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碎石砸落,塵土瀰漫稍微散去,一隻有着數十米高的巨大蚯蚓出現在了那裏,而與蚯蚓不同的是,這隻生物的最前端卻是一張巨大到覆蓋了整個頭顱的嘴巴。

嘴巴里也權勢一圈一圈的森森利齒,李寒在這一瞬間終於明白了裂齒蠕蟲的由來,真特麼的形象!

而李寒還眼尖的看到了掛在裂齒蠕蟲牙齒上的一些殘碎的布片,其樣式似乎與之前追擊他的那些半獸人有些類似!

沃R!

李寒驚得站起來就想跑,誰知道卻被羅新一把抓住,李寒心中一凜,剛纔就覺得這個羅新不對勁,現在果然來壞事了。

他擡起右腳就像往羅新臉上踹,但誰知羅新雖然抓着他的腿,臉上卻流露出驚恐,不甘,還有懺悔的各種表情,他的嘴角卻劇烈抽搐着。

“別,別跑,該死,我被控制,不動,別動!”

他艱難的從嘴角擠出幾個字,然後嘴角又恢復了那種淺淺的笑意,這何止是不正常,簡直是詭異!


一腳將羅新踢開,但是李寒並沒有拔腿就跑,羅新明顯不知道被什麼操控着,但還是拼着給他了一點提示,雖然斷斷續續的幾個字,還是表達了同一種意思,不要跑,不要動!

擡頭看着數層樓房那麼高的裂齒蠕蟲左右搖擺的似乎在尋找什麼,那口中噴出的腥風,如有實質差點沒把李寒直接薰暈過去。

李寒再看看低着腦袋,趴伏在地上渾身在顫抖的羅新,一時間汗水嘩嘩嘩的從他腦袋不斷滑落。

現在應該怎麼辦?

應不應該相信羅新?

淦了!

就這樣站着看着這巨大蚯蚓?

李寒心中正在搖擺不定的時候,腦中忽然靈機一動,從保鮮盒裏取出一隻肉罐頭,咖喇一聲,他迅速紮了一個洞,在香味還沒有飄出來的時候,瞬間向着峽谷的另一邊扔去。

咚!咚!咚!

咕嚕嚕嚕!

哐哐,咚!

肉罐頭飛出很遠很遠,李寒詫異的自己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力氣了,沒想到,當肉罐頭砸落在地面,場上的情景忽然發生了鉅變。

裂齒蠕蟲巨大的頭顱瞬間擺向肉罐頭的方向,然後只見它緩緩縮身,正當李寒以爲他要退卻的時候,誰知裂齒蠕蟲突然長身而出,一個迅速躍撲,猛地向肉罐頭的方向撞去。

而它最前邊的張着的就是它那一圈一圈錯落利齒。 咔嚓!

一股猛烈的腥風突然席捲了半個峽谷通道,李寒被這股巨風吹得是東倒西歪,但就是不敢有任何動作,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而它緊接着就聽到了岩石被咬碎的聲音,咔嚓,咔嚓!裂齒蠕蟲擡起頭來混合着各種碎巖、荒土、沙子一起往嘴裏嚥了下去,末了似乎是察覺到沒吞吃到什麼肉類,噗噗噗噗,他又將那些吞進去的沙土全部吐了出來。

那混合着酸液的黑色沙土裏,李寒愣是沒找出有一塊完好的碎石,這些東西居然在進入他的口腔後,瞬間被磨成了細碎狀!

裂齒之名當之無愧!

李寒看着冷汗又再次狂冒出來,雖然之前的有翼巨獸也異常恐怖,但是他的目標並不是李寒,而且他接近李寒也就一瞬間的事情,所以,李寒除了直觀的恐懼感並沒有別的感受。

但是,現在一隻高達數十米的大蚯蚓正在虎視眈眈的在你旁邊,一旦你有任何異動,它就會將你磨成細碎的物質,一口吞了下去。


咕咚!

李寒現在不敢挪動一步,細細的汗珠浸溼了他的背脊,他現在終於有些感謝躺在地上的羅新,帶了這個累贅這麼久,終究是派上了用場。

如果剛纔一路往回跑,現在估計就剩下渣滓了,不過,現在李寒不清楚的是到底是震動觸動了裂齒蠕蟲,還是聲音觸動了裂齒蠕蟲。

這怪物當真是一個接着一個,難怪這寂林峽成爲了人人恐懼的地方!

李寒看着張着腦袋還在不斷搜尋獵物的裂齒蠕蟲,又等待了一會,但裂齒蠕蟲卻還是沒有任何要退卻的意思。

大大的太陽在上邊不斷的照射着,李寒一動不動不敢有任何聲音發出,悶熱的環境幾乎將他已經溼透的衣服又再次蒸乾。

李寒知道不能再這樣等下去,比起這種守在地下等待獵物到來的獵手,他明顯比不過,再這樣下去,他肯定要先一步昏厥過去都說不定。

李寒皺着眉頭從保鮮盒又拿出一個肉罐頭,掂了掂,猶豫的握在手裏,他其實不想這麼做,他不可能扔的非常遠,而距離太近的話。

李寒轉頭看了看裂齒蠕蟲那龐大的身軀,咬咬牙,這次也不扎口了,反正他也不帶聞的。

譁!

李寒用盡全力向着峽谷外邊的方向扔去,罐頭在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弧線,猛地砸在了地上,又再次咕嚕嚕的向外滾着,滾呀,滾呀。

這次很明顯有吸引到了裂齒蠕蟲,他猛的又擺正自己的腦袋,死死的盯着罐頭滾落的放下,雖然它沒有眼睛,但是,李寒依然看出了它一絲絲遲疑的疑惑。

但,緊接着,裂齒蠕蟲又是一縮,然後猛地彈射出去,這次李寒看清楚了,那長長的身軀在地下還留有十數米,那長長的身軀從李寒的眼前劃過,當真是腥風驟起,獵獵作響,恐怖異常。

嘭!

又是一陣隨時炸裂,塵土飛揚,由於這一次離的非常近,那地動山搖的衝擊的感讓李寒猛一屁股坐了下去,但他卻還是不敢有任何動作,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咀嚼過後再次疑惑的搖擺着腦袋,不明白爲什麼沒有任何吃的裂齒蠕蟲。

它疑惑的壓低身體,滿是牙齒的腦袋四處不斷擺動着,兩次沒有吃到食物已經讓他有些惱怒,剛纔才吃到了一些久違的美味,現在他還要吃更多的!

巨大的頭顱湊到李寒的面前,李寒眼睜睜的看着一圈一圈帶着無比腥味的巨嘴從自己面前劃過,他甚至還從那一圈利齒的縫隙間看到了一隻斷指,那是像野獸一樣的指頭,粗壯,指甲裏充滿了污泥。

那是半獸人的!

李寒驚恐的吞嚥了一下吐沫,但是就是這個聲音,卻讓本來已經轉過去的裂齒蠕蟲又將頭顱轉了過來,頗爲疑惑的對着李寒,但是,也就那一聲,就再也沒有別的聲音了。

李寒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他現在已經無比確定了是聲音觸動了裂齒蠕蟲,他現在不敢在發出一絲聲音,雖然那巨大的嘴巴,帶着恐怖的腥臭,薰得他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又疑惑的向前探了探,李寒的半個身體都幾乎快觸及巨獸最外圍的尖牙了,但是,他依然一動也不敢動。

滴答滴答,一絲絲帶着黏着的白色液體從裂齒蠕蟲的牙齒縫隙跌了出來,掉落在李寒的褲腿之上,起初李寒還只是覺得噁心,很快他就知道了,這個粘液不僅噁心,還致命!

嗤!嗤!

那是一絲被灼燒的聲音,李寒猛地向褲腿撇去,那裏居然已經腐蝕出一小片坑洞,而還在往下腐蝕的粘液已經穿透了衣物,浸入到李寒的大腿之上。

驀的!

李寒睜大眼睛,顫抖的想要擡手去按住大腿,但是,卻立刻強咬着牙,制止住了自己的手,他擡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巨齒,狠狠的詛咒着這隻巨獸。

而巨獸在聞到熟悉的灼燒味並沒有任何反應,在又擺頭嗅了嗅,似乎在確定沒有任何異動後,才挪開了腦袋繼續查看起別的地方。

李寒則是嘴角劇烈的抽搐着,臉色猙獰的忍受着腿部的劇痛,直到那個巨獸完全收回了探出的頭顱,他纔敢微微喘着粗氣。

調出屬性面板!

【姓名:李寒】

【狀態:輕度損傷,斷肢,中度酸液腐蝕】

【飢餓度:70/120】

【飢渴度:70/120】

【污垢度:60/120】

【疲勞度:60/120】

【天賦:理財師,D級】

【特質:無】

【攜帶物品:小型空間保鮮盒X1,帆布裝備包X1】

【空間儲物:軍用除菌皁X26948】

看到中度酸液腐蝕幾個字樣,李寒趕忙撇着頭顱一邊探查利齒蠕蟲的動向,一邊輕輕的從揹包裏邊取出了一支高級傷藥,直接就往嘴裏邊扔去。

由於不敢喝水發出聲音,他只有混着吐沫,硬是用手順着嗓子嚥了下去,也幸好這高級傷藥沒有使用時間的限制。

一股酥**麻的感覺瞬間席捲了他整個身體,雖然已經用了很多次傷藥,但是,每一次使用過以後這種清涼感卻是讓他舒爽到不能自以。 李寒剛想叫出聲,他連忙用自己的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現在不是能發出聲音的時候。

貧窮人設說崩就崩[娛樂圈]

心裏微微送了一口氣的李寒,擡頭看着還矗立的峽谷中間的裂齒蠕蟲,其龐大身形在陽光下竟反射出令人驚奇的琥珀色。

李寒心中暗自着急,必須找到一個辦法離開這裏,至於幹掉這麼大的裂齒蠕蟲,李寒想都不要想,這巨大的身軀別說是布槍了,就是那能量激發槍都未必能奏效。

即使是作爲殺手鐗的蟑螂爆破彈,李寒覺得都難!

他回身看了看還趴伏着一動不動的羅新,而且這小子不知道是個什麼狀況,那詭異的笑容令李寒有些驚悚。

正在李寒思量時候,裂齒蠕蟲大概是討厭這種一隻尋找而不得的狀態,竟然猛擡起頭顱對着半空中發出了猶如實質的音波,昂!

這聲音與那個怪蟲母體發出的聲音有些相似,但聲音更加高亢,李寒恨不能捂住自己的耳朵,他只能側着腦袋用左肩膀勉強擋住左耳,右手緊緊的捂住右耳朵。

強忍着這種鑽心的撕裂感,李寒有些詫異的回頭看向羅新,這玩意難道被人操控了還增加了聲波的耐受力,誰知羅新早已經平躺着,口吐白沫昏了過去。

看來那個操控者也不是萬能的,身體達到承受極限,他也操控不了昏迷的人,這也算是一個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

昂!

當最後一聲落下, 總裁爸爸有點冷 ,跳躍時候急若迅雷,在地面行動時卻是真的如蟲子一樣在緩慢蠕動。


只是李寒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任何異常,就彷彿那個大蠕蟲只是泄憤般的嘶吼了幾聲。

正當李寒以爲蠕蟲要徹底撤退的時候,忽然地上出現了無數個細小的空洞,就算李寒的旁邊也有無數的空洞出現,李寒一驚,以爲這個裂齒蠕蟲又要再來一次地動山搖。

但是,仔細看去,那些空洞裏邊還出現一隻只正在咔嚓咔嚓咀嚼着泥土砂石的超小型裂齒蠕蟲。

那又小有黃的身軀幾乎讓他們與這地面的荒土色幾乎融爲一體,如果不是着坑洞的出現,很難察覺。

他們將身軀探出來以後,先是向着左右搖擺幾下,搖散掉身上的石土,然後居然就這樣來回蠕動着向四周擴散開來。

而最讓李寒撓頭皮的則是他們那浩浩蕩蕩,數之不盡的數量,密密麻麻們的幾乎將整個峽谷內部的這片通道佔據的嚴嚴實實!

沃槽!

李寒身上雞皮疙瘩幾乎掉了一地,他才從那密密麻麻的蟲巢裏邊跑了出來,這又是進了另一個蟲巢了啊!

他二話不說,從地上一躍而起,現在他已經顧不上被巨型裂齒蠕蟲盯上了,要是被這些蟲子鑽到了身上,他就是有再多的傷藥也沒任何用!

呲溜一聲,他尋覓到附近一塊最大的岩石,兩腳同時用力,一個單手攀巖,就抓住了岩石的高處,然後猛地用右腳一蹬岩石凸起,然後,輕呼一口氣,成功爬上了岩石。

至於羅新,李寒單手難支,只能各安天命了!


厲先生今天也不想離婚

李寒看的是皺眉不已,靠這些小蟲進行攻擊?

那些蟲子當真是細小無比,最多隻有一根食指那麼大小,李寒很難想象他們得未來是巨型蠕蟲那個樣子,真是蟲不可貌相。

而那些小蠕蟲明顯不具備太強的攀爬能力,李寒所在的這塊岩石,他們直接饒了過去,連看都沒看,雖然有幾個想要爬上來,但是試探了一番後,卻是直接放棄了。

巨型蠕蟲已經全部推到了坑洞裏邊,而小型蠕蟲雖然浩浩蕩蕩,鋪天蓋地,但是探索了半天,除了爲幾塊不知什麼東西,一堆小蠕蟲糾纏來糾纏去,李寒看着像是在打架?

以外,就沒有任何別的用處了!

李寒無奈的坐在巨石上,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暫時看來是走不來了,不過也似乎沒什麼危險了,他也不敢拿出肉罐頭,只是掏出高能水,輕輕的抿着,還是儘量不要製造聲音比較好。

只是當李寒做好要在這裏待上一段時間的準備時,一陣熟悉又陌生的嗡嗡嗡聲音傳到了他的耳朵。



Add Your Comment