望傲爽能夠好好的,哪怕他還只是一名中階靈師,哪怕到時候家人會極力反對,可她還是會義無反顧地和他在一起。

「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屁孩,能懂什麼是感情?」

想起父親的話,劉歌的心中也會泛起一絲苦悶,而且她聽說,自己父親當年為了娶自己的母親,也曾克服過多大的苦難和阻力,但她就是想不通,自己的父親為什麼不能理解自己一些,多為自己想想?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門當戶對?

這些話劉歌根本不想聽,她只想陪在傲爽的左右,不管他將來能夠成為一名頂天立地,受世人敬仰的強者,還是泯然眾人,她並不在乎這些,她只知道,當傲爽在自己的身邊之時,自己才有安全感。

而感受到這股氣息,鳳離月那緊閉的眼眸在下一時間猛然睜開,她自然是知道這股是來自劉歌,臉龐之上泛起了濃濃的紅暈之色,她就要將身體從傲戰的懷抱中抽出來。

可傲戰,卻根本不允許她這麼做,反而是將懷中的佳人摟的更緊了一些,柔聲道:「就是當年那份情,讓我心臟不曾停,月妹,以後,不管春秋,我陪你,風雨同舟。」

以後,不管春秋,我陪你,風雨同舟!

猶自在抽動著身體的鳳離月,在聽到了傲戰的話后,那顆心終於是被徹底融化,一滴滴淚水自眼角處流出,同時,將皓首深深地埋入了傲戰的懷抱深處……

「風雨同舟……」

聽到這句話,劉歌也是哭了出來,這句話,她也要,對一個人說。

……

呼!

寫完這章,我也是不由深吸一口氣,其實在感情上的描寫,一直不怎麼滿意,不過若是書中沒有這些東西,無異於少了許多色彩,所以就算他難寫,我也不得不提筆。

也說不上為什麼,或許自古便是情字難寫。

不同的人,對著這個字的理解也絕然不同,而且若是起筆的話,所寫出來的東西也絕然不同,小雪真的無法做到讓所有人都滿意,我只能根據當時的情況,把自己想寫的東西都寫出來,不含任何保留的寫出來。

傲爽和劉歌之間,不可能那麼簡單,必然是有故事的,至於到底什麼什麼故事,我這裡先不說了。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第八百四十四章悄無聲息的殺戮

遠古殺場內。

凌晨時分,或許是因為沙漠的緣故,使得整個天空都是變為了暗黃色,這時,兩道黑影如同幽靈一般的自沙丘內飛掠而出,落在了一棵大樹上,正是傲爽和幽鬼兩人。

雖然如今傲爽已經失去了攝魄之眼,蒼鷹之瞳這個手段,可若真是說起來的話,他所失去的也只是戰鬥時使用這門瞳技的資格而已,因為百鍊鷹血被耗光了,但對於夜視這個尋常的手段來說,還是存在的。

因此借著皎潔的月光,傲爽倒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幾里地外的山坡之上,有幾個看起來便是臨時搭建起來的帳篷,帳篷後面那黑漆漆的山洞,和那幾堆篝火,升起裊裊的青煙。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