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飛的目光之下,一道奇異的光幕,從玉簡之內赫然升起,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光幕彷彿是一道投影,其內倒映出一個石頭小屋,很快那白髮老者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光幕之內,此時正低頭看著葉飛。

葉飛面露冷漠之色,同時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抬眼掃向光幕內的老者。

二人的目光,相隔著光幕,此時碰撞在了一起,彷彿劃破了空間一般,均是帶著一股無法形容的銳利之感。

「老東西,這些天你可看夠?」葉飛眼中雷威閃動,盯著光幕沉聲開口道。

那白髮老者面露輕笑,眼中不免泛起了幾分敬佩之色,一個先天小輩居然能夠發現他的監視,足以證明這葉飛的不簡單。

「小子,你是何時發現老夫的。」 億萬老公多關照 光幕之中白髮老者的聲音,給人的感覺平淡,緩緩傳到了葉飛的耳邊。

葉飛目光沉靜,深深地看了白髮老者一眼,他儘管不知道此人的目的,但只要將著玉簡毀去,此人就算在神通廣大,對於自己也不會在產生威脅。

「告訴你也無妨,但作為交換,前輩的身份可否也讓葉某一聞。」葉飛望著光幕,臉上的表情如常,此時緩緩開口回應道。

他此時百分百確定,這個老東西絕對不是華夏第一強者,那位傅蒼天的靈識體,應該是因為一些原因,被傅老在很久之前,封印在了隱龍基地之內。

而此人的實力,估計極為強悍,與傅老有過交手之人,本身的強大程度不言而喻。

「哈哈,哈,小輩,以你的實力,還沒資格知道老夫的名諱。」

「乖乖的將月石帶回華夏,老夫答應留你一縷意識長存如何?」白髮老者大笑兩聲,望著葉飛開口輕笑道。

儘管這個小輩有些能耐,發現了他的監視,但對於這位白髮老者而言,葉飛還不足以與他相提並論。

葉飛目光一閃,眼中此時不禁泛起了寒芒,在多說下去顯然也是無意,只見他掌中雷弧閃動,要打掌心雷凝聚成型。

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那粗壯的電弧,在夜空之中劃出一道長虹,穩穩地擊中了前方半空的玉簡。

「轟隆!」伴隨這一聲震耳的悶響,一道反震之力,形成了音波猛然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玉簡被雷弧劈成兩半,隨即碎裂在了半空之中,那道無形的光幕,也是在同一時刻慢慢的變得模糊起來,唯有光幕之內,那白髮老者平靜的目光,依舊落在葉飛的身上。

「小東西,你註定逃不出老夫的手心,老夫在華夏等你歸來。」光幕之內傳來白髮老者最後的身影,隨即影印畫面消失。

此時海面的夜空之中,葉飛不禁眉頭微皺,這個白髮老人給他一種極大的威脅之感。

此人的實力葉飛尚不清楚,但他不知為何,心中時常會產生一種感覺,這個白髮老者將會是他的死劫。

「這個老頭壞得很,他的話不能全信。」葉飛低喃一聲,眼中此時閃過一道微光。

方才光幕消失的最後,那白髮老者的話語,明顯是在說他只要不會到華夏就是安全的,此事怕是沒有那麼簡單,一旦葉飛放鬆警惕,倒是面臨的估計是滅頂之災。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此時身上的靈力並沒有收斂,而是不斷地向著四周湧現。

「定風珠,現。」 純情媽咪:錯撞冷情首席 葉飛低喝一聲,隨即一道黑風猛然拂過海面。 海面的半空之中,隱約傳來一陣低沉的嘶吼聲,久違的定風珠祭出,那恐怖的黑色龍捲,如似吞噬著黑夜一般,呈現在了夜空之中。

「陣起,融靈。」葉飛眼中精光暴漲,眉心的先天之氣,同時橫掃開來。

他的話音剛落,那狂暴的黑色龍捲赫然消失,一同消失不見的,還有葉飛手中的定風珠。

「先天法器,給葉某凝。」葉飛沒有過多的遲疑,反手一揮之下,他的儲物戒內再度爆出陣陣靈光。

緊接著,數十件氣息不俗的先天法器,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這些先天法器之上爆出的靈光,明顯比外圍那上百件法器,看上去要強上很多。

葉飛祭出法器之後,掌中的符文法訣不停,眉心的先天之力化作一縷細絲,在無形之中將法器鏈接起來。

隨著不斷涌動的符文,外圍的數百件法器,慢慢的也是如同定風珠一般,消失在了天空之中,待全部融合之後,那幾十件先天法器也是隨即消失。

後方不遠處,崔虎臉上的表情還算正常,雖然有些不太理解葉小爺在幹什麼,但他性子向來如此,弄不太懂的事情,也不想過多的去思索。

而一旁的杜蘭特,可謂是看得一陣目瞪口呆。

「剛才那是什麼?來自華夏的神秘強者隔空對話嗎。」

「這個華夏人手中,到底有多少法器!」杜蘭特此時身形微顫,心中的震撼已然無法用一眼來形容,他從未去過華夏,對於那片土地知之甚少。

而今天看來,流傳在武道界的傳說,顯然都是真的。

縱觀全世界,無論是華夏武道界,還是西方武道,還是暗島上的異人強者,儘管各自實力不俗,但論真正的武道強者當屬華夏為尊。

此時的葉飛,沒有注意到杜蘭特的表情,他此時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布置陣法之上。

夜色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半點的減退,反而隱約有了絲絲上升的之意。

如此同時,他手中凝聚發符文法訣的速度,更是較快了數倍不止。

「陣法之道,以法器固其根本,凝聚天地之力內藏其中。」

「以靈力為引,聚四方之力,足以斬仙。」葉飛眼中精光暴漲,體內的靈力全部傾瀉而出,四周的暗島之力,此時都不敬為之一顫。

毫無顧忌的消耗,使得葉飛的額頭不免冒出了絲絲細小的汗珠,他的臉色更是蒼白了幾分。

但儘管如此,葉飛掌中的符文印記,依舊沒有停止,他反手掏出一枚靈丹,直接扔進了嘴中,磅礴的湧入體內,支撐著他繼續凝陣。

後方不遠處的崔虎與杜蘭特二人,此時也是安靜地守護在一旁,目光一直聚焦在葉飛的身上。

夜逐漸深了,而此時前方遠處,距離此地海域有著一段距離的羅素島,島內中心之中已然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在第十王的帶領之下,他麾下的異人,連同城內兩大首領的餘下強者,可謂是以橫掃之勢,向著西城輾軋而來。

這次的動靜鬧得極大,就算中心城內沒有參與此事的異人,心中也都是極為清楚,此次第十王親自出手,除了剷除獨盜團之外,更是要在羅素島上再次立威。

今夜整個中心城,註定會掀起一股腥風血雨。

「獨盜團近些天行事,實在有些囂張了,最終落得這個下場也是意料之中。」

「是啊,第十王親自出手,今夜過後獨盜團怕是要在羅素島上除名了。」

「這些跟我們沒關係,今天只要不出門,這場暴動波及不到我們。」中心的一間小酒館內,此時也是聚集了不少異人,紛紛議論開口道。

這些人不屬於任何勢力,本身的實力相對而言,比起傭兵團內的成員要弱上不少。

但他們顯然不是愚笨之輩,今夜之事只要不參與其中,他們就不會有什麼危險,等暴動平息之後,中心城很快就能恢復如初。

「聽說獨盜團內,有著一位華夏強者,這獨盜團說不定有希望。」酒館之內人群之中,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頓時又是引起了一陣議論之聲。

「呵呵,有什麼希望?你們不會真以為,那獨盜團能夠取代第十王的位置吧。」

「而且今夜動靜鬧得這麼大,也不見那位華夏強者出手,估計是趁亂早跑了。」

「也是,此人畢竟是華夏人,在暗島之上力量被壓制,怎麼可能是第十王的對手。」

這間小小的酒館之內,議論之聲可謂此起彼伏,這些人實力不強,但對於羅素島的勢力劃分還是極為清楚,而第十王恐怖,早已深入每個人的心靈。

如此同時,中心城的南城之內,夜色之中南城的異人強者,開始在城內的傭兵團基地凝集。

胖虎身為南城首領,此刻已經回到南城之中,他的傭兵團基地,其規模比起獨盜團可謂相差無幾,不過整體實力上要弱上不小。

基地的外圍空地之上,胖虎身穿黑色皮衣,一臉的嚴肅之色,此時矗立在眾人的最前方。

「兄弟們,今夜中心城內發生的事情,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

「本首領將你們聚集到此的目的,你們心中可清楚?」胖虎聲音如雷,如同在低吼一般,他全身的氣勢一凝,目光同時掃向前方的眾人。

空地的前方,約五百多人的異人團隊,此時都是精神一震,目光同時聚焦在了胖虎身上。

「我等,等候首領命令」數百人異口同聲,聲勢浩大可謂氣勢不俗。

這些人實力都不弱,儘管沒有達到完全體的程度,但其內成熟體的異人不少,而且人數眾多是一股極為不俗的力量。

如今第十王的掃蕩,已經在中心城內展開,以包圍之勢將西城的勢力範圍不斷地縮小。

而南城的這股力量,則是出於包圍圈之外,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胖虎手下勢力的選擇,對於獨盜團的存亡,可謂是有著決定性的作用。

這五百異人強者,足以將第十王的勢力,從外圍撕開一個小口。

而此時基地的空地前方,在那胖虎的身旁,還站著一位金髮女子,正是之前與之一起突圍的艾莎無疑。

「胖虎首領,現在時間緊迫,我們必須馬上行動。」艾莎臉上的表情嚴肅,轉眼望著胖虎低聲開口說道。

時間每過去一分鐘,第十王對於西城的包圍圈,便是會縮小几分,這也就預示著獨盜團的成員,又死傷了不少,時間刻不容緩。

前方的胖虎面露笑意,只是轉眼撇了艾莎一眼,隨即再次回過頭來,望著前方的眾人。

「你們給我聽著,全部今夜全部留在原地,沒有寶貝首領的命令,不可以輕舉妄動。」胖虎臉上的表情嚴肅,聲音中明顯帶著幾分低沉。

「是!」前方眾人立刻回應。

這些異人都是胖虎手下的精英,對於他們的首領,可謂是絕對的服從。

一旁的艾莎聽到這話,忍不住皺起了悄眉,猛地轉過頭來,目光鎖定在了身旁之人身上。

「首領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艾莎眼中泛起金光,此時體內的力量隨即暗自運轉起來。

這個胖虎在進入獨盜團之後,一直表現的不錯,黑澤對其很是信任,以至於一直沒有派人接手南城。

而在艾莎的心中,對於眼前之人,卻是始終帶著防範之心。

前方的胖虎面露輕笑,緩緩轉過身來,他臉上的笑容不變隨即開口道:「你先隨我來,此事我們需要從長計議,不能太過著急。」

說著胖虎便是轉身,向著後方走去,向著遠處的別墅大樓走去。

後方的艾莎見此情景,在沉默了半響之後,隨即一咬牙很快轉身便是跟了上去。

不多時,二人便是已經進入了別墅大廳之內,胖虎轉身在了一張皮椅子上,一臉笑容地望著前方的艾莎。

「艾莎小姐,第十王的強大,你心中清楚,就算我南城出手,也不會有過多的作用。」胖虎臉上的笑容,此時明顯多了幾分陰沉。

他身為南城首領,豈能看不清楚局勢,今夜獨盜團敗局已定。

這第十王突然出手,對於胖虎來說,可謂是一件極好的事情,等暴動平息之後,他不廢吹灰之力,便依舊是南城首領,不用在屈居獨盜團之下。

這種好事,胖虎又怎麼可能選擇插手。

「你這是不打算前去支援了?」艾莎眼中閃過一縷寒意,全身的氣勢同時凝聚。

胖虎冷笑一聲,掃了艾莎一眼道:「你是個聰明人,何必為了獨盜團去送死,老老實實地呆在這裡,本首領還能留你一條性命。」

一個成熟體巔峰的異人,胖虎還沒有放在眼中,他之所以不殺眼前這個女人,只是因為對那個神秘華夏人的畏懼。

至於獨盜團的存亡,胖虎一點都不關心,他倒是希望第十王能夠下手快一些,儘快將西城踏平。

艾莎眼中寒芒暴漲,此時全身金光一凝,沒有過多的猶豫便是沖向前方之人。 別墅大廳之內,艾莎體內的力量此時遠轉到極致,耀眼的金光在她的右拳之上凝聚,帶著陣陣呼嘯之聲,向著前方的胖虎襲來。

「哼,愚蠢的女人。」胖虎面露不屑之色,此時發出一聲冷哼。

只見他的身形沒有移動半分,眼見前方的艾莎拳鋒臨近,胖虎隨即目光一凝,反手就是一拳迎了上去。

「砰,轟隆!」一聲悶響,傳遍整個大廳。

在巨大的衝擊力下,艾莎的身形被直接彈開,硬實力的差距擺在那裡,她不可能是一個完全體異人的對手,而且對方還是南城首領。

「你找死,真以為本首領不敢殺你!」胖虎低喝一聲,眼中泛起了怒意。

此時身形隨即閃動,那速度之快,瞬間便是出現在了艾莎的跟前,同時再度揮出一拳,直接將其砸進了前方的牆壁之中。

艾莎面色慘白,此刻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搖晃著從牆壁廢墟中走了出來。

此時只見她抬頭看了胖虎一眼,忽然那張動人的臉頰上,劃過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望向胖虎的雙眸中,也是多了幾分冷漠之色。

「主人早就猜到了,你不會甘心屈居獨盜團之下。」艾莎聲音平靜,望著前方之人彷彿在看看呆一個死人一般。

大廳前方的胖虎,此時面色一怔,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只覺得背後隱約一陣發涼。

但他不愧是南城首領,幾乎是轉瞬之間便是反應過來,全身的力量隨即爆發到極致,前方這個女人有些古怪,絕對留不得。

無論什麼情況,將其擊殺之後,此女就不會威脅到他了。

胖虎此時殺意已決,屬於完全體異人的力量,在這一刻可謂是爆發到了極致,身形閃動的速度,比起方才更是要快上了數倍不止。

「你去死吧。」胖虎大喝一聲,那凝聚了恐怖之力的一拳,此時直指艾莎的胸膛。

這一拳之力,可謂是凝聚了完全體異人的全力一擊,絕不是艾莎能夠抗住的,只要命中幾乎是必死無疑。

而此刻的艾莎,忽然發出一聲輕哼,她身上的氣息陡然轉變,只見在其眉心處,一縷血紅的火星,赫然呈現而出。

如從同時,大廳內的溫度,在頃刻間上升了數倍不止。

「這,這是那個華夏人的火焰!」胖虎瞳孔微縮,此時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他剛剛臨近艾莎的身形,在瞬間猛然退了回去,全身升起了一道防禦結界,一連退出了數十米遠,才慢慢穩住身形,驚恐地盯著前方之人。

葉飛之前與他們三大首領一戰,那奇異的火焰之力,給胖虎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一擊之下,將完全體的異人化為灰燼,每每想到胖虎都是止不住地一陣心顫,如同是揮之不去的恐懼一般。

「正是主人的火焰,等你死後我會帶著南城的異人,前去支援獨盜團。」艾莎目光冷漠,此時心中殺意已決。

早在葉飛離開羅素島之前,就曾告訴過她,一旦這胖虎有什麼異動,不要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運用這股力量將其斬殺。

若不是艾莎方才的遲疑,她自己也不會受傷。

「慢,慢著,我願意前去支援,還請艾莎小姐手下留情。」胖虎見此情景,此時連忙開口說道。

如今之際,還是保命要緊,他憑藉完全體異人的感應之力,能夠明顯的察覺到,一旦前方之人揮出那團火星,他今天絕對難逃一死。

艾莎聽到這話,下意識地微微一愣,臉上隱約露出思索之色。

就在這時,前方不遠處的胖虎,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寒芒,只見他的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原地,同時一道極強的壓迫之力,將艾莎的身形迅速籠罩。

「在你使出火焰之前,本首領就能殺了你。」胖虎面色猙獰,下一瞬便是已然出現在了艾莎跟前。

艾莎感應也是極快,連忙將手中的火星扔出,頓時火星化作一團烈焰,瞬間將胖虎的身形包裹。

這縷朱雀焰,幾乎不用艾莎控制,只需她體內的一點點能量引導而已,這一點胖虎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全身已然被朱雀焰點燃。

「啊,我,我錯了,艾莎小姐,大家都是異人,請繞我一命。」胖虎發出痛苦的慘叫,此時不斷掙扎的同時,身形止不住地向後退去。

艾莎輕輕搖頭,這縷力量一旦祭出,就無法被她所控制,就算她有心留手此刻也已經晚了。

「你自己找死,我也沒辦法。」艾莎面色如常,此時掃了前的之人一眼輕聲開口說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